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王阳睿:太阳从我们窗前经过

2017-12-10 15:2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王阳睿 浏览:5640246
内容提要:山上有一群人,面朝着一片天,眼观着太阳从窗前经过,心无动摇,默念着上师教言。太阳看我,我看着它,彼此凝望,却不挽留,渐渐消失在我们窗口的右下角。

 

太阳从我们窗前经过

\王阳睿

 

我们的禅堂面朝着太阳,当我们上座的时候,太阳悬挂在屋子里大窗户的左上角,光明熠熠的。一座结束后,太阳已从窗户的右下角滑落,消失不见了。这时,天已经黑了。

人们都说,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节奏的时代,稍不留意,你就过时了,OUT了,但是在这里,时间慢得像蜗牛在爬。没有人会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些人,在生命最精彩的时段里,来做这些最无聊、最没有意义的事。没有手机玩,更没有电视和电脑可看,就这样干巴巴地坐在那儿,一分钟、两分钟、一小时、两小时……整个下午一晃就过去了,悄无声息,在他人眼中,这简直是无聊透顶。

时间仿佛就是为了浪费的。听说真心状态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一秒与一万年没有任何区别,不知是真是假?说实话,时间,其实它每分每秒都在走,你不浪费在这儿,就得浪费在那儿,你想不浪费都不行。既然无论怎么样都是浪费,那么,与其浪费在别处,不如浪费在心里。把时间浪费在禅坐上,就是为了要收回外求的心,向内心开发出你本有的智慧。一切只向自心自性中求,一旦了悟,别无所求。

一天一天啥也不干,就观想着心中的上师、本尊,你说这是信仰,有人却认为是荒诞与迷信。管他呢,有时候当别人说你走火入魔的时候,也许他才是不正常的——呃,我不是在说你。在这个时代,当佛陀脱掉袈裟,装扮成居士相,以文化的形式传播真理时,魔王却穿上佛的外衣,光明正大地说着煽动人心欲望的道理。但是,不管怎么说,修行也罢,读书也罢,写作也罢,这是咱自己的选择。未来能不能当大师谁也不知道,起码要做一个开开心心、无欲无求的人。真快乐不假外求,能求来的快乐必然也会丢失。人无求,才能心自在。心自在了,何须再求?

大师其实也有求,不过这“求”不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虚荣心,而是为了更多的渴望自由与真理的人而求。

大师也是从学生走来的,学无止境,守写传长,当你超越了所有的同类,你就是大师。想当大师的人,必然是被大师的精神和人格魅力深深感动的人。我是如此,不知别人是否也是这样。一个火把,点亮了一圈圈的人,于是,更多的火把,点亮更大更多范围的人。

在这里,一个个年轻人,却如历经沧桑的老人,他们明白无常,不追逐虚幻,向往善美与真理,宁愿付出所有,也在所不惜。何况我们每个人本来就一无所有。有的是什么呢?有的只是变化。这会儿有,过一会儿就没了;这会儿没有,因缘聚合,就又有了;唯有变化,才是永恒。明白变化,却不跟着变化走的心,就是真心。这个明变化的心一直不变,即是永恒。坐时,虽然腿疼,虽然一开始也坐不住,虽然杂念纷飞心老是跑开,虽然也觉得难熬,但总是熬过来了。一天又一天,一座又一座,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八年也许就是一转眼。量变需要一个过程,质变也许就是在一瞬间,一转眼,一个学生也许就变成了大师。

修行也是一样,对于不是上上根器的人——就是如同武侠小说中所说的,骨骼奇俊、天赋异斌、闻一知十、过目不忘、人见人爱、车见车爆胎的五百年不出世的奇才——的话,你的修行是少不了吃苦的。起码对于刚开始没有契入修法的阶段,心定不住的时候,你必须得熬下去。智慧其实跟定力没有多大关系,没有智慧的时候,你就用定力和方便法门去开启它;有智慧的时候,定力自然就有了。世上定力很好,但是没有智慧的人很多——我说的是究竟的空性智慧,不是世间流行的聪明智慧——而有智慧却无定力的人很少。“定”不一定能生“慧”,但“慧”一定能摄“定”。大手印是见即解脱,就是说见到空性智慧的同时,你就解脱了,你再也不会被事物的表相所迷惑,自然也就有了自主选择的定力。

 

 

户外的阳光照射着窗帘,未能直接照到我们的身上,这就好像被无明所遮蔽的智慧一样。我们的贪嗔痴慢疑就是那一层一层的帘布,它们遮住了我们的真心,让我们看不到真正的太阳。看不到太阳,但是不代表世界上就没有太阳,见不到真心,不代表你就没有真心。没心你就是石头人了。修行是让你做真正的人,不是让你当石头,而是自主自己的心。

