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心灵的皈依——读雪漠《一个人的西部》前所想的

2015-09-08 14:0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三川 浏览:25878057
内容提要:他在人生的关键时期,选择了一条孤独的道路,一条自我完善的路,同时也是棘荆丛生的路。

心灵的皈依

——读雪漠《一个人的西部》前所想的

 

\三川

 

今天在未央处第一次看到了雪漠的新书《一个人的西部》。对于未央,我是第一次见,但一见如故。我们谈了有关雪漠的许多文化,深深地感受到了她对雪漠的推崇和敬仰,还有对雪漠身上承载的文化和精神的认同和向往。说实话,一个作家,能让读者因感其文化精神而产生崇敬,可见其文化渗透力的强大!

我看了许多遍雪漠的“大漠三部曲”,多少个夜晚捧着《大漠祭》《猎原》《白虎关》,反反复复思考了很久,从灵官的出走、猛子的创业、莹儿的拼搏,这些人物的原型似乎就在我们身边,亦或是我小时的哥、同村的叔、或是邻居家的婶。在雪漠的笔下,他们满脸愁苦的奔向尽可能奔到的地方,不可谓不执著。面对生活的磨难,他们坚持了又坚持,不可谓不顽强。我一遍遍想从他们艰难的步履中看到生活的亮光,可是,每部看完,带给我的是井干了,盐化了,窑口被封了,骆驼被狼吃了……整个西部是那样贫瘠,奋斗的结果是那样令人绝望——很长时间我基本不看雪漠的作品,但我仍能通过网络看到他执著的影子,像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没有松懈,没有停留,没有时间回首,更不屑于沿途的风尘和磨难,一路向前。人们或许看到了他夹着尾巴匆忙奔跑的样子,也许就是在这不顾一切奔跑的过程中,他羸得了时间和空间。他从地图上找不到的陈儿沟走向洪祥镇;从南安走向凉州城;从一个教书匠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小作家;又从小作家到大作家。一路艰难地奔波,终于完成了化茧成蝶的创业历程。

纵观雪漠的前半生是战斗的半生,他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不迁就世事的沉浮,不随波逐流。心中有自己的旗帜,有自己的梦想,因此,他付出了常人所不能付出的辛苦。因为他是一个斗士,内心始终坚守着自已的使命。很小的时候,他就勤奋好学,考上了武威一中。在当时,在我们那个偏僻乡村,能到大名鼎鼎的武威一中上学,在我们农家子弟眼中还是陌生的、懵懂的、不可及的,但雪漠做到了。工作以后,雪漠把写作当成自己的一番事业和追求,当时写东西首先要在纸上写好,然后誊到稿纸上,许多人辛辛苦苦写的东西投到邮局,大都石沉大海。一次次的失望埋没了许多有才华的人,但雪漠坚持了下来。小时家乡要闹社火,热闹非常。每到社火闹起,父老乡亲齐集村外旷野。当中间休息的时候,雪漠会给大家表演一段武术。武术,是多少年青人的梦想,电影《霍元甲》激起了多少年青人的武术梦,但能学习并坚持下来的同样没有几人。因此,在年青人中能举石锁,能耍武术者也属俊杰,雪漠便是。

