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
雪漠文化网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真正的大道:平常心

2011-09-01 13:28 来源:《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 作者:雪漠 浏览:54347715

当然,不同的话语体系,对“道”有各种不同的解释,但是究其根本,真正的、最究竟的道,是一种平常心智慧的光明。一些所谓“得道”的人,如果不证悟平常心,那他就没有真正“得道”。同样,一些所谓“悟道”的人,如果看不到平常心,他就没有真正“悟道”。“悟道”就是所谓的彻悟,但它并不是根据个人经验和知识推断出某个结论的过程,真正的彻悟是一瞬间的事情,我们把那个瞬间称为“见到平常心”。

“见到平常心”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呢?不妨想象一下,朋友搬了新居,你常听说他家如何舒适如何雅致,但你对它的认知仍是一片模糊。有一天,友人给了你他家钥匙,你按照地址来到门口,开门,按下门口的电灯开关,漆黑的屋子立刻一片光明,从此同时,你将清楚地看到屋子的“真实面目”。此前已有许多人多角度、多形式地向你描述过它,比如左边墙角放了三张椅子、墙纸是淡黄色的、屋内有家庭影院设备、窗帘是田园风格的,等等,但你的脑海中始终无法形成一种确实而具体的印象,所以开灯的刹那,你的心里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哦,原来如此。”可见,见到平常心远比对平常心进行理性揣摩更加具象且准确。

再举个例子,假如你见过我的样子,就一定不会受到某个冒名顶替的家伙之蒙骗,你即使不予以推理分析,也定然知道他口中句句都是谎言。同样道理,只要你见到了平常心,对所有曾经的迷惑,就都会感到不再以为然。因为你已知道了世间万物的真实面目,也明白了它们运作的规律。而且,这个明白将渗透到你的生命基因之中——正如你牢牢记住我的样子一般——它就能随时随地发挥作用,让你不再去在乎很多不值得在乎的人和事物,让你的生命中充满无穷无尽的忘我的快乐与逍遥,这可不是一般的道理和知识可以达到的效果。

但是我一说基因,有的人就会觉得莫测高深,他们认为基因是与生俱来且不可改变的,即使可以改变,那也是一项价值昂贵的特权。但科学已经证明事实并非如此。例如,临床医学教授、美国三藩市加州大学(UCSF)预防医学研究所创始人兼会长Dean Ornish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基因只决定了我们的倾向,而非命运。”美国麻萨诸塞州总医院的一项研究也表明,打坐八周后,打坐者的大脑结构就发生了变化:与人的自我意识、同情心和反省意识相关的大脑结构“海马”的灰质密度增加,产生焦虑和压力的脑组织结构“杏仁核”的灰质减少,打坐者的压力减轻。该项研究结果已被刊登在2011130发行的《精神病学研究:神经影像》期刊上,此项目的负责人、研究报告的资深作者、麻省总院精神科神经影像学医生莎拉·拉泽尔说道:“虽然禅修打坐是一种平静和放松身体的运动,但打坐者早就表示,打坐还有认知和心理上的多种好处,打坐后一天心身愉悦。我们的这项研究也表明,人们花时间放松打坐,不只是心里感觉更好,而且大脑结构都有了实质性的变化。”

可见,宗教修炼是能够让一个人产生快乐之感的。不过,觉受,即使是快乐和喜悦的觉受,也仅仅是觉受而已,它们是修炼的副产品,而改变基因的方法,包括身体瑜伽和心灵瑜伽,都是为了让你的“明白”变得更加牢固、成为你生命中一部分的一种手段,它本身并不是修行的目的。假如快乐必须依托身体来实现,那么当你的肉体腐朽,你的灵魂变成一缕飘摇在空气中的信息波或者像风一样的什么东西的时候,你还能快乐吗?你将如何是好?当然,这种考虑是建立在你相信灵魂的存在这一假设之上的。事实上,你也许并不相信灵魂的存在,这当然是你的自由。但是有个所有人都相信的事实告诉我们,你想要依靠酒精来麻醉烦恼、释放压力,可一旦酒精的作用失效,烦恼和压力都会重新回到你疲倦的身心。那么为什么你宁可依靠酒精、香烟,甚至大麻、海洛英,也不愿意期待进而迎接一场智慧的觉醒呢?

