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前世嘛呢(下)——暮光中的风马旗(7)

2014-08-29 12:21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36581857
内容提要: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应该拥有一座嘛呢房,用以洗涤我们的心灵,安放我们的灵魂。

前世嘛呢(下)——暮光中的风马旗(7

\陈亦新

后来,我曾多次到过这个村子,每次都会去那个嘛呢房。不知为何,站在嘛呢房前,我总觉得温暖又熟悉。那些嘛呢房旁的老人,恍似都是同样的表情,永远微笑着,脸上的皱纹中泛出慈祥,略带出超脱尘世的淡然。

别人告诉我,说这里是出名的长寿村,有很多百岁以上的老人。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惊讶。要知道,这里是高原,生存环境严酷,与我去过的广西巴马等地截然不同。而且此地又处于群山之中,医疗条件并不先进。为何有如此多的长寿老人?后来呆久了,我才慢慢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这里的老人整日不离修行,或念嘛呢,或转经,或磕长头,他们少欲知足,心境开朗,有所向往,怎能不长寿?

看见这些老人,我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总会想起另外一位老人,我叫她“阿奶”。阿奶五、六十岁的样子,独自一人居住,她的房子建在山顶,很简陋。我们一家曾和阿奶一起去朝圣,在朝圣的一个多月中,阿奶比年轻人更精进,她的手上永远都摇着转经筒,有时一天同我们走几十公里山路。那时我还小,阿奶对我很好,处处照顾我,给我讲了许多藏族故事。父亲对我说,这就是空行母。那次朝圣结束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阿奶,直至现在已过了十多年。不过偶尔之间,我还是会想起她,想起她的精进、笑容,还有她手上的转经筒。

在我们打水的小溪下游,有几处小木屋,走近一看,原来是“水嘛呢”。小木屋中有个转动的大经筒,经筒的下方是个小水车,利用水的流势带动经筒,使经筒昼夜不息地转动。后来,我发现很多村寨都有水嘛呢。我曾见过一条短短百米的河上,架着十几座水嘛呢。除去“水嘛呢”,还有“风嘛呢”。藏民们在高处或是房顶上树起转经筒,在转经筒四面焊接上不锈钢的盆子,这样就变成了一个大风车。只要有风,就会带动经筒转动。藏民们并不仅仅利用自然资源生存,他们也想尽一切办法,将自然资源与信仰相结合。有人说万法由心生,所以不在乎行为,随心所欲地做一切事。可是,没有行为,何来敬畏?没有敬畏,何来信仰?修行,是从修正行为开始,用行为来约束、改变、重铸自己的心灵。看看这些“水嘛呢”与“风嘛呢”,它们日夜不停地旋转,动力不仅仅源于自然,更源于敬畏和向往。

因为还要体验别处的生活和文化,不久之后我们便离开了。半月之后,我们应邀参加另外一个邻村的嘛呢会,于是再次开车来到这里。开嘛呢会的村子与我们曾住过的村子相距不远,仅十几分钟的车程。

嘛呢会,是村子中最重要的佛事活动之一。除过一些固定的节日外,若是有人离世,家人也会供饭,请全村或是附近几个村子的人来嘛呢房中一起念嘛呢。供的饭,会根据家境情况有所不同。家境好的人家,饭中的酥油会多一点,还会有曲拉、蕨麻、枣、牦牛奶等。家境差一些的人家,供的饭也会相对简单一些。但这都不重要,村子中相互之间的情况大家都了解,没有人在意供饭的好坏。

因为路途遥远,我们抵达时,已至正午。那天阳光很烈,天空一如既往地蓝,空气中弥漫着藏地独有的味道。这个村子的嘛呢房应该是新修的,风格与之前去过的嘛呢房截然不同。这座嘛呢房更气派,虽然仍是藏式风格,可处处透出现代感。你看,这座二屋建筑的每一处细节都非常精致。建筑主体为红色,房檐与门框的装饰是典形的藏族风格,既绚丽又庄严。一层主要是大经堂,村民便在这里集中念诵嘛呢。大经堂旁边是嘛呢房,排列着许多金色的转经筒。转经筒后方的木窗上,也挂着许多牛头骨,它们注视着转经的人们,永久地静默。二层的两房之间,用铝合金和玻璃搭了一个棚子,这是供村民们休息用的。举目四望,这座嘛呢房是整个村子最气派、最现代、最豪华的建筑,看来村民们真是用心了。

 

 

走进大经堂,村民们正在念嘛呢,粗略一看,竟有几百人之多。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个转经筒,人们一边拽动皮绳,一边口诵嘛呢。这些转经筒都是自家的,念嘛呢时背来,嘛呢会结束后再背回去。与寺院里不同,这里的诵经声参差不齐,声调各异,闹轰轰一片,若不认真听,真听不出在诵什么。可是,我却觉得这场面很自然,美极了,没有任何刻意的造作。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虔诚,那一声声“嘛呢”,不是用声音在诵,而是用心在诵。我与母亲也悄悄地坐下来,母亲诵起了《金刚经》,我也默默地念诵着:“唵嘛呢叭咪吽……”

嘛呢会结束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还沉浸在浓浓的气氛中。几乎是同时,大家都把转经筒往身上一甩,便熙熙攘攘地出了大经堂。几百人背着转经筒,如河流一般散向四方,阳光洒在他们身上,那场面壮观极了。

后来碰到了一位女孩子,她说着标准的普通话,这让我略感惊讶。虽然这里的大部分人都会点汉话,但藏族口音非常重。聊天之后才知道,她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杜克大学上学,假期刚回来。我问她毕业之后会回家乡吗?她说肯定回来。因为她,我对这块地方又有了新的认识。这高原群山之中的孩子,如鹰一般飞向四方。无论以后他们是否归来,这片地域都给予了他们最宝贵的东西,是他们的根和土壤。

即将离开时,我再次回首。夕阳笼罩着嘛呢房,光影闪烁,显出一种久远的神圣。我多羡慕这里的人,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应该拥有一座嘛呢房,用以洗涤我们的心灵,安放我们的灵魂。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