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北春:那一段路

2020-06-24 11:0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北春 浏览:158465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0104/5eff8ba95f14449f93e2fe13c642a7a8.jpeg

那一段路

\北春

丹回头挥挥手,示意让她父母回到屋里去,我也模仿式地回望过去,略带一些难舍和敬意,腾出左手微笑着拘谨地扇了扇。可是,那两尊雕塑的目光唯恐我俩走错路似的,遥视着前方的村路。

晨曦,透过袅袅炊烟洒在了路上,路边的树散发着淡淡的清凉,伴随着牛羊的粪味和悠悠的风丝扑面而来,喜鹊的歌唱成为最美的晨曲,让人心情舒畅。,我和丹相视而笑,她会意地轻轻踮脚顺势跳上自行车后托架,手臂缠住了我的腰。我脚蹬着踏板,放眼前方,吹起了口哨,自行车随着曲调奔跑在村路上,如同撒欢的小马驹。

这条小路,从村口蜿蜒而去,宛若搭放在自己绿裙上丹的长臂一样,白净而修长,娇柔而圆润。我们,偶尔骑骑车,偶尔走一走,仿佛在童话世界里,到底心灵与世界、呼吸与时间谁舔融了谁,已不得而知了。路上的沙粒渐渐发亮,眨着惺忪的小眼睛,挑逗着那笨拙的蜗牛。蜗牛可是一点没有羞愧之色,很是自我地大摇大摆横穿小路,走向草丛。路边的草叶上,露珠亦坠亦着,晶莹剔透,映照出我俩满脸的幸福与迷恋。

我牵着她的手,上了路边的一个小丘坡上,依偎坐了下来。远处的羊群为牧歌伴舞,悠然自得移向树林。在这片宁静而欢悦的原野上,穿越碧草与树丛的那条小路亦真亦幻,远远望去,就像一条草原上的小河,弯弯曲曲、婀娜多姿。

她的太阳帽像个晒过了头的大蘑菇一般,皱皱巴巴、懒洋洋的样子,让她显得更加甜美、优柔。她歪着脑袋,顺着我的下巴缓缓投来了目光,眼睛宛若晨露,清澈而明亮,饱含着温情。烂漫不羁的野花随风摇曳,为婴儿低唱催眠曲的少妇一般幸福而妩媚。蝴蝶翩翩起舞,煽情着忙碌的蜜蜂,蚂蚱尴尬地振翅而去,破锣嗓子里夹带一股醋意,不过很快就被淹没在蝈蝈的大合唱。

天空一碧如洗,只有薄薄的两朵云缠缠绵绵,飘逸在天际,烘托出连绵起伏的原野。远处,传来公牛浑厚的长吼,为这里的宁静增添了几分生机与力量的气味。我收回极目,朝着丹笑着问,你看看,那些坡丘像啥呢?她眨眨眼睛,眼珠子转动半天,反问的期待却陷进我诡秘的表情深潭里,不能自拔,无力挣扎。我撇着嘴唇细细品尝着瓶里的矿泉水,俨然一副算命先生的神态。突然,我把水泼向她胸前,她尖叫跳起来,花容失色,又立刻拳脚相加于我。我纵身跳跃,一闪避开拳脚,帮她掸了掸早已湿透的衣襟,咧着嘴做个鬼脸,翘翘下巴朝她问,像吗?她似乎立刻明白了啥,举起太阳帽追赶我。我拔腿窜出去,跑向斜着身子晒太阳的自行车。公主,请上轿。虽然表演得毕恭毕敬,但挑逗的口吻沁润着我们的呼吸和眸动。

在沙土路上,自行车像一个刚下喜酒席的老爷爷一样张扬,摇摇晃晃、东倒西歪。丹坐在我的后面,抱得我差点把心都给挤出来。她倒是安稳,很是惬意地讲着自己小时候走在这条路上的点点滴滴,饱含深情。我问她,那个时候更幸福,还是现在更幸福?两种感觉,她答得简单干脆,接着低声感叹,从此以后也许和父母越来越远,跟你越来越近了。虽然,我并没有回头看,但能想象出她那羞涩和满足交集、凄婉和幸福交融之意溢于言表的神情。

既然这样,那就留下来在这里生活好了,免得跟我一样还要考个研究生受苦受累,也许还能遇见比我更好的白马王子呢。我自顾挤挤眼,边蹬车边说。

你现在就想打发我?没门儿——!她的双手一溜烟插进我的腋窝里,咯咯笑声此起彼伏。

本来是个细沙漫过车轮胎的下坡路,哎、哎……夹杂着神魂颠倒的笑声,把我们双双扔进路边的的草丛中。我躺在那儿,显得很疼痛,假装的表情没有出卖我。她紧张而焦虑的眼神,让她的脸蛋变得绷紧、木讷。我脒着一只眼睛,缓缓噘起了嘴唇。

