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黄岳年:凉州行记

2019-05-15 22:0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黄岳年 浏览:859100
内容提要:2019年4月27日,秦汉发来了“行走丝路大美凉州/2019年‘五一’凉州文化游学考察之旅”邀请函……

 

凉州行记

/黄岳年

2019427日,秦汉发来了“行走丝路大美凉州/2019年‘五一’凉州文化游学考察之旅”邀请函,略云:将于51日上午9时在武威阳光假日大酒店举行活动开幕式,“本次文化游学活动历时六天,让对凉州文化充满向往与热爱的有识之士齐聚一堂,共同体悟凉州历史文化的深厚,感受凉州新时代的文化活力。热诚地希冀您能拨冗与会,对我们的工作进行指导。您的出席定能使本次文化游学考察活动熠熠生辉!”落款是主办方:中华国际传媒出版集团、北京如学传媒有限公司、广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广州市香巴文化有限公司、沂山书院(山东)、凉州雪漠书院(筹)。

这份邀约很珍贵。一个月之前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准备,要去的。但接到邀请函的时候,因为出现了很特别的一个事,我不能去了,就给秦汉打电话,说了去不下的原因。他表示理解,但我们的失落感,却很明显。感叹声中,我们结束了通话。

转机出现在两天后的傍晚。那天,电话里说原先定下的事情取消了。

我又可以去凉州了。

不巧的,是我忘记了一件事情。电视台“张掖之声”的主持人蒋富东来了,他说,430日晚上,得去电台,这是先前约好了的事。几天前,他们就发出了预告:

他,读万卷书,也行万里路;他,管万卷书,也笔耕不辍。刚刚过去的“4.23世界读书日”,他是“全民阅读.书香张掖”系列活动方案最初的策划者之一。张掖的全民阅读推广活动让张掖再次亮相中央、省级媒体,他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他,就是刚刚获得国家新闻出版署表彰的全国书香之家户主、张掖市图书馆馆长黄岳年。430日晚9-10点,FM101.4张掖新闻综合广播《你好,张掖》栏目,邀请黄岳年先生走进直播间,跟您讲述读书那些事。

我己经忘记了这档子事,没法子,我得履约。访谈中,主持人问我,你印象最深的作家是谁?你向大家推荐哪些书?我说,是雪漠和他的作品。我讲了《一个人的西部》讲了《大漠祭》《猎原》《白虎关》《无死的金刚心》等。又问,关于读书,你有什么话想跟大家说吗?我说,读圣贤书,所为何事?这话是文天祥说的,他写了《正气歌》。读书的真谛,就是阳光、向上,就是大善铸心,就是追求真善美,就是自强不息,就是厚德载物,就是有容乃大。人生在世,就应该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当好人。从张掖电视台回到家中,时间是晚上11:00。收拾行装,准备明天出发。

电台访谈预告后大家都有留言,蛮感动。图书馆馆员刘姣的留言说我是带着大家做好了图书馆的事。这是我的心愿和践行,能为大家做些事,引导大家学习。这也是一份追求,一个善愿。出门远行,这是个好预示。

写了一首诗:

你去看望海子

我说告诉他

我们把他的诗

放在灵魂里

生根

发芽

开花

结果

春天是你的季节

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一百个海子全都复活

一千个海子全都复活

一万个海子全都复活

我们不会离开你

不会离开雪山

不会离开草原

不会离开黑马

不会离开诗歌离开菩萨

今夜

我会遇见你

在高高的月亮上面

在深深的大海下面

我当然会温暖你

在今夜

51日上午9:00,我们到张掖车站了。可是,去凉州的车晚点了。这些时间,正好用来看看书。手里带着的是《悟真篇》,重温诵习,其乐融融。上车以后发现是卧铺车厢,就问是否弄错了。得到的回答是卧铺改硬座了,同伴诧异,我说也算服务创新,不然我们还没有车坐。落座以后,车上有几个小孩玩耍,大伙说说笑笑,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下车后打的,直接就到了阳光假日大酒店。刘正义陪我们办理入住手续,小伙子干练热情,服务周到,把我们的背包接了过去,办好入住手续,还送我们入住房间。下午2:00,我们住好了。

