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息羽听雪 >> 正文

雪漠:武魂与疼痛——《凉州词》创作谈(上)

2019-12-15 16:3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199177
内容提要:有武侠梦想的人,未必知道真正的武侠生活。所以当有人问我,《凉州词》是武侠小说吗?

 

《凉州词》  雪漠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1

武魂与疼痛——《凉州词》创作谈(上)

雪漠

1

 

人人都有一个武侠梦。

且不说男孩子们向往他们以为的武侠生活——仗剑走江湖的快意恩仇,就连很多女孩子也想要做女侠呢,多么冷艳多么神秘,若是做不了独来独往的女侠,最不济也还可以和男侠成为神仙眷侣,悠游江湖。

他们的“江湖生活”印象,大多来自于武侠小说。当然,那也是一种武侠世界,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个独特的世界。而我写的这部《凉州词》,展示的却是很多人不曾料到的世界——武侠世界背后的世界。

有武侠梦想的人,未必知道真正的武侠生活。所以当有人问我,《凉州词》是武侠小说吗?您竟然还写起武侠小说了?我说,《凉州词》可不是武侠小说,而是一种生活,无比真实的生活。

我一直想写写凉州拳师的生活——像我写《大漠祭》一样,写出他们的生存状态。当然,要是我真的能实现写作目的,我写出的,就不仅仅是凉州拳师了,而是中华武术之魂。因为真正的中华武魂,是跟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的。中华武术在很长的历史时期,成了中国人生活中抹不去的一种文化底色,后来故名为“国术”。

在历史上,有很多关于武术家的故事,但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写活的并不多。于是,我们知道很多故事,但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日常生活。换句话说,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如何活着。《凉州词》想写的,就是他们如何活着。

记得多年之前,上海一位评论家评我的《大漠祭》时说,很少有作家能把日常生活写得像《大漠祭》这样惊心动魄。他的意思是,故事好编,日常生活还真不好写。历史的岁月中,我们能看到无数的故事,但我们是看不到日常生活,因为岁月之水淹没了那些寻常的日子。

我之所以能写出《凉州词》,是因为我不仅仅听过那些故事,还因为我很小的时候,也有一个武侠梦。我小时候的梦想,不是当作家,而是当侠客,我多希望自己能练就绝世武功,行侠仗义,铲尽世上不平。而且我不是想想而已,还为这个梦想努力过,我干脆就把自己当成了武林人士。

于是,我的外公畅高林教了我很多他认为的武功绝活,后来,他又把我介绍给他的师父贺万义。他跟他的武术师父贺万义一起,给了我一个武侠梦。这武侠之梦,成了我人生最重要色调之一。直到今天,凉州城北乡人,一提起“小陈老师”,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武功。

不过,在世人眼中,外公不是武林高手,他只是个手艺很好的箍炉匠。每日里,他挑个担子,走乡串村,以补锅补缸为生。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练所谓的飞檐走壁。十八岁时,那寻常的乡间院落,已挡不住我了。

那时,外公畅高林就告诉我凉州拳师的故事,告诉我齐飞卿、陆富基以及董利文的故事。长大之后,只要有机会,我就去采访更多的拳师,知晓了很多关于凉州拳师的故事。那些故事,成了一个个种子,它长出了《野狐岭》,也长出了《凉州词》。

《凉州词》中的故事,发生在百年之前。那时节,正值清朝末年,外患频繁,内政腐败,经济凋敝,民不聊生,整个社会动荡不安。以齐飞卿、陆富基等人组建凉州哥老会,带领乡民,手持木棍,涌入城内,捣毁巡警楼子。这便是凉州历史上有名的清末农民暴动。

这次所谓的暴动,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因缺乏周密组织,官兵一到,乡民便四散而逃。主事者齐飞卿、陆富基被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