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回到西部 当丝路遇到故乡——作家雪漠武威书城读者见面会(一)

2018-04-05 13:3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文化网 浏览:397360
内容提要:我告诉大家,我回武威的时候,就是“灵官”回来了。《大漠祭》中的那个“灵官”回来了。

 

 

回到西部  当丝路遇到故乡

——作家雪漠武威书城读者见面会(一)

 

 

嘉宾:雪漠

主持:默耘

时间:201833114:00

地点:武威书城

1.根扎凉州,枝伸四方

◎主持:大家好!我是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雪漠图书中心”的编辑默耘。首先,我对读者出版集团、甘肃新华书店、飞天股份传媒有限公司表示感谢,因为有了它们的努力,我们才有这样的缘分来到这里与大家见面。

关于雪漠老师,我就不用多做介绍了。在座有很多熟悉的读者,有从外地赶来的,也有我们武威本第的很多读者,包括刚才那位老师,在接受武威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说了很多让我很感动的话,确实是这样的。

我们都知道,雪漠老师是在2009年的时候离开武威的,那么今天有很多熟悉的故乡人,我们就跟大家聊聊天,您离开武威之后,都去了哪些地方吗?

●雪漠:我虽然离开了武威,但心没有离开武威,一直在这块土地上。首先,我到了岭南,在广东客居了几年,在那边成立了广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和广州市香巴文化有限公司。八年之后,我又到了山东,在那里成立了沂山书院。去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还专门为我成立了“雪漠图书中心”。

离开凉州之后,我到海外考察过北美、欧洲,以及亚洲,包括美国、加拿大、匈牙利、法国、尼泊尔等十多个国家。目前,在国外,像匈牙利这些地方,也有“雪漠图书中心”和“雪漠图书专柜”。

这次回来,我很感谢读者出版集团和甘肃新华书店的很多朋友,他们的热心促成了这次河西之旅。以前他们请过我很多次,但我一直很忙。这次回来之后,有两件令我非常高兴的事情:首先,昨天在张掖市图书馆刚刚成立了“雪漠研究中心”,能在河西大地上成立“雪漠研究中心”,我非常感动。此外,今天回到武威与读者见面,让我非常开心。为什么呢?我知道,在武威有几位读者朋友,一直在无私地推广着我的书。刚才,我们还谈到了一位朋友,他在天马宾馆租了房子,无私地推广我的书,已经好几年了,每年都在公益性的推广,

自己也花了很多钱。此外,古浪有一位老书法家,叫张继学,已经八十岁了,他用三个月手抄了两本《金刚经》,专门送给我。这点点滴滴的事情,都让我非常感动,让我感受到家乡人的一种关怀。所以说,我虽然身体离开了家乡,但心一直在这块土地上。谢谢大家!

◎主持:雪漠老师,其实凉州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很神奇,因为我第一次来凉州,您是凉州人,这里又是马踏飞燕的故乡,是五凉古都、河西都会,我走在大街上,能够感受到这座古城的那种韵味。很多作家,他愿意长期居住在自己的故乡,比如,莫言就长期住在高密,贾平凹一直住在陕西,还有很多作家都愿意待在自己的故乡。那么,我就非常好奇,您为什么要走出西部,走出凉州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或者说,您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呢?

●雪漠:其实我并没有离开武威,只是我的根扎到了更多的地方而已。我在武威城里还有两处房子:一处是我的家,就住在这城里面;另外一处,在东小井六号楼。

最近,我们正在做“雪漠亲子阅读”,将来我们会派一些学生,通过阅读、写作的形式,为凉州培养一批人才。十多年前,在东小井那个地方我就办过“雪漠作文班”,后来去了岭南之后,很多家长还一直给陈亦新打电话,希望我能回来再培养他们的孩子。以前参加过“雪漠作文班”的孩子,现在在全国各个行业都非常优秀。他们的写作水平为他们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我们老是会收到一些朋友的来信,说他是“雪漠作文班”的学生,现在做什么等等。虽然跟着我学习仅仅是很短的几年时间,但对他们的一生来说,影响是非常大的。很多人希望在武威也搞这样的学习班,所以我们准备把“雪漠亲子阅读”项目,将来在武威开展起来,继续为家乡的老百姓培养一些优秀的人才,培养一些优秀的家长。因为我去外面的时候,发现读了我的书的很多人,都改变了命运,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们家庭和谐、幸福,所以我们准备在家乡也这样做起来。

