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息羽听雪 >> 正文

雪漠:武魂与疼痛——《凉州词》创作谈(下)

2019-12-16 15:3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191537

 

 

《凉州词》  雪漠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1

雪漠:武魂与疼痛——《凉州词》创作谈(下)

4

我为真正的武魂而疼痛。

武,止戈为武。跟一般人理解的恰恰相反,武的宗旨不在于动用武力,而在于有一种能力,止息兵戈战事。学武之人的最高德行和能力,是在拿起武器之前,学会放下武器;是在战胜别人之先,战胜自己。

我小时候跟着师父学武的时候,师父也说过类似的话,学武不是让一个人有横行天下的资本,而是要磨炼自己的身心,除非为了保护他人,切不可动手伤人。所以,虽然我年轻时功夫很好,但我从未对任何人显示过“霸道”,相反,很多人都把我看成一个白面书生。

自古以来,中国人在历史上的脸谱形象,都是柔善而平和的,但并不意味着中国人缺乏尚武的精神。以我的家乡凉州为中国的缩影,你就能了解真正的中国人的尚武精神。历史上,凉州民风强悍,习武成风,由来已久。凉州是西部武林的铁门槛。在明清数百年间,内地拳师通往新疆的途中,凉州是绕不过去的一站,很多拳师就被挡在了凉州。小说中的齐飞卿、陆富基、董利文、牛拐爷等,都是武林高手,都有着真实的生活原形。他们练就的或传承的诸多绝活,如大悲掌等,也都首次在本书中披露。

在《凉州词》中,我写到的董利文、牛拐爷、畅高林等人,都有着真实的生活原型。他们练就或传承的诸多绝活,如大悲掌等,也都是秘而不宣的绝学,连武林中人也未必知晓。像牛拐爷的鞭杆,非常有名,一生中几乎没有遇到过对手。我小时候练武的时候,就学过牛拐爷家中的鞭杆。

但他们依然有着和善的面目,有着谦和的心。武术,是他们的拿手本领,而武德,才是他们内心的准则。如此,你就能明白,为何一个尚武成风的地方,却同时也是一个鲜有暴动、稳定安宁的地方。

为什么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

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武魂。

它是一个人的血性,一种生命力蓬勃强旺的宣示。你看那些活泼可爱的小孩子们,如果不是大人的限制,让他们凭着自己的天性尽情释放活力,一定是整天跑跑跳跳停不下来的。那是生命力勃发的自然表现,是身心的自然需要。而且他们是不知道害怕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孩子的天然心性中,还不知道害怕。这种无畏的性情,善于引导,就会成为一种积极正向的血性,遇强不怕,遇弱不欺。一个人真正的强健,从来都是身心俱强,而习武,就能起到强健身心的作用。

我自幼习武,上中学时,我就是校武术队队长。上高中上师范时,我就跟凉州著名的拳师贺万义习武。此后多年,每天苦修流行于凉州的诸般武功。因为我习武,给我带来了强健的体魄和坚强的意志,还将我带进了一个武林世界。参加工作后,我就在当地的学校里成立了武术队,进行教学。同时,我参访了省内外的诸多拳师,学习了诸多西部拳种。这种爱好,我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五十岁之后,我仍采访许多著名的拳师,像僧岳门的掌门刘祖平、何氏八门拳掌门何占明先生等,察其精要,诉诸文字,以期能传之后世。我虽没成为一代武林宗师,但尚武精神早已入心。我曾写打油诗说:“少小习武草上飞,老大已成雪里椎。武术虽是世间法,练到极致也洞微。”有人说,我的文字中渗透着一股独有的“雪漠气”,也许就有武之魂魄吧。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有了武魂,有了血性,就有了一种强韧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给予了一个民族和国家精神原动力。和平时期,它能够以博大的胸怀包容世界,即使遇到外敌,也能够坚强不屈,抵御外侮,护佑民众。历史的飓风吹不散它的血性和武魂,也吹不折它的精神脊梁。

华夏文明是世界古文明中唯一延续至今的文明,与中华民族的刚柔并济、文武兼备密切相关,如果我们仅仅是个“礼仪之邦”,而缺乏血性和强旺的生命力,缺乏武魂,就不可能将我们的文明延续至今。汉、唐两个朝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有历史学家认为其原因就在于那是中国人最有血性的时代,生命力强旺,能友好地与和平者相处,也能毫不手软地制服敢于来犯者。爱好和平,也敢于捍卫和平。我本来还想说一说古罗马帝国和日本,因为他们的帝国王权存续时间也很长,因为他们也尚武,也有强大的武魂,但他们武魂与武德是失衡的状态,走向了大举扩张的道路,用武力给其他生活在和平中的人,带去了血腥和灾难。所以,过于迷信武力者,也便尝到了武力反噬的苦果。

