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雪漠作品 >> 正文

《西夏的苍狼》内容概要、人物小传

2012-04-08 14:56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陈彦瑾、古之草(改编) 浏览:41680258

《西夏的苍狼》

28万字,作家出版社2011年版

一、内容概要

作者:陈彦瑾(改编)

相传,黑将军是西部历史上的一位英雄,其英魂千年不散,一直眷顾西部。只是其精魂的载体,必须借苍狼之助,才能生起大力。本书讲的,就是黑将军及其后裔与苍狼的因缘。那苍狼,是藏獒的祖先,它来自远古,兴于西夏,王气十足,神勇无比。据说,那西夏苍狼扑向大宋士兵时,像降临的黑夜一样不可阻挡。

本书中有一个歌手,一个女子。那歌手,一直在寻找他歌中的永恒。那女子,却在寻找苍狼。这两种寻找,在某一天相遇了。于是,便撞击出生命的传奇。……黑喇嘛城堡山的神秘、黑寡子遭雷殛的魔幻、黑歌手寻觅后的超逸、东莞大杂院的世相百态,在本书中皆有精彩展现。书中描写的秘境,更是神奇难测,充满象征,魅力无穷,令人神往。

黑歌手是神秘史诗《娑萨朗》的传人,娑萨朗是凉州人向往的净土。黑歌手是历史上黑水国黑将军的后代。

黑将军死后留下许多传说和秘密。其一是埋在井下的巨大宝藏,其二是娑萨朗秘境。

黑将军的后裔黑喇嘛在黑戈壁修建了城堡山,无数人在此闭关修炼奶格玛瑜伽。黑喇嘛手中有张图,除藏宝之地,还囊括了河西走廊所有古墓。千年来,无数盗墓贼想得到这张图。这张图,黑喇嘛传给了弟子黑歌手。

老山有个香匈寺,寺旁有个月亮潭。传说,谁要是在明月之夜与爱人于子夜时分在潭边发愿,所有心愿都会达成。

千年后,广东东莞樟木头的一个客家女子紫晓,和老公常昊一起来到老山参拜月亮潭。子夜时分,就在紫晓发愿时,传来声声狼嚎。惊惧之际,一阵滚雷似的叫,一道黑影掠过,狼群乍散。

那黑影便是苍狼,它的主人是当地一位老人。

紫晓买下了这匹纯种苍狼。当地人眼里,它只是一条普通的狗。

美貌的紫晓牵着毛白如雪、状若牛犊的苍狼,成了东莞一景。然而,一天散步时,紫晓因为内急离开了一会,出来后,苍狼不见了。

紫晓是教授的女儿,在当地是个名女人。不但因为美,更因为她和常昊的私奔。常昊是温州人,在东莞开了个小店。舞场相识后,常昊以强烈的占有欲打动了自小受父亲严厉管束的紫晓。紫晓把占有当爱,把私奔当自由,和常昊在东莞樟木头的一个大杂院里租了房。两人通宵达旦做爱,看碟片,跳麒麟舞,过着肆无忌惮的生活。

大杂院里住了好些住户:作家灵非,和灵非一起从西部过来的大行,私企美女柳莺,杀鸡为生的老王爷,私企职工玲,还有刁钻古怪的户主蔡奶奶。柳莺甘愿养着伪诗人梁子,玲则和大行好了。

灵非喜欢上了紫晓。紫晓偶尔到灵非屋里聊天,引起常昊嫉妒,对紫晓的控制变本加厉。

紫晓父亲找上门来,暴怒中打了常昊。紫晓却仍选择常昊,父亲惨然离去。

常昊不务正业的混混生活和变态的占有欲渐渐让紫晓失望。月夜,紫晓偷偷逃回家,父亲却将她关在了门外。

几年后,常昊的二哥常兴当上了温州副市长。常家在樟木头为常昊办了隆重的婚礼,又帮他投资餐饮、酒店,渐成气候。

紫晓常去灵非的小屋,两人翻译一本西夏文小书《奶格玛秘传》。奶格玛是古印度瑜伽大师,紫晓外婆一生修炼奶格玛瑜伽,端坐而逝。长大后紫晓也拜师修炼瑜伽,从老师那里得到这本小书。紫晓发现,西夏文原来就是小时候外婆教唱的木鱼歌。紫晓打算把它意译和改写成《奶格玛传》。

