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黄土陇原——向西又向北(九)

2014-06-15 09:3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29345481
内容提要:经过十天的奔波,我们已经快接近目的地了。跋涉的路再长,也长不过脚步。

黄土陇原——向西又向北(九)

风萧萧,路迢迢。

远方仍在远方,它是个永远不会抵达的地方。就好像那落日之地,你追啊追,却怎么也追不上。其实,这世上,总要有个让你心驰神往之地,它只可远观,不可近触,它神秘、美丽,容不得半点玷污,也容不得半点亵渎。那么,就把它当作一种向往吧,这向往本身便是意义。

再者,世事无常,人生中总有许多遗憾却不后悔的事。它们像断臂的维纳斯一样,虽不完美,却释放出一种无与伦比的魅力,在残缺间,让你铭记心底,无法忘记。

此次丹巴之行,正是如此。我在路的这头,它在路的那头,遥遥相望而不可及。我虽然遗憾,却不后悔,在它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我们之前,先不着急。要知道,那路实在崎岖,我的轿车若是强行进入,肯定会被困在途中,无法前行,也无法后退,那么等待我们的,便是寒冷、饥饿、黑夜和孤独,若是下雨,还有泥石流之险。我的信仰告诉我,对于自然要有敬畏之心。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心存尺度,是极为重要的。

后来的事愈加证明,改变路线是极为正确的。

从成都出发,离开天府之国,一路开往甘肃。在京昆高速上走了一百多公里,便改道上了兰海高速。当我看到高速指示牌上写着“兰州方向”时,心中一阵惊喜,若是这高速联通兰州,那么我们当天便可抵达兰州,这实在是一件美妙的事。兰海高速应该开通不久,路况非常好,但车辆极少。

出门在外,终于明白了道路的重要性,它是一切的保障,是一切的根基。

 

 

在兰海高速上驰骋了不久,便到了甘肃地界。当看到“甘肃欢迎您”时,内心还是澎湃了一番,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故乡情怀吧。

一入甘肃境内,地域立马开阔了。天空也云开雾散,洒下久违的阳光。这阳光灿烂、耀眼,仿佛在空中跃动。要知道,在路上的这几天,几乎都是阴云密布,细雨绵绵。所以,当看到阳光时,内心的愉悦无法抑制。还有天空,蔚蓝纯净,显得极为高远。

我们说,家乡用畅通的道路、明媚的阳光、蔚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在迎接我们。

这一切如此美好!

到甘肃地界后,最明显的特点是隧道很多,在一段路程中,几乎占到了一半以上。其中有一条隧道长达九公里,是二郞山隧道的一倍。如此多的隧道,在当初修建时,肯定相当费力。

这些隧道的名称,也非常有意思,各不相连,毫无规律。比如:木鱼隧道、观音岩隧道、大团鱼隧道、寺洼隧道、柳叶剑隧道、玉皇隧道等等。它们有的源于地名,有的也许源于文化和传说。

高速两旁的风景也很美,群山连绵起伏,山上盖满植被。这里是甘肃的陇南地界,风景在甘肃的诸多城市中,是比较秀美的。若是在西北那头,便是黄沙戈壁,大漠茫茫。

兰海高速还未完全修通,在抵达武都之后,便戛然而止,让人略觉不太尽兴。也许不久的将来,兰海高速会全程通车,届时,从广东到甘肃将会方便很多。

 

 

出了高速,上了212国道。212国道虽不宽,但很平坦,没有任何颠簸之感。此时,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得严酷。山上不再有茂密的植被,裸露出黄土与岩石。父亲说马上靠近舟曲了,舟曲便是前两年发生重大泥石流灾害的地方。

再往前走,地理环境开始险恶。两旁的山,几乎没有任何植被。仍是盘山路,路旁的标牌上也写着“落石路段,注意安全”。但感觉比起四川更危险了,因为四川的山上长满植被,而这里的山上石土裸露在外,稍有雨水,肯定会滑落。果然,前方的路上,有很多滑落的石块,有大有小。

父亲说,这里是地质灾害博物馆,几乎大部分地质灾害都在这里发生过。看看四周,真是这样。我忽然感觉到一种悲哀。

路况出奇地好,路面干净、平坦,坐在车中几乎感觉不到颠簸。我略有疑惑,同是山区险地,为何四川的部分路况那样差。

接近傍晚的时候,我们抵达了一个叫宕昌县的地方。县城虽小,却非常干净。据说宕昌县是个贫困县,我却一点也看不出贫困来,也许那是以前吧。宕昌县历史悠久,有很深的文化底蕴。西晋时期,羌族曾在这里建立过宕昌国,历时二百多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时,曾两次到达过宕昌县的哈达铺镇。后来,哈达镇还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父亲说,今晚住在宕昌吧。我认为天还早,可以适当地赶路,住在离宕昌七十公里左右的岷县比较好。毛泽东曾写过“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岷山正是在岷县。

212国道一如继往地平坦。在行进至一个叫阿坞乡的地方时堵车了。十几分钟之后,前方车辆仍是纹丝不动。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前方堵车已经五、六个小时了。我们抬头一看,半山腰的山道上,全是闪烁的车灯。我们当机立断决定掉头回宕昌。

回去时,天色已晚。

经过十天的奔波,我们已经快接近目的地了。跋涉的路再长,也长不过脚步。

走吧,无论前面是老树昏鸦,还是小桥人家,走本身便是目的,那么继续前行吧。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03-21 10:25
2014-03-10 09:18
2016-12-27 16:06
2014-03-16 10:33
2014-06-07 09:17
2014-06-21 12:10
2014-03-24 10:34
2019-11-22 11:2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