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雪漠小说 >> 正文

甘肃日报 :白虎关(节选)

2011-06-18 18:54 来源:《甘肃日报》 作者:雪漠 浏览:41553100

  

  豺狗子风一样卷了来。

  莹儿见扔下的物件已无法再吸引豺狗子,就懒得扔了。明知死已逼到近前,那不甘心又冒了出来。心里有种灰灰的感觉。豺狗子的厉叫变成了梦,颠簸的沙丘变成了梦,在飞奔的驼上时时回顾安慰她的兰兰也变成了梦。她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一股苍凉感从灵魂深处腾起。恍惚的回眸里,豺狗子像热锅上的跳蚤一样跃在她身后。它们是来要她的命的。但怪的是,她心里只有极度的疲惫。疲惫把一切都幻化了,连她自己也成了影子。

  驼上坡下洼,颠簸度越来越大。莹儿差点被颠下驼背。她想,颠下就颠下吧,反正是迟早的事。她的心虽这样说,但身体竟自个儿伏了,跟驼峰贴得更紧。听说,身体是神灵的城堡。她也懒得祈祷体内的神灵们。她想,随你们吧,你们想喂豺狗子,就喂吧。她真有些奇怪自己了,仿佛豺狗子们追逐的,是另一些人。

  后面的声音没了,不知是真没了,还是在感觉里没了?反正没了。驼的喘息也没了。耳旁的风也没了。一切,都浸在一块巨大的水晶里了。颠簸感虽有,但也影子一样了。

  身子乏到极致了。她真想在驼背上睡过去,哪怕豺狗子们抽肠子或是啃肉,都不在乎了。但身体虽乏,心却在恍惚里清醒着。她想,那恍惚的梦幻感,也许是真正的清醒吧?一切都成梦了。遥远的爹妈是梦,逼近的豺狗子是梦,颠簸的驼峰是梦,她忽儿忽儿悬上半天的命也是梦。她想,这感觉,是不是就叫“看破红尘”呢?万念俱灰又恍然如梦。却明白,这所谓的“看破”,还不彻底。因为那不甘心仍游丝一样,在心中摇来曳去。

  兰兰慢了下来。她拽着驼缰,不使自己离莹儿过远。但那驼却另有想法,想来它明白,虽然它们跑不过豺狗子,但却能跑过另一峰驼。莹儿很感动兰兰的拽缰。她想,只有在这时,你才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值得你用生命去交。她想,命运真好,能给她一个愿跟她生死与共的姊妹。

  兰兰发出尖叫,她在唬豺狗子,或是想将它们引向自己。莹儿喊,兰兰,你别管我,你先逃,逃出一个是一个。兰兰瞪她一眼,啥话?你别怕,等日头爷再高些,它们的头就疼了。莹儿明白,她在给自己宽心。只听过狐子在太阳下头疼,没听过豺狗子也这样。

  莹儿回望一下,见豺狗子嘣儿嘎儿,越来越近。最近的几个,已离她骑的驼不到两丈了。她甚至能看到它们贪婪的眼了,还有那翻龇的牙,还有蹬飞的黄沙。这一望,那叫虚幻感消解的恐怖又出现了。她想,叫那肮脏的嘴咬一下,真比死还难受呢,心里就升起了对豺狗子的厌恶。本来她还有种听天由命的味道,厌恶却叫她握紧了刀。她想,你别想轻易地咬我。她拍拍驼背,说,你可走好,可别滚洼,我叫豺狗子尝尝刀子。驼叫一声,仿佛说,你还不放心咱吗?

  莹儿咬着牙,挣出虚幻感。她明白那感觉很危险,豺狗子可不管你是不是虚幻,它眼里的肉是实实在在的。死亡也是实实在在的。不管咋说,爹妈给了这么好的身子,乖乖地叫豺狗子撕,也对不起爹妈。

  听得兰兰叫:拿刀捅呀。莹儿扭头,泪眼里弹上一个黑丸,下意识举刀捅了去,才觉得刀触着了啥,黑丸已惨叫着滚下沙洼了。兰兰叫,好,捅死一个。莹儿吃惊地看看藏刀,果然看到了血。她很吃惊,豺狗子咋如此不禁捅?一想,却明白了,那豺狗子不过狸猫大小,捅它,也跟捅狸猫差不多。她的胆子大了。见驼后的豺狗子一蹦一蹦想扯骆驼肠子,就举刀刺去。哪知,刺了几下,却连根毛也没碰着。

  兰兰稳了身子,往火枪里装火药,她好容易才将溜子探进枪管,这下好了,火药虽有撒在外面的,也有部分进枪管了。她边装边捅,口中却发出呵斥声,就像她在村里突遇恶狗时那样。

  几个豺狗子赶了上来,莹儿放大了胆子,像电影上的骑兵那样抡圆了藏刀乱砍,虽没砍中,它们倒也不敢贸然上扑了。它们边尖叫,边弹跳,它们显然想叫对方精神崩溃。莹儿虽也害怕,藏刀的乱劈之势却没有稍减。倒是骆驼慌张了,开始东扭西扭。莹儿怕它乱跑,猛扯缰绳,好容易才扼制住它跟兰兰她们分道扬镳的势头。

  一个豺狗子趁机扑了上来。它似乎是想叼莹儿捉刀的手腕,但它没计算好提前量,落下时,却到了驼尾上,莹儿举刀猛刺,虽将它刺了下去,却将骆驼屁股也刺开了一个大洞。血一下冒了出来。骆驼也更慌张了。

  闻到了血腥的豺狗子野性大发,它们纷纷蹿到前方。它们的意图很明显,它们要截下前蹿的驼。驼中计了,它猛地拐了方向。忽听兰兰叫,抱紧脖子!莹儿还没明白过来,就觉得一股大力抛出了她。她“嗖”地飞向半空,她似乎还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就觉得许多沙粒向她打来。她只好闭上眼睛,由了身子滚。纷飞的沙子一阵阵泼向她的脸……

  (选自雪漠长篇小说《白虎关》)

  作者简介:雪漠,原名陈开红,甘肃凉州人,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曾深造于鲁迅文学院和上海首届作家研究生班,被甘肃省委省政府和有关部门授予“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等称号。其代表作为长篇小说《大漠祭》《猎原》《白虎关》等。“雪漠小说研究”被列入兰州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高校的研究专题。《文艺报》曾评论《白虎关》说:“这部作品以厚实的生活内容、鲜明的文化特色、深刻的思想主题以及独有的艺术表现,让我们看到了甘肃作家的不懈努力正在使一个地域富有特色的小说不断引起文坛关注,产生全国影响。雪漠是一个能够不断写出好作品的甘肃代表性作家。”

 

 原文链接:http://gsrb.gansudaily.com.cn/system/2011/06/16/012032605_03.shtml

 

  相关文章
2011-01-16 16:46
2011-02-24 20:18
2011-02-25 11:38
2011-06-08 12:58
2011-02-24 19:42
2011-02-24 20:21
2011-01-19 21:21
2011-02-24 20:1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