常昊事业发达后,渐渐冷落紫晓,甚至把她当作生意场上的玩物。灵非的爱意成了紫晓一时的安慰。两人渐生暧昧,却无实质进展。

大行搞教学用品被人陷害负债三十万。从看守所出来后,为了还债,偷渡到了香港。一天,朋友给他捎话说,有位大佬愿意帮他还债,条件是紫晓的苍狼。大行处心积虑跟踪苍狼,却无从下手。

苍狼失踪后,紫晓找遍当地狗市无果。在朋友帮助下,紫晓找到了苍狼丢失时的录像。录像中出现一个黑衣男子,人狗对视许久,苍狼便跟他走了。

狗市上一个乞丐告诉紫晓,苍狼被拉到了西部,要想找到它,必须先找到西部狗王。

紫晓找到黑歌手时,大行也来到凉州。大行偷苍狼失败,幕后大佬便要他设法弄到黑歌手手上的图。从黑喇嘛另一个弟子油把佬处,大行打听到黑歌手住在莲花寺后的山洼里。大行们试图袭击正在月光下禅修的黑歌手,却被一股神秘力量击倒。

黑歌手向紫晓讲述了自己奇特的身世,以及他对娑萨朗的寻找。黑歌手说,奶格玛传下的瑜伽有两部,一部重智慧,一部重方便,分别传向了雪域和大夏。他吟唱的《娑萨朗》是智慧传承,《奶格玛秘传》也是黑将军传下的伏藏之一;紫晓外婆的木鱼歌是方便传承,随客家人南迁传到了岭南。两个传承各有缺陷,只有当智慧与方便合一时,奶格玛瑜伽才能与时俱进,成为人类共有的财富。那时,娑萨朗将不再是远离人间的幻城,那时,人间无处不是娑萨朗。

紫晓回去后,写下大量对黑歌手言说相思与爱的文字。她和黑歌手之间,却没有发生人们所期待的爱情故事。黑歌手已出离了凡俗的小爱,修成了无欲的大爱。智慧与方便合和的秘密,正是这大爱之力。

紫晓忆起大学在博物馆当讲解员时,曾与黑歌手有过一段交往。那段日子,她仿佛被另一个灵魂附体,被裹挟着走近黑歌手。那一次,黑歌手也是选择放下,选择了大爱。

大行们受大佬指使盗掘了几座西夏古墓。还上欠款后,大行便金盆洗手,皈依了黑歌手,在西部办了苍狼养殖中心。原来,那幕后大佬便是油把佬,他想做奶格玛瑜伽传承人,给黑歌手制造了许多违缘。

灵非写完了他的小说,紫晓的《奶格玛传》却还没完成。她将在后半生里用生命去书写它。

常昊率先向法院递交了离婚状,算是为自己挽回些脸面。紫晓告别过去,告别小爱,和黑歌手一样,去弘扬和传播《娑萨朗》……

 

二、《西夏的苍狼》主要人物小传

作者:古之草(改编)

1)紫晓——女,现代都市白领,客家人,曾居东莞樟木头“大杂院”,常昊的妻子,瑜伽爱好者。

靓丽、时尚、有文化、有品位、有内涵、温柔、浪漫、向往真理,追求自由,爱思索生命的意义。

从小生活在父亲变异的严酷“家教”之下,让她形成了叛逆心理,一直想摆脱父亲压抑的“魔爪”,追求梦想中的快乐和自由,偶然间与温州人常昊相遇,成了混混常昊的妻子。

起初,紫晓将常昊漫天的“追杀”当成了爱情,沉醉了几年,以为这就是“爱”,直到常昊凭借家族官僚势力从一个打工仔发迹到拥有万贯家财的暴发户后,常昊在金钱的诱惑下变得急剧堕落,为了成为房地产“地王”,常昊竟然为了贿赂官员让紫晓为之“打炮”,紫晓逃出了,而这时,紫晓才真正看清常昊的真面目,继而对自由、对快乐、对爱情、对永恒、对生命意义发出了真正的叩问。常昊也因家庭暴力等原因,最终和紫晓分了手,紫晓走向了象征真理的“西部”。

