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视频 >> 雪漠讲座 >> 大手印讲座 >> 正文

现场交流——当下关怀与终极超越(三)

2011-05-27 16:03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文化网 浏览:24558452

佐钦法王:有两个问题,第一,西部大手印的“西部”指的是哪里?第二,能不能解释一下“大手印”这个名词?

雪漠:佐钦法王是佐软第七代转世活佛、佐钦大圆满寺管委员会主任、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院长、中国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甘孜州佛教协会副会长、四川甘孜州政协常委。佐钦法王能来香巴噶举文化论坛,是对我们的认可和支持。

我先回答“西部”指的是哪里?“西部”必须要跟当代官方认为的西部是一样的,当我们说到任何区域划分的时候,不要离开世间法,佛教是顺世的。所以,西部大开发中的“西部”,就是西部文化的西部,包括四川、西藏、甘肃、新疆、青海等等。西部大开发中的“西部”,就是我指的西部。我从来都把国家制定的规则、国家的话语体系作为我的准则,这是第一。

第二,大手印有两种解释,这是非常重要的,大手印的本质是玛哈木渣,“玛哈”是“大”,“木渣”是“印”,印鉴的意思,如同国王的大印。另外,还有一种翻译是象征,象征真实的智慧体验,象征不可动摇的合法性,就是从佛陀那里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心印”。

而我认为的“大手印”又不一样,为什么?我认为的大手印的“印”,就是确凿无疑,不可动摇的生命体验,它代表传统大手印的超越智慧。此外,还有一种新的诠释,因为过去的说法不一定完全对,并且这个时代需要与时俱进的解释。昨天我谈到,传统的大手印只是指超越的智慧、心印、明空、本觉,那么阿罗汉也证得了明空,他和菩萨、佛陀的成就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大”和“手”,“大”和“手”是我对大手印新的诠释,也源于佛经。“大”是大胸怀、大境界、大包容、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它不是以哪个群体、教派、民族、国家而作为标准,而是以众生为参照系,包容一切;那么包容一切之后,就需要有行为,也就是“手”。传统的大手印文化包括了世界上所有心、物的显现,那么我就把“手”解释为入世的行为,积极的利众、贡献社会,没有行为就没有大手印。如果你证得了明空后,依然躲在山洞里像冬眠的动物一样,享受着自己的快乐,那不是大手印,也不是大圆满。大手印、大圆满是什么?是像龙钦巴那样把自己的光明焕发出来,像太阳一样,照亮世界。没有行为就不是大手印、大圆满。

 

张炜明先生: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先问佐钦仁波切,你对雪漠老师的回答有什么意见吗?

佐钦法王:我觉得,雪漠老师的思想比较开放、活泼,他的用词都是比较新鲜的。对于我的问题,他用了比较新的方式回答。我觉得也可以这样解释。

张炜明先生:佐钦法王很年轻,他不仅在大圆满宗教文化上造诣很深,而且精通传统藏传佛教文化,更难得的是他还有开放的心态,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

第二个问题是,我想问雪漠先生,大手印文化一直在强调光明,那么“光明”是何种意义?

雪漠:这个光明是很多教派都提到过的,在香巴噶举中,光明出现在两种情况下,第一种是真正的光明大手印的“光明”,即果位证量,这非常像大圆满中的明空、本觉、空性。但光明有诸多种,一种光明是明心见性的光明,就是我们称之为开悟的光明、悟道的光明,一种是证道的光明。我举个非常形象的例子,光明就是破除某种执著之后的智慧境界。轮回就像是黑屋子,很多人在黑屋子里,没有灯,没有窗,眼睛上蒙着布,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当有人希求光明的时候,便产生了向往,我称之为向往光明,相当于发心、发愿。向往光明的同时开始寻找光明,也就是皈依、发心等积累资粮道,寻找善知识、磕长头,希望解脱。有一天,资粮道圆满后,发现了光明,找到了本元心,蒙在眼睛上的那块业障布摘了下来,突然知道了光明在哪里。见道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俱德上师遇到俱缘地弟子,将自己的证量直接加持给弟子,弟子非常像一个硬盘,上师则是电脑,信心是数据线,在机缘成熟的瞬间上师将证量传送给弟子,让弟子尝到果位光明的觉受。这种叫悟证同时。宗喀巴大师承认这一点,他说上根之人在前世或是修炼之前气入了中脉。比如,香巴噶举传教祖师奶格玛在见到金刚持的时候,就是悟证同时。这是真正的光明大手印;第二个是,通过生起次第、拙火、幻身,气摄不坏明点后发出的光明。这是渐修的光明,是破除执著之后的智慧状态,光明和幻身双运,进入修道,再进入无修道。刚才我说的悟道就是破除所有执著、俱足三身五智的那种智慧境界,这种状态也叫无分别智,然后进入修道,接近光明,一地、二地……,到达八地时,你可能跳出了房间,与外面的光明合二为一,也叫“子母光明会”。外面的光明实际上也叫本有光明、母光明、法界光明,修到的光明叫子光明,就好像一滴水进入大海一样。我们所说的解脱就是实现子母光明会。

张炜明先生:我想再细化一下,因为“光明”在汉语之中的意思比较笼统,它是物理光明?还是有什么颜色的光明?比如打座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光明。是相上的光明?还是其他?

