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视频 >> 雪漠访谈 >> 正文

雪漠做客新浪网谈“大漠三部曲”

2011-03-06 19:25 来源:新浪网 作者:雪漠 浏览:37276607

 

“大漠三部曲”创作历程

——雪漠做客新浪谈“大漠三部曲”

时间:200984日下午五点

地点:北京新浪读书《名人堂》演播厅

  (以下是聊天实录)

  ◎主持人:全球的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新浪读书《名人堂》,今天很荣幸为大家邀请到了一位西部作家。他历时20年,为中国农民生存范本老顺一家造型,并著有大漠三部曲系列,《大漠祭》、《猎原》、《白虎关》,并囊括了全国多个文学奖项。雪漠老师,跟新浪网友打声招呼。

  ●雪漠:全球的新浪网友大家好,很高兴在这儿跟大家交流。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您从25岁开始创作中篇小说 《大漠祭》,一直到45岁《白虎关》的定稿,是什么动力促使您用了20年的时间来写一家农民的?创作初衷是什么?

  ●雪漠: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像我的父亲母亲这一代农民,20多年前的时候,那个时代,他们生活得比较苦,当然现在比以前好多了。那个时候,我的父母,许许多多像我父亲母亲那样的农民,他们过得比较辛苦,但是那个时代的文学界却并不关注他们,反映他们真实生活的不多,所以那时候,我就埋怨一些作家们为什么不写写农民呢?

  后来我想,与其埋怨他们写,不如我自己写,这是第二个原因。那时候我25岁,其实是一个文学青年,写得时候不会写,我的写作和别的作家不一样,别的作家是从短篇开始,中篇、长篇都是这样的。我不是这样,我刚开始写的书就是《大漠祭》,刚开始是中篇,结果发现中篇写不好的时候,我就扔了,再写一遍,不好的时候再扔了,就再写一遍,就是这样一遍一遍地写,这个时间《大漠祭》就用了12年。最后一遍好了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满意了,后来大家看到的《大漠祭》是最后一遍,实际上写过许多遍。后来《白虎关》、《猎原》就比《大漠祭》好一点,当然也是写一点,扔一点。与其说写作用了20年,不如说我自己从文学青年成长为一个作家用了20年。

  《大漠祭》、《猎原》、《白虎关》最初的创作意图仅仅是想为农民写几本书。至于后来,随着《大漠祭》完成,到了《白虎关》,那个时代我就有了一种眼光了,我发现这个世界正在飞快地消失,农业文明在消失,传统文化在消失,随着全球浪潮的冲入,中国很多地域化的东西在开始消失。这时候我从最初非常朴素的仅仅为农民造像,写写农民的生活这一个出发点变了,变成想把飞快消失的时代定格下来。所以说《白虎关》中我已经提及到:“当一个时代飞速消逝的时候,我抢回了几撮灵魂的碎屑”。当这一代农民,这一代西部人,被岁月,被全球化的浪潮冲刷地可能会永远地消失在历史之中的时候,我的这几本书却想让它成为一种历史的“定格”。

有了这样一种目的的时候,整个创作,整个写作意图,以及对自己的要求就有一个坐标,就是横的世界,纵的历史,在横的世界,和纵的历史之间铸就一个至高点,所以对自己比较严格了。

 

  ◎主持人:您在创作过程中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这20年,表面上看,您写了是一家农民,实际上也是您的一个重要的人生经历,您在《白虎关》后记中也说是完成了自己,能简单聊一聊,您怎样完成了自己吗?

  ●雪漠:第一完成自己,从一个文学青年到一个作家,而且我自己认为我也算一个优秀作家,这一过程的升华;第二人格,从最初的一步一步战胜自己到今天,虽然我仍然在战胜自我,我已经远离了一些贪婪、仇恨、愚痴这些东西,我已经从文学上达到一种升华,从人格上完成一种升华,当然这个升华远远不够。

昨天我碰到一个网友,他这样告诉我:雪漠,当你现在到了这个份上,多写几部书和少写几部书没有什么,你主要做的让你的人格更趋完美,用你人格的力量去实践自己的某种人生追求,这时候人格的修炼和人格的完善比创作更重要。我始终把这句话作为我人生中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忠告。

他说得非常好,当一个作家到了一定时候,他的写作不仅仅是文字,更主要的是让自己完善成为一个作品。所以我一直对这位朋友心存感激。我觉得他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导师。虽然他没有任何地位,没有什么名气,但是他这样忠告我的时候,却给了我一种灵魂的震撼。我觉得这辈子除了写好这些书之外,更重要地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主持人:还想请问一下,大漠三部曲您自己最满意的是哪部作品?

