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续写“梅眉”【征文】

2020-03-13 21:0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刘洋胜 浏览:219249

 

续写“梅眉”【征文】

刘洋胜

董利文们新建的堡子,以一幅幅精进勤勉的画面溢向苍穹,弟子们日益增多,每日习武的场面震慑一方、虎虎生风。在习武之余,董利文让弟子们多读好书,为此搜集了大量的文化经典,增设了藏书阁,还专门聘请了文艺类德高望重的师傅们教授作文、绘画、书法、弹唱等,弟子们根据个人喜好选择其一,深耕于之。官府要员与帮派头子等有头有脸的人物常来堡子,或切磋技艺或阔聊书画,学术氛围浓烈清香。

时光真是一剂慢性麻醉药,它可以把雄心壮志揉碎搅拌于鸡零狗碎的生活中,让诗意的爱情迅速划过天际空留余生苦叹,让气急败坏的仇恨裂变分解飘忽远去。可以感受痛苦与反省人生的好人是不会一直沉沦下去的,被坏日子逼到头了就是新生。

梅眉过够了非人的日子,她跟母亲徐氏说,您知道现在我没心气儿报仇了,先不提报仇,这样下去我活不成个人了,最为我难受的人还不是您啊,这是不孝啊,得先活成个人,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过了。

梅眉一边说一边抽泣着,徐氏先是一怔,脸色怅然恐慌瘫坐一处问道,那你想做啥?

咱们跟冯道长一家作别,回四川老家吧,我想换一个环境。

山家酒色财气的家风与梅眉书香朴素的原生家庭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山家梅眉就是一个外星人,格格不入,清灵灵的好女子被粗鄙的生活快要腌透了,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为梅眉的生活变故而惋惜。

那时节,梅眉与董利文的相逢相识相恋感天动地,豪杰与妙女的爱情,想必老天也会温暖而颤栗的,快乐美好总是短暂的,得知董利文是杀父仇人时,梅眉毅然决然地要替父报仇,她无法再爱,以仇恨代之,嗔恨裹挟了可怜的梅眉,她淌着眼泪的样子依然是美好的。

选择宽恕、放下仇恨是天之大道,像杀父之仇这样晴天霹雳的事情,想要宽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经年累月的灵魂洗礼,显然不符合像梅眉这样一个纯真烈女,替父报仇——梅眉的情感是真实自然的。

女儿的日子徐氏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了解女儿的性子,要是不同意她,梅眉说不定做出什么要命的事呢。在离开凉州前,梅眉给山生水留下了一封信:

当你看到这信时我已经走了,你不要去找我,更不要给冯道长一家添麻烦。我走了以后,你们一家人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当时我回凉州是为了报仇,你们给了我很多的帮助,为了报仇而习武的那些日子消磨了我的仇恨,后来我们的婚姻撕碎了我做人的尊严,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剥光了衣服,赤裸裸地被羞辱一样,我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也许,如你所说,我不解风情,以前是疯狂地习武,如今是痴迷于读书,可你所说的风情是什么呢?它跟抽大烟的人有什么不同呢?日复一日地萎靡和贪乐的人还算是个人吗?

这些年一心想要报仇,心中经典已然覆着上厚厚的风尘,恍如隔世了,我的读书习惯源于我家老汉,虽然在外人眼里老汉是个脑满肠肥的昏庸之官,殊不知他可是一个书香味儿浓郁的美男子呢,可惜再也见不着老汉了。

近来我重捡书本,犹如大病之人奇遇良方,一点点看到亮光重拾希望,在悲伤中捕捉奢侈的诗意,浓稠的苦里掺进了甜,日子虽苦着,倒也有滋有味,一天天地我如哺乳之婴儿,嗜书如乳,我的生命再次出生,成长着。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本来我不想跟你多说的,之所以写这封信是因为我想给你家人一个交代。好自为之吧。

临行前,梅眉叮嘱冯道长一家,要是山家来闹事,就把实情告诉董利文,他会保护你们的。

狗吠声此起彼伏,夜里好静,生怕掉在地上一根针都能被邻居听到,天地间空落落的,清灵灵的,自然的气息更浓了,院子里的嘟嘟一边摇着尾巴,一边享受着盆里的剩饭,嘟嘟的悠闲恬淡与离别时的仓促恍惚,撞击出一番荡气回肠的心酸意味来。

趁着月色,母女二人一路碎步跋涉已入山涧,梅眉感觉到头昏昏沉沉的,双脚不停地丈量着大地,心里冷嗖嗖地溢出沧桑来,不知什么时候天色悄悄地渗出亮意来,凌晨云朵的形状甚是奇怪,壮观又阴森,那颜色跟白天也不一样,又灰又黑看着瘆人。此刻,梅眉多希望拂去脑海中的鸡零狗碎、凡尘俗念,褪去累世的压抑,忘了自己是谁,就化作山间的一只鸟儿,翱翔在山的每一个角落,与这苍天和连绵不绝的山们融为一体。

忽然,眼前出现了十几个蒙面大汉,由于母女俩只顾赶路,脑子里各有想的事情,注意力不集中,等那些人近在眼前了,才映入眼帘,为时已晚。

他们发出了像是秉公执法者一样威严的声音,不容辩驳的气场,好像错的是徐氏母女俩,示意她俩束手就擒。徐氏即刻血液沸腾了,咆哮着,那些片刻她好像能把地球吞进去,谁敢招惹她们,她就灭了谁,那些片刻为她们母女俩赢得了生命最后的尊严和一点点时间,那些片刻着实把十几个蒙面大汉怔住了,他们先是嚷嚷着,后来就好像时间凝滞了,谁也不说话了,痴痴地望着,只有徐氏一个人在她的气域里,做着最后的挣扎,因为很快地蒙面大汉们就会醒悟过来。

……徐氏被他们杀死了,梅眉不甘受辱,用她随身带的匕首结束了自己。其中的两三个蒙面大汉埋葬了母女俩,为什么没有将她们抛尸荒野呢?很多事情是想不明白的。

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梅眉一家人团聚了,没有重逢的喜极而泣,没有狂喜,没有担心未来的思绪,一切平平静静的,无需心照不宣,因为那个世界里的魂,他们都知道其他任何魂的所有故事和当下的心念,他们的心念都是安详自然的,没有波澜,没有涟漪。

原以为,梅眉的魂会直奔董利文而去,或者到他们相爱的沙漠里,追忆逝去的爱情,品味淡淡的惆怅,但成为另一个世界的魂以后她才发现,根本没了那兴致。

她家老汉跟任何一个魂都一样,并不介意自己是怎么死的,哪里希望梅眉为自己报仇呢?他不在乎。甚至他不在乎她们母女俩在尘世的生活是如何的,如何活着比较有意义,或者替她们惋惜痛苦,没有的,在另一个世界里的魂,都是如此。

梅眉回首尘世里的生活,任凭当时多么信誓旦旦,轰轰烈烈,气吞山河,只要进入另一个世界,那些故事都变成一个个游戏了,游戏不存在高下、尊卑、对错,玩过了,也就过了。

【征文大赛】“我读《凉州词》”全国有奖征文征集活动开始了 http://xuemo.cn/show.asp?id=20826

 

  相关文章
2020-03-08 10:45
2014-07-05 06:34
2020-03-29 21:06
2017-09-04 10:22
2015-10-10 15:06
2015-09-08 14:04
2017-07-04 22:45
2020-02-11 10:3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