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亦新红尘 >> 正文

孤独的圣地——2014印度纪行(七)

2014-03-24 10:3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亦新 浏览:32249014
内容提要:别笑,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感情丰富又充满幻想,别人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往往能让我铭记在心。

作者:约翰.阿特金森 .格里姆肖

孤独的圣地——2014印度纪行(七)

7、夜与雾

 

印度之行,果真不同寻常。第一晚,便如此难忘。

奔波了一天,大家都累了。条件虽然艰苦,但上车之后人人都睡了。天地间只剩下汽车发动机的轰鸣,这声音粗重而孤独,像一位身体强壮却风烛残年的老人。出城之后,所有的灯光渐渐消失在远方,黑色汹涌而至。

夜,无限延伸,铺天盖地裹挟而来,浓稠的如同沼泽,神秘的如同传说。

我疲惫不堪,却无法入睡。

曾几何时,我也像这夜一般无法入睡。那时,床头的灯一关,黑暗便随之降临,偌大的世界,仿佛只剩下我。偶尔,窗户中也会透入微微的月光,照入我的 眼中,冰冷而孤独。天地重归寂静,白日的喧嚣随着夕阳消散,我却无比清醒,那些平日被埋藏的问题,全部窜入脑中。对于“无常”与“活着的意义”此类问题,我思索不清,却又纠缠不休,这一切都不由自主,无法控制。无数次,我默默念叨:既然无常,那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活着可以找到一个终极永恒的意义,那么还是诸行无常吗?我没有答案,也找不到答案。而更多时候,世界万物终有一天将会消亡这个事实,也让我绝望。我无可救药地陷入精神危机,敏感而脆弱,痛苦而孤独。那段时间,我世界里的一切都被蒙上了灰色的影子,它带着无法抑制的悲伤,如同决堤的洪流。直到有一天,父亲带我走进了一个世界:佛陀的世界。这一切问题才迎刃而解。现在看来,那时的我虽然矫情,虽然莫名其妙,但那痛苦与绝望却是真实存在的。

大巴摇摇晃晃地开。夜太黑,我看不见路。不过我不但心,因为我知道,我一直在路上。

这一夜,我仍似以往那样清醒,却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感激,也不是因为绝望,而是因为向往。现在,我身处佛陀的故乡,他曾在这里真实的生活过。

某个刹那,这无际厚重的夜,仿佛吞没了世界,超越了时间与空间,将我带至二千五百多年以前。我甚至感觉到那位孤独的觉者,就在我的不远处,他静静地坐在毕钵罗树下,淡淡地看着我。

这是个空灵的夜晚,这个夜晚让我明白,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二千五百多年了,他一直都在那里静静地坐着,看着斗转星移,看着红尘沧桑,看着世事变幻,看着悲欢离合,看着生老病死……看着从异国他乡赶来朝圣的我。

你看,他光华的身影萦绕着恒定,在历史的变幻与岁月的侵蚀中如如不动。

你看,他眼中的悲悯淹没了天地,如潮水一般席卷了瑟瑟发抖的我。

你看,他脸上的微笑满含着智慧,仿佛亘古不变的清风。

你看,他周身的清凉渗透了灵魂,空性智慧从此伴随。

……

在这份注视下,我也渐渐入睡了。梦里,也在朝圣……

 

大巴摇晃的愈加厉害,后来我只能在半睡半醒之间游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忽然停了,原来是要下车方便。

刚下车,我便大吃一惊,车外一片浓雾。就算是在黑夜,仍能感觉到它浓稠的质感。远方来往的车,只可看到两个朦胧的车灯,在这样的荒野中,像极了瞪着巨眼的上古神兽。我看不到脚下的路,也看不清同行者的身影。偶尔,只有几声呼唤,飘渺而至,像天外来音。我想极力远眺,可眼前除了雾还是雾,我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远。我摸索着向前走,恍似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身后,车灯的光影越来越模糊。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那篇童话《魔橱》,而我正走进神秘的纳尼亚……

这突如其来的夜雾,给朝圣之旅的第一天,增添了些许奇异。

别笑,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感情丰富又充满幻想,别人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往往能让我铭记在心。没有原因,也没有什么理由,只是缘于一种莫名的感觉,我说不清,也道不明。譬如这夜雾,别人看来本没有什么,可它却带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如梦如幻……于是,这个特殊的地点,特殊的时间,以及这场特殊的夜雾,便走入了我的文章,随之融入了我的生命。

不久之后,大巴又开始摇晃。我着实佩服司机,我连路都看不清,他却带我们穿越上百公里的路途,准确无误地抵达目的地。我不知道,他是太熟悉路,还是太熟悉这雾。

不知在半睡半醒之间徘徊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凌晨还是午夜。总之,我们到达了宾馆。从广州的凌晨五点,到舍卫城的午夜,感觉真不是一天的距离,似乎像跨越了一个世纪。现在,我已经有些恍惚,觉得头重脚轻,身体也充满了各种不适。此刻,终于有了一种跋涉的味道,有了一种朝圣的状态。

我们入住的宾馆名叫“Lotus Nikko Hotels”,翻译过来是“日光莲花酒店”。宾馆不大,西式风格,装饰以白色调为主,布置的还算精致。一进宾馆大厅,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旋转楼梯。然后在比较显眼的地方,供着一尊释迦牟尼像,前面的小桌上放着些香火钱,有人民币、日元、韩元、美元,还有一些他国货币,不过我不认识。

据说,这座宾馆是附近最好的宾馆,离舍卫城遗址只有几分钟车程。看样子,这宾馆是专门为朝圣者修建的。房间的钥匙很独特,一个手掌般大小的铁牌上写着房间号,上面吊着房间钥匙。习惯了国内的电磁房卡,拿着这份量不轻的钥匙,我还是略感惊讶。

房间很一般,略显简陋,器物都很陈旧,与宾馆外部装饰不太相配。不过,这已经高于我的预期了。朝圣之前,有朋友跟我开玩笑,说圣地不是在荒郊野岭,就是在贫困乡下,生活条件极其恶劣。现在只能说,他们想多了。

虽然困极了,但入睡之前,我看着窗外仍在想:我真的是在印度了吗?我真的是在舍卫城了吗?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8-10-22 13:43
2014-09-23 04:15
2014-09-11 11:59
2014-03-18 11:47
2016-12-27 16:06
2014-08-29 12:21
2014-03-29 10:15
2014-03-12 09:5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