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白虎关》三位女性命运对我的启示——在南华书院“雪漠研究中心”读书会分享

2019-08-19 07:0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未央 浏览:1104166

 

《白虎关》三位女性命运对我的启示

——在南华书院“雪漠研究中心”读书会上的分享

未央

《白虎关》是雪漠老师“大漠三部曲”的收官之作。2008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2013年,中央编译出版社二版;2015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第三版。一部反映西部农村的小说为何如此受读者喜爱,我想,个中缘由不是偶然的。

第一次读《白虎关》是在2013年的春天。在那个灰塌塌的季节,当我从一位朋友那儿借来这本书时,我没想到,我会打开一个世界。在读它时,我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阅读体验:我像堕入了梦中一般,一切都觉得如梦如幻,但于这梦幻之中,又分明有一份从来没有过的清醒:我明明觉得没有自己了,又觉得一切都是我;我明明在冷眼旁观着别人的故事,又觉得那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故事,都好像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说不清这是为什么,这样的读书,这样的阅读体验,在我之前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过......

如今越看,越发现这本书实在是一本一读再读的好书。作为河西大地上土生土长的一部作品,我觉得学习、解读、研究它都非常有必要。一本书,只有读者自已亲自打开,才有进入那个世界的可能。我希望,我的这份解读也能成为一些朋友进入那个世界的契机。下面通过几个关键词,来分享一下我读这本书的一些感想。

关键词:白虎关  女性  命运

白虎关

《白虎关》秉承了雪漠老师小说创作的一贯风格,也是一部充满了隐喻和象征色彩的长篇小说。《白虎关》为什么取这么个名字?读完这本书,我才明白,原来“关”内“关”外,皆是风景。

首先,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有天文四象,也即四神兽,它们镇守着四个方向: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所以,白虎是指西部、西方。《白虎关》的创作背景是河西走廊,正好就“地处西方”。第二,西方属兑卦,五行为金。所以“白虎关”,也指金钱关,代表人的欲望。正如小说所写的,西部沙湾村的农耕文明,在市场经济浪潮的席卷下,在伴随着金矿的发现,而迎来了一场又一场人性欲望的挑战。第三层意思,在民间传说中,有一种女人是白虎转世,娶了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是很不吉祥的,民间遂有“青龙克妻,白虎克夫”之说。所以,因为憨头的早亡,就埋下人们认为莹儿是“白虎”的铺垫,为她悲剧的命运,打下了另一个伏笔。第四层意思,白虎为煞,但如果能为我所用,则代表权威。在很多传说神话当中,就有许多将凶神恶煞降伏之后成为自己护法的。所以,“白虎关”既指难以逾越的关口,又是机遇,是人们超越当下、战胜自我的一个契机。当然,对于《白虎关》而言,或许还有别的深意,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深度阅读、深度思考。

 

女性

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说“女人呵,你的名字是弱者。”所以,一旦人们说起女人、女性,首先想到的就是柔弱,是一个弱者的形象。法国存在主义作家波伏娃也曾写过一本书《第二性》,她把女性称为“第二性”。依她的说法,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后天养成的。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后天环境的重要性。但是,在佛经中,佛陀对此却有不一样的开示。《涅槃经》中说:“如来性是丈夫法故,若有众生,不知自身持有如来性,虽是男儿身,我说此辈是女人:若有女人,能知自身持有如来性,虽是女儿身,我说此人是男子。”这从真心、人的本体性来区别男女性,是另一种更高的境界。以上说法,哪种是对的?都对。境界不一样,看待问题就不一样。

雪漠老师在《白虎关》中,塑造了三位非常美丽的西部女儿形象,她们都有非常鲜活的女儿性。莹儿、兰兰、月儿。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善良,单纯,轻淡名利,唯情为重。在《白虎关》所定格的那个年代里,她们都是出尘的莲,有着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脱俗之美,就是这种美的不和谐,也即她们内心深处对爱与自由的那种渴望,与外部扼杀女儿性的环境构成了一种反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冲突。正是这个冲突,导致了她们命运的悲剧。在这一些女性人物身上,尤其是莹儿,性格最为鲜明,她是林妹妹般的人。也许,在这世个,真有一种女儿,是水造的骨血,她们是落入凡间的仙子,纤尘不染,质本洁来还洁去。可是,往往这样的人,她在这个娑婆世间的命运也是多舛的。

