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香巴文化 >> 西部文化 >> 正文

智者“瞎贤”

2011-02-24 16:09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王华 浏览:47650997
   他们是一群小人物,生活在中国西北祁连山脚下,时常抱着一把三弦,弹唱着官史之外的民间历史,述说着大漠深处的百姓故事。

    他们又是一个了不起的群体,“双目失明”与“智慧如海”统于一身。据说,他们从来不看日历,只在手掌上掐捏一番,便知道今日时辰吉凶、喜神在何方,结果与日历无出一二,许多时候,甚至能发现日历上的错误。

    近乎神仙的他们,就是弹唱凉州曲艺“贤孝”的“瞎贤”,因其有德有能得此敬称。与中国上个世纪的著名盲人音乐家“瞎子阿炳”一样,他们都是盲艺人,只是前者头顶着河西走廊上的大漠风沙,后者沐浴着太湖之滨的和风细雨。

  “‘瞎贤’和‘阿炳’有着类似的人生叹息,但阿炳更像艺术家,瞎仙则更接近于一种‘智者’。”自小受到凉州贤孝熏陶的甘肃作家雪漠如此评说。

    对于瞎贤之“智”,作家雪漠称,五色会令目盲,五音会令耳聋,外界的浮燥与诱惑总会影响着心灵的宁静,而致使智慧蒙上愚痴的污垢,而盲人因为目不能视,干扰不大,反倒能更接近一种真,他们的心灵中间更容易积淀一种智慧的东西,而且更能感悟到一些有眼睛的人感悟不到的东西。

   当然,这一“感悟”过程并不轻松,颇多艰辛。以前,凉州贤孝是盲人的一种谋生手段。家中出个瞎子,父母最为揪心,总是想方设法延请高明的瞎弦师傅,教授贤孝,讨口饭吃。

    这样的机会也不会光顾每一位盲人,因为能否有资格学习贤孝是需要经过一番严格考核的:第一关,一摸额二摸手三摸脚板,额宽手细脚板硬才能过关。额宽头大者,意味着聪明;手细者有质感,弹三弦时上手很快;脚板硬才能走千家门,吃上百家饭。第二关考听力和悟性。师傅先唱一段,拜师者必须在一定时间内诵读熟背,尔后放声亮嗓,看音质和音色何如。

    瞎贤学艺要比常人付出更多努力,他们主要靠耳听心记,有时候,为避免外界打扰,瞎弦学艺需要呆在地窖中,记熟曲目才能出窖,体味“面壁十年”的辛酸,

   盲艺人宁静的心中产生智慧与知识,经过一代代的积淀,几百年间,凉州贤孝已异常博大内容丰富。  
  
   作为凉州贤孝的主要载体,瞎贤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欺负瞎贤要受到别人的指责。一旦子女不孝或有霸道行为,村中德高望重的老人便请来瞎贤,有针对性地唱一场,“寓教于乐”。

   “盲艺人多是当地公认的智者,他们大多见多识广,通晓古今。我的《大漠祭》在中国引起反响后,在我的家乡知道得最早最详细的是瞎贤,他们向家乡传递着我的所有讯息。”雪漠引用他在《凉州和凉州人》中的表述说,“他们老听广播,无所不知,他们连美国总统的大小诽闻都了如指掌。”
    雪漠的代表作《大漠祭》被认为是中国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小说”,他曾经表示,瞎贤三弦弦音里苍凉的枯黄色,成了他小说的基调之一;瞎贤启蒙着他,许多唱词与记述都成了他小说素材的重要来源之一。(完)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