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阅读 >> 新香巴人 >> 正文

爆发要沉默,不沉默你就灭亡

2011-03-05 10:34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罗倩曼 浏览:50685809

这个题目是呼应本期小池池主讲的引子,“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从某种意义上说,沉默中有可能会灭亡,有可能能爆发,但是不沉默就真的要灭亡。非常有感于菲菲常说的,很多话说完就像放屁一样,留不下任何东西,消失在虚空中,更要命的是还熏死人!这话说得太对了,上班下班,公司家里,地铁上网络上,大家的眼睛耳朵脑子填满了各种信息,我们没有时间去思考去运用,抱着一堆散乱的信息,那就是垃圾,甚至熏得你头晕目眩反胃呕吐。所以我们当中,放屁最少的,制造垃圾最少的,当属主讲人,小池池~~~

    其实我也是小池池的粉丝,沉默的拥护者。为啥小春要求同居一再遭到沉默,因为我想要比较沉默的生活方式~~臭宝啊臭宝,你不要怪我狠心,其实你不知道,我爱你爱得紧啊~这可以从我们的恋爱史中证明。

    话说当年……%%……&*#%其实废话不用那么多,只要引用上师一句话,当年第一次见上师,上师对我的印象是“冰雪美人”,且不说是否美,不过既然上师说的应该差不远,那冰雪是形容得恰到好处。惨了大宝苦追三年,用尽了上辈子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拙火,也没把我这冰山融化。也亏了那“冰山美人”,亏了见了上师之后,借助太阳的光芒,慢慢把冰山融化了,流出加持源,冰山流出了甘露,滋润了春天的小草。从那以后小春的夙愿得偿,抱得美人归。以前我想都没想过,俺夫君竟然有熊的肚子、虎的臂膀,俗称熊腰虎背,却配上毛毛的小脚小手,长他身上特可爱……遮也遮掩不住,我对这斯甚是满意。以前我很鄙视夫唱妇随、恩爱等词,这就和古代喜结连理为的是传宗接代一样脑残。不过我后来发现,这词就是在说我们呢- -!!!

以前喜欢牵手,感觉很甜蜜,现在我喜欢抱他手臂,他像拎个宠物出门,而我可以省很多力气。你想想在大海中,抱着一棵大树,让它带你飘……飘……飘到岸边,是不是省力多了,前提是得是一棵大树,木片的话一个浪就打翻了。从此以后冰山美人就变小鸟依人了,大树肯定喜欢小鸟小雀啊偎依在他头上。有一回大家聚到上师家,上师心里跟明镜似地光溜溜,照到菲菲的脸,就问:菲菲,为何脸色不好啊?然后又照照我的脸,说:你看罗倩曼的脸多红润。小春心里就偷喜,他自诩是他把这金丝鸟养的毛色鲜亮的,一般的小树没这么好的营养。其实我也苟同~~

    小日子过得很是美满~这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但从一天开始,有了微妙的转变。那天我听了“葬花吟”,就是林黛玉葬花的那段歌,我像被林黛玉附身似的,她眼泪汪汪,我悲痛欲绝。“花谢花飞飞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游系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花落人亡两不知”,“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时间的尽头,可有我们的归宿?林黛玉那么美,却又红颜薄命,我们纯真的爱情就如林黛玉那么美,也如她那么脆弱。我们可以相爱相思相守一辈子,可一辈子匆匆就过去了,以后呢?无量劫中轮轮回回,我忽而和小春子好过,忽而和小夏子好过,也可能和小秋子、小冬子……算命软件上说我们是千年等一回。等了千年,才能聚几十年,我好亏,我舍不得,我不甘心!几十年过去后,眼一闭,就像做梦一样身不由己,你是谁,你爱的人在哪里,你都会忘记。于是我要去追问,那天尽头,那时间的尽头,那永恒的爱,在哪?在哪里?!(抓狂)

    从上师那里,我找到了答案,当你可以控制梦境,当你超越了时间空间,当你和虚空融为一体,当你就是宇宙,宇宙就是你时,你也可以是你爱的人,他也会是你。没有你我,无二无别。那时小爱已经升华为大爱,好究竟~

    所以从那以后,我刻意想保持一份清醒,尽量把自己从温柔乡里拍醒,我们时时间也多了一份沉默。时光飞逝,我们也会飞快地老去……

    一年前有一个景象很触动我,和大师兄有关。那次是男生大家在上师家楼下打篮球,爷们都脱了衣服(上衣),小春的熊肚我自是看惯了,我竟然被大师兄微软凸起的小肚子扎到眼,心里咯噔一下,有那么一点酸楚,看过《霸王别姬》的,就如当年的真霸王变成了现实中的段小楼。大师兄当年也好说是霸王式的人物,暴力家庭、海军陆战队、黑社会、摇滚乐队哪里没待过,想象中应该有六块腹肌,肌肉紧实,眼眉光炯炯……挺可爱的小赘肉,却让我感到时光飞逝的心酸……

    上师说他有一处绝密的处所,连师母都不知道。听到时我眼睛一亮,心里有点蠢蠢的向往。未得坚固力,舍闹居静行。我几乎把逛街、聊天、聚会、上班等不给力的事都舍了,还就是舍不下那恩爱的小日子。就如菲菲今天所说,释迦牟尼成佛前和家人生活了几十年(具体时间不记得~),为了成佛抛家弃子了几十年(具体时间不记得~),可是让他的妻与子找到心灵的归宿只用了一天。其实爱人亲人友人,很多时候只是吃吃喝喝,玩乐笑闹的代名词,在这种其乐融融的生活中,庸碌了我们的心,待多年之后,再也想不起当时吃的是什么,笑的是什么,快乐也被磨平了。这真是可惜了,我们愚钝的心,无法发现爱背后的真意。所以我更愿意交知己,爱人亲人朋友都可以成为知己,知己,只需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领会对方。

    今天我发现我们当中的人有四种状态。以怒林、我、小春、明子为代表。历代的祖师,随随便便就半年成就、两年成就、三年成就的比比皆是,怒林坚信,真正修行,半年可以搞定,退一步说,半年真的不行,两年绝对没问题;我看到放牛娃只是每天祈请上师此生定能成就,我坚信,此生必能搞定,然后看到香登亲波郎日觉等的师祖,信心又增,说不定半年也可以;小春表态,他觉得半年没可能,这一生应该没问题;明子又说,她只是尽心尽力去做这些事情,一切随缘。也许只是随口一说,或者心里的一动念,但这恰恰透露出潜意识中的愿力。人各有因缘,各有宿命,宿命当然可以改变,只看你舍不舍,舍多少。一个故事说,同一个山上运下来的一堆石头,有的成了台阶,任人踩踏,有的成了佛像,受人朝拜,那给人踩的想不通,本来同样的东西为什么有这样的分别,原因就是,石阶只切了四刀就成石阶了,而成为佛像要经过千刀万剐。真舍哪有不痛的呢,舍掉那些不痛的,那不是真的舍。宿命,那就是你愿意去割四刀还是割十刀,百刀还是千刀,没有疼痛,逃不出那宿命。

     天伦之乐,有谁能舍呢,难啊,苦啊。不过我们倒是应该学习小池池,从沉默中做起,清醒需要沉默、爆发需要沉默、小沉默小清醒,大沉默大爆发~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