修炼身体,是为了减少肉体对觉醒的阻碍,我们真正应该呼唤的,是一种解脱的智慧。对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修行人来说,他终其一生所追求的,理应是一种能对其生命状态发生本质影响、使其得到无可撼动的绝对快乐的智慧光明。这个追求的过程,就是上面所说的,先悟道,再证道的过程。

真正的悟道过程,即是见到平常心的智慧光明。

关于“悟道”,《汾阳无德禅师语录》中说:“一悟大乘空,万境自然通。圆融三界外,包含六趣中。失旨终无物,得用有神功。真个无心道,不是小人宗。”

悟道之后,修行者一步步接近那真理光明,最后和光明融为一体。这时,他便证到了这个光明,这才叫证道。

但平常心又是什么呢?为什么要把平常心比喻成一种光明呢?它是修行中的一种特殊感觉吗?见到平常心的人,是不是会觉得自己仿佛拨开了层层云霾,看见太阳那万丈光芒,顿时眼前一亮呢?是,也不仅仅是。

平常心就像黑夜里的一盏灯,你在无尽的黑夜中穿行,饱受未知与迷茫的折磨,不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是否正确,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到黑夜的尽头,你甚至不知道这黑夜是否有着尽头。你的世界里似乎没有了白昼。黑暗中,你磕磕绊绊地向一个或许正确的方向跋涉,泥沙碎石磨伤了你的身体,地下的污水让你全身都湿透了,你很疲惫,但你仍然不想放弃,你在一种巨大的向往中坚定地前行。你是如此笃定,走出黑夜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这时候,你突然看见远远的地方有一团微弱的光明,那个瞬间,一切念头都消失了,你的心中只有清明与喜悦。你的跋涉终于有了方向,你的心里充满了力量,你甚至能够感受到心脏坚定的跳动。。有了方向,你的心里充满了力量,你甚至能够感受到心脏坚定的跳动,所有的障碍、污垢,也变成了一种诗意。你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知道怎样去消解它们对你的伤害,甚至,你再不觉得那是伤害了,就像你明知自己深爱的人就在荆棘林的后面,为了见到她,你宁可忍受全身的刺痛,那痛楚总会消失,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却将成为你为爱而跋涉的证据。在与那痛楚的搏斗中,你的爱和你曾经脆弱的心灵一天一天变得强大、终至不会被外物所撼动,这过程,实在充满动人的诗意。

不过,平常心不具实体,你用肉眼是看不见它的。与其说它是某一样“东西”,不如说它是你生命中最本元的一部分,一直被你忽略了的一部分。当你屏息所有杂念,用孩童般单纯且细致的眼光——心灵之眼——去关注你的内在世界,你就会发现它的存在。而之所以将这种生命本有的智慧称为“光明”,是因为发现了它的人,就像得见光明的盲人一样,突然明白了世界的真相,而他的这种明白,将如黑夜中的一束光般的,指引他该向何方前进。

现在你或许明白了什么叫做“光明”,也明白了为何把智慧称为一种光明,但恐怕你对“平常心”的内涵仍然感到一片茫然。然而,正如叫一个喝过龙井的人向没有喝过龙井的人解释龙井味道如何一样,我也无法用苍白的文字向你描述何谓“平常心”,而且,即便我用最为简洁直接或是栩栩如生的文字向你阐明,令你在理论上通晓了,但你仍然不会真切地“感受”到何为“平常心”,感受不到它,它就无法对你的生命状态发生作用,换言之,它就不能影响你的生活态度乃至整个人生观、世界观,更不会成为你一切行为与思想的基点,它对你而言,将仅仅是个概念,概念的平常心跟纸上的烧饼一样,是无法充饥的。就像我无论用多大力气来描绘“爱”这个词,它在你的心中仍然是个概念一样。你只有真正感受到它,才会明白它是什么。概念化的爱是你体悟真爱的另一种障碍,同样的,概念化的平常心,也是你见到平常心的另一种障碍。故而佛说:“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错。”因此,我所说的与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让你明白任何概念,而是引导你发现内心的宝藏,仅此而已。

 

 

——选自《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