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尚登英:“疫”路同行(抗“疫”征文)

2020-02-07 12:1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尚登英 浏览:2403069
内容提要:鼠年新春,注定不同寻常。就在大家准备欢庆春节的时候,我的祖国的某个角落却悄没声息地发生了一场大的瘟疫。

 

尚登英:“疫”路同行

鼠年新春,注定不同寻常。就在大家准备欢庆春节的时候,我的祖国的某个角落却悄没声息地发生了一场大的瘟疫。这场瘟疫从一只本来隐居于山洞却被贪馋的人们掳掠到海鲜市场的蝙蝠身上跑到了人们的餐桌上,进而钻进人们的内脏,在肌体里打了个转又跑到更多人身上,再随着南来北往的人群散布到全国……

而刚听说疫情发生的时候,我刚结束彩云之南的假期回到昆明。很多消息还是含糊不清的。

出发之前我做了很多繁琐复杂的准备,匆忙之间也顾不得有啥错漏,如有不足也就慢慢解决吧。终于搞定了所有的手续,并通过一个顺风车群约到了一辆专门跑机场的出租车,于是鼠年元月中旬的一大早,我便如期开始了我的旅程,搭车赶往了机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航班,我从寒意料峭的北国降落在和风吹拂的南国,走出机场经过一番周折,找到了接我的车,径直将我接到了旅行社预定的酒店,等着他们派人来跟我签合同的时候,我又不停地刷着微信,想找到一个人跟我拼单,享受两人一单的超低价,还可以报销一千元机票钱!

居然看到早在几天前就有个河南的大姐回应我了,可惜我当时没看到!赶紧跟她联系,匆匆说了几句,那头急忙应答,然后急忙准备东西、买票坐车打飞机,十多分钟她发来语音告诉我,当天晚上就可以坐飞机到昆明了。

惊喜来得太过突然,于是我放心地和旅行社的业务员签了为期十天的旅游合同,并和微信朋友定好了在西双版纳过年的地方,就等大姐赶来我们就可以参加第二天早上的出行了。

凌晨两点多,大姐到来,匆忙准备一下就抓紧休息。七点钟出发,云南十日游就顺风顺水地开始了。我们一行几十个人一边游赏美丽的亚热带风光,一边被导游一次次带进购物点,在导购的如簧巧舌下买了些这样那样的东西。后来我们俩彼此告诫互相把门,再不要上当了,也就不再继续放血了!

那个时候,我们一路上看着山清水秀,云淡风轻,除了偶然提起相同的遭遇时有点唏嘘流泪外,再没有什么可以影响旅行的心情。尤其是到了西双版纳的热带植物园,我们完全被那些灿烂艳丽的三角梅吸引住了,徜徉在花的海洋里,拍照晒朋友圈、跟朋友家人视频让他们欣赏,完全忘记了生活的忧虑和家乡的寒冷。

而我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武汉正在发生重大疫病,一股黑色的有毒的烟雾,已经把九省通衢的武汉完全覆盖,并不断蔓延开来!但是我们白天不是在车上,就是在景点和购物店,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关心相距几千里外、跟我们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的事情。

本来我计划好最后一天游完西双版纳,就直接留下来过年,不随团回昆明了,无奈旅行社要求我必须回到昆明,完成这次旅游的整体行程,多次协商不成,只好跟团回来,但返回昆明的路程有七八个小时的车程,途中也仅仅是又进了一家购物店,不过那次去的是个橡胶园,看了傣家妹子现场采割橡胶的表演后,我们就被拉进了乳胶工厂去现场体验,实际就是购物,虽然这是最后一站了,但还是有人买了他们价值不菲的床垫和枕头,不过可以包邮了!完了就是接着坐车返回,然后在宾馆住宿,第二日等到八九点也没有人来过问我们,查看行程表,原来这就算全部结束了。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旅行社为何再三要求回来的目的,无非就是再进一次购物店,真是令人恼火!低价游的陷阱太深了!而我预计留在西双版纳过年的计划因惧怕返回又得长时间的坐车,只好取消,无奈之下便又去旅行社咨询,看有没有更好的去处去过年,正好他们有个第二天开始的越南六日游的团,我想想这么远的已经来了,那就不妨出去看看吧,就报了。

因为一切的无知和茫然,还有通讯不便的原因,我们很多人走出国门后并没有开启网络漫游,也没有买他们推销的手机卡,所以那几天我们走在路上,都没有国内的任何信息,直到晚上回到宾馆休息,大家都忙着上传照片、跟家人朋友联系,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看新闻。后来一想,那时候网络上根本也没有疫情的报道,更没有什么少聚集、戴口罩的通知!

真正明确知道疫情严重的时候,是我们快要结束出国游的一两天的时候,无论坐车出发还是一起吃饭,都会有人将晚上看到的消息通报一下:中科院科学家、著名的“非典”杀手钟南山院士老将出马,亲临武汉,确定了此次病毒是来自蝙蝠身上的一种叫“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毒,可以人传人,表现为上呼吸道感染,导致呼吸困难,甚至肾衰竭死亡,传播速度快,危害后果极为严重,全国感染人数不断攀升,死亡病例也日益增多!