今天是个晴天。虽然是晴天,但是晴天也不是永远都是晴的,只不过是太阳高照,云彩比较少而已。静坐中,我们都没有闭眼,一是保持警觉,二来不容易昏沉,三是养成习惯,睁眼观修练成之后,以后行住坐卧时时刻刻都能观修,进入自己想进入的任何境界。

窗户忽明忽暗,定然是太阳被云遮住了。天上的云虽然我无法看到,但是看到室内的光线变暗就知道它来了,还是走了。无论是来还是走,都不执着,也不在乎。任何事都是这样,即便你在乎,该来的还是会来,该走的还是会走。明白变化,就会心不执着,心不执着,就是自由。

观外相是变化,观内心也是一样。起起灭灭的念头啊,像海上生起的一个又一个的水泡,忽地冒出了一串,忽又消失了。你跟着它跑,就是轮回;不跟他跑,就是涅槃。念起念落,就是天堂地狱,不随念起念落,就是超脱了六道。安住于真心,无住得自在。

坐在我旁边的旺仔定力很好,坐那一动不动,三个小时只换了一次腿。老大的定力也极好,三个小时动都没动过一下,老佩服了。二哥也很厉害,看他轻松盘腿的样子就啥也不用多说了,人家的金刚腿也是练成了。三哥虽然人胖腿粗盘腿有困难,但是人家很轻易就进入了状态,俨然入定,疼也影响不了他。我的定力在班里算是差的了,连年纪最小的老夭都比我功夫好,不过值得安慰的一点就是,现在我们班里总共有9个人,所以我怎么排都是在前十名之内。如果以后选国学班十大高手,那怎么说也有我一份,你说是不?

坐在我前面的五师兄是座上最有特点的人。什么特点呢?他上座时肩膀会跳舞。肩膀一耸一耸的,像车轮一样在转,有时候是两个肩膀一块转,有时候是两肩膀一上一下轮流转,老有意思了。现在嘛,我天天看他这么耸肩也习惯了,但是最开始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现象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他这耸肩的毛病,班长让他坐最后面,怕他影响到其他人,最近我强烈要求让他坐最前面,因为大家静坐的时候,有时候你会听到你的后面有摩擦衣服的声音,悉悉索索的,那声音时有时无,还一阵一阵的……虽然明知自己后面是人,但是还是难免往恐怖片上想,具体这是种什么感觉,你自己去臆想体会,我就不说了。现在,五师兄终于坐到了我的前面,坐在第一排的第四个座位上。我在手边备了一块竹板,我早想好了,每当看到他再耸肩的时候,我就敲他一下,提醒他收敛自己的毛病。因为这事,无聊的禅修中忽然就多了很多趣味,我看着手边的竹板暗自开心。嘿嘿嘿嘿,以前我坐在你前面,我坐姿不正你用竹板打过我,让我记忆尤新,受益非浅,现在终于你坐到了我的前面,该我打,哦不,该我提醒提醒你了吧!像我这么知恩懂图报的人,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报答恩人的机会呢?!

忽然我想,要是哪一天五师兄的毛病好了,再也不耸肩了,那国学班的禅修课该是多么无聊啊!

一座一座的禅修,其实没啥好说的,一天一天好像都那样,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大进步,智慧有什么增长,境界有什么提高,只是每天在发愿,在祈请,在观修。每一座都好像差不多,但又都不完全一样,无非是这会儿状态好,那会儿又杂念多,这会腿疼得坐不住,那会觉得还挺好,反反复复,复复反反。在这么漫长的无聊的日子里,也许你最大的收获就是你看清了你自己。

原来我脑子里装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原来许许多多的已经忘记的事情老是重新浮现在眼前,原来自己的毛病很多,原来我的心中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清净,原来智慧是从痛苦中得来,原来令人羡慕的好定力需要剥皮熬骨才能练成。这种煎熬就像撕肉一样疼,原来心总是不听话,原来修行需要时间,原来成长也需要过程,原来即身成就的渴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达成,原来不舍初心才能坚持到最后,原来不遇到上师我也只是一个小混混……

山上有一群人,面朝着一片天,眼观着太阳从窗前经过,心无动摇,默念着上师教言。太阳看我,我看着它,彼此凝望,却不挽留,渐渐消失在我们窗口的右下角。

 

【回放】作家雪漠系列讲座展播(扫码观看)

 

 

 

  相关文章
2015-08-12 07:56
2015-06-05 06:53
2016-03-02 07:56
2012-01-01 14:19
2011-07-24 12:30
2013-11-30 08:15
2015-05-28 08:53
2017-04-05 23:0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