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揭秘《野狐岭》 >> 正文

正说《野狐岭》中“飞卿暴动”的史实真相(4)

2015-09-11 09:0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北野 浏览:23897303
内容提要:齐飞卿在乡民掩护下准备去西藏避难,不料却被族弟齐振海出卖,被捕入狱。

 

正说《野狐岭》中“飞卿暴动”的史实真相(4)

 

/北野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八月,武威哥老会党众尚不知道敦煌县抵制“采买粮”税捐的乡民运动已被陕甘总督发兵镇压,抗粮领导人张壶铭、谢金、任发仓和李正贵等也悉被诛杀,就在武威悍然发动了这场乡民抗税抗捐的“戊申举义”运动。八月十六日,齐飞卿、陆富基等人组织数千农民来到武威县衙,要求“禁种鸦片烟,废除鸦片税”“减免契据税”和“削减团防兵员数量”。

凉州府武威县衙坐落在武威城东面的一个古老的大宅院里,这里原是明代肃王朱瑛的府邸。清代便成为武威县衙的治所。当时,知县梅树楠但见成百成千的穿着破烂衣裳的农民冲开衙署大门前的站岗的“团防”兵勇,拿着杈杷、铁锹、长镐和镰刀,湖水般涌进衙署大院,不知何之,吓得脸色大变。不顾一切从窗户翻出,在几名衙役的陪同下穿过衙署后院苑囿,从后门逃出。惶然逃至东岳台(今武威陆军医院)西侧,骑了衙役找到的一匹骡子,逃到城北乡缙绅李特生家里藏匿了起来。数千农民围聚至武威县衙,陆福基才发现梅树楠已经避匿起来不见踪影。众会党和乡亲在县衙苑囿寻找,估计梅树楠已经从后门逃走了。这真是事先没有设想到的一个疏漏。于是找来在达府街(今武威城一中巷子)一家当铺中坐镇总指挥的齐飞卿商议事变和应对策略。这时候,几位哥老会骨干成员之间的意见也有了分歧。有的主张乡民继续等待,部分会党众人加大搜寻范围,一定找到梅树楠再加谈判。有的主张,不如带乡民到凉州府找知府王步瀛状告武威知县梅树楠的罪恶。众说纷纭,一时之间,意见难以统一。齐飞卿见四乡农民已经等候多时,虽是中秋,但太阳高照,暑热仍剧。短时间内恐怕没有一个好的对策,只好命令乡民散去,待后再奉“鸡毛传帖”行事。“戊申举义”的第一次抗税运动遂无果而终。

当晚,哥老会会党首领及骨干分子齐聚于永昌府石碑沟的关爷庙中,总结检讨了这次行动失误的原因,商讨了下一步“戊申举义”的行动方案。下一次行动方案的大致要点有四点。一是行动要周密。行动前一晚即安排乡民入城隐匿,次日迅速从四面八方包围县衙,提防梅树楠再次逃跑。二是行动要快。就在十日内采取行动,提防时日长久会漏网事泄。三是城乡联动。安排乡民在城内聚事的同时,让部分乡民在乡下分别围攻王佐才、蔡履中和王子清等人的庄园。让梅树楠知县等恶官无处栖身。四是做好武装斗争的准备。

