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大千世界 >> 正文

南海行宫事件再爆料 拆迁款可打入私人账号

2014-06-27 07:3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凤凰网华人佛教 浏览:19877801

南海行宫事件再爆料 拆迁款可打入私人账号

随着幕后真相的一步步揭开,南海行宫事件已经由“僧尼同寺”演变为“拆寺驱僧”,从贻笑天下变成震惊世人。原来,南昌市有关部门并不是智商堪忧,而是良心破底。但接下来,这个震惊全国的事件却极有可能成为一个信息封锁下的黑洞而不了了之。因为,被拆寺院的三位住持都已经分别收到了当地宗教部门领导的封口通知——“别向媒体乱讲话”。

十里古寺住持宽性法师:不要再问我了

宽性法师是一位执着而倔强的僧人。六年前,他住持的十里古寺在当地的动迁改造中遭到强拆。由于没有得到任何安置,自己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他曾对笔者表示,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被反绑双手押到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的那天。他回忆道:“当时都流泪了,但是没办法,我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从此,流浪僧人宽性法师开始了他长达六年颠沛流离的上访生涯。

但这锲而不舍的上访,没有“访”出结果,却把自己“访”成了外人。宽性法师不但没能恢复寺院、要回被截留的拆迁补偿款,反而使自己被南昌市佛教协会开除了。就像一位法师所说:“他连人都不是南昌市的人了,再给他钱,想得美啊!”

目前,宽性法师依然住在十里古寺废弃的门楼里。但这座门楼无法开伙做饭,周围也都是一片废墟。无奈,宽性法师只好去附近的祠堂边上吃饭,那里有个村民的小厨房。宽性法师说:“我现在还在山门住,因为担心他们晚上来偷拆山门,这是十里古寺的唯一证据。”

但是宽性法师的上访生活已经被迫停止,因为上面领导说“不能影响南海行宫的建设”。经过了最初的愤怒、无助和绝望之后,宽性法师开始逐渐释然。他每天在潮湿阴暗的门楼里一遍又一遍地跪诵《地藏经》,希望地藏菩萨的愿力能够加持他守住最后的门楼,有朝一日恢复被毁的寺院。法师说:“我会坚持下去的,直到寺庙有一个最后的结果。”

就是这位宁肯流浪也不肯“三庙合一”、甘愿除名也拒绝妥协的硬汉,在621日笔者访问他时,却突然顾忌重重、欲言又止。他表示:“之前我已经对一些媒体把情况说过了,网上也都有,你自己去查吧”。

经笔者一再追问得知,当天下午,桃花镇一把手Z书记、分管宗教的G副书记和那位曾经强逼宽性法师签订拆迁协议的十里庙村村书记走访了宽性法师,再三告诫他不要与媒体接触、不要影响南海行宫的建设。

宽性法师说:“建庙我支持,但是反对用三庙作陪衬。领导们说‘三庙合一但独自管理’,其实大家都清楚,这只是临时性的敷衍,为了稳住我们。”他表示,三座寺庙只是一个幌子,南海行宫未来的规划很明显另有打算。

但对其中细节,宽性法师讳莫如深,他只对笔者说:“不要再问我了,他们(镇领导)警告过我,我现在什么都不能讲”。

丁叔民警告慧仁法师:不要对媒体乱讲话

女众道场净业寺住持慧仁法师依旧带着寺里的老人和孤儿住在已成危房的废弃小学里。近日,南昌市连降暴雨,小学外的工地上全是泥巴、难进难出。慧仁法师的住所已经停水一个礼拜,迫不得已,68岁高龄的她只有趟过泥地外出为大家采买用品。

622日,南昌市佛教协会镜定法师、丁叔民走访了净业寺。慧仁法师回忆道:“就是丁叔民跟我讲,‘你以后不要对媒体乱讲话’。可我讲的都是实话,没有乱讲话。你拆我庙、没给补偿款,这是假话吗?反对三寺合一、僧尼不能住在一起,这是乱讲话吗?他们毁我庙,这不是事实吗?他们不动我庙,我干嘛要讲话呢?”

