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后会有期——暮光中的风马旗(17)

2014-10-09 03:4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20282863
内容提要:虽然女儿还小,无法记事,但我的人生需要她,也许若干年后,我会跟她分享这次远行,并告诉她,一路上有你。

(摄影:陈亦新)

后会有期——暮光中的风马旗(17

\陈亦新

怀念,只是怀念

犹如这季节

黄叶漫了古道

秋风轻袭

惹出无数呓语

从藏地回来,也有些时日了。秋日的午后,泡一杯普洱,斜靠在窗前,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蓦然间竟有种淡淡的惆怅。不知不觉,杯中的茶凉了,那浓烈的红色与落叶已是相同的温度。怀旧的人,容易多愁善感,总在感叹时光的流逝,总在追忆似水的年华,我正是如此。其实都明白,相聚是短暂的,离别是永恒的,望一眼你我,一切都太匆匆。可我仍然想说“后会有期”,说给如风的岁月,说给曾经的自己。

这不是一次流浪,也不是一次旅行,不是简单的出发,更不是最终的抵达。我们没有历尽千辛万苦,也没有跋涉到天涯海角,我们只是默默地看,悄悄地走,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但这些,都进入了我们的生命,甚至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记。

201466号,我们从岭南出发,除了父母和妻子,我还带上了不满周岁的女儿。别人说,孩子太小了,不适合长途跋涉。其实“跋涉”是个太过用力的词,总让人觉得艰难,我更愿意理解为“感受”,感受自然,感受生命,感受一切我们可以感受的东西。虽然女儿还小,无法记事,但我的人生需要她,也许若干年后,我会跟她分享这次远行,并告诉她,一路上有你。不过,女儿适应这次远行的程度,还是超乎我们的想像。她上车就睡,下车就玩,不受任何影响,并且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度过了自己周岁的生日。我想,对于女儿来说,这绝对是一次无与伦比的经历。

这次的目的地是藏地,所以虽然我们途经了很多地区,但并不深入采访,也不去旅游景点,重点以赶路为主。就算如此,一路上还是给我带来了很多震撼。这震撼,除过自然之外,更多的是人文。我们从广东出发,经过广西、贵州、云南、四川,最后抵达甘肃,这期间整个自然环境与地貌,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民俗风情也各不相同。一些地方的风景美的让人陶醉,而另一些地方对自然的破坏却让人心碎。更明显的是,有信仰的地区与没有信仰的地区相比,人们的精神状态截然不同。还有道路,它能让你如虎添翼,也能让你寸步难行。这是我第一次开车远行,没有任何经验,虽然遇到些困难,但最终都化险为夷。经过了11天的奔波,在617号晚上,我们安全抵达老家凉州。

 

 

在凉州,我们并未久留,短暂调整后,马上赶往藏地。这种感觉很奇怪,我曾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二十多年,现在却如同一位过客。

我们去的地方,是普通且原始的藏寨,没有举世闻名的景点,所以没有游客,甚至很少有外来人涉足。人们过的是纯正的藏式生活,而这正是我们想要了解的。我们租了当地藏民的一院房子,房东人很好,处处照顾我们。自此,我们开始了淳朴的藏地生活,曾经的世界一下子被隔远了,喧嚣不再,每天听见最多的是流水声和鸟叫。

与一些景点不同,那里没有迎合,没有渲染,更没有机关算尽的表演。所以那些日子里,我拥有了另外一种心境,体验到了不一样的人生。这绝不是随便观光一下,故作矫情就能得到的。我们与老人聊天,去寺院转经,在河边打水,还观看赛马。我们放下观念,抛开成见,拒绝评判,全身心地感受这块土地,于是它在我们心中活了,那一个个人物,一段段历史,还有口耳相传的故事,全部都活了。我们眼前,出现了另外一个截然不同,并且充满了生机的世界。这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财富。

除此之外,那块地方还给我留下了独特的记忆。先是莫名其妙地起了腮腺炎,然后又不小心崴了脚。起腮腺炎那次,我更是破天荒地到当地卫生院打了针,要知道我上次打针时还在读小学。不过也好,倒是体验了一把藏地的卫生院,说实话医生打针技术不错,一点都不疼,而且药便宜的让人咂舌。后来不小心崴到了脚,脚踝肿得一塌糊涂,好在没伤到骨头。因为是左脚,也不耽误开车。幸好如此,没有影响到大家的计划,不过此后的行程对我来说就艰难了很多。现在,左脚踝仍然隐隐作痛,像是有意提醒我,多写点文字以纪念这段时光。

后来,我们又去了其他的一些藏族小镇。那里,阳光一如既往地灿烂,空气通透洁净,人们幸福地笑。我们风尘仆仆地来,又风尘仆仆地离开,仿佛只为赴它一面之约。离开藏地的前一天,远方的一个藏寨要举行盛大的插箭活动,有数千人参加。我们凌晨三点出发,按时赶到了那里。天空一样广阔的草原上,洒满了帐篷,男人们骑着骏马上了山顶。他们先是煨桑,然后插箭祭神,并振臂高呼,将数以万计的风马高高抛起,无数风马在空中尽情翻飞,飘向远山。最后是赛马,彪悍的藏族汉子,骑着嘶鸣的骏马,绝尘而去。这一天,是我二十七岁的生日,我将它留在了这片高原上。

……

如今,凉州的秋意渐浓,落叶纷纷。而那段时光虽然记忆犹新,却也渐行渐远了,如同尘埃一般,沉淀进了记忆的深海。几日后,我将背起行囊,再次南下,回到我曾经出发的地方,那里没有秋天,那里依旧温暖。只是,在无数个闲暇间,我仍会想起那片土地,想起那里湛蓝的天和凛冽的风,还有翻飞的风马。我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太匆匆,世界太匆匆。可是,我还是想说“后会有期”,说给消逝的青春,说给曾经的自己。

毕竟,我来过。

——2014108日于凉州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8-08-15 09:40
2014-09-23 04:15
2014-06-08 08:33
2014-11-04 10:26
2014-08-27 12:58
2017-04-04 10:26
2014-03-26 07:18
2014-06-09 09:5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