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何羽:孔雀

2020-10-12 16:2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何羽 浏览:277988

 

孔雀

\何羽

浙江东部的雁荡山,据考证为1亿多年前海底火山喷发形成,当时还没有人类亲见。现在只能从已固化定形的起伏峰峦中,遥想当时岩浆迸裂火光冲天排山倒海之势!

雁荡中学原址在峭壁耸立的狭谷之内。我曾在这里读书。那时候,我们站在操场上,随着国旗升起,抬头仰望,天空是窄长的。

因为有学校坐落,校门口这条仅容两车交汇的林荫道起名为“学士路”。学士路与对面山崖之间,被一道狭谷切开,当地人称“溪坑”。

深秋隆冬,坑内无水,见了底,堆堆乱石横七竖八的,像一个被戳穿的谎言。盛夏,台风季,连日暴雨倾盆,山洪如狼似虎突奔而下,坑内水势骤涨,逼平路面,甚至吞没了学士路,冲进校园。好在台风季大多在暑假。

溪坑最有景致的,是晚春初夏时节—— 一股温润顺滑的幽泉,紧贴着山势潺潺而下,随着坑道的宽窄高低,绰约生姿,或平缓,或跌宕,忽隐,忽现,时而环拥石边婉转低吟,时而轻拍石面激起纷飞乱雪,这是柔情的水和坚硬的石合奏的交响乐。走在学士路上,浓荫叠翠,青鸟初啼,山岚缭绕,空气都是绿的。学生们或许不需要老师解释,心里自然明白了谢灵运名篇“猿鸣诚知曙,谷幽光未显。岩下云方合,花上露犹泫”的意境。

然而,仅此远远不够,考试更需要把心里明白的东西逻辑严密、条理严谨地写下来,应对准确,这就有点难了。故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地区教育界,雁荡中学又被称为“光头中学”。这个“光头”的称谓跟和尚并无瓜葛,跟遍山的寺院也无渊源,而是形容其没有学生考上大学,屡屡被高考剃了“光头”的戏称。

被称为“光头中学”,最尴尬的大概是校长与教师。我们这一群山娃娃都是野猴子,放了学就在山里乱窜,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快乐。唯一不满足的就是当地文化娱乐活动极少,长夜漫漫,漫无尽头,都盼着过年时的板凳龙和草台班子。

我的同桌叫金锋。他瘦高个,打起篮球来,球像长在他手上的果子,他抛向哪里就投中那里,每次一个三步上篮,都会引起女生们一阵尖叫。金锋是我们英语老师的儿子,他家就住在校园内的教工宿舍里。金锋还有一个姐姐,比他大两岁,也是瘦高个,走起路来背影很好看。我就是看了她的背影,才记住“袅娜”这个说起来很拗口的形容词。

我和金锋要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家有一台16寸的黑白电视机。全校唯一。金老师脾气好,对学生笑眯眯的,他不反对我们平时看电视,说,“多看看外界的世界,有好处。”于是,晚自习后,我和金锋,还有隔壁的教师和孩子们都守在电视机前,一直看到主持人说“再见”,满屏雪花,大家才散了,各自回家。(金锋的姐姐只有金老师不在的时候,才从房间里探出脑袋来,远远看上一会儿。她上高三了。)

雁荡中学每年有一台元旦晚会。

这台晚会,由各班选送节目合编而成——像年夜饭,好吃的只管都端上来了,摆满一桌——有独唱、联唱、快板、相声、舞蹈、戏曲、诗歌朗诵、乐器演奏等,各班的文艺尖子卯足了劲,都想在晚会上出“风头”。

那年的元旦晚会,我和金锋早早去了,抢了前面正中的位置。灯光直射下来,亮得刺眼。

我们班的节目是样板戏《林海雪原》中“打虎上山”片段。“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豪迈的伴奏乐曲响起来,搅得全场热气腾腾,耳朵震得嗡嗡的。当披着虎皮扑上来的假老虎被“杨子荣”一枪击毙时,全场笑声、掌声、喝彩声差点掀翻了大会堂的屋顶,连报幕员报下一个节目时都没有听清楚。

这时,舞台的灯突然暗了,我们还以为停电了,全场“啊”了一声,静了下来。紧接着,舞台中央出现一个圆形屏风,像一轮大大的月亮。一个女子舞姿的剪影,被柔和的射灯投映在月亮上,像一尊雕像。笛声传来,雕像右手动了,纤长的指尖在头顶的花冠上轻巧地啄了几下,又转向前方,“看,孔雀!”台下有人小声地叫起来。那女子的双臂柔若无骨地舒展着,像波浪起伏,灵巧的双腿轻盈腾跃,纱裙像一朵白云托举着她。她左手拎起纱裙一角,像缓缓打开一把折扇,轻轻抖动,“孔雀开屏了!”

演完了,孔雀与吹笛子的上来谢幕。我用力鼓掌,手都有点拍麻了,手心出汗了。金锋长吹了一记口哨,骄傲地抬起下巴,对我喊,“那是我姐!”我揉了揉眼睛,还真是!我听到身后有老师赞叹:山沟沟里飞出了金孔雀。

   

又过了一个学期,孔雀毕业了。

听金锋说,她高考时语文、英语还行,数理化不及格,最后还是没考上,做了山里的导游。

没多久,听说她从家里搬出去住了。她在谈恋爱,对象就是给她跳舞配乐——吹笛子的那个,是她的同学。家里人不同意,但没拦住。

很快,我们也读高三了。

有一天,金锋没来上课。问班主任,班主任说不知道,没请假呢。我跑到教工宿舍楼,趴在他家窗台上往里看,没人。他全家都不在。

过了两天,金锋来了,垂着头,胡子拉渣,好像更瘦了,迎面走来,袖管、裤管都鼓着风,飘飘的。我扯扯他的衣袖,问,“你去哪儿了?”

金锋紧闭着嘴。过了一会,他还是对我说了,轻声地,“我姐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她怀孩子了,可她对象死活不肯结婚。”

“好都好了,为啥不肯?”

“他还在县城复读,想考大学,要跟她分手。”

“那就分呗。”

“你傻呀,都怀孩子了,别人谁还要她?!嫁给你,你要吗?——大前天晚上,她把他叫到屋里,过了一夜。之后,用一桶硫酸,把他从头淋到脚。”

我打了个冷颤,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关在公安局里。她对象还在县医院抢救,命是保住了,眼睛保不住,瞎了。”

“那怎么办?”

“我姐让我们找她对象家里谈,只要他们撤诉,不告她,她愿意把孩子生下来,嫁给他,跟他好好过日子,过一辈子。”

“他家同意吗?”

“不同意。”

“我爸把电视机砸了,说我姐是看电视,把心看野了。”

多年后某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两条信息:孔雀主要分布在亚洲南部,我国只有云南才有野生孔雀。杨丽萍,云南白族人,1986年创作并表演独舞《雀之灵》登上央视春晚。

我有点不明白,雁荡山那么大,为什么就没有孔雀呢?

 

  相关文章
2020-02-17 21:29
2012-11-18 07:34
2017-07-26 12:18
2013-04-10 08:51
2018-07-27 21:47
2011-05-13 16:21
2013-08-25 07:16
2020-07-10 07:5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