紫晓拥有一只来自西部祁连山的纯种“苍狼”,而后不知不觉间又丢失了,为了寻找“苍狼”,她从东部来到了西部凉州,一路走来,了解了来自西夏的黑将军、黑喇嘛、黑寡子等一系列惊心动魄的神奇故事,让她的心灵发生了另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直到遇到现代“娑萨朗”传人黑歌手,对方那沙尘暴般的气势将她整个的裹挟了,激活了她生命中全部的激情和信仰潜能,让她窥破了虚幻的世界,命运也彻底改变了。

从此之后,黑歌手告诉了紫晓,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和快乐?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什么是真正的永恒和不朽……

2)黑歌手——男,凉州人,《娑萨朗》歌手,光明大手印瑜伽传承者。

神秘、沉默、孤独、宁静、安详、悲天悯人,拥有大爱,证悟之前被称为“狗王”,证悟之后被誉为“歌手”。

黑歌手来自西部凉州,一出生,母亲便因大出血而死亡,与父亲相依为生,从小在“狗堆”里长大,缺少母爱,吃着母狗的奶长大。之后因一变故,开始大肆杀狗,不计其数的狗丧生于他的手下,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只寻崽的流泪的嚎叫母狗,才猛然醒悟,悲心大发而证悟空性。从此由人人敬畏的“狗王”成了《娑萨朗》史诗的“歌手”,从灵魂中唱出了真正的“生命之歌”。

黑歌手自小跟随奶格玛瑜伽重要传承者、被誉为护法神“大黑天”功德化身的土匪“黑喇嘛”修行,一直以来在西部浓厚的氛围熏染下长大,直到成为真正的大手印瑜伽的传人。他一直在寻觅“永恒”,一直以来想将千年传承下来的《娑萨朗》洒向世界,利益众生,成就不朽。直到遇到紫晓,方便和智慧两种瑜伽和合,才真正创造了一段生命的传奇。

黑歌手用自己的生命实践了真理,窥破了虚幻,明白了世界的真相,同时与“白轻衣”的一段灵魂邂逅,更具神奇色彩,如梦如幻,令人神往,诠释了真正的大爱。

3)奶格玛——女,大手印瑜伽师。

印度瑜伽大师,颇具神秘色彩,据说来自北俱芦洲星球的“外星人”,来地球寻找一种能够永恒的光明。

十四岁时,在印度乌鸦节上,感受到无常,便想寻求永恒。于是,一次次地来到地球各个地方寻求永恒。

首先遇到一位书生,问什么是永恒?书生说是爱情,于是提出和她上床做爱,于是奶格玛明白人类所谓的爱情是借助于肉体存在的,如果肉体消失了,那爱情便不永恒。

遇到工力,同样问什么是永恒?工力说事业永恒,比如皇位、长城、阿房宫的存在便是永恒,奶格玛一直追问下去,便没了永恒。于是,问一位创下战功的赫赫将军,那所谓的“立功”般的杀人是罪恶而非永恒。一位老夫子写了很多著作,所谓的“立言”被点燃的油灯毁之一炬,消失无迹,也不是永恒。奶格玛看到“梵天”的衰老,知道这也不是永恒。同样埃及建造的“金字塔”更不是永恒。

当她寻遍整个法界也找不到永恒的时候,这时,遇到金刚持,金刚持告诉了她什么是永恒……

4)黑将军——男,西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将军,光明大手印瑜伽行者,修正极高,慈悲至极。

西部历史上有名的黑水国,在南宋末年,蒙军屠城之际,黑将军饶勇善战,力大千钧,此人修正极高,证得大成就,但慈悲尤甚。当蒙古大军浩浩荡荡破城而来之时,黑水城千千万万的老百姓陷入缺水惨状,为保一方百姓性命,黑将军独当一面,宁愿以自己的生命换取全城百姓的性命,英勇就义。随后,一阵黑风,将整个的黑水城给掩埋了……

