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向西又向北——从岭南到西部(三)

2014-06-09 09:5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37713688
内容提要:这里有件趣事,同行者拍了张寿神的剪影,那眉眼竟像极了父亲,甚至还有胡须。我们看罢,哈哈一笑。

向西又向北——从岭南到西部(三)

我们落脚的地方叫坡纳村,这个村庄与西部的村庄截然不同。首先,这里的房屋都是经过规划的楼房;其次,每户人家都有门面,以做生意为主,有旅馆、中医馆、养生馆、饭馆等等。

住宿倒也不贵,七十元一间房,房间还不错,比较干净。我们住宿时,统一交费,有专人带我们去另外一栋楼入住。当时我们以为,游客的吃、住是由村委会统一安排的,平均分配,这样大家都有钱赚。后来,经过采访得知,实际情况并不如此。村里的大部分房屋被北京的一家公司租用了,这家公司把坡纳村包装成中医村。房租以月结算,一间房的租金是五百元,若是有十间房,那一月可以有五千元收入。

因为这样,所以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只留老人与孩子看家。若是还有没有外出的妇女,也可以打扫卫生,公司付给她们工资,打扫一次付八块。

坡纳村的村民没有多少土地,仅有的一点土地也被公司租去种小麦,之后会包装成长寿小麦,放到超市高价出售。他们自己则购买一些其它的大米。

从采访看,老百姓喜欢这样,因为有更多钱赚。得知这些情况后,我暗暗苦笑了。昨天,我还认为这里如何与世隔绝,如何淡泊清净。现在看来,这里早以被资本占领,被资本控制,由资本主宰接下来的路。让我可惜的,还有外出打工的那些年轻人,如此看来,这村庄与西部的农村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年轻人都外出了,只留下老人与孩子,还有空旷与孤寂。那么,这还是长寿村吗?现在还有一部分老人捍卫着长寿村,那么若干年后呢?

 

中国的名胜之地,总是被名所累。其实,当名声天大的时候,某种意义上也迎来了毁灭之灾。它们被强行入侵,被强行改变,被过度开发,充满了资本的味道。相比较来说,印度的佛教圣地便太幸运了,那一砖一瓦仍是千年前的模样。

据说巴马人长寿,是因为有条盘阳河。坡纳村前,正好有条河经过,不知是不是盘阳河。这条河并不清澈,相反非常泥浊,河水呈土黄色。父亲说,如此看来,上游不是在大兴土木,便是植被受到了破坏。这条河,与眼前绮丽的风光格格不入。真希望不久之后,它能恢复成以前的模样。

采访完毕,我们继续上路。今天不走远路,目的地是三门海。

很快,我们便经过了一个村子,叫坡月村,很美的名字。坡月村有些村庄的模样了,村里的建筑新旧鲜明,一部分是老建筑,带着壮族特色,另一部分是新修的洋楼,虽然也气派,便总觉得太突兀,不协调。出了村庄之后,便到了水田,很多农民正在插秧。

再往前走,有个挖掘机正在采石,周围的修建明显多了起来。看样子,也是经过整体规划的,房屋规模、形状、瓦色都是相同的。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也要搞度假村、中医村之类的。

坡月村之后,便是一个小镇,小镇很凌乱。满街都林立着鲜艳的牌匾,定睛一看,全是养生馆、中医馆、长寿馆。我哈哈一笑,真是有些疯狂的味道了。想必更疯狂的,不是这些“馆”,而是那些追求长寿之人。其实长寿之道,人人皆知:心情舒畅,生活规律,饮食健康,适度锻炼。

走过一段蛇形路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这里也是个村庄,叫坡心村,一个更美的名字。

 

稍做休整后,我们便出发参观溶洞。

观光车盘曲而上,不久之后,我便看到山间有一个巨大的天窗,像只巨眼般审视天地。我们的车,正是要从这只巨眼中穿过。

三门海,之前并不了解,百度之后才发现它不同凡响。天窗,是喀斯特地貌中比较稀奇的,而三门海竟有七个天窗,并且是串珠式。这些天窗同山、水、溶洞完美地融为一体,成为世上绝无仅有的奇观。

说话间,便到了溶洞口。具说此洞内藏有一万个寿字、一万个寿桃、一万尊百岁老人,还有神奇灵验的寿神,所以称之为万寿谷。

一入洞口,凉风扑面而来,风中尽是潮湿的味道。几步之后,眼前豁然开朗,洞中五光十色,绚丽至极,不是人间应有之景。我看到一尊巨兽立于洞中,威严沉默,身上泛着晶莹的光。我惊叹着浮想联翩,这应该是神话中被贬罚下界的神兽吧,不知它要在这儿呆几千年?

地面上湿漉漉的,洞顶偶尔会滴下水珠。接着往前走,所见之景更为奇异。怪石嶙峋、千姿百态、造型之奇之怪,超越人类想象。你瞧,即有五百罗汉之怪态神韵,又有地狱万象之惨烈奇景。那怪石配着彩色,恍若被赋予了生命,明明灭灭间,如群魔起舞,又如百鬼朝圣。一个个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将鬼怪之气,诠释的淋漓尽致。或许,是神魔曾在此大战,石破天惊,鬼哭狼嚎。

还有,这虽像极了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却无阴森之感。对!这更像是龙王的水晶宫,你看这森罗万象,每一眼景都怪诞到极致,无不奇幻绚丽。

 

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我看到了一处石壁,像极了九天飞雪的塞外,圣洁,豪迈,气象万千。

有时洞穴空旷大气,可以举目远眺;有时却陡峭狭窄,仅容一人低头通过。

一路惊叹,一路走。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相比之下,人类的艺术显得多少有些苍白无力。面对如此神景,任何艺术形式都无法描述出它的神韵。

走到一半时,我看到了天窗。巨大的溶洞中,仿佛开了一面巨窗,阳光倾泄而入,略带蒙蒙之气。天窗旁有一个巨大的洞穴,黑黝黝一片,深不见地。据说黑洞之下,便是地下河流。而我此时,早已想象纷飞,这黑洞也许是龙王栖身之处吧,说不准哪一天,一条金龙腾空出世。

沿着小路下到溶洞底部,阳光所照之处,皆长出了嫩绿的青草,在深洞之中,颇有几分仙境之感。抬头看,顶部有座石桥横跨两端,拥有吞天吐地之势。这便是世界上最大的洞内天生桥。桥下有个巨石,侧面看时,非常像长寿老人,这正是万寿谷的长寿神。这里有件趣事,同行者拍了张寿神的剪影,那眉眼竟像极了父亲,甚至还有胡须。我们看罢,哈哈一笑。

此处,还是红军第七军军工场遗址。据说此处硝含量很高,硝是制作弹药的重要元素。路旁有几个大坑,正在红军所挖。

整个溶洞一千六百多米,但我一点也不觉得漫长,这些地质秘境实在太美了,给人们展现了无穷的惊艳。

即将离开时,我虽恋恋不舍却也心满意足。是的,我虽然离开了此地,但这个洞穴已经进入了我的生命,它将在那里继续绚丽,并且将发生更多石破天惊的故事!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