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雪漠作品 >> 正文

《无死的金刚心》内容概要及主要人物小传

2012-04-25 10:28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古之草,修订:心印法师 浏览:38548244
内容提要:一部可以“成就”你的作品。

《无死的金刚心》内容概要及主要人物小传

49万字,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版

一、内容概要

在多年前的某个重要时刻,我(雪漠)跟一部以识藏形式保存下来的《琼波秘传》相遇了,于是,我在那种“无二无别”的明空证境里,与“雪域玄奘”琼波浪觉进行了一段灵魂的对话,他为我道出了自己如何从凡夫到成为一代圣者的证悟之路及诸多的生命神奇。一段被历史尘封的诸多记忆由此展开……

二十八岁那年,琼波浪觉做出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次选择,“背叛”自己本土的教派——本教,因为他知道本教有很多不究竟的东西,他想寻找永恒,寻找终极意义上的解脱,利益广大众生。虽然在当时,他已成为了本教的法主,拥有不可估量的财富和“资源”,但他最终还是听候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召唤,放下世间所有的一切,毅然去印度和尼泊尔寻找命运中的“奶格玛”。奶格玛是证得无生无灭虹身,证悟究竟智慧的大成就者,也是金刚亥母的真实化现。

琼波浪觉这一选择,激起了诸多该教保守者的仇恨,因而遭到了本教护法神如影随形的“诛杀”,“逆行菩萨”班马朗更是因为没有当上“法王”而一生中都在与琼波浪觉作对。

在去往尼泊尔的路上,琼波浪觉和班马朗遇到了裹风挟雷的雪崩和如“小人”般的狼灾。然而阻止他去印度求法的违缘,这才仅仅是开始。

在尼泊尔的“女神节”上,琼波浪觉遇到了退位的“女神”——莎尔娃蒂,并双双堕入了刻骨铭心的“情网”之中。即便如此,琼波浪觉的心中,仍然在“呼唤”奶格玛,这是他的宿命。他知道,莎尔娃蒂在整个生命中仅仅是“邂逅”,而奶格玛才是终极的“归宿”。但他很珍惜莎尔娃蒂对他的那片真心,她是琼波浪觉红尘中最美的诗意。

莎尔娃蒂象征着世俗中的“美”,奶格玛象征着出世间的“大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琼波浪觉的灵魂就是在世间与出世间中不断纠葛、厮杀和挣扎的。可见,一个人要想超凡入圣要经历何等的残酷考验?但琼波浪觉与莎尔娃蒂相约,等琼波浪觉真正成就之后,他俩便“永恒”地在一起,生生世世。于是,在琼波浪觉寻觅奶格玛的整个历程中,他俩的“情书”都以灵鸽传递着,就是在坚守对这份爱的过程中,他们都升华了自己的灵魂。莎尔娃蒂的“情书”,以一种空行文字的形式保留了下来。我(雪漠)在澄明之境中,读到了那些文字,才知道世上还有如此真挚动人的情感,也体会到人类战胜“情魔”是多么的艰难。

为了心中的那个“梦”,琼波浪觉在巨大的诱惑面前,毅然“舍”下莎尔娃蒂,走向寻觅。琼波浪觉慧剑斩情丝的决定,激怒了莎尔娃蒂的堂弟更香多杰,并招来了超越他想象的报复。

琼波浪觉去印度除了寻找奶格玛和求法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朝圣。他沿着佛陀出生、出家、成道、弘法、涅槃的生命历程之地进行了灵魂意义上的“朝圣”。回顾了佛教在印度诞生、发展、昌盛及衰微的整个历程,用自己的脚步一一见证了整个佛教有兴到衰的发展历史及其深层缘由。这为他究竟证悟之后回到藏地创建香巴噶举法脉而奠定了基础。

伴随他朝圣之路的是灵鸽捎来的莎尔娃蒂的思念和牵挂,以及更香多杰们充满了仇恨的“诅咒”。他们在隐蔽之处设置了祭坛,发出了扼杀琼波浪觉生命的恶咒,想将他置于死地。整个过程中,开始企图诛杀琼波浪觉的生命,随后想让他发疯,继而又用“魔桶”的咒术来腐蚀琼波浪觉的灵魂,想让他彻底放弃信仰。每一次的诛杀和诅咒,莎尔娃蒂都想尽所有的办法去化解,并尽可能地用自己的生命承接一些“咒力”。恶毒的“咒力”和漫长等待的煎熬,如同蚀骨的毒药,加速了岁月对莎尔娃蒂生命的消磨和蚕食。

在鹿野苑的檀香林,琼波浪觉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上师以及命中的“明妃”——司卡史德。司卡史德为了成熟琼波浪觉的心性,对他进行了多次的考验和历练,比如让他跳火坑、骑“疯象”、卖到神庙伺候神妓等。一次次的考验,让琼波浪觉破除了很多修行上的执著,并得到了上师一次次的重要开示。在跟随司卡史德游觅空行胜地,进入空行坛城后,琼波浪觉得到了殊胜的身语意三门甘露,拥有了真正的清净传承。

