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香巴文化 >> 香巴论谈 >> 正文

唐达天:一部用智慧解读的书

2011-04-02 08:07 来源:《文艺报》 作者:唐达天 浏览:32765023

 

 

西部人似乎不崇拜狼

 

唐达天(作家)

 

《狼祸》(中国文联出版社)是雪漠创作的又一部反映西部生存状态的力作,厚重、大气、充满智慧。如果说《大漠祭》纯自然地反映了西部人的原生状态,那么,《狼祸》就是一部形而上的,用理性的光芒观照西部生存的小说。雪漠无疑是一位实力派作家,他的实力不仅表现在对西部乡土语言的熟练把握与运用上,对西部生活的透彻感悟和独到的见解上,更重要的是,他能够拒绝来自外界的一切诱惑,自觉地一次次洗炼自己的灵魂,从狭隘的心灵中走出来,贴近那些需要抚慰和扶助的农民,贴近那需要同情和关爱的底层人。正因为他具备了一个作家应有的良知,《狼祸》才能如此打动人心,给人带来强烈的内心震撼和对生存的长久的思索。

 

我之所以认为这是一部用智慧解读的书,是因为雪漠用他那看去朴拙,实则拙中见巧,处处充满才情的语言,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大寓言。生存在猎原上的人、羊、牛、骆驼、狐子、猎鹰、狼,共同构成了一个特殊的生存环境。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人与自然、自然与各种动物、人与动物、人与人之间、动物与动物之间,它们既和谐又冲突,它们的和谐与冲突构成了矛盾的统一体。当我们看到几百只羊为了抢主人的一股尿水,一起涌来。“那是一团啸卷而来的云,强壮的跑在前面,瘦弱的穷追不舍,倒似逃命了。”“羊眼里都射出饿极的狼才有的光。那光,喷向自己同类,仿佛说:‘你们都死吧!这尿,是我的!’猛子相信,若是羊有手,若是手中有利刃,此刻,定然是一场血肉横飞的大战。片刻间,定会有数以百计的同类横尸当地。”这是何等的令人揪心?更使你无法想象的是,一头被狼咬死的牛,主人还没来得及剥皮取肉,就被渴极了的羊们生吞了;一只被剥了皮的小狼羔扔到羊群中,同样被羊咂血吃光了。这又是多么的令人不寒而栗?而狼的报复,更令人头皮发麻,一夜之间,血洗猪肚井,白刷刷躺了一地的羊尸……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在这些文字的背后,蕴藏着的是一个大思想,大寓言,大哲学。祖祖辈辈生活在沙漠边缘的农牧民,为了生活下去,不得不去发展畜牧业,然而,过量的放牧,草场不堪负重,导致植被沙化,水位下降,风沙施虐,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破坏。在这个人与各种动物共存的世界里,与此相适应的还有一个生物链,这就是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之间的朴素依赖和相互对立的矛盾。羊吃草,破坏植被,狼是“土地爷的狗”,是“土地爷的保护神”,专门吃食草动物;老鼠损坏庄稼,狐子吃老鼠。这就是动物间的一物降一物。各种动物的存在都有它的合理性,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原本是一个和谐的生物链,如果人为的加以破环,必然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狼群向人施威,令人震撼;千百只羊一起涌到井台上去抢水,令人震撼;更使人感到震撼的是,发生在猪肚井的牧人们之间的械斗。北沟与南沟的牧人先是为了争夺那眼濒临枯竭的井,后又发展到了争夺牧场,最后又发展到了窝里斗,我得不到,让你也别得到,当炒面拐棍和炭毛子一个为护井跳进了井中,一个被人推到了井中,才停止了这场争斗。最终,他们还是填了井,离开了这里。

 

读到这里,我们不能不为之震撼,为之动情。我的父老乡亲,我的猪肚井,你让我们说什么好?固然,牧场沙化,沙尘暴施虐,可怕!狼对人的疯狂报复,可怕!干旱缺水,人畜的共同命脉日趋枯竭,可怕!但,最可怕的是心灵的退让,是“人心没了。”生活在风沙线上的农牧民说起生态来他们都懂,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怎么去做。他们明明知道过量放牧会导致生态平衡,但是,他们还要这么去做。因为他们要生存,就必须要放牧。他们明明知道政府下文要保护野生动物,但是,他们还是要顶着浪头请人打狼和狐子。因为他们还是为了生存,就必须保住他们的牛和羊。这样做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但是,正是以这种狭隘的眼前利益为理由,才使他们一如既往的按着这种活法去活,才使他们进入到了一种恶性循环的怪圈而不能自拔。我们似乎能找出很多理由来指责他们的愚昧,甚至可以悲天悯人的大呼“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是,谁又能够改变他们的生存困境?这又是问题的另一个方面。面对严酷的生存环境,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去消极适应,去听天由命,还是去积极的抗争?雪漠极力地为存在的绝望拓展了边界,“心变了,命才能变;心明了,路才能开。”人类真正的对手不是别的,是人类自己。击垮你的,是自己。只有战胜自己,你才能战胜一切。“在心灵的猎原上,你我都是猎物”。

 

雪漠是一位拒绝时尚和商业化写作的作家,他用穿透现实和历史的目光,直逼存在的本真,将西部人乃至现代人的生存问题强烈地推置到了我们面前,让我们无法回避。也正因为他的小说负载太重,用力很猛,阅读时需要一定的耐心。这似乎就是一个悖论,轻巧灵便,阅读感很强的小说,读起来轻松愉快,但因之轻却失去厚重与深刻;厚重深刻的作品,读起来虽沉闷压抑,甚至有种密不透风的滞涩感,但却有味道。当你耐着性子,走进《狼祸》,走进大西北那片充满神奇的土地,你就会领略到雄浑的大漠风光,奇特的民族风情,感受到生存在古老而又苍凉的土地上的大西北人,他们坚韧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吃苦耐劳精神,你就会被发生在那里的人与自然,人与各种动物,人与人之间惊心动魄的故事所震撼,你将会长久地徘徊在那片天地玄黄间,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刊于《文艺报》20041228日)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1-04-02 08:08
2011-04-02 08:05
2011-04-02 08:09
2011-01-19 22:00
2011-04-02 08:00
2011-04-02 08:03
2011-04-02 07:55
2011-04-02 08:0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