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名家视点 >> 正文

呼唤的灵魂——《白虎关》唯美插图演绎版

2017-04-26 15:41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插图:张笑颜 浏览:1010852

 

呼唤的灵魂——《白虎关》唯美插图演绎版

 

 

当一个时代随风而逝时,我抢回了几撮灵魂的碎屑。

 

昨夜里西风又起

一面血红的大旗

在残照里猎猎作响

黑马长啸

牵动边塞的烟雨

灵魂在西风里

声声呼唤

归来吧,我的虞姬

——雪漠

 

 

大漠是老人,更是智者,它总在大默中发着大声,只是少有人知。知它者,灵官也,但他却去了远方,去寻他的梦了。这梦,也成了灵官妈巴望的“盼头”了。只是,大漠明白,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回忆,填满了莹儿心灵的空虚,而盼盼,也成了她忙碌的理由。有了盼盼,就有了盼头,就有了让她活下去的理由。她相信,飞出去的灵官总有一天会回到她的身边。这么简单的一个“盼头”,在命运的大力下,也已摇摇欲坠了。

 

 

 

 

走来走来着——越远地远哈了——

眼泪的——花儿飘满了——

眼泪的——花儿把心淹了——

哎哩哎嗨哟——

眼泪的——花儿把心淹了——

走来走来着——越远地远哈了——

褡裢——里的锅盔轻哈了——

心上——的愁肠就重哈了——

哎哩哎嗨哟——

心上——的愁肠就重哈了——

眼泪——的花儿把心淹了——

 

 

 

村里最热闹的地方有两处:白虎关和金刚亥母洞。白虎关出金子,猛子总想摆脱“穷命”,想让自己的腰杆也直起来,但他没本钱,只好装狗去偷沙,却被“情敌”双福罚去当沙娃,结果差点要了小命。

 

 

 

 

老顺和老伴继续着他们的“节目”,时常吵个架,拌个嘴,要死要活的,可也就这样了一辈子。从婆家逃出来的兰兰,却不想重复母亲的旧路,她想从命运的“磨盘”中跳出来,好好活个人。只是她这一跳,那边的莹儿颗就不安宁了。她俩是换亲,命是拴在一起的。她们能“跳”出来吗?

 

 

 

 

 

兰兰看破了红尘,经历了生死,她皈依了金刚亥母,信仰让她看到了生机。在信仰之光的照耀下,她的心有了依怙,有了大心,同时也滋生着大力。只是,这时的她,还仅仅是个弱女子,命运的风暴不可遏制地扑了过来,她走向了灵魂的历炼……

 

 

 

 

 

出嫁前,莹儿是“花儿仙子”;出嫁后,成了憨头的婆姨;憨头死了,她就必须“前行”,命运容不得她歇息,也容不得她浪漫。为了能守住爱,守住灵官的一切,她勉强同意嫁给猛子,但人家猛子却有着另一打算呢!这不,他正托齐神婆向菊儿说媒呢!

 

 

 

 

总得有个活路,总得为自己挣回这个身子,于是,兰兰和莹儿,姑嫂两人骑着骆驼进了沙漠,她们想去盐池寻个出路,殊不知,刚一进沙漠,那豺狗子便不期而遇了。等待她们的将是严峻的考验。

 

 

 

 

“豺狗子”搏杀时的惨烈,如惊险大片,让人心有余悸。其实,我们的生活中时时隐藏着“豺狗子”,如突如其来的生死、贫穷、热恼、疾病、灾难、厄运等,它们总让我们招架不住。战胜“豺狗子”唯一的途径,就是灵魂的强大和信仰的力量。

 

 

 

在沙漠中,骆驼是兰兰和莹儿的依靠和支柱,但两只骆驼的一死一丢,又让她们经历了一番磨难。生活中,我们的命运也是如此,都在经历着种种的考验,这时,人性的东西就会展现无遗。灵魂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历炼中强大起来的。

 

 

 

 

两个女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盼头”。她们靠着这“盼头”过了一关又一关。大漠无疑也有着诗意的一面,但当生存成为活生生的重压时,诗意的产生就成了奢侈。诗意是一份心情。它虽然需要苦难,但要是苦难像大山一样砸压下来时,诗意就没了生存的时空。兰兰对莹儿说,还是走吧。

 

 

 

 

 

兰兰陷入了流沙中,莹儿拼命地将她救了出来当兰兰一跃出沙窝时,她俩突然相拥抱头而大哭。多年了,她们总是活在别人的视线里,从来没这样疯过。不成想,在这算得上绝境的地方,她们竟一下子拣回了丢失了很久的女儿性。

 

 

 

生活就是走的过程。如何走,如何活,很重要。走的过程中要有“盼头”,但是这“盼头”一定要大,一定要在世俗的生活之上有一个更高的存在,这是精神向上的牵引力。不管命运中出现怎样的“豺狗子”,遇到怎样的“流沙”,我们都会勇往直前地走下去,一直走下去。心怀“盼头”,就一定能到达我们想到达的目的地。一定的。

 

 

 

 

盐池一直是兰兰和莹儿心中的“圣地”,历尽千辛万苦到了这里之后,她们发现,一切都不是她们所想象的那样。她们仍然活在她们过去的世界里,而这个时代,早已发生了巨变,如那白虎关,一天天地在不断扩张着,叫嚣着。面对这一切,她们感到无所适从了。她们的灵魂,她们的价值观,甚至,她们的生命都将面临着更为猛烈的新一轮的厮杀……

 

猛子最终娶了邻村的月儿。但新婚之夜的时候,猛子才发现月儿患了“杨梅大疮”,猛子顿时蒙住了。但善良的猛子还是原谅了月儿,她也是受害者。但是猛子妈却去月儿家大闹了一场,搞得整个白虎关都知道了月儿的“病”。月儿这时唯一的救命草就是猛子的爱,这成了她活下去的“盼头”。

 

 

 

 

为了给月儿治病,猛子去了省城打工。月儿就在村头一直等候着猛子的归来。有时候,他们会骑着摩托车回村。月儿总是搂紧猛子的腰,生怕一松手,自己所有的希望就会破灭但,所有的一切终究不会永恒,一切都会破灭,包括我们短暂的生命,也是如此。

 

 

 

 

莹儿为了自己活着的理由,宁愿不活,她终究没有走出命运的裹挟。而月儿,为了留住自己最后的美丽,她走向了沙漠,她希望自己能“浴火重生”,实现“凤凰涅槃”。走之前,月儿想:人的一生里,总该为自己唱一曲的。于是,她抿抿嘴唇,轻声唱了——

 

雷响三声地动弹,

太岁爷爷们不安。

宁叫玉皇的江山乱,

不叫咱俩的路断……

 

 

 

 

 

 

 

插图设计:张笑颜

出品:沂山书院  雪漠文化网www.xuemo.cn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2011-06-07 19:22
2016-03-10 08:05
2014-01-15 15:04
2011-06-20 06:31
2011-05-27 05:44
2011-06-24 07:04
2016-11-23 10:31
2012-01-03 10:4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