尚武并不等于好斗。

5

武侠的世界并不都是打打杀杀,那些整天打打杀杀、滥用武力的人,从来都不是真正的侠。

真正的侠,有真正的武魂。

真正的武魂,从来也不张牙舞爪,它更像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它既有菩萨低眉垂首的平和与慈悲,也有金刚怒目的威慑和强力。而它始终有武德作为精神的支撑,武是为了止戈,金刚怒目是为了慈眉善目。

令我疼痛的是,真正的侠其实并不多,而人们并不知道,真正的侠,也许从来都不在江湖。太多的人,将嗔恨的情绪、非理性的匹夫之勇当作血性;将看似叱咤风云、肆意挑弄人心的人看成大侠;将狭隘的自我捍卫、小我的恩怨情仇披上武魂的外衣。

金庸在他的小说中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对想要当大侠的人来说,是个很高的标准。首要的就是能有大心和大胸怀,能放下自我的私利,能为他人服务,其实这也是一种担当;其次,要有超拔的智慧,能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是利众的行为。这样一看,江湖中的侠几乎全都站不住脚了。你看郭靖,在《射雕英雄传》中还是个傻小子,算是个善良憨厚的江湖人,直到《神雕侠侣》中,他为了保卫襄阳城不惜生命,勇于承担保家卫国的重任,这时候的他便是“郭大侠”了。

而有一些侠,根本就没有“侠”的名相,他甚至没有任何武功,既不会飞檐走壁,也没有或者不显示任何神奇异能,但他有真正的侠的行为。他有一种担当,以无我的公心,从事着自己的使命,给身边的人带来鼓舞的力量和心灵的清凉,自然而然地影响着他人。

我的师父之一吴乃旦,他就没有任何武功。而他的师父石和尚却是个武功高手。吴乃旦没有学习师父的武功,而是认真地践行他所传承的优秀文化,承担起另一种形式的重任,磨炼自己的心,达成了另一种成就。万物皆是道的示现,万物皆可通向大道。石和尚选择的武术,也是一种能通向大道的文化。

是的,武魂、武德也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精神营养,也可以承载智慧。

我在《凉州词》中披露的诸多拳种,也是西部文化中的隐文化,一直在民间流传着,承载着西部文化的智慧和讯息,很值得挖掘、研究。武林世界和别的世界相比,有其非常独特的地方,值得大写特写。真正的习武之人都有一个侠客梦,都想练就一身好武艺,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在任何时代,都需要这样一种担当。

对于凉州拳师,以及《凉州词》折射的武侠世界,我所有的疼痛就是——真正的武魂应该承载、传承的智慧,并没有在这些人物身上得到承载和传承。我疼痛于他们的命运悲剧,更疼痛于武魂文化和精神的呼唤与呐喊。我要做的,就是让人们听到这些呼唤与呐喊,让愿意传承文化与精神的人,能够了解真正的武魂文化和精神,让无数有武侠梦的人们,了解真正的侠,最起码能够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份勇敢的担当,然后,才能对社会、对国家与民族有一份担当。

6

说回我的创作,在我的写作计划中,关于凉州拳师的小说有好几部,是长河一样的小说,时间跨度很长,涵盖了几代人的故事,原打算好好写上百年的跨度,所以整个章节的节奏不是很快,但人物非常饱满,生活场景也非常鲜活。它跟我的《大漠祭》《白虎关》《猎原》一样,是一系列非常质朴的小说。这种质朴,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所以,这次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玩弄什么技巧和花招,也不要任何花里胡哨的东西,只老老实实地写一下百年凉州武林。

于是,你们看到的这部《凉州词》,很老实,没玩任何花架子,对我来说,它是一种情怀。写它的时候,就像是在回溯我从少年到青年时期的“武侠生涯”,我的心与人物的心共振着,我喜欢他们,所以也心痛他们,我以文字向他们致敬,也以文字给自己以自勉。我用清透的眼睛洞察了他们的人生,他们也给了我更多更深的思考。

我写的时候,有意地追求一种平实、平淡、不故弄玄虚,只想质朴地反应出那个时代的人物心灵和凉州疼痛。我拒绝所有的机心、所有的张牙舞爪,不要任何的技巧,只追求一种朴素的、像缓缓向前滚动的车轮一样的文风。

一位文友读了三遍后说,我慢慢看出《凉州词》的好了,它像质朴的老人一样了,完全没有那些“架势”了。一切,都蕴含其中了。

当然,《凉州词》看起来并没有完成,因为它只写了长河中的一段,大概就十年时间。按照我原来的打算,是一直可以把百年写完的,但我不知道命运会不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便且先观这一段流深静水和风兴微澜。

是为序。

——写于201938日写于武威雪漠书院

《凉州词》当当网有售,火热抢购中:

http://product.m.dangdang.com//product.php?pid=28494993&host=product.dangdang.com&from=singlemessage 

 

 

  相关文章
2015-04-27 06:45
2014-05-29 06:36
2018-06-09 22:11
2014-04-01 08:16
2015-03-23 05:55
2014-05-06 07:59
2016-09-21 15:46
2015-08-20 07:4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