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孤独的圣地——2014印度纪行(六)

2014-03-21 10:2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38075186
内容提要:朝圣归来,途中的很多细节都淡忘了,唯独这一尝,却清晰深刻,估计十年之后我也忘不了。

孤独的圣地——2014印度纪行(六)

6、勒克瑙

勒克瑙(Lucknow),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首都,北印度仅次于德里的第二大城市。

北方邦,印度第四大邦,人口近二亿,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省级行政单位。在文化上,北方邦也具有极重要的意义。闻名世界的泰姬陵,便是在北方邦;印度教圣城——瓦拉纳西,也在北方邦;而佛陀释迦牟尼,更是以北方邦为中心传教布道。这次,我们朝圣计划中的很多圣地,都是在北方邦。

大巴缓缓行驶进勒克瑙,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印度城市。勒克瑙是北方邦首都,在印度不称之为省会,都统一称首都。虽是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首都,还是北印度第二大城市,但我看到的勒克瑙,仍略显落后,有点像八、九十年代的中国。

除去机场外,一路上我没有看到比较高端的现代化建筑,大多是参差不齐的平房;也没有看到炫丽多彩的霓虹灯,只有无数小小的灯泡,朦胧而温馨地照亮一小片地方;更没有看到宽敞干净的立交桥,昏暗中只见无数蜿蜒的羊肠小路爬向四方……

大巴缓慢地行驶,沿街布满小商店,有的仅有四、五平米。商店的招牌虽然陈旧,但也五颜六色。小店里的商品琳琅满目,造型各异,虽不知道它们的用途,但还是让人产生了很强的购买欲望。街上除了汽车外,满是三轮车、摩托车、自行车、人力车,还有看似漫无目的行走的人、残疾的乞丐、叫卖的小贩,悠闲的圣牛、以及乱窜的野狗……    

这段路途中,我不曾见到时髦女郎,也不曾见到浪荡绅士,没有璀璨繁华,也没有灯红酒绿……它一点也不符合我心中大城市的形象。但我却立刻喜欢上了它,这城市虽然古老却不冷漠;虽然落后却充满人味;虽然混乱复杂,却又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韵味,显得和谐而自然。我忽然有一种感觉:无论你来自哪里,无论你贫穷或富裕,这城市都如同一位年迈的智者,它自由而真实的存在,它不迎合你!

 

此时,我们的精神虽然很亢奋,但身体已疲惫不堪,更是饥肠辘辘。不过还好,有印度大餐正等着我们。

不久便到了吃饭的地方,一座在当地还算显眼的二层小楼。刚进大门,便看到了一尊象鼻神。

象鼻神,名为犍尼萨(Ganesha),印度教最重要的神灵之一。印度神话中,他是智慧、财富之神,在印度民间人气非常高,甚至超过了三大神。这次朝圣之旅中,我发现犍尼萨是出现率最高的印度教神灵,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他憨态可掬的模样。犍尼萨的父亲,正是印度教三大神之一的毁灭神湿婆(Shiva),他的母亲是雪山女神帕尔瓦蒂(Parvati)。他的哥哥室建陀(Skanda),同样大名鼎鼎,是印度神话中所向披靡的战神,英勇无比。佛陀涅槃后,诸天神与众王分舍利,有个罗刹趁人不备盗走佛牙舍利,正是室建陀从罗刹手中追回佛牙,从此之后成为佛教护法韦驮菩萨,中国的大部分寺院中都供奉着他。

关于犍尼萨为什么长着象头,有很多说法。印度神话中是这样讲的,雪山女神帕尔瓦蒂的长子战神室建陀离家后,帕尔瓦蒂倍感孤独。湿婆喜怒无常,又常不在身边。帕尔瓦蒂洗澡时,湿婆也会直接闯入,虽是夫妻,但这还是让帕尔瓦蒂感到很难堪。所以帕尔瓦蒂产生了想要个孩子的念头。这一天,帕尔瓦蒂在孤独与烦恼中徘徊,随手挖起一块泥巴捏了起来,不知怎么就捏成了一个小男孩的形状。更为惊奇的是,这个泥捏的小男孩竟然活了,他长得眉清目秀,缠着帕尔瓦蒂叫妈妈。这个儿子的出现,让帕尔瓦蒂太开心了,她又搂又抱、又亲又夸,怎么稀罕都不过瘾。

