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视频 >> 雪漠讲座 >> 文学讲座 >> 正文

挖掘智慧的宝藏——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灵魂滋养(一)

2011-03-28 23:17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文化网 浏览:32348635

主题:挖掘智慧的宝藏——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灵魂滋养

    主讲:雪漠  著名作家

    地点:上海图书馆  多功能厅   

    主办:上海图书馆

    时间:2009年10日24日 

 

    主持人: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下午好!西部文化是我们中华文化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具有地域性、多元性和原生态性的组成特点。时下,我们当代人总是陷于焦虑而不能自拔,他们非常需要心灵的滋养。而另一方面,那些有益的文化滋养却早已尘封,无人问津了。以西部文学小说知名的甘肃作家雪漠他认为,西部文化最为精髓的东西就是能够完善人格,使人真正实现他的主体性,从而达到快乐、和谐和自由的境界。今天雪漠老师也来到了上海图书馆和大家见面,将为大家解读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心灵的滋养,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雪漠老师。

    雪漠老师,原名陈开红,甘肃凉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专业作家,深造于鲁迅文学院和上海首届作家研究生班,香巴噶举文化学者,大手印研修专家,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等称号。雪漠小说研究被列入兰州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高校的博士生、硕士生研究专题。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大漠祭》、《猎原》、《白虎关》(上海文艺出版社)等,其学术代表作为《我的灵魂依怙》、《大手印实修心髓》(甘肃民族出版社)等,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其作品入选《中国文学年鉴》和《中国新文学大系》,荣获第三届冯牧文学奖上海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等十多个大奖,入围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第五届国家图书奖,荣登中国小说学会中国小说排行榜,被誉为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小说和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雪漠:谢谢各位老师和朋友能够来这儿,和我一块交流西部文化。这是我在上海图书馆的第二次讲座,第一次讲座的时间是2005年,讲的题目是西部民歌与文学精神。这次我重点讲一下,“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灵魂的滋养”,这个题目很大,但这个题目非常适合当代的很多朋友来听。因为最近我在上海参加过几次讲座和交流,我发现整个大城市的人,包括上海人,当然也包括一些东部其它地方的朋友,对西部并不了解。有时候这种不了解达到了一种非常深的误解。误解到什么地步呢?就是西部认为非常优秀的许多东西,东部人却认为是一种愚昧。像这样一种误解非常之多,甚至这种误解已经影响到一些具有很强的话语权,比如高校、大学的许多专家、学者、朋友。这种误解如果不解除,就会出现一个不好的状况,就是许许多多朋友会失去汲取一种丰富营养的灵魂的机会,而这种灵魂营养可以让他们变得更博大,更宽容,更清凉,更宁静,所以我非常愿意能够在上海,这样一个我非常爱的城市和朋友们交流一下西部文化。

    我对上海有非常深的感情,因为我的第一部小说《大漠祭》就是上海推出的,他让我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为一个中国有一定影响的作家。而我最近的一部长篇小说《白虎关》也是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的,并且由复旦大学邀请了全国各地非常有名的专家学者,在前天进行了研讨,研究的非常好,而且这种研讨会是中国目前规格最高的。在别的地方是听不到这种声音的,原因有两种:第一可能是别的地方的一些专家和学者,没有上海复旦大学邀请到的专家有那么高的水准。因为上海这个城市有着非常优秀的传统,比如它做许多事情的时候有一种规则,这种规则作为这个城市品格中必须遵守的一种底线,这在其他城市没有这么非常严格的这样一种东西。所以这个城市为我们这个时代,培养了许许多多的专家学者和非常优秀的读者群。比如,今天来的这么多的朋友,如果在西部任何的一个小城中,我们做这样一次演讲的时候,好多人不会来听的。所以上海的这种文化传统,让我对这个城市有一种非常大的尊重和敬畏。除了这个原因之外,第二个原因就是目前这个时代,许多的城市都变得非常的浮躁。上海虽然不可避免有时代带来的一种噪音,但是依然有着这个城市所独有的文化厚重,她让城市变得非常具有一种人文关怀,所以我最早的作品和最近的作品都选择了上海。

