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一本书的自述:《凉州词》与世界

2020-03-18 18:5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刘晓领 浏览:181312
内容提要:守住魂者,才能守住精神阵地,才有足够的自信面对祸福灾难,守住悲心者,才能无碍行走于世间。

 

一本书的自述:《凉州词》与世界

/刘晓领

我出生在20201月初,记得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人们很少知道我的名字,因为在世界这个梦幻的工厂里,每天都有新的生命在诞生,旧的生命在消亡,就像那杨柳抽出的新芽,总是在枯萎的荒寂里长出一抹新绿。也许这种新绿太微不足道,所以,当人们看惯了相同的面孔时,已不足为奇。但我的长相比较特别,有着西北黄土大地的肤色,出生时,主人在我的背后刻了一个“魂”字,遂名“凉州词”。就像传说中的周公刻在金人背后的《金人铭》一样,警示着我要守住千年传承的武魂,无论走到哪里,更不能忘记生长扎根的那片土地。所以,我的问世就像那掌门人一样带着些许的使命感,我不知道我能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停留多久,我也不想过问,只要在这时代的浪花中,能够发出我的声音,能够让世人知道我曾经来过,就已心无愧疚。

 

 

我的故事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有着千百年的历史。有人说我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记录着百年历史中生活的形形色色的人,有武功盖世的陆富基,有行侠仗义的齐飞卿,有草菅人命的衙门,有被生活所淹没的玲玲,有远去边疆为哥老会复仇而归的董利文,有窃取财物的土匪,还有蒙古化的黑喇嘛……我的世界总是如一条流动的暗流,在朴素中流动着浑然与厚重,在悲凉中流动着无奈与追问。我没有那么多令人惊悚的情幕,也没有动人心弦的浪漫与柔美,悲凉和慨叹总会让认识我的人引发对人性、对生死的追问。所以,贪图享乐的“逍遥派”是不会把我带回家好好看的。

在商品经济的时代,我可以充当一件廉价的商品,在当当网上出售,价值55元,也可以是一件贵重的宝物,得之,便吉祥常伴。廉价与昂贵与否,这一切在于你怎么看待。若说是珍宝,则是因为我承载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心髓锦囊。你不知,人与人的不同就是心念的不同吗?一个向善的念头,也许会救一个人的命呢。所以,在只要有容有料,人人都可以露一手的年代,我也有自己的一身绝活。识货的人,也许会发现我满身都是宝。只说那个可以打遍武林都不怕的“大悲掌”,就可以受用一辈子。

 

 

比如面临后继无人之困境的道长,在传授董利文大悲掌的站桩时说到,“大悲掌站桩时,要心诵大悲咒,生起大悲心。这是大悲掌的站桩基础,寻常武功,恨不能一击致命,故多生杀心。生杀心遂有杀业,有杀业遂有恶报,所以,武林高手多不得善终,或是不能长寿。大悲掌以持大悲咒入道,先修出大悲心。大悲心一生,则易与天地相和,易与大道相应,易与万物为侣,才能盗天地之机,才能参透万象,合于大道。”你不知今年是鼠年,都说庚子年不好过,在世界的各个地方发生着不同的灾害,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仍在燃烧,美国的流感死了千万人,非洲的蝗虫灾害,还有蔓延世界的新型冠状病毒……你想知道这一切的背后原因是什么吗?是因为贪婪欲望已经让人类渐渐丧失本有的大悲心,人们都在忙碌着以不同形式的侵略、杀害、争斗来换取既得的利益。那日益播下的恶因已经让人类无法承受大自然给予的福报,因为正义和敬畏的丢失,我们已经没有了魂,也没有足以顶天立地的精、气、神,更没有了阳刚的血气去对付那病毒。所以,我不禁慨叹,对于和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同龄孩子,他们幼小的心灵中已经种下了与病毒抗疫的阴影,对于感染病毒的那些无辜婴儿,我们应心有内疚。

