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揭秘《野狐岭》 >> 正文

《野狐岭》之“野”

2014-08-04 07:0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加真 浏览:29828565
内容提要:只是这野,非是我们这些受限于心,或受限于身的凡夫,所能体会的。那是大静里的大自在,大动中的大功用。

《野狐岭》之“野”

文\加真

你定然知道,火山为啥要喷发?憋着难受。是的,这是废话。

没错,是憋了很久了。要知道,所有的冲动都是有原因的。你不见书通篇里唤了多少次因果率,那是真理,不唤不行。你没见过,有多少僧人也是靠讲因果,混饭吃的。当然,不是说,讲这个不好,可不能光讲这个,你得讲点其他的。不能老是调情,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注意点言辞,不能太低俗了)(好吧。此时我是该多羡慕,有个作家身份啊,套上角色,想说啥说啥)

,要不,我也套上个身份,说点实质性的。啥身份呢?作家当不了,只能是读者了。可你要知道,在读这书的过程中,很多时候,我成了那作者。(扯吧你,人家啥境界,你啥境界?)(不信?拉倒。)

对了,这书叫《野狐岭》。你信不信,我看了没几页时,我就准备,要喷出这篇文章,没错,还得用“喷”字。并且早就定好这个题目“野”。可以说那时的“激动”一点不比现在通读后要少,想来甚至那会儿还要涨得慌。所以,我现在急得慌,怕这点激动,风一吹就无常了,像过了哺乳期的乳房蔫了,那就甘露枯竭了。(还甘露呢?我看你喷到现在都是泔水,你自己不嫌臭?)(急啥,就算火山喷的,都是有害物质?里面不是还有有用的矿物质嘛!凡事,看你怎么看)

现在正式开始,危襟正坐,道岸貌然,穿上“读者”戏服。升堂啦。(此处应有“威武”之声)(还威武呢?“道岸貌然”这词都用得出来,还用在自己身上,我看你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下辈子也难成作家)(按你说,美食家,非得是厨子?)(就你,还美食家?饭桶差不多,讲你的废话吧。)”

关于《野狐岭》故事的大概,很多地方都有介绍。书,面世不久,却已有很多评论,里面不乏一些“大家”的评论。此书,在文学上的价值,我估算不来,我想,只有自己认为有价值,那才硬道理,那红得不行的《红楼梦》,我也只能读出我自己的世界。在我看来,在哲思上,这书有着让人如同盲人摸象般的迷离和浩瀚。这并非马屁之辞。从一些读者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的所见相去甚远。这里,例举两点,可见浩瀚之一斑。一评论说,这是骆驼的百科全书;另有一评,这文字中有法化报三身的圆融显现。这俩风马牛不相及的评论,确是出自同一本书后的感观,他们都对,都看到自己看到世界。只是有时,不得不感慨,一个想法便是一个时空,于是,这人间,何止六道共舞?

之于这书,我想象着,这么一个画面。作者气定神闲地摊开一卷宣纸,酿了思,研了墨,取了彩,挥毫而下。随着那一点一滴的渗开,似写似画地交织着那五颜六色,有心似无形,无形却有意。便开展出一幅既如国画写意,又有油画浑实的卷轴。

说抽象,那爱恨情仇,贪嗔痴怨,恐非身临其境所能形容,很多时候,那角色早已成了你,应该说你早成了那角色。那从文字中蹦出的心跳律动,像大火遇着易燃物一样,将你吞噬得毫不留情,纵然石头,也定通红。当初看《罪与罚》时,有些类似的感觉,但纵然人性相通,那内心的隔阂和难以舒展,如同被扔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多少有些感应障碍。可这关于大漠的世界,东方的习俗。因时代的变迁,虽未有亲历,却会有着耳濡目染的通透。总之,面对那书中一个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有着一种视如己出的动容,当然这多是指心理。偶尔,它也会悄无声息地渗进血肉,蔓延至肉体。无疑,做为文学而言,这效果是衡量好作品的非常重要标准之一。

可若要力求,那些角色如电影画面中所呈现,那般轮廓鲜明,五官清晰。除了“大嘴”的大嘴,你甚至琢磨不清一双珠子是黑,或褐的眼睛。甚至,他们时而有相同的语气,时而有相若的境界,时而都有些过来者的超然。这可以理解成,近似于一种,殊途同归后的一般见识。可终归他们又有各陷自个儿命运的迥异,而扭动着不同的形态,从而焕着出不同的色彩。

