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如学传媒 >> 海外新闻 >> 正文

雪漠:让文学重新回归以精神为核心的传统——德语版《猎原》新书发布会在法兰克福成功举办

2023-10-23 14:4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5367437
内容提要:2023年10月19日下午5点(柏林时间),德语版《猎原》新书发布会在法兰克福书展国际厅成功举行。

 

雪漠:让文学重新回归以精神为核心的传统

——德语版《猎原》新书发布会在法兰克福成功举办

 

当今全球的出版业欣欣向荣,各个语种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但我们的世界依旧饱受战争、瘟疫和种种灾难的困扰。这种落差不禁让人反思——文学、文化和出版界真正对人类的现实生活有何意义和影响?带着这一思考,知名作家雪漠再度踏上欧洲之旅,在第75届法兰克福书展上展示了他的经典作品,包括《大漠祭》、《沙漠的女儿》和《大师的秘密》等。

20231019日下午5点(柏林时间),德语版《猎原》新书发布会在法兰克福书展国际厅成功举行。活动现场,作家雪漠与法兰克福书展的亚洲、非洲、阿拉伯国家业务发展副总裁柯乐迪(Claudia Kaiser)、德国汉学家郝慕天(Martina Hasse)、《雪漠小说精选》德语译者克里娜•奥布斯特(Crina Obster)、《东方评论》主编、SAMPARK出版社创始人苏南丹•罗伊•乔杜里博士(Sunandan Roy Chowdhury)进行了一场极富哲思的对谈,深入探讨了文学的核心价值、女性觉醒和母性的力量等话题。

 

 

对谈中,Claudia对雪漠作品中的沙漠意象以及沙漠与女性之间的联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对此,雪漠明确表示:“在我的小说中,沙漠是一种象征,一种隐喻。当人们变得冷漠,不再充满爱,我们的生存环境变得比沙漠还要荒芜。”当谈及战争、疫情和灾难等人类危机时,他强调终极的答案握在每个人的手里。“面对逆境,救赎在于我们自己,而不是神话中的救世主或君王。”

雪漠坚信,文学的真正价值不在于作家追求短暂的名声或物质利益,而是为人类的真、善、美找到一方净土,为每位读者的心灵提供一座庇护所。他表示:“尽管当今的文学世界看似繁荣,但真正有深度的佳作却不多。文学的诸种形态还在,但其深层的精神却渐行渐远。我们必须追寻并重拾那份遗失的文学精神,忘却的文化精髓。”

当被问及其作品中的故事是否受现实生活启发时,雪漠坦言,很多人物角色和情节均取材于真实事件,有些细节描述甚至直接是他的亲身经历。“他们经历的我都经历过;他们面对的我也面对过;他们战胜的我亦同样战胜过。”

雪漠透露,他的写作经验并非来自学院的传统训练,而是源于他长久以来的文学梦。他渴望用文字捕捉农业文明的最后掠影。这种独特的写作视角为《大漠祭》注入了鲜明的个性。他曾在直播间分享说:“没有其他作家会像我这样创作《大漠祭》,因为很多人认为这种写法不符合常规。但我只听从我内心的声音,真实地展现西部农民的日常生活与精神情感。文学目的决定了表达方式,我的文学追求则塑造了我的创作风格。所以,我的作品会迸发出一股持久的精神力量。”

 

 

那么,文学如何产生精神力量呢?在与汉学家Martina的对话中,雪漠将其“非学院派”的文学修炼归纳为五个阶段:专注力训练、超越自我、天人合一、爱的实践以及智慧的升级。

“第一,专注力训练。首先让心属于自己,不被世界所左右、所诱惑,做自己心的主人。这种训练完成之后,心就定下来了,就不会做“墙头草”,随风而动了。第二,超越自我,就是破除执著,破除二元对立,消除自己的成见、痛苦、烦恼、焦虑等,打碎小我,达到无我。第三,实现天人合一,就是我与自然一体,天地与我同根,进入庄子所说的“齐物论”境界。第四,爱的实践,无条件地爱众生,如同母亲自然爱孩子,孩子天生爱母亲一般,此时巨大的内心力量会生起。第五,智慧的升级,包括真俗二谛的智慧训练,借此提升对宇宙万物的终极认知和审美。”

雪漠强调,只有完成了这五个阶段的训练,真心生起妙用之后,爱与智慧才能从灵魂中流淌出来。这时候,世界需要什么,灵魂就能流出什么。像《大漠祭》《白虎关》《西夏咒》《娑萨朗》《老子的心事》《佛陀的智慧》等作品,都是真心的妙用,亦是智慧境界的一种呈现。

 

 

此外,《雪漠小说精选》的德文译者Carina分享了她在翻译过程中的心得体会。通过剖析《豺狗子》的故事,Carina聚焦两位女主角莹儿和兰兰的精神蜕变。这对姑嫂长期受贫穷与换亲制度的束缚,婚姻与命运一波三折,但都展现出对命运的反抗。在广袤的沙漠中,面临重重难关,但两位女主险象环生,成功出逃,彰显了女性的坚韧与独立精神。

兰兰在故事中表现得极为务实,她对自己的社会地位有着深刻的认知,并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困窘的局面。而莹儿虽初显依赖,但随着故事的发展,逐渐展现出独立的人格。Carina特别指出,故事中的公驼在某种程度上象征了传统男性的刻板印象,创造了一个有趣的角色逆转。

当座谈会进入尾声,在场的一位女教授因雪漠略带西部口音的普通话略表困惑,误以为雪漠的母语并非中文。对此,雪漠幽默地回答道:“我的母语是心灵的语言。我一直用心与世界对话,而汉语只是表达的一种方式。歌声、绘画和书法都是我心灵的翻译。我能感同身受所有人的痛苦,无论历史角色还是现实人物,无论是以色列人还是巴勒斯坦人,我都能感受他们的悲伤与痛苦。我总是在别人的故事中疼痛我自己。因此,我想用笔为这份爱发声,希望能为世界带去一丝温暖与善意。”

面对如今这个日益冷漠、纷争不断、瘟疫肆虐的世界,我们的文学应当重新回归以精神为核心的传统,滋养甚至转化全人类的灵魂,为社会带来清凉、宽容、安宁与无尽的爱。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