  ●雪漠:最初《大漠祭》为我赢得了比较大的声誉,也是我的处女作、成名作。《猎原》非常可惜,由于多种原因没有《大漠祭》影响大,但是我认为比《大漠祭》好,好多专家也认为比《大漠祭》好。在很多排行榜一直在全国前三名,有一次是排名全国第一。但是这三部中间我最心爱的,最看中是《白虎关》这本书。

  为什么这样看中了?第一:它是我文学成熟期的作品。文学技巧、文学追求、文学理念、文学修养,以及我人生的历炼都达到一种比较好的境界的时候写的;第二:这个中间通过三位西部女性的命运,整个交织了这个时代,由农业文明向城市文明转化的过程中,写了整个一个世界,写的不是一个故事,不是一群人物,而是整个世界,不是对这个世界表面化的描摹,而是对这个世界人物灵魂的刻画,一种灵魂的铸造,甚至是上升到灵魂的高度,不仅仅是一部作品。著名评论家雷达老师认为这部作品比《大漠祭》高出了许多,是能让浮躁的心灵沉静下来的一部作品。他有一篇文章《2008年我所看好的几部书》中间重点谈到了《白虎关》,然后好多地方都转载,我感到很欣慰。这部书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得到像《大漠祭》、《猎原》那样的重视。

  ◎主持人: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雪漠:《大漠祭》正是西部大开发,整个世界的目光都关注西部,这时候西部出现一个作品会得到许多人的关注和认可。这是第一。

第二那时候《大漠祭》出现之前,没有《大漠祭》这样的作品。雷达老师他说雪漠的出现,是中国文坛一个特例,非常奇怪的现象。因为在那个时代,在那样一种叙述格局下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东西,但是偏偏出现了,《大漠祭》之前没有《大漠祭》这样的作品,《大漠祭》出来之后就赢得了一片喝彩,因此《大漠祭》引起了轰动。《猎原》也是这样,《白虎关》不是这样的。这个时代已经非常丰富了,信息非常多了,当信息像飓风一样,像海啸一样扑面席卷而来的时候,好多人容易被淹没了,西部正是这样。

还有,西部的文化没有发言权,西部的经济没有这边发达,比如炒作等没有这样的经济实力,所以《白虎关》就容易被人们忽视。这次正好新浪给了这么好的机会,能够让更多人了解《白虎关》,我感到非常欣慰。

 

  ◎主持人:咱们接下来就聊聊《白虎关》,在这部小说中你写到了“花儿”民歌,您说她犹如天籁,能否给各位演唱一段,感受一下西部民歌的魅力?

  ●雪漠:西部民歌和别的不一样,有一种灵魂撕裂般的东西,我简单唱几句,是凉州民歌,谈的是爱情,一个小伙子寻找爱情的时候,经历了诸多的磨难。但因为经济等许多因素制约他,生活很艰难,这样的民歌,传唱了好几百年。叫《王哥放羊》。我简单唱几句。

  (演唱)

  第二段的歌词是什么意思?往前来是茫茫戈壁滩,往后看是嘉峪关,古代一出嘉峪关,就没有人烟了,全是戈壁滩,所以两眼泪汪汪,两边是两架山,抬起头上面是一片天。这样的艰难的生存困境下,如果一个有爱的追求的人,可能会发出灵魂撕裂般的声音,西部民歌都是这样的。

  ◎主持人:谢谢雪漠老师让我们感受西部民歌的魅力。《白虎关》中写了三位女性的爱情,比如说主人公兰兰把小爱升华到大爱,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小爱和大爱的区别?

  ●雪漠:小爱只为自己,大爱让自己的爱传递出去,去利益他人。小爱活着只为自己和亲人活着,大爱却把自己对亲人的这种爱传递给整个世界。这就是区别。

 

◎主持人:您在小说中对西部女性的刻划笔墨比较多,您能谈一下您眼中的东西部女性的特点吗?