有人曾经问我,雪漠老师,你为什么在家乡也要这样搞呢?我告诉他,因为我的母亲还活着。我的母亲活着的时候,雪漠会经常来。如果我的母亲一旦不在的时候,如果我们不在这儿做事的话,我可能就不一定回来,因为我太忙了。所以,为了让雪漠以后经常来到武威,我们决定在这个地方启动亲子阅读项目,主要是多一个回家的理由,多为家乡培养一些人才。我们派来了一些最好的志愿者,他们都是传统文化爱好者,将来会跟大家一起做事。

刚才我还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讯息,武威有个企业家,他将提供一座三层楼,不收任何租金,免费提供给我们的读者。他就希望雪漠的图书能作为重要的文化载体,把家乡文化传播开来。我知道后,感到非常感动。所以,我没有离开家乡,这儿还有我的家。为了在未来的时候能多次回家,我们准备在这里启动这个项目,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能和家乡紧密地结合到一起,为家乡带来一种新的东西。

如今,几千年的凉州文化,它需要一种新的东西,需要一种与时俱进,需要一种能够改变我们生命的东西。目前,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希望今天在座的朋友,将来如果有兴趣,我们一起来做事。我相信武威会有一批有识之士,跟我们一起做这个事情,一起来改造武威的人文环境,让我们的凉州文化越加绽放出独有的光彩!

 

 

 

2.凉州文化的精神性

◎主持:雪漠老师,正如您刚才说的,我们现在在武威做了许多事情,那么您觉得凉州文化,或者放大一点说西部文化,对您最大的滋养是什么?

●雪漠:凉州文化、河西文化、甘肃文化都是我创作的重要土壤。它对我滋养最大的就是一种精神性的东西。凉州人、河西人,包括我们甘肃人,他可能很贫困,但他有一种精神的维度。所有的人都追求一种生命的意义,他不太在乎物质的东西。即便是现在,在时代浪潮的冲刷下,武威人依然追求精神的东西,对于物质性的东西,他们看得很淡。

有人让我调查一下凉州的茶室,为什么?很多人都会在茶室里谈一些他们喜欢的话题,如灵魂,如精神方面的话题。而这个时间,南方人会去挣钱。武威人不太看重财富,他们看重生命的快乐和质量,看重一种精神性的东西。这种精神性的东西正好是我的作品的基调。

复旦大学有一位非常著名的批评家,叫陈思和,他以前是复旦大学文学院的副院长、中文系主任,现在是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他曾经说过,中国最具有精神性的作家有两位:一是张承志,一是雪漠。这种精神性的东西都是家乡文化赋予我们的,如凉州文化,如伊斯兰文化等,对我们影响非常大。所以,我追求一种活着的理由、一种活着的意义,追求一种活着的价值,而不去在乎一些物质、金钱。但很奇怪的就是,你越不去在乎什么,什么就来了,所以财富也有了,作品也有了,名声也有了,读者也有了。当你一开始什么都不在乎、只是无我地奉献的时候,你往往会赢得整个世界。

在座的一些朋友可能知道,昨天我们曾经一起吃饭的那个地方,我一个人与世隔绝地待过十多年。房子的对面正好就是房东他们卖腊肉的地方,直到今天还是没有人知道那个地方。像这种情况,正是凉州文化赋予我的一种精神性的东西。凉州人都这样,这是家乡文化的基因所在。

 

 

 

 

3.“灵官”回来了

◎主持:正如您所说,您一直在书写凉州,书写西部,那么现在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包括您在外面游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就想把我们的西部文化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呢?