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有他的“精气神”。《白虎关》中三位女性更是这样,但她们三人的精神、气质、神韵却各有所长。如果说,莹儿具有兰草的气质,她集香气、清气、灵气、秀气于一身,月儿则有着向日葵的神韵,她热烈奔放,充满了生命的那种活力和张力,永远都面向太阳,美好而灿烂,那么,兰兰最鲜明之处,却是芨芨草的那种精神。芨芨草在西部很平常,你看在那荒原之上,它随处可见;它也很朴素,就是干刷刷的一把草,但是,它却有一种生命与生俱来的韧性。正是这种坚韧,庄严了荒野,也使它有了与一切抗衡的力量。不管是在多么恶劣的自然环境中,还是在多么 严酷的生存境遇里,它的根都深深地扎入泥土,使你无法撼动。为了尊严的活着,它可以耐受一切孤独、寂寞,即使暗夜马上就要来临,它也毫不畏惧,也要在夕阳下,将自己灿烂成一抹最美丽的风景。

一、莹儿:魂虽离尘香四溢

她被称为“花儿仙子”,是一个为爱而生的女人,也是一个有着灵魂洁癖的女人。她换亲嫁给了生性木讷、患有生理疾病的憨头,在死水般的乡村生活中,却爱上了俊郎灵秀的小叔子灵官。后憨头病逝、灵官出走,为了守护她爱的梦想,她甚至答应可以嫁给猛子------即灵官的二哥。她想,这样再怎么,都与灵官还是一家人。但就是这么辛酸的一个梦想,也还是破灭了,她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所逼,嫁给了屠户赵三。于是,新婚当天,莹儿决绝地吞食了鸦片,选了一条不归路......

作为整个《大漠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女一号“莹儿”的自杀将整个“大漠”都笼罩在了一片悲情之下,有人喜欢,不人不喜欢。有人觉得莹儿不该死,有人觉得莹儿必须死。说莹儿不该死的人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才有希望。说莹儿必须死的人却认为品性纯洁、心底善良,具有君子操守和严重精神洁癖的莹儿必须死,她不属于人间,尤其是后面两点,直接导致了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命运悲剧。同时,她的死也体现了作者的慈悲与智慧――以毁灭得到定格,以死亡使其永生。但促成一件事物发生的因缘不是单方面的。纵观身边或历史上的一些悲剧,哪一桩自杀不是因为“他杀”?哪一起他杀不又是源于“自杀”呢?所以,莹儿之死在外显上看来,是来自母亲的威逼利诱,但究其根本,还是她懦弱的性格和根深蒂固的愚孝观念造成的,而愚孝观念又是历史文化的产物。这需要我们警惕,否则,陷入集体无意识,就容易造成悲剧而不自知。所以,不管是孝,还是爱,都需要智慧。莹儿妈一手造成了女儿的悲剧,那么,我们是要责备她吗?该。但在我看来,在“白虎关”的世界里,最可怜的女性不是莹儿,而是莹儿妈。曾经,她也是仙子,漂亮、要强、能干,但最终,她却一日日变得污浊不堪。没办法,在夫贵妻荣、子贵母荣的传统观念下,她的男人不争气,儿子也不争气,她一个女人改变不了什么。

对于莹儿命运的悲剧,也不能不说到她的爱情。她与灵官那荡气回肠又违背伦理的爱情,一方面挑战了几千年形成的道德传统,但另一方面却是对人性的压抑和摧残。毕竟,真爱是没有错的。莹儿如果死守着那段没有爱情的“婚姻”,虽然迎合了世人的道德判断标准,但对于她――一个如此鲜活又真实的生命来讲,显然是极不公平的,无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她有她追求爱的权利。在一次访谈中,有读者问到雪漠老师“莹儿的出路在哪里”,雪漠老师说“莹儿的出路在于自己的真正强大,真正强大者的盼头在自己心中,不是心外的‘灵官’。