头道槽沙漠行游。雪漠说,我一到沙漠,就要写出东西来。沙漠和凉州,是雪漠作品的底色。雪师带着大家Hai。路上聊天,我说中华文化,中华文明就是儒释道。雪师说,中华文明还应该有红色文化,地域文化。红色文化是经典,也是经验。红色文化的经验,是这个时代的宝库。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至今,现在是最辉煌的,这些经验很珍贵。天很热,沙漠中更热,上了第一个沙包,我问再上不上了,雪师说,跟着大家走一走,锻炼身体吧。南方的人没有见过沙漠,自然非常惊喜,从沙山上滚下去,又从山脚下爬上来,小伙子的脸上满是泥沙,好像沾上水了,有人惊呼一声“沙雕”,扮酷的小伙子把脸一侧,“帅呆了”。雪师问身边的人:“烧饼呢?”变戏法似的,薄酥如纸的烧饼出现了,雪师给大家分发着,我也拿着一叠,分发了起来。顺手往嘴里面塞了一块,没想到,满嘴都是沙子。我赶紧掏出纸包,把沙子从嘴里面掏了出来。烧饼薄脆香甜,很是可口。有人喊照相了。大伙围在一起就坐下来了。流沙阵阵,彩云盘空,远处是苍鹰和骆驼,骑马的小伙子风驰电掣,沙梁下面,越野车如接受检阅般从我们面前开过,颠簸腾挪……

 

你在腾格里沙漠参加过篝火晚会吗?风雨中刮着细沙,火苗映红了夜空。一根根火苗,明艳清晰,一簇簇火焰,热烈奔放,燃烧,燃烧,烧红了天,烧红了地,烧红了人们的脸,人的身子,人的呼吸。向着火光,向着中国红,向着火焰,向着热情,没有不好意思,没有顾忌,人们跳起了锅庄。没有电了,中心的篝火之外,黑暗吞没了一切。一个人打开了手机电灯,有人又打开了手机电灯,一盏灯,两盏灯,三盏灯,100盏灯亮起来了,200盏灯亮起来了,中国红亮起来了,人人都闪烁发光,如繁星点点,如光明普照,壮观异常……歌之不足,舞之蹈之。狂欢的人们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围着篝火拉成两圈,一群向左,一圈往右,跳着转着,唱着喊着,仿佛世界在这一刻,都成了欢乐的海洋,幸福的海洋。

而这一切,都因为这个名字——雪漠。

雪漠书院项目启动仪式安排我致辞。我说:

我代表张掖市图书馆,代表雪漠研究中心,向雪漠书院的建立表示热烈的祝贺。雪漠书院的建立,是当代河西文化中的一件大事。在今天的甘肃文化中,雪漠老师写出了好作品,为大家做出了榜样。我们倾心于雪漠老师的作品,倾心于雪漠老师的人格魅力,就是在弘扬真善美,就是在亲近优秀传统文化,发扬和光大传统文化。

大家知道,雪漠老师在广州建立了香巴文化研究院,在山东建立了沂山书院,我们在张掖设立了雪漠研究中心,这些都是有意义的事,但我要说,雪漠书院的建立是更有意义的事。百善孝为先,雪漠书院的建立,发端于雪漠老师孝敬母亲的初心。由孝心衍生出一所书院,把孝心化作大爱,奉献给故乡,奉献给社会,这在中国文化史上一定是一个佳话,一个传奇。作为亲历其事者,我们有幸见证这一个光辉的时刻,这是值得我们庆幸的事情。雪漠老师以他的作品,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宝贵的感受。大善铸心,是雪漠老师大力倡导的文化方向。把有限的生命,融入到无限的利众事业中去,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做好事,造福社会,这就是雪漠文化对当代社会的贡献。雪漠老师以他自己的身体力行,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人活着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子,一个人能够成为什么样子,雪漠老师和他的作品,都给出了答案。

文化是一种信仰。雪漠先生本质上是一个老师,和孔子一样,是一个教育家。他的信仰就是弘扬中华文明。雪漠书院在凉州建立,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在一带一路新时代、新发展的大背景下,河西文化将再一次大放光彩。此后,将有更多的人,在更多的范围内受益于雪师和他的作品,这是凉州的故事,这是甘肃的故事,这是中国的故事。这个故事流传开来,本身也会成为新时代一带一路中建设中的一桩善举。为此,我们由衷地祝福凉州,祝福河西,祝福中国,祝福世界。祝雪漠书院吉祥如意,祝大家吉祥如意,扎西德勒!

