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名家视点 >> 正文

《中华读书报》:《凉州词》——藏武魂于民间日常生活

2020-04-23 08:4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彦瑾 浏览:2611369
内容提要:2020新年伊始,五十七岁的雪漠给暌违五年的文坛带来了他的第八部长篇小说《凉州词》。

《凉州词》:藏武魂于民间日常生活

\陈彦瑾

2020新年伊始,五十七岁的雪漠给暌违五年的文坛带来了他的第八部长篇小说《凉州词》。这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致敬武魂”之作,以四十四万余字的篇幅,徐徐展现了清末民初西部民间武人的日常生活和江湖传奇。小说由创立了大悲门的一代宗师畅高林的临终回忆拉开序幕。随着主人公董利文的神秘出场,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武林之斗、官民之斗、马匪之斗、情仇之斗,如电影画面般一一展现。同时展现的还有:清末凉州武人习武、谋生的日常,哥老会不为人知的秘密,西北马帮的大漠历险,凉州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次武人义举,以及凉州武人如何面对义举英雄齐飞卿、陆富基被清家斩首时无一人营救这个“凉州疼痛”……

由于武林题材,由于“致敬武魂”,这部小说很容易让人想到武侠小说。而在京东网,《凉州词》也入选了武侠小说热卖榜单,榜位仅次于金庸、古龙作品。

展读小说不难发现,《凉州词》的确具有武侠小说的很多元素,比如,一群武林高手(齐飞卿、陆富基、董利文、牛拐爷、山大王等),一种绝世武功(大悲掌),两个门派对峙(开拳场子的牛家和山家,代表正邪两派),高手过招(董利文夜袭牛拐爷,哥老会大爷们在牛拐爷家亮相炫技),江湖恩怨(牛家和山家的世仇),仇杀与复仇(齐飞卿陆富基被杀,董利文千里寻仇杀梅县爷),以及擂台比武(少林和尚在凉州城设擂比武),儿女情长(董利文先后与玲玲、梅眉、菊香的恋情),更有西部武侠常见的桥段:马帮在荒野大漠与沙匪周旋激战——这也是《凉州词》最扣人心弦的精彩章节。

不过,这些元素在雪漠笔下构成的武林世界,离我们熟悉的快意恩仇、诗酒浪漫、潇洒飘逸的士大夫或布尔乔亚式的武侠江湖很远,离粗粝苦难、平凡质朴的西部民间社会和民众生活很近,它的江湖就在凉州城的街头巷尾,它的快意恩仇挥洒在黄沙大漠,它的侠肝义胆藏在一群西部汉子的日常生活中,他们身怀绝技,却和寻常百姓一样,以种地、开店、补锅、贩粪、听差谋生……

因此,如果说《凉州词》是武侠小说,它也是平民的武侠、西部的武侠、现实主义的武侠,它把武侠精神、中华武魂藏在了西部民间的日常生活中。本质上,它和《大漠祭》《野狐岭》等其他小说一样,是雪漠以文学定格一群人的存在,只不过,这群人属于武林中人,并且,雪漠也将自己视为其中一员——雪漠自幼跟随外公习武,曾拜凉州著名拳师贺万义为师,数十年间遍访名师、苦修武术。《凉州词》既是雪漠隐秘悠长的武侠梦的一次宣泄,也是雪漠半生习武生涯的一次厚积薄发,或者说,是作为武林中人的雪漠对武林世界的现实主义书写。

雪漠半生习武,还在十多年间遍访武林名师,采访整理了很多门派的武术精要。

《凉州词》的创作秉持了雪漠二十年未改的文学初心:定格即将消失的存在。如果说,《大漠祭》定格了西北一家农民的存在,《猎原》定格了祁连山下猎人们的存在,《白虎关》定格了大漠农耕文明的最后一抹晚霞,《西夏咒》定格了西部历史上一个个至暗时刻,《野狐岭》定格了丝绸路上的千年驼铃,那么这部长篇新作《凉州词》,雪漠想定格和留住的,是“凉州武人”这个看似寻常却又神秘的群体存在:他们如何谋生,如何练武,怎么拜师,怎么打擂;他们练就了哪些武功绝活,彼此怎么交往,怎么结社,怎么行走江湖,以及他们的疼痛、梦想,他们的修为、境界,他们身上不同常人的精气神,乃至他们经年习武铸就的武之魂魄……所有这些随着一代代武人的离去而消失的存在,被定格在了《凉州词》。这部小说如同从岁月之水冲刷下抢回来的活化石,凝聚着一块土地的经年武魂,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日后,人们想要了解西部民间武人们的生活,就可以从《凉州词》开始。

《凉州词》也以圆成老熟的文风,高水准地保持了雪漠小说惯有的叙事精彩,略举一二:

一是饱满,用青年评论家杨庆祥评价《野狐岭》的比喻说:饱满如蚕豆。雪漠小说从不编造故事,而着力展现深厚宽广的生活,精描细画一个个饱满的细节。他也无需塑造人物,而是让人物活生生走到你眼前。武林高手董利文、牛拐爷、齐飞卿,县官梅树楠和他的妻子徐氏、女儿梅眉,马帮的锅头,沙匪大胡子等人物都栩栩如生,每个人的神情能深深印入你的脑海。

二是有高光。雪漠小说都有令人击节的高光时刻,他擅长在长篇小说的中间或后半部,创造一两个集中展示他所有长项的精彩片段,如聚光灯,瞬间照亮他所有的文学才华。马帮与沙匪激斗的几个章节,雪漠将多种复杂关系并置,故事充满玄机和暗斗——董利文远赴新疆杀了梅树楠,化名随马帮回凉州,却与梅妻徐氏、女儿梅眉同行,不知情的梅眉爱上了杀父仇人,董利文与梅眉暗生情愫,一边暗中调查马帮里通沙匪的内鬼,并带领马帮击退沙匪的一次次袭击——人物、场面、关系、矛盾、爱情、激战……一切都在文学高光的照耀下,生动鲜活起来。

三是深刻。雷达曾说,雪漠在他的小说中,一刻也没有放弃他对存在、对人性、对生死、对灵魂的追问,没有放弃对生命价值和意义的深刻思考。《凉州词》的追问和思考,始于齐飞卿、陆富基被杀时无一人相救这个让凉州人唏嘘了百年的“凉州疼痛”。由此出发,擅长刻画心理、钻探灵魂的雪漠不仅拷问国民性,更洞察人性的复杂和人心的幽微——凉州贤孝《鞭杆记》把梅树楠、李特生脸谱化为贪官污吏,雪漠却写出他们的另一面和他们的无奈;出卖齐飞卿的小人豁子也有他的苦衷和担当,而一心复仇的董利文,他的快意恩仇是否带着一种盲目……对人性与人心的拷问,让雪漠小说具有深刻的复杂性,《凉州词》也不例外。

中国文人自古有文武兼修的传统,像李白、陆游、辛弃疾等文豪,既是大诗人,同时也是武林高手。元·吴莱《寄董与几》诗所描绘的“小榻琴心展,长缨剑胆舒”的文人生活场景,也出现在当代作家雪漠的生活中。《凉州词》让我们看到一个有着“千古文人侠客梦”的雪漠,一个文武双全、剑胆琴心的雪漠,更让我们看到一个二十年初心未改的雪漠,一个文风与气度愈加圆成老熟的雪漠。

刊于《中华读书报》2020422

  相关文章
2012-02-13 21:03
2013-08-27 06:50
2012-01-15 17:36
2013-06-05 17:01
2011-06-08 08:16
2019-12-05 17:43
2013-08-24 07:25
2013-03-08 07:0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