八月二十六日当晚,陆福基、李飞虎等人率领数千农民手持农具秘密聚集在东城外大光明寺一带,八月二十七日早晨,城门一开,大队农民便浩浩荡荡,径直围攻县衙四周。县衙府邸正南门兵勇被乡民冲散,哥老会党徒带领数百乡民蜂蛹进至衙署公堂门口,只见公堂几案前坐着两人,一人是捕厅张傅林,一人是县令梅树楠的随身文书执事。二人说,梅大人派他们代为谈判,所有条款都已经答应。梅大人正在内室针对乡民送来的《告武威知县并全邑吏民书》起草同意乡民要求的公示文告。还有什么要求请和他们二人商谈,允他们再整理后加在武威县令同意条款的公示文告中。于是,陆福基和李飞虎便让事先选定的谈判人员和县衙随身文书执事认真地商磋《告武威知县并全邑吏民书》中有关落实措施和实行细节。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仍不见梅树楠的影子,乡民急问为何这个笨蛋狗官梅树楠还不出来会见我们?张傅林说再等一会儿,而且,这里的有关事宜也没有完全谈妥,梅县令纵然出来也不能在这个上面签字。又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是不见梅树楠,乡民急了,遂入各个房间搜寻梅树楠,可是,哪里有他的半个影子?陆福基大怒,遂令乡民砸了县衙公堂。混乱中那个县衙随身文书执事早就溜得没有人影子了,捕厅张傅林走得慢便被一个乡民一掌打脱了半边牙齿,既而脑门上挨一砖头便不省人事。醒来后发现已在自家屋里,却从此忘记了以前发生的一切往事。李飞虎带领乡民涌出衙门,推倒了设在四街的巡警岗楼。守在武威城北门楼上的蔡泰年见状,燃起了事先约定的烽烟,乡间农民见烽烟燃烧,便遥相呼应,捣毁了勾结官府的劣绅蔡履中、王子清等人的庄园。乱民如涛,涌入劣绅庄园府邸,能够被乡民发现的金银、珠宝、大烟、粮食、棉花,布帛悉被哄抢一空。王子清的庄园里的一座两层的观景楼也被哥老会一名党徒和乡民放火烧了。城内总警绅王佐才的府邸也被乡民包围,而后砸开府门,冲进府院,堂厅中的珍玩古董悉被砸毁,库房中的所有财物悉被哄抢。有些哥老会党徒干脆将抢来的彩帛披在身上,成阵结伙、浩浩荡荡地走在大街上。大户人家关紧街门,一家人战战兢兢躲在内室,小户人家走上街头,望那些被抢了的富人们的宭样儿偷偷发笑。一些店铺掌柜看到喜气洋洋的哥老会党徒和乡民队伍走过,便点燃了带有巴结意味的鞭炮。此时的凉州城,很像一口硕大无比的火锅,到处都纷乱而热烈地沸腾着杂乱喧嚣的气息。

只是,那个笨蛋狗官梅树楠去哪儿了?

梅树楠横征暴敛,贪赃枉法,鱼肉乡民,称之为“狗官”也不为过。但绝对不是“笨蛋”。梅树楠是四川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人。自小聪慧,过目不忘,曾被誉为“神童”。后入字水书院读书,师从道光年间举人、著名经学家王劼研读经史子集,学问卓著,咸丰末年进士。居官渭源县知县时,因“政绩斐然”而得到光绪皇帝传旨嘉奖,后擢为凉州府武威县令。

那时候,梅树楠正和团防把总刘作铭坐在武威城南门外五公里处的牛家花园前面的邬堡里喝茶。八月十六日哥老会党众和乡民冲进县衙之后,就再没有在县衙里呆过一天。梅树楠让一个亲随兵勇花重金买通了哥老会的一个骨干成员,早就知道了今日捣毁县衙和巡警岗亭的事变。于是,请求知府王步瀛派五县“团防”兵勇帮助武威县衙镇压乡民暴乱事件。五时之后,五县团防兵勇共一千多人黑压压地往凉州城开来。齐飞卿、陆富基闻讯,遂指挥党徒和乡民在南城门外迎敌,双方还未交战,胜败似乎已经注定了。团防兵勇全付武装,清一色火统弓箭,长茅大刀,列阵而来。党众乡民大多拿着杈杷、铁锹、长镐和镰刀,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党徒拿着猎枪,却火药子弹也未必填装得充分。有些乡民就开始退缩了。有些胆气勇壮的党徒和乡民开始和兵勇搏斗,可那里是兵勇的对手。那些团防兵勇平素作风涣散,今天却格外凶狠勇蛮,原来梅树楠告诉他们,乡民闹事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削减团防兵员数量”,这不是要踢他们饭碗子的事吗?于是,颇有点儿“同仇敌忾”的精神,一边骂着“奶奶的”,一边卖力地驱杀乡民和党徒。不到半个时辰,南门外曾经云聚波攒的号称数千的哥老会党徒和乡民就在凄惨的呼号声中烟消云散了。这样的情形,《野狐岭》中引用了凉州贤孝唱本《鞭杆记》中关于团防兵勇对凉州乡民进行凶残镇压的场面——

