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文化部落 >> 正文

汪曾祺:水蛇腰

2019-12-19 11:51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汪曾祺 浏览:376362

 

汪曾祺:水蛇腰

崔兰是个水蛇腰。腰细,长,软。走起路来扭扭的。很多人爱看她走路。路上行人,尤其是那些男教员。看过来,看过去,眼睛很馋。崔兰并不知道有人看她。她只是自自然然地走。崔兰还小,才读小学五年级,虽然发育得比较快,对于许多事还有点朦朦的,感觉并不大懂。她还不知道卖弄风情,逗引男人。

崔兰结婚早。未免过早一点,高小毕业就结婚了。在这所六年级制的小学里,也许她是结婚最早的一个。嫁的是朱家,朱家的少爷。朱家是很阔的人家,开面粉厂。这个地方把面粉叫洋面,这个面粉厂叫洋面厂。崔兰嫁的是洋面厂的小老板。崔兰怎么会嫁到朱家去的呢?

崔兰的父亲是洋面厂的账房先生,崔兰常给她父亲到洋面厂去送饭(崔兰的母亲死得早,家里许多事得她管),朱家的少爷一眼看上了崔兰,托人说媒,非崔兰不娶。崔兰的父亲自然没有意见,崔兰只说了两句话:我还小哩。……他们家太阔了!”事情就定了。

结婚三朝,正是阴历七月十五,迎会”(赛城隍)的日子。这个地方每年七月十五出会。近晌午时把城隍老爷的大驾从庙里请出来,在主要街道上,到行宫里休息,下午再回銮。这是一年里最隆重而热闹的El子。大锣大鼓,丝竹齐奏。踩高跷,舞狮子,舞龙,舞大头和尚”(月明和尚度柳翠)。高跷有火烧向大人” (向大人即清末征太平天国的名将向荣)。柳枝腔小上坟贾大老爷用一个夜壶喝酒……茶担子、花担子,倾城出动,鞭花訇鸣,各种果品,各种鲜花,填街满巷,吟叶百端……

朱家的少爷带着新娘子去看会,手拉手。从搅军楼(洋面厂的所在)一直走到中市口(全城最繁华处)。新婚夫妻在大街上,在那么多人面前手搀手地走,那样亲热,很多老古板看不惯。

他们的衣装打扮也是这城里的人没有见过的。朱家少爷穿了一件月白香云纱长衫,上面却罩了一个插了玫瑰红韭菜叶边的黑缎子小马甲。马甲插边,还是玫瑰红的,男不男,女不女!

崔兰穿的是一件大红嵌金线乔其纱旗袍,脚下是一双麂皮软底便鞋,很显脚形,——崔兰的脚很好看,长丝袜。新烫的头发(特为到上海烫的),鬓边插一朵小小的珍珠偏凤。脸上涂了夏士莲香粉蜜,旁氏口红,描眉画眼,风姿绰约,光彩照人。

朱家少爷和崔兰坐在王万丰(这是中市口一家大酱园)楼上靠栏杆一张小方桌前的藤椅(这是特为给上宾留的特座)上看会,喝茶,嗑瓜子。楼下的往来人议论纷纷.七嘴八舌。有男的,也有女的。有荤的也有素的。有的人说出了声(小声),有的只是自己在心里想。

——崔兰这双丝袜得多少钱?

——反正你我买不起!

——她的旗袍开衩未免太高了,又坐在栏杆旁边,从下面什么都看见了!

——她穿了裤子没有?

——她晚上上床,一定很会扭,扭得很好看。

——你怎会知道?

——想当然耳,想当然耳!

——闭上你们这些男人的臭嘴!

一夜之间,崔兰从一个毛丫头变成了一个少奶奶,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为此很不平。一句话在很多人的嘴里和心里盘桓。

 “这可真是糠箩跳米箩了!”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6-11-12 17:49
2016-07-12 16:20
2016-01-19 11:13
2016-08-16 14:34
2017-11-30 10:51
2013-11-22 06:02
2013-11-11 08:20
2014-04-15 19:5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