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蜀道难——向西又向北(八)

2014-06-14 08:4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36882623
内容提要:回首这两天蜀道之行,我们狼狈不堪,且丢盔卸甲,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看来蜀道之难,名副其实。

蜀道难——向西又向北(八)

这是最艰难的一个凌晨。

因为昨天开车十二个小时,到达目的地休息时,已过晚上十一点,所以我困极了。当凌晨四点五十分的闹铃响起时,我仍深陷在梦中,无法自拔。闹铃不依不饶,一直在响。我只好挣扎着爬起,关上了它。

此时,我头重脚轻,耳朵轰鸣,眼睛干涩,手脚根本不听使唤。我心中有个声音在说,今天太累了,别写了!再睡睡吧!可是我告诉自己,不能妥协,不找借口,一定要战胜自己。所以,我挣扎着穿好衣服,又坐在了电脑前。只是哈欠打了好久,却一个字也没有写出。

不可否认,此次远行越来越辛苦。很多未曾预料的状况也频频发生。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跋山涉水”。不过,这也许就是远行的意义吧。我们从广东出发,一路经过广西、贵州、云南、四川,每天面对的都是截然不同的新世界。我们看到地貌在变化,气候在变化,文化在变化,方言在变化,人群在变化……一切都在变化。这种变化给我造成了严重的错觉,前一天的事,我却感觉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样遥远。这几天的行程,已经完全改变了我的习惯。回想以前的生活,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

昨天从情歌之城康定出发,前往丹巴。这一路,我们几乎不去景点,若是碰到好的文化,便采访挖掘,若是没有碰到,就以赶路为主,因为我们的目的地是甘南藏族自治州。

离开康定的时候,天晴了。山间虽仍然云烟缭绕,但露出的一角天空却蔚蓝无比,纯净而高远,不能亵渎,更无法触及。因为山间弥漫着云烟,所以我们仍然看不清山的全貌。颇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之感,不过这“感”不是妖娆,不是妩媚,而是一种无法侵犯的威严,是一种与天地同在的沧桑。

此时我们还不知道,此次文化之行的路线将发生重大的变化。今天的目的地本来是丹巴,它被称为美人谷,拥有非常独特和悠久的文化,是嘉绒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是此次文化之行重要的采访地。

可是,当我们刚行驶进通往丹巴的省道时,便惊呆了。这条路崎岖不平,非常险峻,我的轿车根本无法通过。我试着前行了一段,便彻底气馁了。我向旁边经过的越野车司机打听前方路况,司机说通往丹巴的路一直是这样。

刚说罢,便有一辆车缓慢地行驶出来。车的前后保险杆全掉了,死皮赖脸地拖在地上,底盘也“哐嘡”直响。

我们被迫改道。

原本打算从丹巴到马尔康,再从马尔康到红原,接着从红原前往若尔盖,若尔盖往北走,便到了甘南藏族自治州境内。以上地点,正是我们重点采访拍摄的对象。如此看来,一切都泡汤了。

千年之前,李白曾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而如今,我们被蜀道无情地拒绝了,只能铩羽而归。

刚出发时,别人说你的轿车走川藏够呛,我没有在意。后来别人又说,开着轿车进四川真够胆,我仍是不以为然。就在前一天,父亲说开着轿车走蜀道,真是胆大包天。我仍是哈哈一笑,把这话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现在,眼前的蜀道冷酷、无情、残忍,它凌厉地扇了我一记耳光。

 

我们只好改道前往成都。丹巴、马尔康、红原、若尔盖,下次再见,那时我将筹备完善,再战蜀道。

调头进入318国道。318国道是条大名鼎鼎的路,它始建于1950年,全长5476千米,起点是上海,终点是西藏。横跨中国东、中、西部,是目前中国最长的国道。最近几天,我总和它打交道,它时而温和,时而暴躁,喜怒无常。

从康定出发,沿着318国道一路盘曲而上,便到了二郞山。二郞山海拔3437米,是青衣江和大渡河的分水岭。二郞山脉雄伟险峻,但因为草木茂盛,所以又略有清幽、秀丽之感。抵达二郞山山顶之后,便可以看到贡嘎雪山。贡嘎雪山被称为蜀山之王,主峰耸于巴蜀大地之巅,海拔7556米,俯瞰群山,真可谓山之王者。

很快我们便进入了二郞山隧道,此隧道长4176米。在如此群山之间开通这么长的隧道,实属不易。

有首歌正是这样唱的“二呀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古树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岗;羊肠小道难行走,康藏交通被它挡那个被它挡。”

出了二郞山隧道,路越来越崎岖,途中有大量的重型卡车。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开车,尽量避开坑洼。整条路在山中绕来绕去,我很快便迷失了方向,好在这山中只有一条道,往前走就是了。

一路上,我看到了许多抛锚的车辆,有的爆胎了,有的正打开前盖,不知在鼓捣什么。

走到后半段时,开始下雨,路况更糟糕了。一旁的山崖非常陡峭,行车时会面临落石的危险。到一个名叫“虎口”的隧道时,情况糟糕到了极致。这隧道里没有灯,且是双行道,最要命的是路。这已经不能称之为路,它由无数坑洼组成。因为前方有来车,我不能变道择路,只好咬着牙摸黑往前走。十几分钟之后,我终于逃离了“虎口”,一车人全部松了口气。我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地方。

今天开车近十个小时,也只走了一百多公里路。平时在高速上,这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路程。

经过一路奋战,临近下午七点时,我们终于挣扎着逃离了318国道,上了京昆高速。

在高速上畅快地驰骋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了成都。

回首这两天蜀道之行,我们狼狈不堪,且丢盔卸甲,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看来蜀道之难,名副其实。

当然,我们也欣赏到了别处没有的美境。那份壮阔与绝美,将随着蜀道之难,永远印在我心里,如十岁的那次四川之行一样刻骨铭心。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