如同作者讲的,那些个被采访者,本就是一团团情绪,一团团气,一团团能量。只是当被设在一种特定的游戏情节中时,他们才有一种固态的声色。若由有这些看似支离破碎的片段,细而揣摩,那丰满程度,便有了相当的想象空间。

在由作者一心而幻化出的混沌世界中,交织着一些不同的心率脉动,而每一条心率线路,又震荡出不同的思维时空。那混沌里的鬼魂,那鬼魂前世的人身或畜生,及他们承载的声色情感,正是这无穷浩瀚虚空所承载的缤纷之色。如是,我看到的岂止是骆驼的百科全书,它更可能是,有情众生的百科全书。此外,我更是着眼于一个角色,那便是作者,他该是游离于有情众生之外的圣者。这个角色自然承担着,无中生有,而又万法归一的功能。关于这点,我非常赞同那法化报三身的说法。但又怕这太教条化的文字碍了那本有功能的舒展,及对舒展后的美感。可无论用啥表达,重要的是功能本身,就像,此时即便我多声嘶力竭,恐怕也叫喊不出一两分,此书对内心的撩拨与震动。

关于此书的意旨与向导,想来该是,如众评论的“慈悲教导”,四字稍可粗略概括。慈悲教导,但凡圣者,大多有此发心。可依何发心?心力如何?其二者根源是什么,这便是此书给我最大的启发和视角。

如前所说,一开始看此书,我便被一股力量共振着。说不清,是体内本有潜在而受文字诱发的,还是本自没有而受磁化的。那力量并非来自故事情节的跌宕,或者角色心思的起伏。若勉强名之,那便是文字的频率,及频率所震荡出的气息。总之,它一路激荡着我,如热浪般滚滚而来,读时,恍若每个毛孔都舒张着,有时像要进来,有时像要出去,不能自抑。人说,看好书,会手不释卷,说实话,我却早早想把它翻完,当初那涨着的力量,却有着种不吐不快的忍受,可别说,现在回味来,那忍受也算淋漓尽致,或也沾着“享受”的边。所幸,正如此刻的动与静,那一路的动荡之余,也有着可安心的静处。没错,我在书中,正是看到了大动与大静。那力量,也便正是,这大动与大静的结合。也不能说结合,因为,一说结合,便容易让人误会是两个东西。其实不是,它既是一,也是二,也可以既不是一也不是二。这有点类纸与墨关系,总之是说不清。这么个东西,能意会就好。那到底是什么力量?

野。

不是开玩笑,真是这个“野”字。反正我是看到它贯穿了始终,搅得我最厉害的也是这。若问哪里野?我会回答:哪里不野?是的,每个角色,每句话,甚至每个字,我都觉得呼之欲出,不对,不呼而自出。这让我想起,那被上帝吹了口气的泥人,任你冲刷千万,变化万千,仍有上帝的味道。这野,也使我想起,作者另一本书中的那只苍狼,它身上也就有这味。想来还不只是苍狼,那黑歌手,那黑将军等等,综合计来,但凡出自作者之手的都无不渗着这气息。但这次,野狐岭,是因其名字而更彰显?抑或,是我自身的无常之变?怎么会每个字都散发出这味?

难以分晓了。总之,野,非常野,纯粹同一的野。若说呈现,那野,是骆驼间的战斗吗?骆驼下种时?木鱼妹与马在波的情欲?是杀手想象着如何剔骨刮肉?用刑?屠杀?还是其它?都是,也不全是。野,非单是指野蛮,温柔的也野,想想,那温柔也有着莫大的力量,有时还能杀人呢。所以,确切地说,它是野蛮和温柔背后的那股原始之力,它是承载体。由此而论,野蛮血腥也好,温柔文明也罢,都是野的一种呈现,同时也都不足以说明野。它,应该藏在二元世界的背后,不论善恶,喜悲,正邪等等。或动,或静,它也都在。它是生命本能所散发出的一种证明生命存在的生机体现。那气息,甚至在于那眉目的一仰一抑,乃至神色的一明,或一暗,同时也在举手投足间不时地发散着。这如像黑匣子般不断辐射出生命的信号,该如何去具体呈现呢?