还有消息说,这个疫情其实在上年的12月份已经初现端倪,有关人士也已经向上级汇报,却被武汉市政府有关领导找借口压了下来,也就没有做好防护截断工作,然后随着春运的到来传到了全国各地!更为令人揪心的是,确诊病人越来越多,武汉形势越来越紧张,口罩和防护服都不够用,还有医护人员被感染……

大家伙免不了开始担心,不过想到我们团队没有武汉那边来的人,起码也没有人带疑似症状,又觉得安心了。但是我每天晚上回来都要先看看单位微信群里的通知,知道我执法队的同事们已经进入战备状态了,他们在大年初一就已经提前结束假期上班到岗了,我却在南国的椰风里自在游玩,心里也是非常不安,就跟领导请示何去何从?因为当时还没有接到通知说让大家原地不动,领导就让我尽快能回来就回来,我便改签了本来到假期满的前一天才回去的机票,往前提了一天,准备回过后就立马赶回老家了。我也是单位的一员,我也是百万党员中的一员,就算是有十万个理由需要用旅行来逃避现实,医治自己的伤心,大局当前,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放下了!

于是,接下来几日,一边在景区和购物点漫不经心地走着看着,一边盼着赶快回到酒店,好连上无线网查询单位信息和疫情消息。最后那日,我们在海关等候的时候,有人发现手机可以联网了,大家立马上网查询,紧锣密鼓地了解疫情,询问家人防护情况,得到的消息是武汉疫情暴涨,已于除夕前夜的23日封城,不允许人员车辆进出,全国各地也是高度警戒,很多城市街道万人空巷,部分交通工具中断,酒店饭店不对外开放,关闭了很多的公共场所,最为明显的是:很多地方的商场超市口罩脱销,吃的喝的抢到断货!而跟武汉染疫人员接触过的医护人员纷纷染病,有关医院人满为患,甚至出现病人家属打骂医生的恶行!

各种消息让人眼花缭乱,形势严峻令人倍感揪心!而我能做的只能是按部就班地等着坐飞机回来,能做的只能是电话中叮嘱我的父母亲人在家安居乐业做好防护,不要拜年走亲访友!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被要求戴上了口罩,并要尽量少与人接触!

由于手机没有收到提前到机场接受体温检测的消息通知,也少了一些准备,结果到了机场才发现他们增加了测量体温的程序,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几个人怎么都通不过,被留在一边等了老半天,测量人员拿着测温仪先给别人测,过了十多人再来给我们测,我看着手机上显示的越来越少的登机时间,心急如焚,可他们在测了七八次还不过的情况下,我怀疑他们的仪器有问题,再三提醒后,他们才叫来了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复测,居然在他们工作人员身上也测不到,换了个仪器才通过!

但这已经耗费了大量时间,留给我的登机时间已经严重不足了,过了关口就拎着装满一个大箱子衣服的行李箱一路狂奔,还要顾着手里捏着的机票、身份证、水杯等物件冲向取票处,到了取票口却发现忙中出错将手机丢在了距离很远的问询台上!又一路狂奔去侥幸找回,紧接着一路狂奔赶到自己误认的登机口却被告知走错了!而此时,我要坐的那架飞机已经关闭了舱门!

垂头丧气之下清点物品,才发现我身后一直拖着我跑不快的大背包不知道丢在了哪里!满脑子浆糊的我告诫自己要淡定,反正已经误了飞机,再作打算又如何?强迫自己安下心来,细细回想,把自己前面跑过的路径想了一遍也理不出头绪,只能报警求助了!好在经过一系列兜兜转转后,我的包从检查口找了回来,原来是检查时多次要求我将包内物品取出,再三折腾之下,我又急着赶往登机口,竟然将它忘在了安检口!好歹有惊无险,但是飞机误了又买不到当天的航班,第二天的价格高得离谱,远远不是我这一路买买买过来已经弹尽粮绝的人承受得起的!无奈只能退票买火车票!然而最近的也是当天晚上八点多回兰州的特快,也要二十四个小时!

我气息奄奄地坐在机场外的台子上休息良久才有力气站起来坐地铁回市内!许是我潦倒无助的样子让人同情,有个等车的小伙子看了我拿的那些辎重,主动帮我拎着箱子走上很高的台阶,又带着我几次倒车回到市内,最后还是他听广播说通往火车站的路堵了需要提前下车,就提醒我下车,又指给我搭出租车的地方,然后自己才走了!只可惜人家戴着口罩我都没看清长相!这次的疫情虽然让大家产生了距离,但是人心还是那样温暖!

