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雷州文化行随想:雷祖——中华文化的践行者之一

2017-12-13 21:1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王军 浏览:3686900
内容提要:前段时间跟随雪师,还有同行的四十多位志愿者一起去考察了雷州文化,感触很深。

 

雷州文化行随想:雷祖——中华文化的践行者之一

\王军

 

前段时间跟随雪师,还有同行的四十多位志愿者一起去考察了雷州文化,感触很深。下面,我就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自己看到的、感觉到的一些东西与大家分享一下。

雪师在《真心》里说过这样一段话:“……每个人对世界的感知都是心的作用,而非世界的本质。拥有什么样的心,就会看见什么样的世界。也就是说,每个人感知的世界都是经过惯有思维处理和过滤的……”

雪师常说,读了书不用就是知识。我读了雪师的《真心》这本书,对上面这段话有感触,希望自己能尝试着体会上述那段话包含的智慧。这,就是本文的缘起。

雷祖的传说是神话。真是神话?

我在百度上找到这么一句话:“…雷州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历史文化底蕴积淀深厚,是粤西地区唯一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是雷州半岛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那做为政治、经济、文化三位一体的中心,它肯定有非常精彩的地方。我们说,任何一个城市要么是政治中心,要么是经济中心,要么是文化中心。要把这三者结合在一起,肯定有它独特的地方。

民间传说中,雷祖陈文玉是一位半神半人式的充满神奇色彩的英雄人物。

史书记载:陈太建年间,古合州城西南五里白院村有一村民,名曰陈洪,以捕猎为生,家中养有一只九耳异犬,每次出猎皆卜犬耳,所捕猎物与犬耳所动相应。一日,九耳齐动,陈氏曰:今必大获矣!便邀其邻居十余人,同往州北之乌仑山。山中荆丛密绕,犬自晨吠至太阳落山,无一兽出。猎人奇之,伐木而视,见犬从地里挖出一大卵。陈氏不知为何物,便抱回家中。次早,乌云密布,雷电交加。陈氏大恐,置卵于庭中,忽然卵为霹雳所开,跳出一男孩,两掌有文,左曰“雷”,右曰“州”。陈氏将男孩禀明州官,官收卵壳寄库,男孩交陈氏养育,取名陈文玉。

按照现代人的观点,这就是神话传说。现代人对世界的认知,至少在我生活的这几十年里,是以西方的科学和文化为主流,而且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广。中国的传统文化面对西方文化的冲击,消失的很快,除了在边远地区和一些宗族祠堂之外,已经很难看见中华文化的踪迹。就现代人的所知所见,人都是母亲生的,谁见过一个大卵被雷电劈了一下后生出来人?即使在古代,甚至更远的年代,也不可能。更神奇的是,左右手还都有字,还偏偏是“雷、州”这两个字。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传说或者史书的记载都是神话,现代人是不能接受雷祖是从卵里生出来的观点的。而且,前面还有个“九只”耳朵的狗捕猎之前,还能占卜当天能捉几只猎物。找到雷祖的“卵”之前占卜的征象是“九耳”齐动。所以说,雷祖的传说是个神话传说。

但是,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未解之谜。稍稍留意一下自然科学的研究成果,比如物理学、医学,你就会知道,我们目前认知到的这个世界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一个部分。我自己长期从事医学工作,人的身体结构给我的感受就是,单是这个肉体的结构和它的运行规律,那可是非常复杂精细易损运行也非常准确的机器。这么巧妙的结构,是谁造出来的?靠什么造出来的?起码现在的科学家是造不出来的,也不能完全解释清楚。

但是,如果从宗教的角度讲,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至少在香巴噶举派中,有的祖师诞生的故事中,有的祖师出生是以卵生的方式。这就不跟我们这些现代科学看到的这些东西一样。

几年前,那时我刚接触香巴噶举文化,见有祖师是卵生这个记录,曾很好奇地问过一位工作近三十年的产科医生。我问在她的工作生涯中,有没有见过外面包了一层膜的胎儿?她惊奇地问我,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呢?我说我听说有的胎儿生下来会被一层东西包裹着。她笑着告诉我说,有,我就见过一个。那还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就记得那个胎儿是剖宫产的方式出生的。当时,我们切开母亲的子宫取胎儿的时候,发现那个胎儿是被一层很厚的白膜包裹着的,用手撕不开,只能用剪刀剪开,那层膜很结实。她当时对这个现象只是感慨“我也见到了一个”,因为她在医学文献中知道,西医对这个现象的解释是“胎膜被感染增厚造成的”。从这里可以推断,至少其他的医务工作者也见过类似的现象,还写成了学术文章。

从这一点来说,有卵包裹的胎儿是存在着的吧?当然,对这一现象的解释,西医有西医的视角,宗教有宗教的解释。我又问那个胎儿后来的情况怎么样了,她说,她当时也就是好奇她自己“也见到了一个”这样的情况,孩子生出来以后的情况正常,后来按照正常程序就出院了,之后也就没再继续关注了,因为这不是她们关注的东西,谁还管出院以后呀!但是,她的脸上至少表现出了发现特殊现象之后再加以描述的那种表情。

同样的问题,我又问过另外一个同龄的产科医生,她告诉我的是,见过几个被一层膜包裹着的胎儿,那层膜比较薄,用手轻轻一撕就开了,没什么稀奇的。我问她,这种现象多吗?她说不多,一年也见不到几个,甚至很多医生几年也见不到一个。

这两位医生都是我的同事,都有产科工作近三十年的经历了,能说胎儿以“卵生”方式出生是神话吗?恐怕不能吧?而且,我只是一时兴起因为好奇随意问了两位同事。如果多问一些相关职业的从业者,多找些医学资料文献呢?(待续)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2-03-06 18:39
2012-03-08 10:55
2015-07-27 16:10
2014-05-25 03:56
2015-11-13 15:10
2018-03-29 15:41
2015-11-09 16:29
2014-10-07 06:5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