整个世界——甜晕,弥漫了。

两只鸟从旁边的草丛里匆匆飞去,布谷鸟唱着韵律和谐、音调悠扬的歌曲,优美的天籁之音从远处随风荡漾,荡在耳边,也荡在心里。

传来了汽车喇叭声,很是刺耳。繁华、噪杂和忙碌成为了眼前的世界。这是一座小镇。

我们把自行车存放在一个小卖店门口,转乘马车赶往火车站。马车搭了个小棚,装饰得雅致,收拾得干净,甚至散发一种浪漫气息。

马车,在柏油路上荡起了节奏,有点送亲的味道。柏油路笔直,显得有些呆板,但一点都不收敛,阳光的反射伴随着细流般的热浪很是刺眼。路边的玉米出落得亭亭玉立,个个甩着千手观音的绿飘带,满头璎珞,金光灿灿,若隐若现的玉米须,显得有些突兀和招摇。偶尔也能看得见其他作物,高矮有别,错落有致,一片片连绵起伏的庄稼,装扮着马路,烘托出马车,还有我们。

赶车的大伯不太说话,也许早已看出丹和我的复杂情愫,有意避之。在柏油路上,马蹄声格外清脆而急促,拨弄着我的心弦,甚至暗藏了一番调戏和催促的味道。对视而坐的我俩,不知是受了车夫的影响,还是离愁笼罩了我们,沉默了起来。她攥住我的手,双目痴痴盯着我,那种呆滞和深邃,似乎让我的心无力跳动,渐趋凝固。她的嘴唇颤抖,似笑非笑、似泣非泣,足有一股送郎出征的情调。终于夺眶而出,她的眼泪,还有我的无奈、不舍与自愧。

我捏了她的小鼻子,强颜不屑一顾地说,有啥好哭的?我不是去抗洪抢险,更不是奔赴火线。我先安顿下来,你先安心工作着,也要按计划准备着考研,办法总比困难多。见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希望,也明显有了一丝喜色,我又调侃,再说了,你身边肯定会出现不少帅哥俊男,保你勾住他们的魂儿来为自己排忧解闷。防不胜防,她狠狠地捏拧了一下我的大腿内侧,痛感立刻窜到了全身,我像头被捅了一刀的猪一样尖叫,吓得马儿甩了尾巴小步奔腾起来,车夫大伯略带惊讶回望了一下,撞上我的鬼笑,被泼了满脸的尴尬。

你看人家,我指着提了一筐豆角站在路边一位妇女,对丹说,多艳丽!满眼绿色把她烘托得特别显眼,甚至有些扎眼。我故意把她缺少素雅、恬淡的遗憾给省略了,毕竟审美观因人而异,也有入乡随俗。

她的出现,突然让我浮想联翩。如果,如果是她——我的丹,要是在这里长期工作生活,甚至成家立业将会是啥样子呢?大学毕业生的光环到底能庄严她多久呢?时间的流逝也许无情地改变、消磨和埋葬一切,茶米油盐、家长里短可能充斥她的整个生活。我不敢想象,缺少了诗和远方的人生会是啥样子,也许把她美好的爱情揉进腌菜缸里,时间长了还要发出一股恶臭,让她慢慢变老、渐渐枯萎。

突然,我身体大晃,如梦方醒,丹也尖叫起来。我即可把她一把搂过来,紧紧抱在怀里,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搭载车棚的立桩。车夫大伯立刻跳下车双手死死拉住缰绳,连喊带拽,马的脖子被扭住,慢慢停下来,在路边的玉米地里留下了两条清晰可见的划痕。他看起来一脸憨厚,腿脚却非常敏捷,用歉疚的眼神瞅我俩,满脸的汗珠,让我们无法怪罪他。原来,从玉米地里忽然跑出来相互嬉戏追逐的两只小狗,惊吓住了心不在焉的马儿,受惊的马一闪,下路跑进了玉米地里,好在路不算高。万幸,万幸!