看来,人之大悲,不只是,在于有身。有时也在于有文。不如这样,暂且将“野”换个词,生命力。这样兴许比较容易理解。好比,苍蝇也有生命力,骆驼也有生命力,人也有,只是他们分属不同能量级别的。别说物种不同,就算同样是人,也有不同。有的成了佛陀,有的成了战争犯。当然这个比喻也不十分恰当,刚说了,那生命力本身不具善恶属性,它或有能量的强弱之别。只不过,这力量,也可依靠因果定律,通过善恶的运作,得到相应的加强,或减弱。我们也正是在那如磨盘般的轮回里,一次又一次碾碎中,重获得此报,此身。只不知,比上一次强了,还是弱了。其实,莫说一次次轮回,就是每一念,都有强弱之别。

言归此书,先看作者。若是有些许了解作者的经历与故事,一说这生命力,或者“野”,我想或许立马就会有想象而同此感受。但即便不了解,看看此书,那站在山巅信手拈来的格局,及深入心魂任意驰骋的细节。便可见那生命力,之广博,之深邃。

那格局源于作者的修行境界见地,这么说,恐怕是在诋毁了,因为他已然没有这种概念了。所幸,如他所说,当他是作家时,就需要作家的话语体系,没错,这诋毁背后有个话语体系的理由可以搪塞。可以想象,一个博士生导师,要去教幼儿园的小孩,他只能用小孩能懂的语言。那么,这导师的立足点所决定的格局,已不能单单用气势恢宏来形容了,或可称之,如如不动更为妥帖,当然有了这如如不动,面对小孩和土匪想必都一样。这也顺便,可以稍可以解释一下前头说的那个大静。

那么书中的格局如何体现呢?你看他,邀几个鬼魂做做朋友,聊聊天。一般作家,连人都看不透,更别说鬼了。说实话,这书之所以了不起的地方,依我看,便是作者将一些宗教性话语体系,用文学艺术化表达出来。让很多人去思考起,那些或许本来就存在而未被认知到的世界。这在当前的世界,尤其我们中国,是非常必要而急切的。因为我们错过了太多课程。这也是,作者一贯而来,针对当前世界所用的特有的应机之便。因此,时代也将正反哺他以特有的位置。这发心与行为,自然是他生命力的体现之一,或许也是其生命力增强的原因之一。

话回格局。站在山巅,固然清晰,可众生在灯火人间呢,吃着油盐酱醋,说着家长里短,没法代言。那就邀几个鬼,鬼是过来人,人是过来鬼,都一样。鬼的回忆,很好地诠释了,生命只是回忆,这理。文章中那些鬼,没有一个是鬼话连篇,而且都有着,极尽真诚的态度,这也侧面印证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都已死了。所以通篇的真诚,哪怕仍旧恨也好,爱也好,都显得极致的可爱。这点也无疑是作者本身人格的佐证,同时,我也看到真诚背后的一种大无畏的气势,这气势又恰好是一个直观的角度,尽情地诠释着这生命力。他们真诚的程度,有时让我错觉,真善美,真善美,其实中间可以少个善,由真直接跳级到美。当然,这是玩笑,真善美的标准和程度其实因人而异,如同书中的他们,各有活着的理由和动力,即便同样经过死亡的洗礼后,他们仍旧有着各自的形态。那作者看到的,不同色彩的能量团,便是生前原来不同的情绪执著。但他们近乎透明的真诚表述,让鬼话连篇,近乎成了佛话连篇。也正是这样,他们以鬼魂的身份巧妙又合情合理演绎着作者赋予他们的觉性,这也无疑成了构建格局很重要的支撑。

当然,这些并不是书的格局的全部,更不是作者本身的格局的全部。就书而言,还有个大格局,那便是象征轮回的磨盘,及象征解脱的木鱼令。在两者间又画了个野狐岭这游戏场,这里酣畅淋漓且赤裸裸地集中展现了人性及兽性的几乎所有。显然这本书,本也就是个游戏场,在里面,有的玩出了解脱,有的玩着堕落,有人向上,有人向下。但不论解脱者,还是堕落者,作者都将其极致鲜活、律动、灵动的生命力,逐个赋予,他们不负众望地逐个尽情演绎。就是这一股股蓬勃的生命力,涌成巨大的浪,并荡成滚滚的潮,从始至终,挟着我,不停冲撞着。

