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一夜星光——暮光中的风马旗(2)

2014-06-25 10:3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19999769
内容提要:一抬头,满天星光,璀璨无比。刹那间,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了,忽然有了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一夜星光——暮光中的风马旗(2

这段日子,总是清晨出发,夜晚抵达。有时,清晨在繁华的都市,夜晚却在落后的边陲。一晃而过的风景,或美丽,或平庸,不管怎样,都飞逝着消失在身后。在这些陌生的地域,风尘仆仆的我,偶尔也会伤感,没有原因,没有理由,莫名其妙。

抵达藏区时,已至深夜。父亲说,去年来时路很好,今年的路况差了很多。

夜,黑到了极致,显得很厚重。四周没有任何光亮,天地如一团浓稠的墨。这样的夜里,车灯显得刺眼而孤独。前方的路,在车灯所能照亮的范围内疯狂扭捏,偶尔伴着坑洼,尽情地展现各种怪诞。我偶尔看一下车窗外的世界,除了魑魅魍魉般的暗影外,便是车窗玻璃上映出的我疲惫的脸。世界很安静,只有汽车发动机在轰鸣。我觉得自己行走在巨兽的肚子里。

后面的路况越加糟糕,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速度非常缓慢。平时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整整两个小时。因为路上没有别的车辆,这两个小时显得格外漫长。

我们的房东是位六十多岁的老头。他皮肤很黑,不爱说话,有点沉默寡言。

我们抵达时,房东和他的小儿子,还有儿媳妇在等我们。房东家门前是个半坡,不好停车,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车停妥当。

这一院房子,是房东家新修的,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住 过。房子很阔敞,和我以前去过的藏民家截然不同。我以前去过的藏民家,房屋相对低矮,屋内黑漆漆的,有点拥挤,充满了酥油和牛粪的味道。而这院房子,四梁八柱,屋顶很高。门前的小院子,用铝合金罩起来,镶上玻璃,采光很好,也能保暖。房东正在小院子的一角烧火,火苗“呼呼”地从炉门中冒出来。这跳跃的火苗,忽然让我有了一种归宿感,瞬间卸下了所有的疲惫。

 

 

院子虽然很阔敞,但其实只有三间屋子。一间主屋,两间侧屋。因为此次同行者较多,所以我与父母同住在主屋。

一进主屋,所见之景让我惊讶。首先,屋子很大,差不多有五十平米。在城市寸土寸金的今天,很难见到如此宽敞的屋子。其次,满眼看到的都是木头,屋顶是木头、墙是木头、桌子是木头、地板是木头……除了木头,没有别的任何材料。因为是新房子,这些木头仍是最新鲜的颜色,很有视觉冲击力。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是富丽堂皇,也不太妥当,但确实给了我一种小小的震撼。

屋子中最显眼的,是一个内镶的佛阁。佛阁里供奉着佛像、曼扎、托巴、宝瓶等一些藏传佛教法器。佛阁四周雕刻的非常庄严,上面有各种彩绘,是一些八吉祥之类的,极具藏族风格的图案。一旁的木墙上,挂着质地很好的唐卡,唐卡上的本尊智慧而慈祥。

屋子的正中央,是一排大锅。这在藏地叫“连锅炕”,锅灶连着炕洞,烧锅的同时,将炕也烧热了。

整个院子很干净,听说房东打扫了整整一天。我回头看他,他仍在安静地烧火,看不出有任何表情。他的小儿子热情地帮我们搬行李,望着我们憨憨地笑。我问房东的小儿子,是他家的房子修的比较好,还是大家的房子都这样。房东的小儿子边摸头边笑着说,现在大家的房子都这样,差不多。

将所有东西收拾妥当后,已近午夜。房东一家早悄悄地离开了。

我走出门外,一抬头,满天星光,璀璨无比。刹那间,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了,忽然有了一种想流泪的感觉。那些沉睡已久的情感,转眼间全部苏醒了,它们翻滚着,尽情释放出记忆深处的画面。

高原的天空净澈、通透,永无止尽。夜风凛冽,迎面吹过。我深深地呼吸,让高原寒冷的空气充盈我的肺。星空下,我站在原地,不愿离去,只想品味这千古苍凉的空旷。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10-07 02:57
2015-08-31 11:29
2014-03-10 09:18
2014-11-18 09:33
2014-09-04 14:00
2014-06-10 08:04
2015-08-01 10:44
2014-03-14 09:34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