  ●雪漠:西部女性和东部其他地方不一样。西部女性更多停留在为生存而活着,当一个人为生存而活着的时候,这时候她和她生存的环境之间构成一种巨大的冲突。这种冲突可以升华她的灵魂,于是她活着的时候,就考虑一些活着的理由。因为环境是那样的险恶,她的生存如果充满苦难的时候,她就追问一些她为什么要活着,如果没有为什么活着的理由的时候,她可能选择不活。

  所以西部的女性更多是追求一种活着的理由,也就是活着的意义,追求她为什么活着?她可能为大的理由,也可能是小的理由。小的理由比如说儿子、丈夫,大的理由为她心中的爱,像《白虎关》的中莹儿,象主人公兰兰,她活着为了她的信仰,其中月儿活着为她的爱情,追求属于自己活着的某一种理由。有时候活着的理由比活的过程更重要,只有有了活着的理由,明白为什么活着,这人才会升华,才会超越动物的层次,升华为真正的人类。

  ◎主持人:咱们再聊一下您的第一部作品《大漠祭》,最近新版本增加20万字的内容,具体增加了什么内容?是您最近新的感悟吗?

●雪漠:《大漠祭》增加了20万字,主要增加有两个,第一个就是过去在上海出版的时候,被删掉的一部分,我认为不错的,把它仍然恢复了。第二我有个中篇小说,叫《莹儿的轮回》,在《中国作家》发表的,后来出版的时候,因为《大漠祭》这次出版的时候,甘肃有6千个农家书屋,为这6千个农家书屋配备书,有6千个农民的村子可以得到《大漠祭》,于是提出多增加一点内容,出版社提出把《莹儿的轮回》输入进去。刚开始很为难,因为这个部分内容是《白虎关》中的,刚开始我是不愿意的。

后来责任编辑认为6千多个农家书屋中间,尽可能多地知道一些新的东西,让这么多的农民,除了原来的《大漠祭》之外,得到一种新的东西,有这个比没有这个好,我觉得这个提法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就允许把《莹儿的轮回》输入进去,作为附录,后来他们作为最后一章,可以让更多的农民看到原来《大漠祭》没有的东西。他们不一定看得到《白虎关》,好多农村没有书店,但是他可以看到新版的《大漠祭》,有这个比没有这个好,于是我就同意了。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西部的亲朋好友看到这些作品都是怎样评价的?

●雪漠:好多人问我,这个是真得吗?真得吗?意思是这个是不是真的吗?我告诉他们,这个虽然不是真的,但是比真得更真。《大漠祭》、《猎原》、《白虎关》是我25岁到45岁之间写的,20年的生命历程,我经历了西部许许多多的生活、场景,以及经历了非常多的人、事,以及诸多的东西,别人不一定能经历到的东西,在这样巨大的营养及滋养下我才创作出一个世界,一个艺术的世界,这个艺术的世界比真实的世界更真实。很多人读这个书都流泪,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太真了。他们对艺术的真和生活的真,分不太清的。

 

  ◎主持人:您小说中的一些主人公在生活中是否有原型?

  ●雪漠:都有。

  ◎主持人:从您的小说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您对西部农民和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您也是出生在西部,不知道西部这片土地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雪漠:我像一棵树,西部的土地像这棵树的土壤,像新浪之类的虽然不在西部,也属于向西部注入营养的渠道之一,因为西部好多文化通过网络,或者网络的东西影响着西部文化,西部的土地是我生存的一个土壤,我是一棵树,我这棵树吸取了这个土地上诸多的营养后才可能长大,长大之后,我的树枝就可以随风超出这个根系的范围,比如可以走向世界,走向国外,走向东部,但我的根系深深扎在西部这片土壤里面。

  ◎主持人:您在西部的生活经历对个人的创作有什么影响?您觉得土地和文化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雪漠:严格地说,一个作家没有土地他不可能成为作家。尤其像西部土地,如果没有凉州,没有甘肃,没有西部,没有我所经历那么巨大的文化圈,包括敦煌学、凉州文化、以及藏学等。也就没有今天的我,土地和作家类似于母亲和儿子这样的关系。

  ◎主持人:西部文化比起其他的文化,比如说中国东部有什么独特的魅力?

  ●雪漠:前段时间我的朋友何羽出过一本关于我的访谈录的集子叫《热血厚土》,把东部文化用“热血”两个字来象征,把西部文化用“厚土”来象征,这是非常对的,西部文化就是非常深厚的,博大的厚土,东部涌动着一种生命的激情,像热血一样。一个作家如何把“热血”和“厚土”这两种表面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和谐的东西,融为一体的时候,他可能会得到一种巨大的滋养,而成就他的事业,他可能成为大作家。

  ◎主持人:可能一些读者会反映您的作品和小说比较难读懂,读起来不是很轻松,你有没有考虑过改变自己的写作方式?