我从这一切忙乱中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后三点多,进车站候车有点早,午饭也没有吃,附近找不到一家中餐馆,又无处可去,就只好进了一家快餐店,看看就是汉堡薯条饮料之类的,而我非常不喜欢这些垃圾食品,价格还奇高!但当下需要填饱肚子才能应付接下来一昼夜的行程,就只好花二十一元点了一个汉堡,忍住那奶油的黏糊带来的恶心又加了些包里带着的香辣野生菌吃了,并借此在他们的椅子上坐到下午五点多,一看时间差不多了赶快进站吧!不要再误了火车!

等到又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测温正常后进了站。这所有过程中都是被全程要求戴着口罩的,所面对的工作人员也是全部戴着口罩的,有些甚至穿着防护服,车站外还停了一辆卫生防疫部门的车。

上了车,在下铺的硬卧上坐下来,又不方便和人聊天,就安心坐着看带来的一本书,顺便等着车厢里的充电座闲下来给手机充电。等夜深人静的时候,终于将电量告罄的手机插上了电,再躺下睡觉。因为心里记挂着家乡年老体弱的亲人,还有奋战在宣传检查第一线上的同事,还有自己回去以后要面临的各种事情,心里很不安却又无可奈何,所以久久地没有睡着,就又打着电筒看了一阵书,直到把离家时带出来的那本毕淑敏的《恰到好处的幸福》看完才睡!

天亮了,很多人逐渐忙碌起来,洗漱泡面吃早饭,有些下车的人匆匆赶往不同的目的地,谁也不知道下一站人生走向哪里。车厢里也热闹起来,很多人虽然都戴着口罩,但是狭小的车厢不可能太拉远别人的距离,大家也就只好尽量减少对话和交流,但是毕竟还有一些群体是一个或几个家庭组合的,他们坐在走道里的小凳上,谈论着武汉疫情和家乡疫情,我从口音听出有几个人居然操着家乡的方言,就忍不住问了一声,居然还真是!然后知道他们是一个保险公司组织的云南六日游的两个家庭,可是刚游完大理丽江,正要赶往下一站西双版纳时,却被告知景点关闭,所有人必须返回的消息!只好无比遗憾地返回了!因为听说现在城际班车就已经停了,而当天的两列路过家乡的火车也赶不上了,我就问他们怎么回县城?

其中一个挺精干的中年妇女说她也不知道,原想着她的侄子会来接,可是村子里堵了路,不让车辆进出,所以现在只能另外找车了。我想起来的时候送我的顺风车号码,就对他们说要是同回的话我可以打电话联系,他们互相问了一下,有几个人是一家子,住在县城,说有车来接的,另外一家是父亲、女儿和两个外孙,老人住在农村,听家里人说村子里的路都被挖断了,车辆无法进出。所以没人来接了。

我赶紧告诫他们:你们赶紧让家里人买下吃的喝的和必要的药品,你们回去也再不要往外跑了,老人就在女儿家多待几天,一家人过了十四天的隔离期检查正常了再说!说着便赶紧联系好了县城里的顺风车让过来省城接我们,并由那个中年妇女加了司机微信,预交了两百元的定金。

谁知到了火车站下了车,在一家牛肉面馆边吃饭边等车时,顺风车司机却打来电话说他们被拦在高速路口进不来了,让我们打出租车赶到高速路口!再怎么办呢?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路上同行的女的还因为出租司机的一句话不恰当跟他吵起来,我劝住了他们,说非常时期,万事忍让点,都别火大了!

好容易坐上了顺风车,才明确知道我们家乡管控也是非常严格,每个城市小区和村子里的路都已经封闭了,专门有人值班,提醒老百姓出门必须戴口罩,不拜年不聚会,很多婚嫁事宜也都已经取消!城际班车、出租车都停了,除非有急事,私家车都不让跑了!而他们的顺风车今天也是最后一趟出行了!这次疫情太可怕了,谁都怕被传染上!

我说那你们不跑了,还有明后天的航班上回来的人怎么办呢?司机说:那就不管了,再说明后天航班也该不通了吧!

回到家是零点了,下车后就给和我办理约车服务的师傅(不是接送我们的司机,是之前给我们联系的人)发了车费红包,又多发了个几块钱的拜年红包,感谢他的帮助!

进门后匆匆忙忙换了衣服,认真洗了脸和手,希望这次洗去的不光是往常一样的异地风尘,还有可能带回的冠状病毒!

睡觉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想想这次我可真可谓是“疫”路同行啊,明天开始要有十四天的隔离期,就坚持吧,总有云开雾散的时候!

                 202024日早七点完

以笔为援,同心抗“疫”——雪漠文化网发出倡议并征集抗“疫”作品

http://www.xuemo.cn/show.asp?id=20852

 

 

  相关文章
2015-04-10 04:30
2012-01-20 12:26
2016-09-01 19:42
2020-08-07 10:45
2015-05-09 08:24
2020-06-03 16:31
2016-10-22 19:43
2014-08-21 06:0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