致辞后,我向雪漠书院赠送了书法作品“雪映华夏”和《黄庭经》。北京的李先生发来微信说:

一佛出世,千佛护持。您在武威雪漠书院启动仪式的讲话切合雪漠老师的初心,阐明书院的前景;您的书法捐赠使仪式增添了文气,使仪式像书院的仪式;您捐赠的手抄经书一卷,表达了对智慧的敬仰与向往;你推动中华传统文化事业的点滴大行,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向您致敬!

真是惭愧之至,如何敢当,如何敢当!但盛事胜情,又不可不记。记下来,作异日妙境之券。

雪漠对民间文化的痴情让人感动。贤孝展演第一场,是《天官赐福》,请八洞神仙给大家赐福。这是西部特别是河西走廊特有的隆重仪典,逢年过节,大有喜庆的时候,多要演唱这个曲目。雪漠说,徐汉青唱得真好,那声音,是天籁呢。《一个人的西部》中写到过贾福山,那是一个一唱贤孝就能让人忘记忧苦、升华生活的人。雪漠的父亲就曾以听贾福山的贤孝为人生至乐。这一次的贤孝展演唱活动,就是贾福山策划的,青海盲艺人徐汉青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约来的。情不自禁的雪漠与贾福山同台演唱了贤孝,一老一少,一明一盲,几千年蕴含的旋律在这一刻发酵喷薄而出,响遏行云。雪漠在现场拿着话筒说:“我是听着贾老师的贤孝长大的,他是我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我再一次感谢贾老师,祝他健康长寿。”徐汉青唱青海花儿的时侯,雪师持手机侍立录音,学生吕梦妍递过凳子,示意请他坐下来,他摇摇手,谢绝了,背着那个沉重的包包继续录音。雪漠火红的衫子与盲艺人徐汉青粉白的衫子相映相融,在青海花儿激越婉转的歌声中构成一幅感人的场景。徐汉青唱了两次,雪漠就一丝不苟地录了两次音。文化大师与民间艺人的无缝对接,在赤日炎炎中一次次实现。徐汉青走下舞台的时候,雪漠上前搀扶,连说唱得真好,唱得真好,盲艺人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八十岁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王岳一身黑底红团福字袍服礼帽,长髯飘飘登场了,袍服下白裤黑鞋,格外精神。王越唱起了贤孝《小姑贤》,真是老神仙啊,引吭高歌,声震屋瓦。雪漠为其整装,又挪了挪扩音器。时时处处流露着体贴,眉眼中满是关怀和敬重。现场也被雪漠带动了,大家纷纷拍照录音录像。这一刻,河西民间文化的传播传承,真的是遇见了知音和识者。

贤孝唱完了,雪漠追着往盲艺人手里塞红包,一个也不落下。后来谈起这事,雪漠说,他们硬是不要,我硬是要给。要知道,这是对他的一种尊重,是他劳动付出的应有回报,他有了收益,就会更好的去学唱传唱,这样就会保留和传播这么好的文化,再说了,我这次给了钱,下次我再找他唱,他就很高兴啦。贤孝这么好的文化,正在消失当中,速度很快,我一听到他们演唱,就情不自禁的要去录音,那么多的东西正在消失,我也抢救不过来,但是我还要录,要知道,很多人或许唱过这一次以后,就再也不唱了,我错过了不录音,就再也听不到了。

村子里好多年没有这样热闹过了。据说二十年前,有美国人来过一次,那时候有过这么些人。雪漠说,我们是老百姓自己找个场子,乐呵乐呵,这是最好的事情。

演出结束了,大家恋恋不舍,说没有唱够。雪漠拍着他们的肩膀说,还有机会,我们还会再唱。他一一叮嘱安排,让远处的艺人坐上车。那份尊重和周全,是少见的。

院子里有一畦小地,小白菜,茄子西红柿,家里就够吃了。这是雪师母亲种的,八十岁的老奶奶,把菜地打理的整整齐齐。开心的人,自然长寿,老奶奶说,我要是不开心,早就死掉了。满脸的阳光,从心底里站出来。赞叹之余,我说您一定能活过100岁,这样,雪漠老师就会常常回来看您,我们就能常常见到他。大家都开心地笑了。

房子是1982年修的,已经有三十八年了。当年,为图吉祥曾经高高悬起灯盏的杆子还在。我问陈亦新,你在哪间屋子里出生?门推开了,这是雪师与鲁老师结婚的房子,也是陈亦新出生的房子。小屋尚在,床上的被褥干净整洁,书也很多,很厚的新书。后来雪漠说,最近,我就住在那里。新书《云影深处的凉州》就是在那写的。