●雪漠:《大漠祭》是在十八年前出版的,那时候有些朋友就问我,灵官什么时候回来?当时我作了个回答,灵官回来能做什么?那时候的灵官,我是迷茫的,做不了什么。那时候灵官即使回来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但现在,我告诉大家,我回武威的时候,就是“灵官”回来了。《大漠祭》中的那个“灵官”回来了。这时候,他就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个体,他是一个文化的载体。他不仅仅是一个作者,他可能会带领一帮喜欢他作品的读者。他不仅仅是一个文人,他可能是本土文化的代表。那么,这时候回来的时候,他就可以为家乡带来一种新的东西。所以,今天我就可以回答那个问题了,“灵官”回来了,而且他肯定能改变家乡。

所以,未来的时候,我希望在座的朋友和我一起,能够为家乡做一些事情。目前,家乡正在打一些文化品牌,在搞文化旅游,我们非常需要这种文化,需要所有的人能够把我们的家乡文化传播出去,这肯定能改变武威,肯定会变得更好、更美!

 

 

 

 

4.生命中的那盏“灯”

◎主持:今天来了这么多读者,您还想对在座的各位说些什么呢?比如说,我们应该怎么读书?如何去改变我们自己,改变我们的心?请您给我们一些建议或分享好吗?

●雪漠:最近,很多外地的朋友到我老家去,看到了我那个破旧的院落。我的母亲仍然住在那里。那个院落确实很破,房屋已经变成危房了。刚开始,母亲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为什么呢?太旧了。但后来,我就告诉朋友,《一个人的西部》就是从这里出发的。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过去。贫穷不要紧,落后不要紧,只要生命中还有梦想,这是更重要的东西。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没有背景不要紧。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农民,我没有任何背景,直到今天也没有什么背景。在家乡,除了个别的几位贵人帮助过我之外,比如像原来的教委主任蒲龙等,我甚至没有得到过更多的人的帮助,倒是得到了无数的人对我的误解、辱骂和刁难。但我想告诉大家的就是,这些都不要紧。大家也知道,现在一谈到雪漠的时候,在凉州也是毁誉参半,说好的说坏的都有,我都非常感谢。无论好话,还是坏话,谈雪漠的人,其实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和老师。说好话的人在认可我,给我力量;说坏话的人,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对我提出了期待,给我以鞭策。我都感谢他们。所以,不要太在乎别人的一些话。这是我的第二个规劝。

第三点,在我家乡的院子里,大家都看到了一个杆子,长长地伸向天空。在我很小的时候,杆子上面就有一盏红色的灯。当时,我的舅舅就告诉我,因为这个杆子上有一盏红色的灯,所以这个地方将来一定会出现一个人物。他用凉州特殊的一种礼仪,做了这个事情。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生命中就有这么一盏灯,它远远高过我的家,在我们村子里是最高的。这是什么东西?这是我的梦想。所以,我坚信自己肯定能成为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注意!这盏灯就是我们生命中的梦想。我们每一个人只要心中有一盏灯,只要你不停地向上,向上,再向上,不停地战胜自己,你必然会成功,肯定会成功的!

今天,在座的诸位,包括你们的孩子,现在的条件肯定比雪漠那时候好,我都能走出来,都能成功,那么在座的诸位,包括所有的孩子们,只要肯努力定然能走出来,肯定能赢得整个世界!

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的这三点。谢谢大家!

(未完待续)

【好消息】2018年五一第八期“雪漠创意写作班”开始招生

www.xuemo.cn/show.asp?id=19092

 

 

 

 

  相关文章
2011-08-07 08:45
2015-06-11 09:11
2015-09-19 23:30
2012-06-29 04:29
2014-07-29 02:52
2016-04-26 14:24
2017-01-13 08:59
2014-03-22 04:20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