在琼波浪觉继续沿着佛陀足迹朝圣的路上,他与莎尔娃蒂的情感燃起了越发不可遏制的“大火”,面对莎尔娃蒂汹涌而来的“爱”,琼波浪觉决定受戒。他爱莎尔娃蒂,但他更想追求出世间的利众圆满。于是,他多次往返于藏地与印度,参拜了一百四十多位伟大的大师。但始终没有寻觅到“奶格玛”,“寻觅”成了他一生摆脱不了的“宿命”。

遵循空行母的指示,往印度娑萨朗尸林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寻觅时,琼波浪觉差一点就见着了奶格玛,但因资粮不够,遂生障碍,最终失之交臂。同时,远在山洼里邪恶的“诅咒”仍然没有中断,那些顽固者不仅仅要在肉体上摧残琼波浪觉,更是在精神上、灵魂上进行“诛杀”,想让他变成庸人。

在波吒厘子城,琼波浪觉终于进入了“圣桶”,遇到了美丽的奶格玛,并娶了她。琼波浪觉与奶格玛一起“双修”,生活了二十二年,生了一对儿女。儿女们也在修行,都有十分厉害神通。但是在一次跟夜叉的较量中,儿子被食肉夜叉用恶咒诛杀。经历丧子之痛的过程中,琼波浪觉渐渐发现自己二十多年自以为是的信仰生活的真相。最后,他毅然逃离,重新踏上了寻觅之路。

琼波浪觉最终有没有找到真正的奶格玛?他们如何相遇?这位让琼波浪觉用一生去寻找的上师,给了他什么开示?奶格玛为什么对琼波浪觉一直避而不见?……

千年后的某一天,在我(雪漠)与奶格玛秘密相遇的光明境中,奶格玛为我揭开了所有的谜团。

二、主要人物小传

1)我(雪漠)——小说的记述者、琼波浪觉灵魂对话者及心子,是香巴噶举法脉传承链上的一环。

多年前的某个时刻,与一部以识藏形式保存下来的《琼波秘传》相遇。我以作家的身份记述了琼波浪觉整个的证悟之路,向世界展开了一段被历史尘封的记忆。我打破思维之障碍,灵魂在千年之间的时空中来回穿梭,时而在远古,时而在当今,在澄明之境中窥见了琼波浪觉在印度与尼泊尔的求法之旅。借助于空行文字见证了琼波浪觉与莎尔娃蒂之间来往的“情书”,并用现代的文字记录了下来。我以问答的形式,以琼波浪觉为精神载体,沿着佛陀走过的“路”,借助印度这一“肚脐眼”,综合世界上各大宗教的兴衰和利弊,进行了一定意义上的梳理和研究,对人类的整个灵魂世界做了全面地透析和实践。这种记述形式,又被称为“附体写作”。千年后,“我”也与奶格玛相遇,达到无二无别,成为光明大手印的重要传承者。同时,又结合现代人的心性,与时俱进,经世致用,将香巴噶举的大手印文化以现代的形式传播了开来。

2)琼波浪觉——原本波法主,后放弃“法主”身份皈依佛教,在印度历炼灵魂,证悟真理,是香巴噶举的创立者。

二十八岁时舍去本波教主法位,毅然去往印度求法,依次拜师达一百五十多位,将整个的智慧法脉汇成汪洋大海。在寻觅根本上师奶格玛的过程中,他遭遇了本波护法神近乎一生的“诅咒”,同时,也遭受着来自尼泊尔仇恨者更香多杰们不间断地“诛杀”,光明与黑暗一直在进行着殊死的搏斗,震撼人心!这一切,都在莎尔娃蒂的“情书”中展现无遗。

琼波浪觉在尼泊尔与退位女神莎尔娃蒂相识并相恋,演绎了一段动人的旷世之恋,在爱情这一巨大的“能量”下,两人都实现了各自的升华。他们之间的那种“缠绵”,虽然也有着世俗男女上情感,但更多时候是象征着一个人的灵魂在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之间的较量与挣扎。看似“温柔”的情感,实质上是灵魂的厮杀,也是超越过程中必经的一道“坎”。最终,琼波浪觉实现了超越,但莎尔娃蒂没有等到归来的琼波浪觉,而用自己的生命殉了这段爱情。

在求索和证悟的旅途中,琼波浪觉经受了来自法界中的各种考验,无论是司卡史德,还是奶格玛,都对琼波浪觉进行了种种的“非人”历炼,最终帮助他成熟了心性。在一定程度上,琼波浪觉所谓的“寻觅”并无可寻,因为她们一直都在陪着他,从没离开过他。

3)莎尔娃蒂——尼泊尔退位女神,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深爱着琼波浪觉,在世间法意义上,她是琼波浪觉最大的支持者。

善良、忠诚、聪明、敢担当且有牺牲精神的世间女子。她从女神之位退下来之后,遇到来尼泊尔寻觅的琼波浪觉,一下子就堕入情网。对琼波浪觉的爱成了她活着的理由。她能理解琼波浪觉的寻觅,并竭尽全力地帮助他实现梦想,在财富上给予了他极大的支持。她是琼波浪觉生命中邂逅的一段“诗意”,但并非是寻觅的最终“归宿”。同时,在现实中,漫长等待的煎熬以及用自己的生命承接了仇恨者的“咒力”,莎尔娃蒂在琼波浪觉回来兑现诺言前耗尽了自己的生命。