要回城里去了。上车以前,雪漠老师拉住了我,说你不要上车了,跟我坐一辆车回。路上才知道,雪师是要请一些乡亲吃饭,他是把我当成了乡亲中的人。陈儿村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人,车前车后都是人。雪漠和大家一一道别。车子走着,我们在后座上说话。我自然不放过这么难得的机会,就聊起一些事情来。我说有朋友病了,胃上出了问题,做手术了。雪师说,那是一个很好的人,不要紧的,会很快好的,我一个朋友,也曾经出了问题,肺上的,做了手术以后,我教了他一个法子,他用心照着锻炼,很快就好了,你告诉他,回来之后,我也教他一个呼吸法子,他照着锻炼,也就好了。我问雪师,有人说可以不用打坐的,打坐伤腿,打坐的人,腿都出了问题。雪师说,这是不对的,讲修持,就要打坐。不然就修不出那么好的定力。实修需要真实的体验,打坐是进入定境的好方法。说修行者可以不打坐,是不对的,学者说不打坐,是没有实修,没有真实体验的缘故。我说,近来打坐,有一段时间腰疼。雪师说,佛陀也常说,阿难,我背痛,长时间打坐,就骨质增生了,藏人磕长头,就是对治法门。每天108个长头,开始的时候用半个多小时,慢慢熟了,十五分钟就能完成,能解决好多问题。不能糟蹋自己的身体,爱惜身体是人的天性。所以,老子一直强调爱身、惜身。他甚至认为,“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当一个人像爱惜自己的身体一样爱惜天下人,或者为了治理天下爱惜自己的身体时,你就可以把天下托付给他……

吃饭的时候,谈起了雪漠书院项目启动仪式的准备工作,桌子上都是参与了的人。李林山说,怕误事,昨天下午就扎起了台子。担心以后建设施工的问题,台柱未用水泥灌桩,这两天风大,又怕风吹倒,就用石块填挤固定了。雪漠一一肯定,一边感谢,一边打电话让没来的人快过来吃饭,一边给大家递上香烟,沏上三泡台茶碗,聊着家常。

54日午饭前,忽然心生一念,要请教治疗眼睛迎风流泪的事,西北风沙多,许多人有这个毛病,再说视力下降,是当下许多人都有的问题,看见雪师和一波师友们一起吃饭,就插空询问,师言,等会给你说。心知唐突,遂生惭愧心。一会儿,雪师吃过饭走了。未顾。我心想,这个事就算了,揭过一页。所受照拂已多,何可再生贪念。回屋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就在这时,小杨推门进来了,手提人参果盒,说要和雪师话别,我与小孙相视莞尔,感叹因缘殊胜,妙不可言。遂一同前往隔壁的1005房间。明子开门,雪师着红色唐式衫子夏装,正在工作中。看见我们,雪师站起来欢迎。开口就告诉我们治疗眼睛的法子:双手掌心搓热,捂眼,感受温热,然后口诵“南无日光童子,南无月光童子,南无金光明经”真言,以掌心轻叩双目。雪师说,要拍出声音来。用这个办法,甚至可以消除脸上的老年斑,脸色也会好起来。勤做,眼睛就会好。如果是近视眼,就向远处选一点眺望,再伸出胳膊,眼睛对着前方翘起的大姆指看。要相信才好用,不信就没有用。这个法子,连陈亦新他们也没有告诉,他眼睛是近视的。告诉了也不做。我的眼睛很好,就是因为我一直在做这些。到现在我也没有近视,我还能写作。关于张掖的文字我已经写好了。大约有30万字,还在改。我写文章有一个习惯,就是修改,没有修改好,就放一放,直到改好了,我满意了,才发表。

关于张掖的文字,是去年开丝绸之路与河西文化研讨会时,我们约定的,没想到雪师还记得,并且已经做了。心愿已满,妙法亦得,我们遂告辞离开,雪师送到门口,挥手作别。

                   201957日上午7:26初稿

513日上午改定

  相关文章
2012-10-21 04:54
2015-06-23 07:03
2011-11-10 08:35
2014-02-09 04:17
2015-05-07 05:02
2012-09-22 04:36
2015-05-14 05:09
2014-06-24 04:3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