我安抚她,拍了拍她颤抖的腿。她眼神里仍然带着逃脱枪口的小鹿一般恐惧。惊魂未定,从不远处火车的笛鸣传来。

车站,熙熙攘攘,车数马龙。她似乎愈加紧张甚至焦躁,老是五指扣住我的手,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毕竟这里是公共场所,我让她撒开手,她却成了聋子。

我要去买票,我说。

我也去,她瞅瞅我。

你没有看见那里人多吗?你坐在这儿,我去排队。

她似乎品出了我有些不耐烦,忧郁、委屈、期待布满了她的眼神,却把她刚才那股纠缠的味道淹没得无影无踪。

售票口,排队得很长。对面墙上的挂钟一点没有特别,指针很是自信地蹦跶着旋转,让人感到更加急躁不安。在这里,似乎什么都在躁动,什么都在牵绊。

火车鸣笛声拉得很长很长,让人愈加感到手忙脚乱。我的脑子木木的,就像她的表情一样。

站台上人头攒动。

费尽吃奶之力,我终于挤上车。一股浓浓汗味掺杂着臭脚味扑面而来,发现自己也是满头大汗。接踵而至、拥挤不堪,挪个脚都很艰难。好不容易走进车厢,发现车已懒洋洋地启动,带进来一股清凉,头脑似乎灵活起来了。

她挥着手,跟着火车碎步儿跑。车站工作人员大声呵斥,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暗自发现,三尺男儿竟然也如此脆弱不堪,如此儿女情长。

车厢里,卿卿我我的男男女女随处可见,孤独与失落感堵在了心口,茫然而无奈地望着那些打情骂俏的俊男靓女,不免有些妒忌。一对情侣有些惊慌而尴尬地瞅我,这才发现自己表情有些不对劲儿,甚至用不耐烦的眼神瞅着对方。

外面的树木晃动得明显快起来,凉风搅动了车厢里的闷热安抚着我仍在躁动的心,拥挤似乎比刚才好些了。我在过道里找到了个能够安稳落脚的地方,倚着座背边缘百无聊聊站在那儿,眼神游离于形形色色的旅客身上。

隔几个座的对面,一个人向我这边招手,我左瞅右看,无人应和,我忐忑迟缓地再瞅过去,却听见她喊出了我的名字。我挪动脚步凑过去,她依然在微笑着。她翘首期盼我走过去的神色,在整个车厢里荡漾开来,熟悉的气息夹杂着陌生的华美。我礼节性地对着她也笑了笑,她愈加鲜活的神态却让我显得更像个陈年木偶。

不会是你不认识我了吧?随之露出来的小虎牙立刻涤荡了多少年的封尘,眼前一亮:曼,你好!此刻,她的手却主动向我伸出来,调侃说,老同学记性还不错!意外与兴奋虽然扫去了我的尴尬与拘谨,但话茬儿还是放不开,很难像她那样落落大方、谈笑风生,也许乡下人自带的一些低调甚至是一种自卑吧。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就像晨雾一般弥漫在我心灵深谷,让我不敢直视她,挤坐在她身边更加感到连个合适的放手地方都找不到了。自己明知额头上已渗出了汗珠,也不敢冒然去擦拭,说话也吞吞吐吐,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窘态,话锋一转,她真漂亮,如果她不喊出你的名字,我也许不敢立刻就能认出你。

班头儿,你还是那个样子呀?虽然语气带有怀疑,不过眼神满是包容。虽然,她没有说出我啥样子,我却明白,她是说我还是那样古板。她这一挑衅,倒是让我也灵动了起来,我俩聊得几乎忘记了身边还有满车厢人。

我们一起掐指算来,已有八年多未见面。她是学习委员,积极乐观,成绩也名列前茅,我们彼此不分伯仲。

当时,我离开学校很突然也悄然,无人知晓原因,包括老师,还有你。

她话里带着隐隐约约的惋惜和伤感,眼神突然暗淡下来,转向窗外,咱们吃点吧,说得有点漫不经心。她慢慢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指着行李架上的一个包对我说,帮我把那个包拿下来吧。

我帮她泡了一碗方便面。

这儿还有榨菜,你也吃吧,还有双筷子呢。她边邀我吃面,边瞅着我满脸矜持,瞅得淡然、宁静,还有一股透彻。

我突然醒来,她却不见了,疲惫一扫而光,却又被寂寥和愧疚裹挟了。纸条映入眼帘:祝你俩一路顺利、幸福永远!曼。

火车奔驰起来了,弯着身子,满是强健与自信,留下来的轨迹伸向远方。

怎么了,不认识我啦?卧铺里对面坐着的爱人满脸的疑惑。她发现了我,盯着她有些发呆。她鬓角上露出来的一根白色发丝,那么优雅、那么修长、那么有味,犹如那一段路。

附:青年作家陈亦新第二期成长写作班开课,扫码咨询、报名!

http://www.xuemo.cnupfiles/202005/20200523180106277.jpg

 

 

  相关文章
2016-05-02 16:09
2018-08-14 09:27
2014-02-27 10:54
2017-09-10 18:29
2015-08-25 08:54
2018-03-14 21:21
2013-05-20 09:08
2020-02-16 18:4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