所以,当你走入我的世界,你也许会看到有多少人因为利益欲望的驱使、因为在正义面前的退缩,正在出卖自己的良知。就像吹哨人的牺牲,每一个醒来者,每一个企图唤醒沉睡中的人似乎注定要接受社会的反蚀,注定要接受人们的拷问与检验。我那千年一叹更是让人疼痛。人们所看到的武林世界又何尝不是这现实,又何尝不是一场良知与邪恶、正义与利益、担当与退缩的较量。

 

 

当这个世界就像翻来覆去的病人在焦灼时,黑夜几乎成了前行人唯一的颜色,就像行侠仗义的陆富基遭受刑法,走向死亡时,无人喊出“刀下请留人”一样。历史中的那些人物像极了现实中的你、我、他。每个人都生活在这魔幻的现实中,却很少有人从这一场场的变化与无常中逃脱。人人都在生死间迷失与呐喊,在黑暗中苦寻生命的亮光,最终,又有谁找到那根救命的稻草呢?我的主人在我背后刻的那个“魂”字,就像是一个人本有的气节,记载着一方土地的伤痛与希望,记载着一个民族本有的文脉。

失魂落魄者,就是无根之草,无水之木。所以,守住魂者,才能守住精神阵地,才有足够的自信面对祸福灾难,守住悲心者,才能无碍行走于世间。

就像老君庙里的道长炼就的万法皆掌一样,只有刚柔并济的悲智之心才能变八掌为六十四掌、再为三百八十四掌,可以用不变应万变 ,可以用临危不惧而应对随时出现的敌人。但要知道,不管是一场无硝烟的瘟疫,还是有硝烟的战争,这敌人从来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源于贪欲的内心。所以,炼就大悲掌的道爷虽拥有一身的好武艺,心中却没有敌人,他有的始终是一团和气。这让阅人无数、炼就一身外功的董利文自愧不如,甘拜道爷为师。所以,即使在这个核武器盛行的时代,这一身的好武艺无法对抗一把枪,更无力对抗如此先进的火药,却可以强健精神,野蛮体魄,却可以让人真正地成为一个人……

但要知道,能真正的成为人,是因为源自一颗不断行走与不断的寻觅的心。这就像只有经历生死的人,才知道活着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活着,能有梦想可以追求,又是多么的幸福。

 

 

于是,今年,我也跨越了喜马拉雅山,带着百年的凉州来到千年的圣地尼泊尔,话说,只要心中有希望,无处不是圣地。凉州也是如此。在这里,我被放在加德满都的各个书店里,受到了一些咖啡馆店主的欢迎,也受到了游人的喜欢,瞧,这是在博达哈,很多尼泊尔的学生与我愉快的合影!

 

 

来到这里,我很惊叹我与这里的气息竟然如此的相似,因为千年的凉州从没有发生过血淋淋的兵戈之战,博达哈也是。据当地的店主说,即使在当年,当伊斯兰教的大军入侵尼泊尔时,这里的很多人却避开了那场劫难;即使在前几年地震来袭时,这里的房屋却完好无损,这里常被人们称为吉祥无灾的圣地,也承载了很多人的信仰。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很多人都会来此地,呈上自己的虔诚与敬畏,把心中最美的向往寄托于此。每到新年伊始之时,会有人献上鲜花,点上酥油灯,为心中的美好祈福。就在前几天,还有人燃起一盏盏酥油灯并摆成“为世界祈福”的字样,希望世界和平、吉祥,远离病毒灾难。

 

 

这里的人不会像其他国家的人那样有太多的追求,他们甘愿“受苦”,也要在自己信仰的世界里活着。你如果不来这里,你不会知道一个卖零食的小店铺店主一边站着柜台,一边口里念着心咒。也许,你会为自己的无知而汗颜,也会为世界上还有如此的人文而感动。

 

 

这是在一家独具中国气息的书店,上面摆放着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有一段时间,我的兄弟姐妹很受读者的欢迎,他们纷纷离我而去,我为他们找到期待已久的主人而高兴。现在,我将继续留在这里,等待着有缘的人与我相见。

 

 

