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贵阳日报》:雪漠:《凉州词》重温“侠客梦”

2020-01-19 07:4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贵阳日报 浏览:3165863
内容提要:雪漠写作的“招式”,属于“硬桥硬马”的硬派功夫,用最平实的手法再现这段武林往事,再现那些人在那个时代的生活。

 

《贵阳日报》:雪漠:《凉州词》重温“侠客梦”

作家雪漠来自凉州,他的最新长篇小说书名《凉州词》来自盛唐。《凉州词》本是盛唐非常流行的边塞诗曲牌名,我们所熟知的许多诗句以此为名,如“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无不雄浑苍劲。盛唐边塞诗里昂扬自信、刚健有为的尚武气概,使得“烈士武臣,多出凉州”“凉州大马,横行天下”里的凉州,成了盛唐气象的重要意象。

现代美学家、哲学家宗白华先生说,文学是民族的表征。当晚唐诗的“花间”、两宋词的“婉约”审美蔚为大观,千古文人往往便只剩“侠客梦”了。待到清末,西方的枪炮大举进入,遭遇毁灭性打击的中国武术如同“国学”一样成为民族遗产,尚武精神、刚健气概似乎日益成为遥远的绝响。

雪漠先生的《凉州词》,借用盛唐的边塞诗的刚健与尚武,书写了清末民初西部中国尚存的武魂。历史上,位于中国西部的凉州民风彪悍,习武成风,堪称西部武林的铁门槛。在明清数百年间,内地拳师通往新疆的途中,凉州是绕不过去的一站,很多拳师就被挡在了凉州。小说序幕由一代宗师畅高林的临终回忆拉开,徐徐展现清朝末年凉州武人的日常生活。

故事发生在百年之前,当时晚清外患频仍,内政腐败,经济凋敝,民不聊生,整个社会动荡不安。齐飞卿、陆富基等人组建凉州哥老会,带领乡民,手持木棍,涌入城内,捣毁巡警楼子——这便是凉州历史上有名的清末农民起义。在起义中,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武林之斗、官民之斗、马匪之斗、情仇之斗一一上演。但因缺乏周密组织,起义一哄而起,一哄而散,主事者齐飞卿、陆富基被朝廷斩首。

书中武林高手畅高林、董利文、齐飞卿、陆富基都有历史原型,他们练就的诸般武林绝活,经过口口相传的夸张与加工,以传说的形式至今流传于中国西部民间。

书中的一代宗师畅高林,便是雪漠的外公。雪漠说,他小时候的梦想,不是当作家,而是当侠客,“我多希望自己能练就绝世武功,行侠仗义,铲尽世上不平。”很小的时候,他就跟着以补锅补缸为生的外公学习飞檐走壁,十八岁时,那寻常的乡间院落已挡不住他了。故而从小习武的作家雪漠,本是一个练家子。身为“武林人士”,他从小就从外公处听来了齐飞卿、陆富基以及董利文等凉州拳师的故事,长大了又到处拜访“同道中人”,知晓的武林故事更多了。

只是在拳师罕有用武之地的年代,雪漠弃武从文了。虽说他的写作成就斐然,但终究留下了一种遗憾的疼痛。多年后,当这种个人机遇的疼痛,与中华武术在西方大举入侵的枪炮面前不堪一击的历史疼痛,与纤细阴柔的审美、丧文化流行的现实疼痛叠加在一起时,雪漠说:“我为真正的武魂而疼痛,我为失落的武魂而疼痛。”

在创作《凉州词》的过程中,雪漠说始终有一种疼痛感在其中:武侠梦的破灭,中华武术的江河如下。他既疼痛于武术家的命运悲剧,更疼痛于武魂的呼唤与呐喊。“随着一代代武术家的去世,武术日渐成为遥远的绝响,但武魂不应该消亡,它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他说,“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中华武术功不可没。中国人自古有崇文尚武、文武兼修的传统,像孔子,会射箭、会驾车,是大力士。孟子威武不能屈,养浩然之气,他们的身上就有武魂;像李白、辛弃疾、陆游,既是大诗人又是武林高手。”雪漠说,“中华民族很需要这种精神,这也是我写《凉州词》的重要理由。我希望通过这部小说,能够定格一个群体的存在,能够让今天的人们听到中华武魂的呼唤和呐喊。”

雪漠写作的“招式”,属于“硬桥硬马”的硬派功夫,用最平实的手法再现这段武林往事,再现那些人在那个时代的生活。故而当读者读到这些真名真姓的人物故事,读到他们,有一种读“武林小史”的感觉,“拳拳到肉”。对写作者而言,小说人物使用真人真名,有着特别的情感。“鲁奖”获得者、黔籍作家肖江虹讲过一件事,说每次写小说时,起初人物的名字都是身边熟悉的亲人朋友,这样写起来特别容易投入感情,但要是用一个陌生的名字的话,得在写作过程中花费漫长的时间重新和这名字建立感情;待最后小说完稿,才找一个虚拟的人名把真名替换掉。想来雪漠此次写作,正可谓投入了真情实感。

但《凉州词》的文体毕竟是小说,不是口述史,更不是纪录片,所以在阅读的过程中,始终有一种真真幻幻的奇妙感觉:董利文真的会飞檐走壁?齐飞卿真的能够在蒸汽灼人的蒸笼里面毫发无伤?但转念一想,乡野的老百姓恰就相信这些真真假假的故事,《三国演义》里“多智而近妖”的诸葛亮、“长厚而近伪”的刘备,千百年来不就为人所津津乐道么?所以《凉州词》把民间性和传奇性结合得非常好,作者既能够把日常生活讲得如歌如诉,同时那种传奇性里面透露出来的英雄气贯穿始终。也因此,雪漠笔下的武林,和乡野村妇半真半假的鬼神怪谈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不同于金庸武侠,又不同于沈从文、贾平凹等作家笔下的乡土。

《贵阳日报》2020115

http://epaper.gywb.cn/epaper/gyrb/html/2020-01/15/content_616.htm#article

 

 

  相关文章
2012-03-22 15:34
2014-04-09 04:15
2018-04-01 17:51
2017-04-10 09:47
2019-06-15 18:14
2012-09-14 05:20
2013-03-24 06:09
2013-07-02 04:1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