她给琼波浪觉写了大量的“情书”,都以空行文字的形式保存在于另一时空。这些情书展示了她的心灵历程,琼波浪觉的“爱”滋养了她的灵魂,使之升华,但她最终没有实现超越。她为爱而活,受困于爱,最终殉了爱,但她是琼波浪觉弘法的最大助缘,她那富可敌国的财富最后都成了琼波浪觉的弘法之资。

4)奶格玛——印度光明大手印瑜伽大师,成就无生无死虹身,是琼波浪觉孜孜寻觅的精神载体。

奶格玛是是证得无生无灭虹身,证悟究竟智慧的大成就者,她曾发下大愿,要利益众生。奶格玛一直在等待来自藏地的琼波浪觉。整个虚空法界中,她以种种的形式暗示并帮助着“寻觅”路上的琼波浪觉,一直在陪着他。她一时是金刚亥母的真实化现;一时又是司卡史德;一时又是屠杀猎人;一时又是荒唐的麻风女子。一路上,琼波浪觉所经历的一切人和事,无不是奶格玛的化现,一定意义上,莎尔娃蒂也是她的另一种化现。她以种种的方便,种种的形象,演绎了种种的故事,其实,都是为了成熟琼波浪觉的心性,帮助其证悟真理,成为真正的法器。奶格玛是不可亵渎的一种存在,代表出世间法的一种象征。

5)司卡史德——印度光明大手印瑜伽大师,是琼波浪觉出世间的明妃。

司卡史德六十多岁时遇到根本上师,一夜之间证悟,常以十六岁少女的形象显示于世,是琼波浪觉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位上师。她与香巴噶举具有极深的缘分,与奶格玛是一幅织锦的两个面,本性是一体的。为了成熟琼波浪觉的心性,司卡史德多次让琼波浪觉“娶”她,但琼波浪觉多次错失机缘。于是,她变幻着种种的形象来调伏琼波浪觉的心,对他进行了几近苛刻的“考验”,帮助他消除业障,圆满资粮,最终琼波浪觉明白了胜义“娶”的真正含义。司卡史德还带领琼波浪觉进入空行圣地,经历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历炼,让他俱足了大信心,成熟了他的资粮。不管是从世间法意义上,还是在出世间法意义上来说,司卡史德都担当了重要的角色,帮助琼波浪觉从凡心到圣心的圆满过渡,为他日后回到藏地的弘法奠定了基础。

6)班马朗——原本波教的最大支持者,琼波浪觉的“逆行菩萨”,著名的“佛学家”。

班马朗口才极佳,学识渊博,但嗔恨心、报复心极重,一直视琼波浪觉为“对手”。因为琼波浪觉的“弃暗投明”离开本波,他一生中都发誓和琼波浪觉做对,不管在琼波浪觉去印度求法的途中,还是在藏地弘法的过程中,都是琼波浪觉摆脱不了的“阴影”。他离开本波之后,与琼波浪觉一同去印度求法,因嫉妒琼波浪觉的优秀和成就,处处制造违缘,不管是在藏区,还是在异国他乡,都使尽了浑身本领,与那些出世间法意义上邪恶的“群魔”共同扮演了“诛杀”琼波浪觉的角色。在某些时候,班马朗正是那些邪恶力量实现诅咒的载体。因班马朗勤于口舌,而非在心性上用功,所以,他最后成了著名的“佛学家”,而没有成为证悟的“成就者”。

7)更香多杰——莎尔娃蒂的堂弟,琼波浪觉的另一位“逆行菩萨”。

更香多杰原本很单纯,但由于受到班马朗及仇恨琼波浪觉的其他咒师们的蛊惑,加之他的嗔恨心和报复心极强,也参与了“咒杀”琼波浪觉的勾当。由于琼波浪觉离开了莎尔娃蒂而去寻觅奶格玛,更香多杰认为这是对他整个家族的一大侮辱,于是在尼泊尔伙同他人,对琼波浪觉进行了一番肉体和精神上“暴力劫持”。琼波浪觉离开尼泊尔后,他便开始参与对琼波浪觉的“咒杀”,想将琼波浪觉置于死地,实现独占莎尔娃蒂巨大财富的贪心。他们在山洼里设置祭坛,不同时期、不同程度地对琼波浪觉进行着各种形式的“诛杀”和“诅咒”,在琼波浪觉整个的寻觅过程中,一直没有间断。

 

(古之草编,心印法师修订)

 

附:“雪漠禅坛”现场听讲申请表.doc

●雪漠(XueMo)作品专卖: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雪漠(XueMo)墨宝义卖:http://www.xuemo.cn/list.asp?id=89

 

  相关文章
2012-04-08 15:23
2011-02-21 21:18
2013-04-13 06:38
2012-04-07 16:23
2012-04-07 15:14
2014-07-10 14:39
2011-02-21 21:39
2013-12-13 09:40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