雪漠:很多人认为的光明是相上的光明,但实质上不是。光明是什么呢?光明有另外一种翻译叫空性智慧,也叫无分别智。众生本有的觉性、真心、本元心、本觉,它如同一面镜子,镜子的上面落满了污垢,照不到外界。污垢就是业障,由业力造成的障碍,由业力的反作用形成的障碍。光明就是让本来的智慧显现,这时没有分别心,消除了二元对立,但有智慧,无相、无形、非有、非空、无来无去、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老子说:为学日增,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意思就是,学习是在增加知识,修道需要减少,比如人开始充满了贪婪、欲望、仇恨,然后不断地擦,慢慢地将污垢擦掉,最后本有的,禅宗里称之为真心、自性、真如、光明心、本元心显现,没有执著,没有二元对立,没有任何名相。光明不是相上的,也不是观想出来的,更不是别人给的,是发现而不是发明。清净污垢后的光明,就是我们说的光明。

光明有多种,一个房间里有了一丝针孔大的光明,也是光明,但这是小开悟;一种是相对的大光明,你看到了窗户;一种是走出去,在院子里看到了巨大的天空;一种是不单看到,而且自己也化成天空的一部分,并连天空的名相都没有,这就是我所说的光明。我说的意思,佐钦法王明白、张老师明白、在座的有些人明白,有些人不明白,就像茶味一样,只能尝,说出来就不对了,也说不出来。

实质上过去许多人的悟,就是把镜子的某一点擦净了,露出了一点光明。随着不断地擦,光明越露越多。但不管擦还是不擦,这个镜子的本有光明是一直存在的。而修的过程、悟的过程、证的过程就是擦的过程。

有些人认为光明就是晚上看书不用电灯了,其实不是。光明是智慧的境界、是警觉,不是相上的光明。大圆满叫本觉,禅宗叫平常心。比如,有许多人就错解了平常心。禅宗的平常心指的是证得无分别智之后,并且不执著证得空性才叫平常心。当一个瞎子说我不执著光明的时候,与睁开眼睛的人所说的不执著光明是决然不同的。平常心是证道而不执著道,是破除了我执、法执。同样,破除了我执、法执才是真正的平常心。

观众提问:雪漠老师你好,香巴噶举与香巴拉一样吗?

雪漠:不一样的,香巴噶举是噶举派的一个主要的总支,香巴拉更多的是对净土向往,类似于对净土的向往。它们不是一样的。香巴拉是一种在佛教中类似于极乐世界的一种净土。香巴噶举是一个文化流派,我们现在将她称之为宗教流派,实际上已经不成立了,就是香巴噶举现在实质上已经构不成教派,她是一种学派,她已经不是宗教意义上的某个教派,而是文化意义上的某个学派。

观众提问:您昨天谈到了中国历史文化当中,凡是天下人莫不问祖师“西来意”。为啥都要问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把祖师的西来之意真正参出来了?为啥反复谈“西来意”?这个“西”到底指什么?你刚才提的强调超越宗教一个超越的问题。昨天我们也请教人类文明的源头,人类整体文明的文化源在什么地方。因为这个牵扯到西部的问题,牵扯到你所谈的超越问题,现在我们要问祖师“西来意”。达摩祖师是中印文化乃至是世界文化中最伟大的圣者之一,他象征着两种文化的交流和切磋。他来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二是,刚才听这些大德法师专家讲自己的大手印、大圆满或禅,好像觉得就是无分别的智慧。这个总体上是没问题。但是,如果从宇宙思想真参实悟来看的话,它的真正的内因,这是三个不同的东西。所以,我也希望你们搞这个大手印传承的,真正在大手印上,因为它是一个汪洋大系,真正是不是给我们人类的整体文明的智慧,在某一个方面,给了哪些东西?我们谈的华严一真法界,你讲华严树一真法界,我们大手印在一真法界这个智慧体系上,到底是哪一部分?我们很容易误解是大圆满的见地也是禅的见地,这是对文化或智慧见地本质内涵的,还没有真正参出来的一个表述。我们只能这样说所,以刚才张老师问到的光明的问题,大家都在这样表述,我觉得《华严经》上谈的还是比较清楚。

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雪漠老师,有一个公案 请雪漠老师回答一下:上有天罗,下有地网,左有铜墙,右有铁壁,前有大江,后有追兵,从大手印来讲如何得生?