在书中这浪潮是泡着慈悲来着,用“泡”字,虽有大小不妥之嫌,可将这生命力,比作水,是有些恰当的。因为放啥进去,都行。要是它泡了罪恶,那如浪潮的愚痴罪恶,显然也是非常强大的。书中的生命力,自然属于作者。可同时也不难看出,这力量本就发自人类这群体本身,确切地说,应该是所有生灵。若要用一句稍恰当的话,来概括在书中作者的格局。那就是,作者试图将这涌动的生命力,激起所有生灵的本有生命力,并力导,那些生命力延伸至更伟大的可能。这格局,便是此书也是作者的生命力的重要呈现。这话相当拗口,但只要拿起书,并依从着这关于生命力的引示,定能有所感应。只那语气,那细节,哪怕只言片语,都无不喷发出生命的蓬勃,又若幸运,或能见其壮阔。

原先,说了格局,自然打算要说细节。可关于细节,我现在只想就用一句话,应该说一幅画,来描述下自己的大体感受。这话的色彩,也可视作生命力在另一角度的诠释,当然需要去细斟酌,慢揣摩。要说细节,却又突然戛然而止,意欲何为?莫非刻意模仿?确实,书到尾处,结束得些许匆忙,以作者自己的解释,希望各读者自己续上,自己也成为书的作者。显然,这无非是说,你看到的书,已经是你的世界了,已不再专属于他,这似乎有点,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味道。没错,路是自己的路,生命终究要以自己的体会而终至自我觉醒。我们暂借作者的立意,虽未如他般到达峰巅,却也登上了稍稍远离世间的旮旯角落,以此视角,也便可稍稍俯视了红尘,至于接下来怎么走?那自然是各自的事了。

差点忘了,那句话,是一句诗:大漠飞沙迷落日,荒原驻马听飞歌。

关于生命力,还有很多的感慨,也有很多的要说。我想无论谁的生命,本身就在诠释这东西,也终究会去了透它的终极意义。而这通篇的胡诌,亦是生命力本身的功用。

行将结束的时候,我还是更愿意将之称回为,野。至此,也不妨将其稍稍尝试着做些定义,它可以称之为动能。甚至有时在想,它,应该是生命的第一动能。虽然在佛教中,并没有第一因之说,没有之说,也可能是说不清。或许明白了,不说也明白。这次震撼我的,当然不是什么定义,而是一种,只能用生命去感受到的力量,石头自然是感受不到。有时,蚂蚁的生命力,也能感动人。但那无法说是震撼。震撼自然有他的道理,我想我身上有这样的渴望。

渴望那股,野。那股力量,我想,纵然不通过文字,不写成书,甚至也能通过发须辐射至虚空,灌满三界,更别说,那一眸深望。是的,这就像,三峡水库里积聚的水,纵然风平浪静,你也能想象出,那种一泄千里的奔腾之势。对,这时它是静态时的势能,这也勉强圆了,先前说的大动大静。很难说,我看到的这大动大静,是否是恍惚之觉,反正看到啥,算啥吧。正如,那如画如梦的书,那似人似鬼的存在,你看到啥,也算啥。

野,该是要贯穿着我们的始终的,从出发,到而今在路上,及终将要回归的本初,这一圈圈地跑着,若无它,恐怕是要哑火的。某些层面而言,也或许正因为有了它,我们才开始跑着,并不厌其烦地一圈圈跑着。反正不论啥原因,总是已经跑来了,来之安之,之余,势必要想想怎么回去,现在个人看来,若要回归这浩瀚的宇宙,渺渺虚空,恐怕非此野,不行?你看口含三界的金刚,那得多大的力量啊,这野,可谓是要信而仰之,并时而习之。我们修行的本质,在另一层面,也无非是时开发我们生命中,极致可能的野。

只是这野,非是我们这些受限于心,或受限于身的凡夫,所能体会的。那是大静里的大自在,大动中的大功用。瞧他。

低头望望手里的一颗微尘,那微尘,便是我们的宇宙了。

没错,这便是书中,最打动我的,那个“野”。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6-02-05 10:47
2014-09-06 08:38
2016-05-10 14:13
2014-08-02 09:26
2014-08-06 19:46
2015-04-26 08:02
2014-10-31 04:28
2014-10-24 08:0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