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世外山水——暮光中的风马旗(3)

2014-07-02 06:4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36618317
内容提要:看看,连生火都要注意分寸,不可贪得无厌,更何况别的事。

世外山水——暮光中的风马旗(3

    

恍若海底

透不进星光

游过

寂寞的鱼

静默

站在你的天边

触摸你的每一缕

气息

刺骨的不是离别

是回忆

那么

还有什么

古佛,青灯,梵文的经卷

于是,收起眼帘

诵五百年《金刚经》

不求成佛

只为下一世与你擦肩

写以上文字时,我恍若看到一个背影,在青藏高原上匍匐,一步步虔诚,那是我吗?也许不是,也许是。

藏地充满了太多浓烈的色彩,每一种都绚烂到极致,或神秘、或古老、或原始、或怪诞,不淋漓尽致,不罢休。所以,在藏地的第一晚,我做了一个神秘、怪诞的梦,梦中尽是浓烈的颜色,尽是翻飞的旗帜,尽是鬼脸和白骨,尽是黑云和烈火……梦醒后的我,怅然若失,梦中的感觉仍在现实中延续,可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细节。

在高原上,太阳一落山,寒冷便如潮水般淹没天地。尤其夜里,人好似睡在冰窖中。凌晨五点起床时,总比别处艰难些。这时,寒冷仍渗透着每一缕空气。睁开眼,高高的屋顶,模糊而冷酷。我像个沉睡了百年的老人一样,哆嗦着穿好衣服。

想想岭南的天气,想想那炎热与潮湿,真觉得是上一世的事。几千公里的距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一头,温婉清秀,每一日都浅浅地,悠然自在,生活仿佛是一杯清透的茶;而这一头,高远辽阔,每一眼都刻骨铭心,寂寞跋涉,人生已变为一碗浓烈的酒。

行走在青藏高原,总觉得自己坚毅又孤独,脸上满是风霜,心里已刻出深深的皱纹。

窗外的天,渐渐开始亮了。我走出屋子,推开院门,眼前顿时豁然。深蓝色的天幕下,一片寂静的风景,骤然撞入我眼中。门前,是一片平整的庄稼地,在这样的山区,显得很恬静,如一湾幽水。几步远的地方,巨山拔地而起,连绵不绝,从山底到山顶长满了树木,密密麻麻一片。另一方的远山,还看不清楚,仅是一片深色的轮廓,遥远间平添几分梦幻。周围寂静一片,只有河水流淌的声音和山间的鸟叫,它们反而衬得这世界更静了。

我深深地呼吸,希望用这凛冽的空气,清洗自己仍疲惫的身体。转瞬间,天又亮了些许,远处的山腰里,闪烁出一抹亮色,那是寺院的金顶。昨夜太黑,莽莽撞撞就进入了这里,什么也没有看见。此时再看,感觉已是大不一样。

门前的小路上,出现了三三两两的藏族小孩,他们背着书包,疑惑地看我一眼,然后低头匆匆走过。这大山深处的地域,古老又原始,没有经过旅游开发,很少出现我这样的外来人,所以他们才疑惑吧。

 

 

因为靠近山林,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大院子里堆满了柴禾。我顺手捡了点树皮和树技,到小院子里生火。小院子里有个小火炉,昨夜房东正是在这给我们烧水。

在城市里,做饭不是用天然气便是用电磁炉。尤其在南方,没有人家用火炉。所以,我有点想不起,上次用火炉是什么时候。这里火炉的出现,一下让生活原始了很多,使人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本以为,生火是件简单的事。你想,干柴遇到烈火,它还不熊熊燃烧?可是我试了几次,每次除了呛人的浓烟外,一无所获。母亲看我有些狼狈,便上前指导几句。她说,慢慢地加柴,留些空间燃烧,别一次加太多。别说,这招还真管用,经她一指点,火终于烧起来了。看看,连生火都要注意分寸,不可贪得无厌,更何况别的事。坐在火炉边,浑身暖洋洋的,脸被烤得发烫,寒意早被驱赶得无影无踪。看着炉里跳动的火苗,我又想起了夜里的梦,还有梦里的火焰,那颜色是那样鲜艳。

吃过早饭,要去河里打水。刚听到这个消息,我还瞠目结舌了一阵子。长这么大,一直是吃自来水,还没有打过水。听说要打水,大家都略感新奇。个个喜气洋洋地提着水桶出发了。

离院子两百米左右的地方,有片茂密的小树林,树林有条小溪,我们吃的正是这小溪里的水。小溪缓缓地流淌,没有任何浪花,清澈极了,恍若透明一般。父亲指着说,那座最远的山后面,有座雪山,这水正是从那雪山上流下的。我棒起溪水喝了一口,冰凉又甘甜,沁人心脾。

 

 

溪边的树林虽小,却很茂密,草地上有很多牛粪,有的还很新鲜。这里有许多老树,一些老树的枝丫已经枯死了,它们奇形怪状地挡在路上,如一只只扭曲变形的手。后来,父亲在一棵树上发现了几朵巨大的蘑菇,这些蘑菇足有锅盖那么大。我连连吃惊,父亲笑着说,这有啥,这里到处是宝贝,还有比这更大的灵芝呢。

提完水,身体微微出汗,伸几个懒腰,舒坦极了。太阳已经爬过山尖,天空通透一片,那蓝色震撼人心。此时,无论是近山还是远山,绿色都一层层荡漾开来,极具层次感。远处,又多了几个闪烁的金顶,那原来是座不小的寺院。

整个上午,我一遍遍在小路上徘徊。身旁经过健壮的藏族汉子,他们的五官非常深刻,脸黝黑坚毅,如同刀削斧劈过的岩石。也会经过手持佛珠,口诵佛号的老人,他们的佛珠都油光发亮,看得出来已有年头。偶尔也会遇到一些藏族姑娘,她们低着头匆匆走过,布满高原红的脸上满是羞涩。

我环顾四周,树林与山峰都静默着,天地无言,一切祥和自然。在这陌生的高原,我却一点也没有陌生感,仿佛已生活了多年。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