雪漠:我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祖师“西来意”是一个禅宗公案。那么“西来意”是什么?“意”谁都有谁的理解。这个“意”,实际上非常非常像一个火种、火炬手。昨天我们为什么谈火炬手?火炬手是非常好的,我们每一代人都是个火炬手,二十八代的火炬手在印度,最后达摩将这个火炬传到了汉地,把这个火炬上的火种传给二祖。“西来意”就是火炬上的火,这是第一。就是一种超越的智慧,就是一种本元心的比喻,就是一种本觉的发现,就是一种宝藏的开掘,自性宝藏的开掘。我们换一种方式,这个就是那个“意”只要你得到那个“意”,你就知道什么“意”。如果得不到这个“意”,我说这个“意”你还是不知道这个“意”。

第二个问题,大圆满、大手印、禅宗是什么?它们是一个超越的智慧之水不同的杯子,不同的杯子,这个杯子可能有不同的制作,我们称之为方便法门,可能有不同的显现,我们称之为宁玛、噶举、禅宗。但这杯智慧之水都是让我们灵魂得到清凉,心灵能得到自由,能实现超越,我们称之为解脱、实现寂静涅槃的这种智慧甘露。这个本质的甘露是一样的,如果不一样就错了。这就是一真法界,如果不是这个,就错了。

但我们要注意就是不要把《华严经》,华严宗的那个话语体系,用到藏语的体系中,不同的体系,有不同的话语体系,就好像不能用那种中医的理论,去衡量西医一样。不能用西医的话语体系,来对中医进行评判。不能用“望闻问切”,问一下这个西医,管B超和CT的医生,你懂“望闻问切”吗?它会说“望闻问切”是什么意思?你连“望闻问切”都不懂你还当什么医生?但是这个专家不用“望闻问切”照样能把你哪个部位的肿瘤,哪个地方有个结石,看得一清二楚,甚至比你“望闻问切”更为精确。话语体系不一样。

所以说,一真法界把我们大圆满、大手印和《华严经》的话语体系谈到一起的时候,这时候最好不要对等,因为它不一样。

第三个是什么?前有追兵,后有追兵,哪有追兵呀?哪有铁壁呀?昨天我有个学生,他说雪漠老师,我充满业障。我说,哪有的业障?胡说的没有业障。他整个痛苦不堪,这几天痛苦不堪,充满焦虑,觉也睡不着,他说是得罪了雪漠了,他说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哪里说错话了,我根本不知道你说错话了。是你自己觉得自己说错话自己,折磨着自己。追兵,是你自己觉得有追兵,铁壁,是你自己觉得有铁壁,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你自己的执著造成的幻影而已嘛!没有执著什么都没有,哪有什么东西?只有朗朗明明的真心。比如,我举个例子,你觉得你的朋友说了一句话恶毒的诅咒你的话,确实说过,那不过是他的某个念头生起之后一点情绪的渲泄而已,这个情绪就像太阳下的霜霜花一样很快蒸发了,人家这时候充满对你的爱,觉得我说话错了,我多么爱你呀,充满对你的爱你呢,但你仍然执著于那句话,觉得他对你充满仇恨,你也对他充满仇恨,实质上哪有什么仇恨?人家早就爱你了,你的所有的仇恨和执著是你自己的那种执著造成的,没有这个东西一切都变成记忆。记忆像什么?记忆像风中逃的一条黄狗一样,你追都追不到啊。名词,是什么名词?是概念。概念是什么?概念是人的分别心,有分别心就有概念,没有分别心就没有概念。当我们执著于汉民族的时候,汉民族就是概念。觉得自己是大汉民族多么好,实质上这些概念可以称为唐人,美国人把中国人称为唐人,他们就没有汉人的说法。就是唐也罢,汉也罢是个概念仅此而已,同样一个英国人这样说,美国人那样说,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概念。这个概念就是概念,概念仅仅是个概念,本质上没有概念,仅仅是一个标签,换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我们不要被概念限制,不要被概念迷惑,不要被概念和标签把自己的心牵着走掉,随它去吧,就这样。

(待续:西部爱心文化工程)

友荐云推荐
  相关文章
2011-04-18 15:05
2011-02-21 22:28
2011-05-09 11:25
2011-03-25 20:51
2011-05-27 16:03
2011-04-26 08:15
2011-02-21 22:37
2011-04-08 20:2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