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余泽雄:米兰香

2017-10-05 09:1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余泽雄 浏览:169388
内容提要:这也许是庞贝古城末日曾发生的一辑凄美记忆。

 

余泽雄:米兰香

 

这也许是庞贝古城末日曾发生的一辑凄美记忆。

满山荒坡上,野草凄凄,无名小花盎然,唯独两块大石头的缝隙间,长出一支米兰,惹人耀眼。

那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咸咸的风抚摸着椰树的叶子,听不到海浪声,安详得让人静静入眠。偶尔,夜空中划下几颗流星,一道道荧光闪过,又转眼消逝在远方。多浪漫的夜啊!弗朗爷爷捋着白胡子,坐在一截木头墩子上,笑眯眯地看着小孙女--米兰和小灰狗,在草地上追逐。小米兰可爱这只小狗呢,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罗西。要不是爷爷在恶狼的嘴里,把它救了下来,早就成了凶残们的美味大餐。米兰可疼罗西了,有什么好吃的,总给留一点。罗西很调皮,每天在泥水里打滚后,弄得脏兮兮,米兰就把它洗得干干净净,舒服极了。这爷孙俩与小灰狗,开开心心地过着日子。

满天星斗还是那样的明亮,忽闪忽闪,多像小米兰可爱的蓝眼睛。她也许是跑累了,一屁股坐在草坪上,罗西像个小卫士,直愣愣地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弗朗爷爷刚抬头望着夜空,突然间,一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通红的尾巴从头顶飞过。一瞬间,一阵山崩地裂的震动声,把他们掀翻在地。天啊!从天外冲来的巨型陨石,撞击了那座沉寂了千年的死火山。它愤怒了,岩浆冲天而起,映红了整个庞贝城。游蛇般且沸腾了的岩浆流,不断地向城池倾泻而来。灼热发烫的灰尘,窒息了呼吸。

米兰的双腿被一颗倒下的大树压住,昏了过去。弗朗爷爷也被泥石流埋到了半腰。罗西拼命跑到爷爷的身后,用两前腿,趴土。快啊!快啊!把他先救出来,才能挪开压着米兰的树干呀。弗朗爷爷虽然是受了伤,但还能说话。“罗西!不要管我,赶快帮米兰。”小灰狗像箭一样,回到小米兰身边,她的脸朝上,眼睛睁不开,小嘴巴微微地动着。此时,罗西恨不能变成大力士,双手搬开这无情的大树。它真是束手无策,只能用舌头舔着与它朝夕相处的小脸。小米兰的泪水柔柔地从眼角渗了出来,一只软绵绵的小手摸着罗西的头,轻得不能再轻了,一会儿,小手落在了地上。这根残忍的大树,简直就是一座大山,罗西的背撑破了,树干仍岿然不动。罗西不停地舔小米兰的眼睛,舌头没有了知觉,眼巴巴地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摧枯拉朽的热浪,铺天盖地卷席而来......

眼前,火海在迅速地蔓延。弗朗爷爷用心血打造的别墅小院,不见一丝踪影,被碾碎的残墙、瓦砾,堆起了小山。他已奄奄一息,还有曾是那么温馨美丽的家园。难道是十八层地狱的恶魔重返人间,要吞噬世界所有的生命。

上帝啊!为什么不去阻止魔鬼的肆虐。小米兰,还是一朵刚吐蕾的小花,还有那么漫长的人生之路要走,刚起步,就要被劫火烧尽。

心肝宝贝啊!你在哪里?弗朗爷爷想张开歇斯底里的嗓子,却发不出半个字音,而呐喊在绝望中全汇聚在胸膛。只要还有丁点儿力气张口。还是要挣扎,挣扎,哪怕只剩下一口气,也要随了红彤彤的岩浆一起喷发,与大地同归于尽。此刻,弗朗爷爷脑海一片空白,一生的记忆被抹得干干净净。定然,感到浑身被撕裂的痛,这难道是死亡前的另一种快感。

罗西拖着瘸腿,回到弗朗爷爷身边。泥石流已淹过了胸膛,只有脑袋露在地面,一双焦虑的眼珠子睁得大大的,瞅向孙女小米兰倒下的方向。小灰狗扑过去,怎样也舔不闭老爷爷那双不肯瞑目的眼睛。

火山喷发的咆吼声越来越近,一阵阵的热浪汹涌袭来,一堵张牙舞爪的山墙,猛烈地向弗朗爷爷,小米兰,还有罗西,倒去。

满山岗的乱石,隐隐约约露出地面,荒草蔓延到每个角落,数不尽的无名小花,吸吮着千年废圩下的营养,你是亘古的辉煌又如何,苍穹之下,还不是一堆荒冢。什么都忘记了,唯有在那两块大石缝隙里,长出来的米兰,总在眼眸里晶亮,幽香扑鼻。也记不清在哪里见过,是梦里?还是无际的天边......

2017103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3-01-20 08:43
2017-07-22 10:37
2015-11-24 08:55
2013-11-14 07:06
2015-09-07 14:49
2014-03-04 07:01
2016-10-26 08:49
2015-08-18 09:10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