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孤独的圣地——2014印度纪行(十二)

2014-04-14 07:2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37700304
内容提要:几个瞬间之后,我马上便嘲笑自己,我们来朝拜的,并不是砖头,而是精神与智慧。世事本就是这样,我何必强求。

孤独的圣地——2014印度纪行(十二)

12、祇园精舍(中)

这是极平常的一天,天空中弥漫着雾霭,偶尔有风低声耳语,我们一行人终于走进了祇树给孤独园。在我的潜意识中,这应该是不同寻常的一刻,有点走入历史或是铸就辉煌的感觉,虽谈不上惊心动魄,但至少有些昂扬吧。事实是,跟以往千百次一样,只是迈开步子,平静地走过一段距离。想必这便是真相,无数繁华散尽,千古尘埃落定,留下的永远是最本真的模样。

刚走进祇树给孤独园,一股清凉扑面而来。这绝不是作者一厢情愿的杜撰,也不是信仰者无中生有的感叹。要知道,从离开新德里,进入勒克瑙的那一刻起,我所见到的印度,便集中给予我一种感觉——旧世界。没错,旧世界,但不要误会,这里没有任何贬义,只是一种形容。颓废的建筑,混乱的人群,阴霾的天空,蛛网一样纠缠的巷道,还有满街的乞者,骨瘦如柴的野狗,傲慢游荡的圣牛……所有的事物都好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似经历了千古沧桑的文物一般。

是的,这一切是很和谐,虽看似凌乱不堪,却有一种属于自己的节奏,旧世界的节奏。

在进入祇树给孤独园的那一刻,这种旧世界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清凉与寂静。除去道路两旁的圣地遗址,这里更像一座精致的公园。你看,幽寂的环境,嫩绿的草坪,干净的小道,修剪整齐的灌木,还有鸟鸣……与它园外的世界截然不同。

孤独园中人很少,除去一些当地人,我们似乎是唯一的朝圣者。这恰似它的名字,真显得有些孤独了。是的,它是孤独的,我一直这样认为。当然,这里的孤独,并不是奈不住寂寞的情绪,而是一种悲悯。我父亲曾解读过什么是“孤独”,现在看来,更恰如其分:

当你已成为一朵莲花,俯视这个池塘时,你发现池塘里有很多莲子,它们都可能成为莲花。但因为某种原因,它们陷在淤泥中,不能发芽。这时,那朵莲花可能会孤独。它希望所有的莲子都能从污泥中超越出来。当它不能实现这种愿望的时候,孤独随之产生……孤独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耶稣想爱人类,他想博爱,但这个世界却不愿意让他那样,并要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他是孤独的。他会说,神呀,原谅他们吧,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就是孤独;当在菩提树下觉悟的释迦牟尼,看到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被一种虚幻的、正在消失的假象所迷惑,心中充满了贪婪、仇恨和愚昧,而他又不能马上让这些人解除痛苦的时候,他是孤独的。当中国的孔子向整个世界宣扬他的“仁爱”,但不得不像丧家狗一样在那时的世界上流窜的时候,他是孤独的。所以,真正的孤独是一种境界。

在我心中,孤独园是一个灵性的存在,这里曾讲述过世界上最究竟的智慧,这里曾居住过世界上最悲悯的灵魂。可是现在,一墙之隔的园外,已是另外一番场景。它,当然是孤独的。

来印度之前,我曾查阅过一些关于孤独园的资料,法显在《佛国记》中曾这样说:

“祇洹精舍本有七层,诸国王、人民竞兴供养,悬缯幡盖,散华烧香,燃灯续明,日日不绝。”

想来那时孤独园的规模不小,竟有七层建筑,应该称得上气势恢宏。在二千五百多年以前,这绝对是个大工程。只是任何事物,都会经历成、住、坏、空,孤独园也不例外。关于它的结局,《佛国记》中也有记载:

“鼠衔灯柱,烧花幡盖,遂及精舍,七重都尽。”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七层精舍,毁于一鼠。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事件,一想起那漫天大火,我便心痛。也怪这衔灯的老鼠,去哪里不好,偏偏来这佛陀的精舍。可是,若没有这老鼠,精舍便能保留到今天吗?我看够呛。那么多的圣地遗址,哪个不是断壁残垣?哪个不是千疮百孔?岁月之风,无常之火,终归会改变这一切。

 

我们缓步前行,道路两旁布满各种红砖遗迹。仔细分辨会发现,这些红砖大多是佛塔塔座,或是僧院地基。虽然是遗迹,它们仍显得干净、整洁,好像是蓄意而为,少了种历史感与沧桑感。

我知道,这些遗址遗迹,并不是佛陀时代的那座孤独园留下的,它们是后世重建的。一想到这里,我便陷入深深的失落,我怅然地望着孤独园中的一草一木,望着它的尽头在想,这座孤独园,还是《金刚经》中所说的孤独园吗?

不过,几个瞬间之后,我马上便嘲笑自己,我们来朝拜的,并不是砖头,而是精神与智慧。世事本就是这样,我何必强求。

不久之后,我们便到了拘赏波俱提精舍(Kosambakuti),这里正是孤独长者为佛陀修建七层精舍之处,佛陀曾净住于此。站在拘赏波俱提精舍前,我心中流淌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愫。二千五百多年以前,佛陀曾净住于此,现在我离他如此之近,仅有几步之遥。虽然在时间的相隔上,我无能为力。但现在,我终于靠近了他曾日夜居住过的地方。

我抚摸着这些粗砺的红砖,静静地寻觅着佛陀的气息。拘赏波俱提精舍遗迹的前方,有两座平台,据说此处是佛陀经行之处。那些宁静的清晨,或是朦胧的黄昏,佛陀便在此处来回漫步。

接下来,我们看到了犍陀俱提精舍(Gandhakuti),据说此处便是佛陀居住之地,也是佛陀讲“阿弥陀经”的地方。犍陀俱提精舍前方有座梯形小塔,信仰者在小塔上贴满了金箔。旁边正有当地人拿着金箔在出售,要价不贵,只有几十卢比。我请了一张,恭敬地贴在小塔上,为空寂的孤独园增添一抹亮色。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