据慧仁法师介绍,净业寺被拆毁于2012年底,她说:“那年冬天,我们提出想在老寺院过一个春节、等过完春节再走,就连这个都不肯,要我们到这边(废弃小学)来过春节”。当时,镇领导曾经信誓旦旦地对她表示,过完春节就给净业寺建新寺。可冬去春回,慧仁法师从2012年等到2013年,又从2013年等到了2014年,新寺却毫无踪影,她说:“就是前几天建了两间活动板房来骗我们”。

对于净业寺的拆迁,慧仁法师从始至终坚决反对,她说自己背不起拆庙的因果。但在走访时,镜定法师却对她说“你不要用因果来吓人”。此前,她曾打过电话给南昌市佛教协会会长纯一法师:“我说‘师父啊,拆庙是有因果的,这个因果哪个负啊?’他跟我讲他负”。但这个因果纯一法师究竟是怎么负的,慧仁法师并不知道。

直到净业寺被强拆近一年后,慧仁法师才终于从老洲村村委会得知,本寺的拆迁协议已经被南昌市佛协会长纯一法师代签了。慧仁法师回忆说:“后来过了好久我去问村书记,‘你们拆我庙,怎么协议书都不给我?’村里说‘这里有一份’,这才拿给我,否则根本不告诉我。”

据慧仁法师透露,拆迁方对寺院究竟值多少钱并没有评估,但净业寺的总价值至少在千万以上,应得的补偿款远不止309万。慧仁法师说:“寺里建筑面积3000多平米,有一座天王殿、一座大殿、将近三十间寮房,此外还有一座往生堂、一个车库和一条马路,都没有算进去,就含含糊糊写了个1700多平米。”后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南海行宫项目便是以净业寺的名义向政府申请的,南海行宫目前的选址所在地也是批给已被拆迁的净业寺的。

慧仁法师强调:“纯一法师要建南海行宫我们不反对,但他不应该用我们净业寺的钱、盗用净业寺的名义。建南海行宫要用南海行宫的钱,批给净业寺的钱是要建净业寺的。”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不打算重建净业寺,那拆我庙的钱到哪儿去了?”

623日,桃花镇的一把手Z书记和分管宗教的G副书记走访了慧仁法师,再次重申了市领导“不要乱讲话”的精神。慧仁法师说:“我都是实话实说。你们如果恢复净业寺,我就不做声。如果你们想骗走我的庙,我就还是要说。”

只要你肯走,300万拆迁款打到私人账户,再加200

璨池法师表示,622日,桃花镇Z书记和G副书记也曾到访西观寺。与另外两位法师的境遇类似,两位领导向璨池法师重申了不要再联系媒体的精神。Z书记表示“现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其他地方的领导也都笑话我们。这段时间我都在看媒体报道,想跟你们沟通一下……建庙(南海行宫)是好事,你们应该支持。”G副书记则直接说“不要乱讲话”。

相比之下,621日南昌市佛协秘书长镜定法师与他的私下谈话则要露骨很多。镜定法师是湾里区翠岩寺住持,今年年初刚当选为南昌市佛教协会秘书长。

璨池法师回忆,镜定法师一进门就特意强调,这次谈话属于私人性质,“不代表纯一法师”。镜定法师表示,可以多给璨池法师一些钱,希望他不要在南海行宫项目上过多坚持、搬到其他地方去。但这个提议马上遭到了拒绝。镜定法师说,“不要跟会长争,他能量很大。只要你愿意走,300万拆迁款可以随时打到你私人账户上,此外可以再加200万。之后随便你们到哪里去买地、随便你们建什么,我们一概都不管。只要你不跟他争,一切都好说。”

璨池法师表示,他当场回绝了镜定法师的提议。“出家人为法忘躯、把生死置之度外,自古至今都是这样。为了西观寺一代代师父们的传承,哪怕要我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另外一位法师则痛心疾首地说:“以前都说江西道风好,可上面是腐败的,外人看不见好。”

在与上级领导的沟通中,三位法师得知,几天后纯一法师和市宗教部门领导将就南海行宫一事召集他们开“史上第一次协调会”。法师们都感到有些没底,因为自己和寺院下一步的命运可能都将系于这次“协调会”中。

更重要的是,从“可将200万打入私人账号”的承诺中似乎可以猜想,南海行宫“三寺合一”的宏大运作中,其后续方案何止“三寺一宫”?其中的经济利益何止200万?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4-09-25 05:57
2015-04-18 08:07
2015-05-23 09:00
2015-10-20 10:41
2014-09-16 06:22
2012-05-26 09:07
2017-03-09 15:31
2016-01-04 09:2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