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创意写作 >> 正文

立体版的《一个人的西部》

2022-07-18 20:4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刘一凡 浏览:1321072

立体版的《一个人的西部》

 

封锁好档案箱的那一刻,我的内心的情绪复杂且饱满。我直观地看到了一个立体版的《一个人的西部》。在整理的那些资料中那个,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人的西部》里,那个曾经怀揣梦想的少年是如何走到了今天。

坦言说,这种饱满的情绪,是无法用华丽的言语来形容。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如实地记录下来。我的记录不单单是写出自己的感受,我想将此感受作为一种分享。分享给此刻正在郁闷的你,分享给纠结于人生选择的你,分享给那些奔跑在路上的你。如果你在本篇小文中,亦能感受到一丝清凉,或者感受到一股正能量。我想,你一定与我一样,一定是那个幸运的孩子。是为开篇。

如果不是有幸帮雪师整理一些旧资料,我一定无法成为这个幸运儿。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那些老照片让我回到了雪师的旧时光。在“旧时光”里,我看到了雪师毕业于武威师范学校时的模样。照片中的雪师很清瘦,一副书生相。那一年雪师刚好二十岁,风华正茂。明年是兔年,雪师满六十。细品时间,无需我多言。

如果你读过《一个人的西部》,你一定会对作家雪漠有了初步的认识。这本书的缘起于雪师要回西部为儿子陈亦新筹备婚礼,在筹备的过程中回忆起了曾经的往事。那一个个曾经出现在他生命中的人,发生在他身边的故事,全部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出现在了他的笔下。这本书完美地为我们展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西部农村孩子是如何改变命运的,如何实现梦想的。正逢暑假,如果你正在为你的孩子选书,强烈推介《一个人的西部》。

这本书出版于2015年八月,出版至今,我每年都会重读一遍,亦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勉励。在没有找到梦想的时候,我读此书是为了通过勉励自己找到梦想;当我找到了梦想后,我通过此书勉励自己坚守梦想。我始终记得在2015年深秋,雪师对我说的那一席话。雪师说:“一凡,你一定要找到梦想,要坚守你找到的那个梦想。找到后就努力地去实现,你要知道,你再也不会像我一样得难了。至少,你已经不会挨饿了。“””””“不会挨饿”,这四个字扎痛了我的心。后来,古之草告诉我,如果我看了足本的《一个人的西部》,我会对雪师的那一席话理解得更为深刻。

雪师的家乡在甘肃省武威市,距离岭南三千多公里。当我去到了他的家乡时,当我站在了陈儿村的黄土地上时,我很难想象雪师是如何走出来的。如果没有一个宏大的梦想,没有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没有一股永不妥协的干劲,怎么可能走出那股西北风裹挟着的命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下阿诺写的那篇《作家雪漠和他的灯》,我想读过后,你会对梦想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最近,雪师一直在跟我们反复的讲述梦想与热情的重要性。他从他自己的故事中,告诉了我们,如果当年的自己,但凡找一个借口,他都不会走出西部那块土地。不找借口,不妥协,坚守梦想,这个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或者对于一个想寻找意义的有志之士来说实在太重要了。雪师明年就六十岁了,敢问人生有多少个六十岁?听后你或许笑了。笑我无稽之谈,人生最多只有一个六十岁。但是你既然都知道,为何还浪费的光阴岁月。

或许,在雪师的身上年龄只是一个概念。年龄在任何一个追逐梦想的人身上,都只是一个概念,我们有的只有奔跑,在奔跑的过程中,感受这个世界,用自己的行为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份美好。

曾经我听过一个观点,有人说《一个人的西部》中讲述的时代,是这个时代的孩子无法理解的。我想这本书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这个时代的孩子们理解上一个时代的岁月,更不是让他们看到雪漠曾经受过什么苦难,而是他们从过去的故事中,看到他们现在的自己。他们是可以塑造自己的人生,实现自己的创意和梦想,可以用自己的行为表达爱的。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吃饱不再是问题,孩子们的基本物质都有保证,或者说享受了最好的待遇。但是即便物质再好,这群孩子们依然要面对人生八苦,依然要面对灵魂的焦虑。梦想与爱是治愈自己的良药,至少这味药治愈了我,治愈了我身边的许多朋友。

正如责任编辑陈彦瑾老师在本书的推荐中所说:“这是一个人的战斗史,而对手,是自己。这是一个人的成长史,而果实,是人格。这是一个人的命运史,而密码,是心和行为。”整理完雪师的旧资料,我进入了一个巨大的世界,这个世界中有无数个告诉我,我可以实现梦想的理由与借口。而且我清晰的看到,我心中怀揣的梦想已经不再是梦了,它距离我不再遥远。

梦想其实是生命中的爱,为了爱,哪里还会有理由与借口。那“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醉意,早已深深的浇灌在了我的心中。我们总说不要为自己找借口,不要为自己找理由。倘若出了一个逆命题,一定要找理由与借口的话,那么请让我们一起为实现梦想找理由,实现心中的爱,找一个巨大的借口。在此,请再次允许我,找一个理由来拥抱这个世界,找一个借口实现梦想。好吗?好的,《一个人的西部》的回音如是说。(刘一凡)

壬寅年农历六月廿日写于岭南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