由于雪漠勤于写作,在包容者眼中那是人才,在狭隘者眼中就成“另类”。好在当时的教委主任蒲龙慧眼识英雄,把雪漠调到了教委,负责《凉州教育简报》的编辑工作。为了他钟爱的文学事业,他曾创办了天梯书社,让更多有文学梦想的孩子受到知识的滋养。当网络兴起的时候,他创办了雪漠文化网,以网络为平台开拓他的文学梦。如果此时他随波逐流,他的日子也许很滋润,可他选择了文学。他必须融入社会,又不得不关闭自我,远离官场的繁琐。他需要思考,需要闭关,需要写作的时间,人生的追求使他无形之中脱离了社会圈子而成为人们眼中的“另类”。他在人生的关键时期,选择了一条孤独的道路,一条自我完善的路,同时也是棘荆丛生的路。他是一个斗士,在完善自我的同时不断与自己斗,同时也与前进中阻碍自已发展的人和事斗。有的事是小事,可以一笑带过,有的事是大事,凭一人之力难为。有的人是小人,可以置之不理,有的人却能左右你的人生。在原武威市教委的那段日子,他有辉煌,也有失落,更有来自各方的打击,让弱小的自我承受四方的攻击,似乎残忍了些。好在他选择了漠视,同时也选择了坚持,只要写作的梦想不倒,一切都可忍受。那时他们一家三口住着一间十来个平房的屋子,要住人,要写作,要做饭,如果家里来个人都不知道让到哪里。就这样一个生存条件,还要在门后面贴上“十不求人”。生活的艰难犹可说,呆在机关,没权办不了事,求人又是那么难,不求人人又求己,那种煎熬,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徘徊于教委大院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有一段时期,有些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也在他面前故作姿态,冷言冷语,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成绩斐然却又不被人认可的时候,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却又达不到目标的时候,作为一个斗士,除了战斗,还有什么?生活淹没弱者,却可以成就强者。在不断的坚持中,雪漠挺了过来,但那毕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这段经历或许在未来的作品中成为一段素材,亦或反映教育的某个侧面,那是迟早的事,因为在雪漠的人生历程中不可磨灭,也难以释怀。

雪漠带着苍凉的心走出了凉州大地。从凉州娃到全国知名作家,对凉州本土来讲,应该是件了不起的大事。可本土并没有一点热情来为他庆贺。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天道酬勤,自有另一番热土诠释着他的成功。也许有一天,这块土地会以博大的胸怀接纳我们的英雄归来,但英雄也会以现实的眼光看待本土的变迁,毕竟时代在发展,人民走向富裕,国家走向强盛,文学,同样需要一个更强大的梦想支撑,从个人走向社会,惠及苍生!我们在亚运会上看到他举着亚运之火奔跑广州段;我们看到北京报告会上他大谈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在西部;我们看到召开一个个新书发布会;我们看到他身体力行,广结善缘,以网络推动文学的发展。他以自已旺盛的创作欲,以《长烟落日处》《新疆爷》为契机,向“大漠三部曲”进军。他走出大漠,修炼灵魂,又向读者捧出了“灵魂三部曲”(《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完成了灵魂的升华。

也许很多家乡人民已经淡忘了这位凉州的孩子,但更大的空间包容了他,今日的凉州娃已是国家一级作家、甘肃作协副主席、大手印文化研修专家,荣获“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领军人物”“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等称号,他的作品入选《中国文学年鉴》和《中国新文学大系》,荣获“第三届冯牧文学奖”“上海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入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等。走得再远,是以辛勤的脚步为代价的;飞得再高,是以远大的志向为导航的。短短二十年,雪漠走得太远,以致家乡人很少看到他的影子;飞得太高,连以前的故人只觉天空只有云彩。这里也许不属于它了,因为他走得太远,飞得太高,人们已看不见他了。但,再雄猛的狼也有回头的时候,自已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期间又干了些什么,这也许是每一个人灵魂的回归。

《一个人的西部》,我第一次看到这个书名的时候,就感觉是雄鹰重现,苍狼回首,他将放下所有的荣耀,洗去铅华,开释一切恩怨,内视自我,给心灵一归宿。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本书应该是雪漠半生奋斗的一个回顾,同时也是一个思想的转折,当奋斗到一定程度时,我们的心、我们的文字该到哪里去寻找栖息的地方,找到灵魂最终的归宿,在这一点上,神也罢,佛也罢,大师也罢,让自已孤独的内心有一个栖息的所在,也就有了《一个人的西部》的诞生。

今日,我注视扉页中那熟悉的脸庞,打开那熟悉的文字,希望从书中再一次看到家乡的影子,看到雪漠对家乡的留恋心,让一颗奋斗了半生的心得到滋养,这是我希望从《一个人的西部》中看到的,而不是无死的金刚心。

——20150826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