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息羽听雪 >> 正文

雪漠:在路上,体会文化的力量——《山神的箭堆》跋

2020-05-15 06:41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364161

山神的箭堆效果图

《山神的箭堆》,雪漠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4月出版

雪漠:在路上,体会文化的力量

——《山神的箭堆》跋

结束碌曲的最后一个采访之后,我们踏上了归途,经过临夏、兰州,回到凉州。天上本来下着雨,这时,太阳渐渐出来了,金灿灿的阳光洒在路面上,显得和谐又温馨。我们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次,我们已经出去了二十多天,这二十多天里,我们经历了多种文化的撞击,看到了多种文化的面貌,自己好像也改变了不少。接下来,我们将对武威周边的一些地区,包括藏地的天祝和沙漠的民勤等地,进行系统、深入的考察,这一轮考察的密度可能会比藏地更大。

三十多年前,为了写《大漠祭》,这些地方我全都跑遍了。那时没有车,跑的时候很吃力,很多时候,我真是用双脚丈量西部大地的。这次,我们有车了,也有了一种机缘,我就想系统、扎实地看看二十年后家乡的全貌。不知道《大漠祭》《猎原》《白虎关》出版后的这些年中,家乡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真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啊,刚才还下着雨,往前走了不太远,就看不到一点雨了,天显得很晴朗。在那么小的一块区域之内,就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不知道西部大地在二十年后,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或许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惊喜吧?我们期待着几天后的旅行。

回到家乡,藏区的日子远得像梦了。

有时,我也会怀念藏地的嘛呢房,怀念藏地的风马旗,怀念高山上古老的山神堆,怀念雪花般飘舞的路马,怀念藏地老百姓质朴的笑脸,怀念那些不一定诗意但很难忘的经历。因为,它们都代表了另一个世界。只是,我在怀念它们的同时,也会想起另一种东西,那就是变化。

一切的温馨、美好和难忘,背后都有两个刺眼的字:变化。一切都在变化。

走过岭南,走过藏地,我看到了无数种变化的趋势。一切都在飞快地变化着,很多东西快要消失了,很多东西已经消失了,很多东西仍旧显得很热闹,但那热闹之中,显然藏着变化的征兆。变化是不可逃避的。变化吞没了无数的存在,吞没了无数的人,吞没了无数的生命。无数鲜活的痕迹,无数独特的历史,都静悄悄地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点痕迹。包括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曾经为那块土地流过血汗的,曾经被人们尊重和敬仰的,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所以,我很想在变化中留下一点不变的东西,于是有了“一带一路”文化游记系列。在这个系列的书中,我想用简单的语言,记录一种变化中的历史,让读者们跟我一起去感受这历史。

过去,我所有的书,都是长久酝酿后流出的作品,像酒一样,既厚,又醇,而这三本书不一样。它们是一个又一个的片段,记录我在行走中迸出的若干个思维的火花。我还在书里加上了照片,它让我的回忆显得更立体,也更符合当下世界所喜欢的方式。那么,就让我跟当下的世界聊聊天吧。 除了演讲和讲座,我很少跟当下的世界聊天。我总是站在某个点上,纵观历史和世界,所以,我的书总是跟当下世界存在着一种距离。它贴近的,是人的灵魂。人的灵魂没有时空的隔阂,没有地域的局限,没有时代的区别,甚至没有文化,没有经济,没有表象的一切。它是超越这一切的。所以,我总是忽略那变幻的世界,关注那不变的灵魂,或者说,关注灵魂中不变的声音。

我当然也关注文化,但我更关注的,其实是文化与灵魂之间的关系。文化是灵魂的土壤,它会用一种强大的力量,去影响人的灵魂。有些文化能唤醒灵魂,有些文化会扼杀灵魂,有些文化的存在和鲜活,能拯救濒死的灵魂。我想要留下的,主要就是一种面临消失危险的善文化。