  ●雪漠:原因是这样的,我的作品不仅仅是故事,不仅仅是编一个好看的故事,我想留下这个时代,留下这个时代忠实的记录,当这个时代博大的时候,我的作品也会博大;当这个时代人物精深的时候,我的作品也会精深。所以有时候因为追求博大精深,反映真实的东西,而不是编造好看的故事,很可能会影响阅读,这是我的毛病。正是这一点,让我拥有许多固定的读者。我的读者里面有十多遍读我作品的人。后面我就尽量注重一些叙述的技巧,让我的作品更接近这个时代,更接近这个时代的读者。

  ◎主持人:从您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你是有宗教信仰的,您觉得一个作家的宗教情怀对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雪漠:一个作家可以没有宗教信仰,但是不能没有宗教精神,可以不信仰宗教,但不能没有宗教精神。宗教精神是人类文明中最精髓,最崇高的精神,什么是宗教精神?就是能够让这个世界更美,能够利众。我从宗教里面汲取大量的文化中间,就是大手印文化,古代的印度以及中国文化中间都有“大手印文化”,它不是一种宗教的东西。

 

 ◎主持人:您的《大手印实修心髓》也是最近出版的一本书,里面提到了“大手印文化”,能跟网友们简单地聊一聊大手印文化吗?

  ●雪漠:“大手印”不是一个宗教概念,而是一种人生境界。比如这个是一种大胸怀、大境界、大包容、大悲悯,没有这个“大”,许多宗教冲突,都是因为缺少这个“大”,而引起一种狭隘,非常狭隘的一种东西,一些文化的狭隘,互相进行一些比如争斗、纠纷、冲突等引起的世界的不和平。有了这种大胸怀、大境界、大悲悯、大包容的时候,人们会活得更好。

  是一种行为,要注重行为,不仅要有大胸怀、大境界,而且要有行为来体现。用这个行为来贡献这个世界,奉献这个社会。

  这个是中国佛教中最精髓的东西,代表一种超越,终极智慧,对人类的一种终极关怀,是一种超越,没有这个超越人类不可能有更高的境界。“大手印文化”是中国儒、释、道三家里面最高的境界,它远远超越一些宗教之类的东西。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好作家是上天的出口,您心仪的好作家是什么样的?

  ●雪漠:我认为的“上天”不是基督教认为的人格化的上天,而是大自然,人类大爱、大真、大善、大美。这些东西我认为它代表着一种巨大的力量,可以称之为“上天”。一个作家必须拥有大善、大爱、大真、大美这才可以称之为真正的作家。拥有这种境界的作家,他的作品才能反映出这种大悲悯的精神,有了这种胸怀他就是“上天”的出口。

  ◎主持人:您怎么评价一部文学作品,标准是什么?

  ●雪漠:标准就是第一,这个世界有它比没有它好;第二,就是读者读了它比不读好。

  ◎主持人:您觉得文学在当今这个社会,它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雪漠:文学的力量说大很大,说小很小。以前一个朋友就告诉我,文学是不能改变世界的,文学是无力的。文学不能改变世界,汉武帝的时候,司马迁的《史记》它改变不了汉武帝。但是随着时间,文学的力量会一天一天大起来,因为时间会让象汉武帝那样的强权很快消失,而文化的传承力量把文学中的大美,真、善、美的东西传递给每一个人。文学更多时候是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心灵,当每一个人只有改变了自己的时候其实就等于改变了世界。

  ◎主持人:最近看您的博客提到《白虎关》的出版,意味着老顺一家告一段落,别人也都劝您写写别的,别把您定义为乡土作家,您有没有想过尝试写些别的题材?

  ●雪漠:最近完成了一部《西夏咒》,写的就是一部西部文化,一种新的东西,除了“老顺一家”,除了《大漠祭》、《白虎关》之外,《西夏咒》这是比较重要的作品。昨天《中国作家》副主编,著名编辑家杨志广看了这个作品,他认为这是雪漠作品当中非常重要的作品,从文学角度看,非常有价值,非常有特色的一部作品,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升华和超越。

  ◎主持人:谢谢雪漠老师,希望您给我们带来更多有力量的作品,也谢谢各位网友观看此次《名人堂》。

●雪漠: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2011-03-06 19:12
2011-03-06 19:19
2011-03-06 19:25
2011-01-16 17:23
2011-03-06 19:24
2011-03-06 19:20
2011-03-06 19:2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