此外,我还到了尼泊尔曾经的首都——巴德岗,巴德岗距离加德满都很远,从博达哈坐车到这里,需要5个小时左右,在尼瓦语中,巴德岗被叫做Khwopa。听这里的人们说,在十八世纪时,为了保卫它,使其成为一个主权国家,人们在四周建起了城墙和墙门,远远地望去,它就像飞翔的鸽子。这里居住的大多是世世代代的农民,民风淳朴,还有一些手工人,以陶瓷、木雕制品为生,闻名世界的“孔雀窗”就在这里,还有一些商人,靠经营为生。这里很多都是尼瓦尔族人,传说,和帕坦的尼瓦尔人一样,他们都是释迦牟尼佛的后代,纯正的尼瓦尔族人不会打耳洞,就像我们古人认为的一样,身体发肤皆受之于父母,所以,他们很爱惜自己的身体。

 

 

在尼泊尔有三个皇宫遗址,也称三大杜巴广场,分别位于加德满都、帕坦和巴德岗,与其他的两大广场不同的是,它保存的比较完整,宝塔、寺院、石雕的喷水口、特色池塘、城门、神像、传统的水槽、私人艺术楼都在这座古城中留下历史的遗迹。它向每一个来到此的人们展示了几个世纪以来让人难以置信的艺术与人文风俗。要知道一片土地,有了人文风俗,就有了活的历史,也有了活的人和活的故事。虽然15年的那场大地震把很多古建筑摧毁,但依然能够感受到千年的气息。在五十五扇窗的宫殿里,就有曾经的国王画的一幅壁画,场景很是壮观,有点像盛唐时迎接节度使的场面。在这里,每一个建筑的门窗都很低矮,不像现在的门窗那么宽敞明亮,当地的人们认为举头三尺有神明,进门时,要懂得弯腰和低头,要向心中的尊者施予敬畏。但在浮躁繁华的今天,又有多少人心中有神,又有多少人懂得弯腰和低头呢?

 

 

有人说,巴德岗的绘画、建筑等文化遗产融合了北方艺术和南方神话的哲学,被一代代地传承了下来。在1979年,巴德岗的杜巴广场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它就像活的博物馆,这里的人们用独特的生活方式:传统的节日,传统的舞蹈,讲述着千年传承的故事。这就像我的主人,用真心讲述的百年凉州一样。来到这里,不得不感叹,千年传承的礼乐在这里保存的完好无缺,就像雪融于水一样,与人们的生活发生着密切的关系,人们总是在有意识和无意识的过着与他们信仰有关的节日,有人说,这里是心灵的天堂,一点也不为过。

 

 

再回首,看一看凉州那片土地上正在消失的珍贵拳法、正在消失的武魂、正在消失的传统珍宝,不禁让人心痛。如同从小吃小麦面长大的北方人,突然有一天,不再吃小麦面,而是天天吃快餐和麦当劳一样,他已经在无形中为身体的健康埋下了隐患。所以,对于一切外来事物,要有选择的能力,选择不是拒绝,而是为了生命更好的向上生长,在开明的接纳之时,进退有度。

大自然的每一次反应,都是每一次人心失度的果报。就像这次的疫情,人与人之间不能相见,留有一定的距离才是最大的安全。在这次疫情中,有很多家庭面临着生离死别,我看到一篇文章,有一个女孩,她的妈妈因感染病毒去世,她的爸爸正在医院的病房接受着隔离治疗,家里只剩下她和她的哥哥,当她想要与伤痛的爸爸说话时,她爸爸离她20米之远,她每向前走进一步,她的爸爸就会后退一步,直到她的爸爸大声呵斥她,把病房的门关上时,让她赶快回家时,她才放弃与爸爸说话的机会。对于自己最亲的家人,都不能见面拥抱,我们应该反思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只有懂得像很多尼泊尔人那样,用敬畏去庄严心中的净土,我们的心才不会流离失所。希望经历磨难……我们会懂得包容,懂得关爱,懂得与自己、与社会、与自然和谐相处,用内达的善良之光抚耀生命,守住心中的净土,守住安宁的世界。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3-09-26 07:50
2013-10-05 07:25
2015-03-09 10:08
2012-02-06 14:02
2017-06-08 15:13
2015-01-19 08:53
2017-09-15 17:01
2016-05-23 10:2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