在几十年前,我也曾经寻觅过这样的一种东西,那时的寻觅,形成了我生命中非常难忘的一段记忆。如果没有它,就没有《无死的金刚心》,没有《西夏咒》,没有《西夏的苍狼》们——虽然有人说《西夏的苍狼》中的紫晓,代表了当代那些有向往的女子,但事实上,她也是过去的我。她真正代表的,是那些内心有向往的迷茫的灵魂。这样的灵魂,一旦踏上了寻觅,被一种博大超越的文化所冲击时,就会像紫晓遇到黑歌手那样,义无反顾地投入对那种文化的追求。他会像女子倾慕爱侣、饿死鬼渴望食物那样,希望与那文化合二为一。

有了那时的寻觅,才有了今天的我;有了寻觅的热烈和无悔,我才有了今天的明白和安详。

或许,读者们可以从我的作品中感受到这一切,当然,你也可以去看看甘南藏地的文化。当你进入那块土地,沉浸在嘛呢房、风马旗、嘛呢轮等信仰符号所营造的氛围中时,你就会感受到当年吸引了我的东西——心中的喧嚣停止了,世界变得宁静了,热恼的心感到了清凉,安详代替了心灵的焦躁。于是,你像一块生铁进入磁山那样,被一种清凉安详的感觉牢牢地吸引了。燃烧的欲望消失了,心灵变得充实而圆满,你不再需要算计和争斗,你瞬间变得轻松了——如果用时下很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那些嘛呢房、风马旗、路马们,有着一种天然的“治愈”功能。它们会让你发现自己内心最柔软的东西,点燃你心中最纯洁、最神圣的光辉。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片净土,它就存在于你的灵魂深处。你还会发现,恭敬、虔诚、敬畏,是快乐和安宁的代名词。你不再需要喧嚣和浮躁的娱乐了。你会感到一种自由的可能。

然而,在时间的洪流中,无论多么美好的文化,都在一点一点地变化。

当很多人沉浸在原始仪式的神圣庄严中时,我感到一种落寞和悲哀。喧哗掩盖了变化的本质,那是另一种人们不得不窥破的假象。然而,这个世界怎么能没有这一切呢?它可以没有箭堆,可以没有纷飞的路马,可以没有不断转动的嘛呢轮,可以没有古朴壮美的嘛呢房,可以没有无数种的形式,但是,它不能没有那种文化背后的东西。然而,有的时候,没有相应的形式,背后的东西也就不复存在了。有时候,确实是这样的,没有形式就没有内容。 所以,我想留住它。 我想留住的,并不是纷繁变化的现象,不是另一种的喧嚣,不是岁月流转的痕迹,不是肥皂泡般定然会消失的记忆,而是一种能够温暖人心、洗涤人心的东西,是嘛呢房、嘛呢轮、风马旗、路马们所承载的东西。我想要守护的,也是这样的一种东西。我以后的小说,也可能会因为这段旅途而出现一种新的东西。

所以,当我看到风马旗被浓浓的暮色所笼罩时,我是黯然的。我写下了书中的一句又一句呓语。那不是我惯有的表述,但那是我的另一种声音。我想用一种更接近这个时代的声音,来告诉这个世界,一些很可能会被忽略、会被淹没的东西。我想在暮色中的风马旗旁,点燃一堆不灭的篝火,永远照耀着风中飘舞着的风马旗,永远照耀那不灭的灵魂和精神。

看,我也在没有永远的世界里说着“永远”了,但不喜欢“永远”的作家,不是好作家,不是吗? 

——初稿写于2014712日旅途中

——20181227日修订

【直播约定】穿越大地发现你

 

http://www.xuemo.cn/show.asp?id=21400

 

 

  相关文章
2015-02-11 04:51
2017-09-17 10:52
2014-04-28 07:02
2014-04-22 07:44
2015-04-13 03:27
2015-02-27 09:23
2014-04-30 07:35
2017-04-05 15:5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