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搜索:雪漠书房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名家视点 >> 正文

《小说评论》:主持人的话

2016-11-23 10:21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於可训 浏览:1852138
内容提要:因为所谓思想,是要靠自己独立地去思去想,在思、想的过程中,熔铸诸多的学问和个体的经验才能成就。

 

《小说评论》:主持人的话

 

於可训

 

文学与思想的关系,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说它复杂,是因为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说它现实,是因为大家都感兴趣。作家的创作,要表现一点思想;批评家的评论,要在作品中挖掘一点思想性;读者阅读作品,也想得到一点思想的启示。总之是都要让文学与思想发生一点关系。某些时候,有无思想和思想的深浅,甚至成了衡量文学水平和艺术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尺。比如今天这个时代就是。

但在历史上,文学与思想又常常格格不入。有一种理论说,思想要妨害形象。理由是,思想是抽象的,文学是形象的,抽象的思想要靠作家的议论或人物的言论来表达,而文学只能借助具体生动的形象描写。俄国人甚至创造了一个新词儿,叫“形象思维”,从思想方法或思维方式的根本上来捍卫文学的形象性权威。中国人喜好中庸,虽然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讨论形象思维问题时,也编了一些不排斥抽象思维(或叫逻辑思维)之类的说词儿,甚至还挖空心思地让抽象思维在创作的某些阶段起支配作用,就像领导总要在关键时刻出来指导工作一样,无奈作家和批评家依旧不买账,一边听着理论家在摆着这类龙门阵,一边把文学中太多太露的思想戴上“概念化”之类的帽子痛加批评。就连后来当作新潮理论家引进的巴赫金,在他的论著中,似乎也在反对“思想小说”的提法。可见这事儿不好弄。

这当然只说了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方面是,这个不好弄的事儿,偏偏就有人弄得好。历史上很多了不起的思想,就是一些作家通过文学作品表达出来的。比如雪漠提到的托尔斯泰,又比如大家都熟悉的曹雪芹,当然还有启蒙时代的卢梭和现代主义的萨特,等等。鲁迅甚至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有种种”,其中包含的思想竟不止一种,而是复杂多样的。当然,你会说,这都是读者和批评家总结出来的,作家未必有这个意思。那我就要反问你一句,如果作家没有种下思想的种子,作品会开出思想的花朵吗?或作家下的是别样的思想的种子,作品会开出这样的思想的花朵吗?所以文学中的思想,虽然少不了批评家“翻译”(别林斯基说批评家要把文学作品“从艺术的言语,译成哲学的言语,从形象的言语,译成论理学的言语”)的功劳。但归根结底还是作家的思想或思想的种子在起催生、发酵作用。

当然,要把这事儿弄好,也真的不易。这是因为,人类在发明文学的同时,也发明了表达思想的工具,这就是后来说的哲学。虽然在中国古代文史哲是一个不分家的混成体,但毕竟各有侧重,后来这侧重就成了不同的社会分工,文史哲于是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但尽管如此,就像兄弟分家一样,家是分了,毕竟还有先前的一层血缘关系,所以,分家之后,依旧少不了相互的影响和联系。文学为了深刻庄重,常常需要运用哲学的思考,哲学为了说理透彻、平易近人,也常常需要借重文学的形象,这一来二去的,有时候就很难分出明确的界限。当然这也要看什么时代,是什么文学派别和作家个体。有的重视文学中的思想,有的则取排斥的态度。比如大家常说的宋代的诗歌喜欢说理,那大半是因为宋代理学盛行。它前面的唐代就不这样。唐诗不仅讲究抒情,而且提倡用形象把感情暗示出来,反对在诗歌中直接表现思想。张中行先生说,这大半是因为唐代禅宗影响很大,所以诗境也要到象外去体验。这当然都是一些文学史的常识问题,与今天的文学关系不大,至少是不太直接。与今天的文学关系较大、影响较为直接的,则是西方文学的讲究。重形象的理论是从西方来的,重思想的理论也是来自西方,而且都有经典的作家作品在后面撑腰作证。就连马克思主义的文学理论和革命文学史上,也有这样的两说——“席勒式”和“莎士比亚化”,就是一个证明。恩格斯在要求文学作品要有“较大的思想深度”的同时,又说“作者的见解愈隐蔽愈好”。如此等等,说什么的,怎么说的都有,就看你是什么态度,有什么样的需要。

这就要说到今天我们这个时代了。说时代太大,先说年代吧。在早于今天的年代,具体来说,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或更早一些时候,文学是讲究思想,或偏重强调思想性的,但要求表现的是革命的思想和为现实需要的思想,简言之,也就是为政治服务的思想吧。问题是这个思想不是作家的独立思考,而是统一的意识形态。所以这个年代的文学最后还是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思想,而是对那些不能说没有价值的思想的图解。因为有这样的前因,所以当这个年代过去之后,文学对思想就不怎么太待见,除了极少数真有思想的作家外,多数人的创作则偏重于情感的宣泄、形象的营构和形式的创造,结果是,从上个世纪七、八年代之交以来,文学就一直在害着思想的贫血症。偏偏到今天我们正置身其中的这个年代,什么都有了,就是缺少思想。而思想这个东西,又是买不来、换不来,自己也不容易生产出来的;专门供应思想的哲学,又都卖的是一些陈年旧货。唯一挨自己近一点又愿意光顾的,只有文学这家店铺,所以那些好这一口儿的读者便只有到文学中来寻摸思想。然则文学失却造血功能已久,又怎能向亲爱的读者输送血液、供应思想呢。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今天的作家中,像雪漠这样确有思想又精于表达的作家,就显得难能可贵。

要弄懂弄通雪漠的思想很难,除非你有他那样的经验,有他那样的学问,就算有了,也不行,除非把他的脑袋嫁接到你的脑袋上面。因为所谓思想,是要靠自己独立地去思去想,在思、想的过程中,熔铸诸多的学问和个体的经验才能成就。不是杂拌一盘水果沙拉那么简单。好在领会一个人的思想有各种各样的途径,不一定也要有雪漠那样的经验和学问。否则佛祖就不会说人人心中有佛,人人都能成佛。如果你读雪漠的作品,包括听雪漠说教,认为雪漠的思想真是一种大智慧,你心中实际上就已经有了雪漠。剩下来的就是你对他的作品更加用心的阅读和体味,等到有一天你在不经意间油然一笑,也就是你真正领会了雪漠、懂得了雪漠的时候。

——发表于《小说评论》2016年第6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2011-05-05 05:50
2013-11-06 07:10
2016-03-26 14:37
2015-11-06 07:59
2013-08-27 06:50
2011-03-13 11:01
2015-06-15 08:49
2012-02-13 21:0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