莹儿死了,但她的鲜活,她的疼痛,使我们每每想起都唏嘘不已。而她留给我们的,永远都是那副清灵灵的样子,是她泯心泯境轻唱花儿的样子,就如一株兰一样,花儿谢了,但它的清香留在了空气中。

二、月儿:此心生不背朝阳

她是沙湾村最靓豁的女孩子,她阳光灿烂,单纯善良。她有向往,一心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但出去后的她,很快就回来了,带着满心伤痕。后来,当她的病开始扩散,皮肤开始溃烂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焚在了沙漠中。她留给人们的,永远是她美的一面,就如向日葵一样,永远积极,面向朝阳。

对于生养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沙旮旯,她说,只有两条路:要么憋死,要么像父母那样觉不出痛苦而幸福地活着。所以,她对于灵官的出去深以为然,并表示了深深的理解。月儿与灵官一样,是能感受到那个大漠的“憋”的为数不多的青年之一。她还商量要和灵官出去到城里干服装生意,由此可以得知她有想法,有向往。但她终究她还是妥协了,轻叹一声“唉!女孩子还是不念书着好,真的。糊里糊涂嫁个人一辈子就过去了。一念书,知道的多,烦恼也多。”她的这种矛盾和无奈跃然纸上。为什么?我觉得根本的原因还是她没有走出“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传统观念。相比而言,月儿尽管是有文化的,但最终也像那院落里的老母鸡一下,扑腾了几下翅膀,就息了。所以,追梦的过程是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需要一种生命的韧性,需要一种智慧的决择,需要不顾左右也不言他的专注,更需要承受一种抽丝剥茧的灵魂疼痛,还必须要承受身边人的质疑、嘲笑,问题是你能不能做到自知又知他?能不能笃定地坚持下去?

这一点,月儿是不自知的。她没有足够的自我认识,也没有足够独立的人格,她更没有自己的人生定位。她对城市的了解一无所知。所以,她的出走是盲目的。出走需要一种资格。所以,一方面月儿有向往,但她所有的向往只是嫁一个城里的男人。她把自己的一切寄托在了一个虚无飘渺的看不见的城里男人身上,她天真地以为在那钢筋水泥建的楼房里,有她的一席之地。另一方面,也因为她的“虚”。这个“虚”里既有性格的虚荣也有心灵的空虚,这也是这个时代很多年轻人的一种现状。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做什么能做什么时,他是最容易迷失最容易随波遂流的。所以,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在迷茫的走向城市后,就免不了会成为一些男人的猎物,所以,她最终得了性病,返回家乡也是情理之中。

最近在思考《白虎关》的女性命运时,才明白不是作家给了她们一个悲剧的命运,而是她们命运的必然。雪漠老师在“心学”大系中一再强调,心变了,命就变了。命是什么,命是选择。第一次读《白虎关》时,我并不喜欢月儿,觉得她太虚荣了。一个女孩子如此虚荣,迟早要为她的这份虚荣买单。后来再读,却发现,月儿有这样的想法在所难免。在沙湾村,她很漂亮,从小就是在夸赞声中长大的,长大后去算命,也都说她是好命,贵比娘娘,这种赞美于无形之中,更加深了她只重皮相的心理,同时,也使她更加不甘心于窝在这个沙旮旯里。她想走出去,她想改变命运,但她又不知道如何去改变。只有最后,在她进入城市被骗得身心俱伤之后,她才开始冷静地思考了自己的命运。

月儿之美,美在她最后的坚强,美在她看破生死之后的直面,她是真的勇士!因为,死是灵魂和肉体的分离,是每个人最大的恐惧,看破它需要智慧。莹儿之死是一种绝望,是一种没有力气继续抗衡的放弃,但月儿不是。月儿是含笑赴死的,她的那种淡然超脱,美的惨烈,也美的悲壮,她唱着花儿走向死亡的背影令所有人都肃然起敬。我在读那一段时,也是泪眼朦胧。所以,月儿是在火烧了自己的那堆坏皮囊后,是带着灵魂在飞升。书中写了,有着凤凰涅槃的感觉。