据说黑将军生前聚积了八十多车金银和诸多珠宝,在就义之前深藏一井下,黑水城沦陷之后,宝藏图成了千年以来的秘密,同时,也成了诸多盗墓贼争夺的目标之一。

黑将军的神奇有很多版本的据说,有的说是印度护法神大黑天的化身,一场兵灾毁灭了印度的辉煌文化,而大黑天的魂魄便跟随着此文化的精神载体来到了中国西部,黑将军便是精神载体之一。千年来,其大慈大悲的愿力以暗能量的方式流传了下来,一直未断,一直在西部的戈壁滩上游荡着,等待着“苍狼”的真正主人……

5)黑喇嘛——男,西部著名土匪,奶格玛瑜伽重要传承者,黑将军的后裔,创建了西行古道上的“城堡山”。

清末明初,名震一时的“黑喇嘛”,在黑戈壁上创建了一座巨大的城堡,盛极一时,民间传说,黑喇嘛是一个图腾,与马背上的黑獒定格成壮丽的剪影。

黑喇嘛本来自祁连山深处,修证极高,法术高超。随后来到戈壁滩弘法。一夜之间,在西行的戈壁滩上建起来帐篷城,成为河西走廊通往新疆的要道。随后出现了城堡山,后人称为“娑萨朗净土”,同时也引来了真正的纯种苍狼的繁殖。城堡山里大部分人都是奶格玛瑜伽信仰者,他们以修行为主。黑喇嘛对大手印瑜伽的弘扬遍及周边整个河西大地,延伸到了亚洲等国。

由于各种势力的绞杀,城堡山存在时间并不长。一次,很多人在禅修中都遭遇沙匪的疯狂袭击,其中五人被砍杀,随后被当为圣徒火葬,而黑喇嘛化现为大威德金刚降服了沙匪。因为黑喇嘛知道宝藏的秘密,很多人垂涎于那个宝库,加之黑喇嘛的信众越来越多,各种不同利益群体的蜂起,便一起围剿城堡山,最后,在苏联安全部组织的一次斩首行动中,创建的“城堡山”随之消失,黑喇嘛其精神魂魄便在西部大地游荡,等待再一次的崛起。

6黑寡子——男,莲花寺僧人,瑜伽大师,黑将军黑咒法传承者之一,职业是求雨的道人。

黑喇嘛创建的“城堡山”消失之后,黑将军的后裔们都进入了祁连山的老山深处,专心修炼大手印瑜伽。黑寡子便从老山回到红尘,成为西部凉州一位求雨的道人,疯疯癫癫,以自己独有的方式积聚了数千石粮。

千年来,黑水国“娑萨朗”的秘密一直未曾公开,而黑寡子却告诉了松涛寺的石和尚城堡山的故事,因为泄露了不该泄露的秘密,黑寡子被护法神殛死在黑戈壁上。他曾预言,不久以后,会有一人将他口授的这段历史公诸于世。

7白轻衣——女,世间精灵,空行母,以白衣飘逸形象出现,曾与黑歌手有过灵魂交流,曾经是某大学博物馆的女尸标本。

神秘、飘逸、幽灵、比人类更伟大的一种存在,在西方被称为“精灵”。

黑歌手在遇到紫晓之前,也有过一次“艳遇”,就是在净相中与一个自称为白轻衣的精灵相遇,白轻衣很爱黑歌手,在灵魂的交流中,白轻衣希望黑歌手成为真正的纯粹的“娑萨朗”歌手,成为一个人格完美的人,这样,在如此污浊的世界里,黑歌手的存在就是一盏灯。她不希望黑歌手有任何的绯闻,应该拥有大爱,而非世俗之欢。

白轻衣,生前是一位美丽女子,在一次不期而遇中定格为博物馆里的人体标本,但她的灵魂自始至终在寻觅爱情,直到遇到黑歌手才发现了真爱,那是灵魂之间的默契和融合。生前未曾真正爱过的白轻衣,死后成为一个飘荡的灵魂之后才找到了爱,但,她想表达爱的时候却没了载体。她非常执著这份难以寻觅的真爱,便将自己的爱意附着于一个女孩(也就是紫晓)身上,来表达自己对黑歌手那份纯粹的爱情,甚至一再拒绝黑歌手对她的“超度”。但在与黑歌手的灵魂交流中,她超越了自己,将小爱升华为了大爱,最终融入了奶格玛眼泪化现的星宿湖。