    今天我们重点讲西部文化,为什么叫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灵魂的滋养呢?因为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谈“灵魂”了。前天复旦大学的教授看了我的《白虎关》之后,他们竟然有人问农民也谈灵魂吗?。我告诉他们,现在这个时代谈灵魂的,也许更多的群体就在西部。因为那块土地拒绝了很多的诱惑,没有那么多时代的喧嚣。那块土地上的人,他很容易把目光从面对世界,转向内心拷问自己的灵魂,他求索自己的命运,他更可能接近生命的本真,更能接触到灵魂的真谛。所以千百年来,那块土地上非常博大厚重的文化,让那块土地以及那块土地上的人,具有了一些大城市所没有的一种博大和厚重,这种文化被我们称之为西部文化。

    西部文化博大到什么地步?它像大海一样,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专家,包括一些国外最有名的专家,甚至一些伟大的学者,他们会号称自己可以全部地了解西部文化,没有任何一个这样的学者。因为西部文化当中任何一个领域,任何一块地域,任何一块土壤,都有着它别处不可替代的厚重和独特。这种厚重和独特造就了西部文化的博大,它像一个又一个的怪圈,我甚至把它比喻为“蜜蜂窝”。就是许许多多的文化圈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像混沌一样一言难尽的格局。就像蜜蜂窝一样,每一个小圆孔就好像一个文化圈,但这种文化圈是说不清的,我们根本说不清它有着什么样的特点,一言难尽。我只能在这儿选取两滴水,这两滴水就像太阳下的露珠一样,折射出一个世界。这两滴水一滴叫凉州贤孝,一滴叫大手印文化,前一个代表了这种文化的当下关怀,后一种代表了西部文化的终极超越,他们是西部文化中两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性的文化点。

    这个时代很多人已经不在乎灵魂了,虽然他们都在叫着孤独,但真正的孤独不是情绪。前一段时间我去国外参加一次国际笔会,在国际笔会上很多人在大谈一些“地球村里的孤独”。大概有150多个作家来自20多个国家,他们谈着地球村里的孤独,每一个作家都在发言,发言的所有的内容却是这个时代对作家的挤压。什么是挤压呢?他们说因为电视以及网络的流行普及,人们不再阅读作家写的书了,他们的日子过得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所以感到一种挤压。他们的空间变得非常的狭小,再也没有过去作家的那种荣耀,那样一呼百应的显赫,他们觉得很孤独。很多人都说很孤独,而且每个人抒发着这种孤独带给他们的一种示弱。

    我却在接受国际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说,这些作家谈到的不是孤独,他们把孤独这个非常伟大的词谈得非常的渺小。为什么呢?因为真正的孤独不是这个。雪漠也孤独,但我的孤独和他们的孤独不一样,我的孤独是我想建立一种永恒,就是我的肉体消失之后,当许多年过去之后,我依然能够建立一种毁不掉的人生价值。我想建立这种永恒,但这个世界上却没有永恒,就是整个世界飞快地变化着,一直流向我们不知道的所在,永远消失在亘古的黑夜之中,我们再也找不到我们存在过的影子。这是整个世界的一种规律。马克思也发现了这种规律,无论是释迦牟尼佛,还是许许多多的哲人都发现了这种规律,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世界上没有永恒,而我们每个人却想建立一种永恒。当出现这种反差的时候,这时候孤独才可能产生。

    一般作家谈到的孤独不是孤独,那是一种堕落的标志。当你向往一个漂亮的女孩却得不到她的时候,你的孤独那不叫孤独,那是你贪婪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之后的一种失落,是一种堕落的标志。当你想成为一个亿万富翁,而你只有一百万觉得不满足的时候产生的孤独,这也不是孤独,这照样是一种贪婪带来的堕落。当你想名扬天下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世界不在乎你,你也孤独,这同样是贪婪造成的一种情绪的失落。这个世界充满着这样一种情绪,许多人把它称之为孤独。事实上这不是孤独

  相关文章
2011-03-26 16:07
2011-03-18 15:32
2011-04-30 16:19
2012-06-22 20:17
2011-03-06 20:29
2011-04-30 16:28
2011-03-28 23:07
2011-04-30 15:4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