三、兰兰:沙海芨草迎风立

兰兰是雪漠老师“大漠三部曲”中非常重要的一位女主角。尤其《白虎关》中写她的笔墨非常多。她与莹儿换亲,嫁给了莹儿的哥哥白福。而白福是那个时代,非常典型的一个西部汉子。他劳动起来很能干,按老顺的话说,像牛一样。但是,他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蛮汉。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赌,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像捶驴一样打老婆。而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人,却做过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他听信了别人说女儿“引弟”引不来个弟弟,是因为她是狐儿转世,所以为了生儿子,他不惜把亲生女儿骗到沙漠里,活活冻死。这种愚昧是令人发指的。他在打老婆的时候也毫无人性,用皮鞭可以把兰兰的身子抽成血席子。

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家暴之下,把兰兰对生活的那种热情与希望给彻底浇灭了。在此,我想分享我读《白虎关》时,印象最深刻的两个细节。第一个细节兰兰在回娘家以后,遇到凤香,说到她离婚的事情时,凤香说离就离吧,脓长了就得挤。兰兰听后非常感动,她很想对他媳妇说一句感谢的话,可是啥话都代替不了她心情,索性鼻子一酸,流下两滴泪来。一种情绪达到极致,往往是说不出来的。于是,她掏出手绢为凤香擦去脸上的一点黑,以此来掩饰她的窘态。第二个细节就是兰兰在金刚亥母洞闭关的时候,他的父亲来找她。由于她对自我、对信仰坚持,使父亲恼羞成怒。在父亲走了以后,兰兰转身进亥母洞的时候,她的心突地就“悲了起来,自己念个经修个行碍着别人啥事了,怎么就这么难呢?”这两个细节都非常简单,寥寥几笔,反映出了兰兰的处境。她要走一条自己想走的路,可是周围的环境不允许,她的亲人不允许。他们整体挤压她,围剿她,但她始终都在坚持着自己,与一切有悖于她的信仰之路在做着顽强的抗衡。这就是兰兰的觉醒。为了赎回自由,她与莹儿商议,去盐池驼盐。就是在这条充满艰辛与坎坷的驼盐之路上,有信仰的兰兰,变成了世界上最坚强的女人,她不仅救了自己,也救了莹儿。所以,去盐池的这条路,究竟看来,是兰兰的朝圣之路。她在经过了九死一生的心灵挣扎和生命困境之后,她的信仰于她,才有了实际意义,就像扎根于西部旷原的芨芨草一样,不管环境多恶劣多残酷,她都坚持着自己,没有放弃。

之所以莹儿与兰兰相同的换亲命运,有后来的不同归宿,更重要的是他们人物各自的性格与精神品质决定的。莹儿活着的盼头在靠不住的心外的灵官那里,而兰兰不是,她的盼头始终在自己的心里,在她的“不甘心”里。所以,与其说是信仰救了兰兰,不如说是兰兰心中的“不甘心”救了她。这是她们两个最大的区别。在遇到事情时,兰兰首先想的是不甘心,而莹儿,一想到豺狗子的可怕,就想打退堂鼓,她既害怕又觉得恶心。所以,兰兰告诉她,与其说我们是去驼盐,还不如说是在探一条路。她说,世上所有好多路,有些我们不想走。有些不适合我们走,我们总得找一条自己能走的路。所以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精神的支撑下,在莹儿一次次绝望的时候,兰兰给了她坚持下去的一个理由和一份力量。

在与莹儿在一起的时候,兰兰总是很有智慧。她的这种智慧都是生活教给她的,是生活逼的她明白了这些。她因苦而厌离,因苦而寻求解脱,这也是很多有信仰的人必走的一条路。很多有信仰的人都是在经历命运中跌宕起伏的一些遭遇后,才会思考。这时,他就会产生一种追问,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又去向何方,我活着为了什么等这样一些问题,他就会走上一条寻觅的路。

