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揭秘《野狐岭》 >> 正文

一个梦境——读《野狐岭》第一会

2015-01-06 07:5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雷贻婷 浏览:27108556

一个梦境

\雷贻婷

这篇文字来源于一个梦。我想一生都将这个梦铭记在心里,作为警醒我的警钟。

梦中,我身患了绝症。而梦中的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又顺其自然。好像没有什么疑问和怨言。洗澡时看着自己消瘦病态的身体,我非常的恐惧。我好像得了一种能让血液凝固的病,当它凝固的那一刻,血管爆出,凝固的血透过凹凸的血管看得非常清楚。我记得在梦中,我不断的用手揉搓血管,希望可以受热之后让血液流通。我也知道我是在和死神抗争,我怎么可能对抗得了死亡?梦中的我已经进入弥留之际。我望着梦中的父母,我好像可以读懂他们的心,他们看着随时会离开的我,心痛到极点。他们多想我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继续留在他们身边,但是此时他们要面临的是我随时可能会离开。还记得在梦中,我看到大家,你们都健康的做事、生活。而此时的我,心中充满了羡慕。我多想能正常的多活几天,同大家一起跟随着雪师。因为未来那么美好,而我却看不到了。

后来,我突然惊醒了。醒来的那一刻,我想到了一个人,心印法师。我突然理解了当时的她很多感受。而那时的我根本不能体会到的。因为我总是站在一个健康人的角度去看待她这个病人,所以我只是用我以为的理解和关怀去对待她。当梦中的我真的得了绝症时,我才真正的懂得她那个时候看世界的感受。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羡慕健康的人。如此的羡慕,如此的珍惜生命、如此的单纯、如此的想要一个奇迹发生。但是她又明明知道,奇迹不可能发生。所以作为一个健康人,无论怎样对她都是是一个最大的刺激。我终于对她有了更深的理解,好像她的一切都是那么可以被理解。她多么想像我们一样健康活泼地跟随雪师,去学习、成长。我现在也明白,哭并不难过。最难过的是连哭的勇气都没有,哭证明我们的人生还在向未来延伸,还有希望。哭只是一个情感的宣泄,当命运连宣泄之后重生的机会都不给你的时候,你恐怕真的哭不出来了。

这个梦,让我醒来之后是如此的感恩。原来只是一个梦,它还不是事实。我的父母醒来看到的我,是个拥有着健康生命,还可以陪伴着他们的我。我还可以像大家一样,快乐正常的跟随雪师成长。我还有未来那么多未面临的风景。我的命运还可以改变。这是新年的第一个梦,我非常感恩。我相信信仰的力量,我也相信信仰的神奇。我知道这个梦为何会发生,我也知道如何理解这个梦。

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是《幽魂,他们为什么要自述?》,其实同样是叩问命运的声音。人在死亡之后对生命重新的审视和思考。其实一生回过头,值得你留恋和思考的事情非常少。因为面对死亡,很多事情你根本就不在乎了。在这个梦中我只在乎是否可以延长生命,是否可以让身体健康,其它的我根本想不到。一些人与人之间的恩怨,你所受到的不公平与委屈,我想你根本不会想到吧。恐怕那个时候牵挂你的只有爱了。对父母的牵挂,对朋友的留恋,等等。那些个让你健康时烦恼的人和事,我想每个人在死后都不一定那么在意了。我一定不会在意,但是《野狐岭》中的人与动物在灵魂自述中,似乎还会对一些恩怨有些执著。或许那就是他们没有信仰的缘故。但是在他们灵魂自述的过程中,生前发生的种种在自述中已经变了味道了,因为他们过了当时的情绪以后,可以平静的看待过往发生的种种。在我看来,这些灵魂的自述过程其实也是他们生命升华的过程。透过他们的自述,我们看到了那么多人生的缩影。这些缩影总有些会映射在我们身上。如果我们也是一个幽魂,你会做怎么样的自述?我想当我是个幽魂的时候,我希望我回忆的人生是精彩的,充满考验与奋斗的。可以有悲欢离合,但我看重的是我如何演绎。人生就是个舞台,总有谢幕的时候。雪师曾说,每个人谢幕的方式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他演绎的这个过程。有很多历史人物,谢幕的方式并不完美。但是无论怎样的不完美,都不影响他演绎过程的精彩。我特别钦佩程婴,那个养育赵氏孤儿的程婴。他以自杀结尾,但是两千年后的今天,世人依然记得他,通过各种方式缅怀他、传播他的精神。

我们这一生,如果可以创造出这样一种可以被流传的价值,真的是非常好的。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演绎好这一生,不留遗憾。升华自己,完善自己。这个过程本身已经足够。有一天我看席琳迪翁的演出,一场她在拉斯维加斯的演唱会,现场演唱《我心永恒》。她的音乐不仅仅是声音,而是一种气场,一种可以震慑我的气场。这种气场的形成是需要生命的体验与升华的。看她的演出,我看到了一种力量与美。那种力量是内心的强大与饱满。那种美是气质的沉淀与流露。我想艺术的价值就在这里吧,你在欣赏的同时可以震慑到自己,并影响自己。以前我以为价值是需要你无私的奉献的。去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但是我觉得首先我先完善了自己,因为你再演绎自己的过程中,就会被需要影响的人注意,就会影响能够被影响的人。我想这种影响是非常有力量的,因为对方被影响的前提是被你征服。这种才是大影响。其实席琳迪翁没有在过高的境界上去展示自己,而仅仅是在音乐艺术上展现了她的魅力和价值。但是她却影响了我有这样的思维。雪师也是这样的,他只想完善自己。如果我们想要如他一样,就可以像他一样去实现那样的升华。仅此而已。

《野狐岭》中的幽魂,他们都演绎了自己的一生。我们从中看到了很多个影子,各种形态、各种性格。他们自述的内容正是他们演绎的内容。人所展示的也正是自己。你想展示怎样的自己?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09-06 08:38
2014-07-24 03:36
2014-12-09 11:18
2015-03-13 15:40
2014-10-31 04:28
2015-03-16 09:28
2014-08-02 09:26
2014-07-27 08:3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