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聚焦 >> 息羽听雪 >> 正文

读者决定着书的命运——文学自由谈(4)

2015-02-18 06:1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吴金海等 浏览:28410409
内容提要:雪漠的优势在于扎实的西北生活,但这个时代历炼这种生活的人没有了。

读者决定着书的命运——文学自由谈(4

香巴文化•99写作研究基地雪漠对话吴金海

●雪漠:我的意思是,吴老师,您觉得“大漠三部曲”的这种写法,如果在我未来的小说创作中,仍然是这种写法的话,会出现什么状况?

◎吴金海:回到这个主题。你靠《大漠祭》《猎原》站上文坛的,你要保持这个势头。小说本身,不要承载过多地宣传宗教哲学的使命。

◎陈亦新:对!小说就是小说。

◎吴金海:小说就是小说。小说首先就是吸引人,然后适当渗透一些宗教哲学的东西,但不宜过多,点到为止,太多的话,就感觉将过多的理念灌输给人家。

雪漠自己也曾讲过,作家要有特色,我也是这样想的。其实,文学和音乐一样,不要人为地分成高与低。比如舞蹈,不要觉得芭蕾舞高雅一点,民族舞就差一点。再比如唱歌,民族唱法是需要唱得好一点,但通俗唱法也是可以的。艺术本身它有一定的受众面,只要受众欢迎,它就有活力。我相信,你的乡土文学,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在乎那些标签,而要在乎你有没有读者,而且这个读者是不是达到了一定的鉴赏水准。一本书是不是畅销书,一茬一茬的人是不是还都这样的喜欢,这是衡量作品的唯一标准。

●雪漠:读者决定着书的命运。

◎吴金海:这和电影一样,要有影响力,电影没有票房也不行。好莱坞大片风靡世界,商业化运作得最好,但刚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说得也很偏激,认为怎么样怎么样,现在也不说了。这就是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

●雪漠:吴老师,我把《大漠祭》《猎原》的那种写法,用到后面的文本创新中,将结构上的技巧结合起来,是不是更好?

◎吴金海:那当然更好了,朦胧地、渐进地结合起来,要给读者一个适应的过程。你换一个笔法的话,人家还不认,感觉不适应。首先要有读者看,没有读者看,这属于自吹自擂。所以,你也有培养读者的义务,但不是迎合。张承志写《心灵史》,张小波写《黄金时代》,卡夫卡写《城堡》,他们都很高雅,但受众面却有限。你和他们不一样,文化上你可以走学术,可以有另外一条渠道。

●雪漠:学术就专于学术性。

◎吴金海:你的思想和见地,可以在你办论坛、讲座,研讨交流的时候,面对面地和人家交流,你是怎么考虑的,你想表达什么,但小说作品本身是不易交流的。

●雪漠:作品是展示的。

◎吴金海:比如,我们看谢晋的电影,张艺谋的电影,我不会看他是怎么导演的,是什么导演手法,我就是来看电影的,看故事的。我是爱屋之后,才会及乌,然后才去打听电影背后的真正含义。没有时间的人,他不会去想,有空的人,他自然就会想。如果你问他们怎么导演的?这就是说教,当然里面也有说教的技巧。现在很多的作品,实质上是在说教,是那种润物细无声的说教,否则显得很生硬。这跟现场主持一样,暗中提前准备一些问题,如果场面很活跃,提不提也无所谓,但一旦冷场,就会有东西来应对。

雪漠的优势在于扎实的西北生活,但这个时代历炼这种生活的人没有了。他写的生活,看着很亲切,但是叫别人来写的话,不可能的,因为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生活,没有真正的生命体验,他想都想不出来,对吧?

雪漠的长项是长篇小说,不能轻易丢。这是宝矿,矿主是你,你如果放弃的话,也就放弃了,别人也不会让你放弃,除非你自己放弃。因为你的年龄、你的经历,现在还可以写,但等你到六十岁,七十岁之后,一些经历你就记不得了,没了。你的黄金年龄也就是最近二十年,以后就没精力了,所以,你不能将它轻易放弃。

当年,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很轰动,一度出现过“洛阳纸贵”,教科书里也收录过。刚开始的时候,我跟他约稿,就和他聊天,因为我和他是忘年交,当时他六十一岁。他就说,他准备写三十个人的传记,包括陈景润之类的数学家。我说,好的。然后,他就写,我就一篇篇看,一篇篇给他编辑。结果,他六十五岁之后,他老爸的身体不好,他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了,就写不动了。

●雪漠:您说得非常对!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