有一次,帕尔瓦蒂要洗澡,便让小男孩守在门口,告诉他无论是谁都不可以进来。不久后,湿婆回家了,看到这个陌生的小男孩,觉得很纳闷。谁知小男孩还不让他进门,湿婆平心静气地告诉小男孩,自己是湿婆,是这里的男主人。可小男孩就是不买账。湿婆苦口婆心地解释了半天,根本不起作用。要知道,平日里湿婆可是三大主神之一,更是威力无比的毁灭之神,所有神见了他都满怀敬畏,哪里受过这个气。眼看小男孩不开化,湿婆勃然大怒,武器一挥,便砍了小男孩的头。小男孩的头往地上一滚,湿婆忽然感觉大事不妙。

果然,帕尔瓦蒂洗完澡出门一看,自己疼爱的儿子已经尸首分离,倒在地上死了。这次,雪山女神发怒了,她的怒火遍布天地,整个世界地动山摇。湿婆做贼心虚,不敢回家,只好求助另一位大神毗湿奴。毗湿奴告诉他,让他向北走,把遇到的第一个动物的头割下来,按到小男孩身上,小男孩就复活了。

于是,湿婆向北走。他遇到的第一个动物,竟是天帝因陀罗的坐骑大白象。湿婆把大白象的头割下来,按到小男孩身上。果然,小男孩复活了。从此,他变成了象头人身的犍尼萨。至于因陀罗的大白象后来怎么了,这儿不再赘述,因为那是另外一个故事。

 

餐厅在二楼,虽不奢华,却也精致。没有别的食客,看来是专门为我们服务。这一顿是自助餐,搭配很合理,即有印度风味的各种咖喱与炒饭,也有很多中国菜,还有蔬菜、水果沙拉。对于已经饿成虎狼之辈的我来说,实在是太丰盛了。不过,我还是忍着口水,仔细观摩了一番,然后才精心挑选。

果然不同凡响,仅咖喱一项便给我带来了许多惊奇。别误会,在国内我也常吃咖喱。但这一次,我才发现不同咖喱之间的味道,相差竟然这样大。虽然都辣,但辣的各不相同,风格迥然。

关于辣,这儿还有件小趣事。据说同行的胡红宇特别能吃辣,于是父亲拿出一个不起眼的小青椒,挑衅地问:

“听说你很能吃辣,敢吃吗?”

胡红宇二话不说,拿起青椒狠狠咬了一口,动作非常豪迈,吃的大义凛然。然后得意地说:

“一点都不辣,还有点清香……”

这“清香”还未说出口,只见她面部僵硬,嘴角抽搐,脸色通红,随后两行热泪飞流直下。所有人哈哈大笑。缓了好一阵之后,她终于开口了:

“刚开始真不辣,还有股清香味。谁知后劲太大了,根本控制不了。”

同行的兰丽君略有不屑,也要试一试。咬了一小口之后,忙说:

“不辣,不辣,真不辣……”

只是她的生理反应与胡红宇如出一辙,先是面部坚硬,嘴角抽搐,随后脸色通红,接着眼泪直流。事后,她说:

“本想逞英雄,便一直绷着,后来实在绷不住了。”

事已至此,我心里暗想,一个小青椒能有多辣?女人终归是女人,大惊小怪。大概是她们看出了我的想法,一个劲地撺掇我,说是也不辣,还有股清香味。我左思右想,有点下不了台,便尝了一尝。谁知这一尝,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朝圣归来,途中的很多细节都淡忘了,唯独这一尝,却清晰深刻,估计十年之后我也忘不了。

那真是辣呀!像千万根钢针扎着舌头,瞬间丧失说话能力。我连蹦带跳,仰天长啸,却无法使辣味减少一分。更恐怖的是,它越来越辣,附骨般缠着你,无处逃避,真是辣彻心扉……

吃完辣椒,已临近深夜。这注定是一个记忆深刻的夜晚。因为航班延误太久,为了赶上提前安排好的行程,我们不得不连夜赶路,前往朝圣第一站舍卫城。这意味着,这一晚我们将在颠簸的车上度过。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