而一旦做出这样的选择,接下来面临的就是灵魂的炼狱。每一个人在寻觅灵魂伴侣的路上,都是孤独的,都注定要孤独,他要经过一系列命运的摔打与拷问。雪漠老师说过,大死才能大活。有时候在生命遇到一些瓶颈的时候,需要突破时,是必须要经历一种疼痛的。没有这个过程,你就没办法超越,不能超越,人生就没有厚度,心灵也不会有力量。不苦不痛的人生,定然是苍白的。

命运

《白虎关》给莹儿和月儿的一段生命画上了一个句号,而对于兰兰,她的人生,却刚刚开始。在这条路上,她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会有怎样的成长,最终会有什么样的归宿,这需要每个“兰兰”——也就是踏上这条路的人——自己来回答。

说起命运,总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就象雪漠老师在《拜月的狐儿》中的那句诗一样,“命运是个沉重的词,沉重的像那千年的黄土。”那么,女性命运的出路在哪里?我读《白虎关》有一句心得,我觉得这是我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获——

命运的出路即是灵魂的出路。

灵魂的出路找到了,

命运的出路也就找到了。

读《白虎关》,我也再次想到了当下的婚恋观。在曾经的年代里,在落后的西部“娶来的媳妇是买来的驴,任来打来任我骑”,但现在,由于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婚嫁彩礼也一路暴涨,动辄十几万,这种重物质轻感情的买卖婚恋已严重扭曲。《朱子家训》中早有言说:嫁女择佳婿毋索重聘,娶媳求淑女勿计厚奁。但随着物质商品的空前丰富,精神品格的苍白却使一切美,都沾上了铜臭味,一切都是赤裸裸地明码标价。这样的现实就导致了一些女孩只重皮相不重内里、凭青春年少欲坐享其成的浮夸心理;也导致了农村一些有女儿又短见识的父母“指着葫芦挖籽”的现象时有发生。这样的女孩娶到家,与她说话就轻不得重不得。我曾听到有个老人说,她家的媳妇她根本不敢说一个“不”字,做错了也不敢,是“供着”养的。她怕得罪了,万一哪天她跑了,花掉的几十万就会人财两空,她的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这样的一番话,让我不能不愕然。

由此,在女性“觉醒”的年代,男同胞更是任重而道远。曾经在一个朋友的微信分享中,看到过一篇文章“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投资是什么?”答案是“一个好老婆”。文中,罗列了好老婆的许多标准,什么温柔善良美丽大方都不用说了,有阅历有品位、贤淑豁达,引起了很多男同胞的共鸣。看完这内容,我笑了。于是,给朋友留了一句话:先有梧桐树还是先有金凤凰?所以,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最重要的投资不是找个好老公或是好老婆,而是成长自己,打造自己。因为先有梧桐树才能引来凤凰,否则,即使来一只凤凰错将白杨当梧桐,当她发现不是自己的梧桐树,也会飞走的。所以,投资自己,成长自己,强大自己的心灵才是最根本的出路。我们不要去求有没有凤凰,而应该先把自己变成一棵梧桐树,即使有风雨,也屹立不倒;即使没凤凰可栖,可自成风景。

英国一个女作家曾说,女人需要一间自己的房子,这个房子既是一种形而下的客观实在,可以供女人安放自己的身体,也是一种形而上的主观存在,可以让女人安置自己的灵魂。而《白虎关》中的女人恰恰缺少这样一间自己的房子。没有这样一间房子怎么办?我们不能等待别人的施舍,这需要每位女性自己去营造,既能够经济独立,又有着灵魂的依怙。

《白虎关》就是这样一作品,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我不敢说我读懂了它,但它的悲壮、坚韧,还有高贵,或者,那一份抹不去的庄严,却在我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它有这样一种精神。我想,真正读透这本书的人,就会扛起生活赋予他的一切重负,再麻木的灵魂都会叩问自己的人生和命运。所以,这不是一本时尚的书,却一定是一本能够经得起岁月洗礼的经久之作。

 

 

  相关文章
2013-05-18 07:19
2015-10-29 10:36
2013-11-09 07:05
2017-06-14 10:57
2015-01-18 09:04
2013-06-25 07:00
2013-12-26 11:18
2017-04-12 20:1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