派出的团防队伍真是个凶,喊了个杀声往前冲。带兵的是满城里的一都统,骑的马,背的枪,轮的大刀往前赶。指挥的都统发了话,把这些凉州鬼往死里打。一阵子排枪放了个凶,街上的灰尘咕咚咕咚往上涌,打死的躺到街上血淋淋,打伤的喊爹哭娘放悲声,才给把百姓们的魂吓尽。俗话说兵败如山倒,百姓们一跑哩就给跑松了。有的把胳膊踏折了,有的把脑袋踏烂了。有的叫众人给踏死了,有的就跑着回去了。还有一些子百姓们,就叫伊家给圈住了。(同上,参见《凉州贤孝精选》,李武莲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20119月版)

哥老会首领李飞虎和兵勇搏斗时手持一把大刀冲在最前面,被兵勇一阵乱枪当场射死。于成林受伤被捕,后被证实当晚就被刘作铭杀死于武威城北门外,而后枭首示众。大搜捕开始了,大队团防兵丁排队进入武威城,这时候,小户人家开始关紧街门,一家人战战兢兢躲在里屋不敢出来,大户人家则走上街头,望着那趾高气扬地列队而来的兵勇恭手示意。梅树楠和刘作铭指挥兵勇搜查了大半夜,梁义山、陈得进和侯殿福等十余人相继被捕,只是没有抓住武威哥老会党魁齐飞卿和陆福基。

在乡民的掩护下,陆富基逃往武威南山一带,被当地哥老会会众藏匿起来。衙署军警大规模出动,陆续逮捕了许多首义起事的哥老会党徒和乡民,部分党徒在遭逮捕时激烈反抗,被兵勇用火统射杀,内中包括城北乡南仓村的蔡泰年。遭到逮捕的党徒和乡民被囚禁在武威城西门外团防兵营,梅树楠扬言哥老会党魁若在一月内自首,就全部放了这些党徒和乡民。否则,一月后全部斩首示众。陆富基听到“祁连山山堂”会员报告的这个消息后,就从南山一带回到武威城里,找到县衙梅树楠自首了。梅树楠倒也没有食言,果然全部释放了被拘的党徒和乡民。是年十月,凉州知府王步瀛指示梅树楠将陆福基押解至兰州。次年,即宣统二年(1910年)三月,陕甘总督长庚下令将陆福基和西宁哥老会党魁裴道人同时杀害于兰州肖家坪。

齐飞卿和罗天珲在兵勇将乡民冲散后,随溃退的乡民逃跑至武威东关,而后,二人化装成皮货商人逃出武威城东门,在杨家坝河东岸花钱买了两匹快马,沿着红水河星夜逃亡到民勤。后来从民勤逃到内蒙古北套,此后转徙南方各省。逃亡期间,齐飞卿在南方“龙华山普渡堂”堂主陶成章的介绍下,陆续接触了一些革命志士,明确接受了一些光复会的革命思想。宣统二年(1910年)秋,齐飞卿秘密潜回武威,继续进行反清活动。其组织武威的哥老会,暗中筹措武器,积极准备暴动。宣统三年(1911年)三月,武威哥老会在齐飞卿的领导下,再次进行暴动。但由于准备不周,力量薄弱,缺乏得力的组织领导,这次暴动很快被陕甘总督长庚派兵镇压,部分武威会党首领和党徒遭到杀害,追随齐飞卿的罗天珲也负伤后被甘肃府兵乱刀砍死。齐飞卿在乡民掩护下准备去西藏避难,不料却被族弟齐振海出卖,被捕入狱。

()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6-02-12 09:40
2016-06-30 10:27
2015-09-09 08:16
2014-08-17 06:09
2015-05-03 09:10
2015-09-12 08:43
2015-09-06 08:12
2015-09-07 06:4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