8灵非——男,来自西部,东莞某报社记者,著有《奶格玛秘传》。

沉默、孤独,心灵纯净,思考深刻,具有作家的直觉,与书为伴,有远大梦想。

灵非来自西部,在东莞某报社任职,为写报告文学去东莞体验生活,住在樟木头“大杂院”,认识了紫晓、常昊、大行、柳莺等人,与紫晓无话不谈,甚为默契,视为世间法意义上的知己。

通过与紫晓的相识,相知,了解到了现代人的生活状况及心灵需求。因为懂西夏文,所以与紫晓通译及编写《奶格玛秘传》。

紫晓和常昊关系紧张的时候,紫晓总能在灵非那里得到灵魂的慰藉,他与紫晓的交往干净而纯粹,没有丝毫肉欲世俗的成分,同时,两人暧昧的一次亲密接触诠释了人世间最为美妙的爱情觉受。常昊为此而大打“吃醋”。最后,灵非真诚地送紫晓去了“西部”。

9常昊——男,温州人,在东莞打工,随后发迹的“暴发户”,混世虫。紫晓的老公。

精明、爱慕虚荣、混混、没有信仰、没有文化,不爱读书,追逐金钱,善于权术,喜欢“泡妞”。

常昊与紫晓相遇在舞会上,便被紫晓的美貌给迷住了,很快,便占有了紫晓,将“生米做成熟饭”。而急于逃脱父亲“控制”的紫晓,与常昊“私奔”到东莞,很快被常昊所谓的“自由”和“爱情”给迷惑了,又进入了婚姻的“牢笼”之中。常昊用现代的手机编织成“爱”的大网,对紫晓进行变态的“追杀”,在肉体和精神上进行疯狂的占有和控制,让紫晓倍感窒息和压抑。常昊还处处以“杀掉全家”相威胁,防备紫晓的离开,甚至实施暴力。最后,直接导致紫晓的离婚。

常昊依仗当温州副市长的二哥常兴的权势,从一个吃喝玩乐的混混到打工仔,再运用交际权术,一下子在各个领域发迹起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欲望的口子越开越大,直至想当房地产“地王”,除了追逐金钱之外,常昊很少关注形而上精神的东西,因此,与紫晓的分手也是必然的结果。最后,因二哥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而家道败落。

10常兴——男,温州副市长,常昊的二哥。

常家具有官场背景,进入常家的人都必须是政治版图上的一粒棋子。常兴就借助政治婚姻完成了官场的原始积累,起初从一个文秘,温州宣传部部长,提升到温州副市长。官运亨通、权欲极强,喜欢“开会”。曾经精心策划了弟弟常昊在东莞樟木头历史上最隆重的空前婚礼,以此作为常家进入东莞的序曲。帮助常昊在东莞发家,涉猎诸多领域。

最后,在一条已经竣工还没有正式开通的高速公路上出车祸成了植物人,被人当“猴耍”,没了活着的尊严。

11大行——男,西部打工仔,灵非的朋友。

善良、义气、爱谝、有良知,对人生之“路”曾有段迷惑,走过一段弯路。

大行和灵非一起从西部来到东部,与义乌人丁成合作搞教学用品生意,未听灵非的劝说被骗差点进了监狱,欠下了30多万元的债务,为还债偷渡去了香港,受到王纪等人的软逼后答应去偷紫晓的“苍狼”,未得成之后,又被迫去西部进行一次次的盗墓历险。虽然如此,大行总能良心发现,总想洗手不干,脱身而出,时时忏悔,他不想再混入浑水,因为他知道王纪、油把佬们寻找的不是单纯的文物,而是一个巨大的秘密。最后,大行终于金盆洗手,皈依了黑歌手,走向正路,创办了西部苍猊繁殖中心,生意红火。

12柳莺——女,私企白领,与伪诗人梁子同居。

美丽、娴静、温柔、高收入,没有更高的精神追求,空虚,对爱情糊涂、盲目、虚荣,很现实也很迷茫的一位都市女性。

在私企上班的柳莺,住在樟木头“大杂院”里,曾有过一段婚史。爱上实为骗子的诗人梁子,用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供养着无所事事的梁子而无怨无悔,心甘情愿。与梁子同居期间,自愿担当起妻子的职责,任劳任怨,不计回报。一心按照自己的理想设计着梁子能成为真正的诗人,自欺欺人地活着。而她付出的一切,在梁子眼里,柳莺只不过是个挣钱的工具而已。

看到几个在风天中卖口罩的女孩,柳莺再也无法想象自己再过穷日子的景象,她看淡了一切,尤其看淡了脸面,看淡了肉体。她的心灵充满了沧桑和无奈,再也找不回曾经拥有的纯真和梦想了。

13梁子——男,伪诗人。柳莺的同居男友。

梁子来自西部凉州,被称为“二杆子”之流,是东莞樟木头“大杂院”蔡奶奶的外孙,十足的混混、艺术骗子、嘴甜、无文化、不读书、爱吹牛、爱编童话故事骗取女孩子的爱情,假正派,大喊“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无耻者。梁子谎称自己是天生的艺术家,骗取柳莺的信任和爱情,毫不羞耻地依赖女友的收入生活,自己从不劳动,漫天吹牛,东游西逛,无所事事。

14紫晓父亲——男,紫晓的父亲,文人,政治牺牲品。

紫晓父亲做过十多年牢,被打成右派特务,性格非常冷酷,他把自己坐牢的所有怨恨,对命运的不公和愤怒都发泄到妻女身上,致使紫晓有了非常强烈的叛逆性格,而紫晓的姐姐却被仇恨毁了一生。

他一直想把紫晓塑造成自己心目中女神,为此付出了全部的生命,不管是在生活细节上,比如刷牙,还是在学习上,比如每天强迫紫晓学习英语,经常施加暴行,心灵极度异化。特别对待紫晓和常昊的出逃和婚姻,更是将常昊视为“仇人”,有一次,差点将常昊打成残废。常昊夺走他的女儿,打碎了他心目中的“艺术品”,所以,一直耿耿于怀。直到最后常昊与紫晓分手,也没有原谅他。

15姐婆(心印)——女,紫晓的外婆,客家人,光明大手印瑜伽传承者。

奶格玛瑜伽两种文化传承自印度传到中国,一个汇入黑将军一系的智慧大海;一个便流入中国汉地,称为方便道,大手印智慧的烛光一直未息,燃到今天。紫晓的外婆姐婆便是传承者之一,居住东莞。

姐婆在紫晓很小的时候就教她西夏文,让她记下了很多《木鱼歌》,给她讲了很多“娑萨朗”的故事,在紫晓幼小的心灵里早已种下了大爱和大善的种子。在紫晓很小的时候,姐婆便将一巨大的使命赋予了她。

姐婆是在念诵“奶格玛千诺”中往生娑萨朗净土去了。

16王纪——男,盗墓贼之一。

外表儒雅,笑里藏刀,心狠毒辣,随时充满杀机,贪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幕后黑手油把佬指使盗取黑将军宝藏图的主要实施者。他利诱大行走向盗墓,利用现代技术盗遍整个古墓群,也未曾发现宝藏图,在经历几次险情之后,未曾有半点悔改。最后,盗墓之时被文物局发现,目的落空。

17油把佬——男,黑喇嘛半公开的俗家弟子,盗宝藏图的幕后黑手。

油把佬开过油坊,当过大把佬,是黑喇嘛半公开的俗家弟子,是瑜伽界公认的高人,在家修道,有大批的弟子。有“观伏藏法”的绝活。

因为黑歌手已成为大手印瑜伽界领袖人物,是光明大手印瑜伽当然传人,名气大过油把佬,所以油把佬非常嫉妒,想将千年来人类共同的财富大手印文化当成自己院里的柴火,便散布谣言诬陷并暗杀黑歌手,同时指示王纪等弟子去西部盗取西夏古墓,以此想得到黑将军传承下来的宝藏图,找到光明大手印的伏藏。由此背后暗暗与黑歌手较量着,指示王纪在必要时杀掉黑歌手,但屡屡不得手。

油把佬们的盗墓,不仅受到当地文物公安部门的监管未得逞,还受到了古墓群里已成灵性的黑将军的护法神们的惩罚,这一情节极具神秘色彩。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