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铸剑成犁,放马归山——作家雪漠做客杭州江干区图书馆讲解《道德经》

2017-11-03 22:2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古之草 浏览:27443229
内容提要:11月3日下午,雪漠受邀做客杭州市江干区图书馆“钱塘文荟”人文讲堂,为现场观众讲解了《道德经》第四十六章“知足常足”。

 

 

 

 

 

铸剑成犁,放马归山——作家雪漠做客杭州江干区图书馆讲解《道德经》

 

 

 

2017113日下午2:30,作家雪漠参加完上午在钱塘智慧城管委会的专题讲座后,又受邀做客杭州市江干区图书馆“钱塘文荟”人文讲堂,为现场观众讲解了《道德经》第四十六章“知足常足”。雪漠老师说,老子这一章的内容改变了中国的历史。为什么呢?因为“以老子的思想执政的时候,就出现了盛世”。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在老子看来,天下有道、无道,其区别看看战马的情况就知晓了。依循大道来治国,战马退回田间耕地,而不依循大道的时候,战马就会频繁的在郊外产驹。“罪莫厚乎甚欲,祸莫大于不知足”,不管是战争还是乱世,灾难的起源都来自当权者的贪欲,其遭殃的永远是老百姓。

 

 

 

老子的这一理念,雪漠老师在长篇小说《西夏咒》里就有诠释。西夏的灭亡,大宋的沦陷,成吉思汗的“屠城”,异族间的仇杀……自古以来,人类相互的残杀,相互之间的恩怨,一直在轮回着,从未中断过。无数的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政治家等等都在寻觅解救的“妙方”,都曾付出过一定的努力,但人类的文明史,走到今天,仍然血泪斑斑,沉重无比,仿佛被“魔咒”给魇住了,笼罩着整个地球。在春秋时期,老子便洞悉了“咎莫惨于欲得”这一规律。所以,雪漠老师说:“贪心让我们痛苦不堪。贪心让我们违背了大道。”

讲座中,雪漠老师列举了中国历史上的几大战事,以及那些被传颂至今的“英雄人物”,道出了我们的文化发生了异变,出现了重大的缺陷。不仅仅是中国文化,包括西方文化、世界文化,都是如此。纵观整个的人类历史,我们可以看出,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苦难的历史,深厚而顽固,战争、残杀、暴力、血腥几千年来一直回荡在人类的上空,即使到了今天,人类仍然没有觉醒,而且越演越烈,武器也由以前的刀箭发展到了核武器、原子弹,如果有一个疯子,轻轻一按核武器,整个地球都会毁灭,非常可怕。这是非常严肃而必须正视的问题。

那么,如何改变现状?如何消除暴力和血腥呢?老子教导我们要“知足常足”,不要贪婪太多。相对于生存而言,我们其实需要的物质东西很有限,多了反而是累赘。所以,在物质方面我们要知足,要寡欲,让自己有颗恬淡的心,要“知足之为足,此恒足矣。”。而在精神、灵魂上,我们要永不满足,永不懈怠,要积极进取,汲取更多更深的营养,让自己的胸怀更博大一些,心灵更清澈一些。所以,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 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

 

 

 

 

 

比如,雪漠老师就“永不满足”,虽然已到天命之年,虽也看破了一切,放下了一切,不争了,不盼了,但是他仍然那么精进地写作,精进地做事,精进地禅修。为什么?虽然这时的做,对于个体生命来说,雪漠老师其实已经不需要了,但是他知道,那些未来的诸多的“雪漠”们需要。所以,他始终在寻找一种新的营养,尝试另一种活法,始终在打碎已形成固定模式的一切,始终在重铸另一种可能性,实现生命更高的一种价值。

有了这样的心态,有了这样的智慧,所以,雪漠老师在《老子的心事》中说:“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这么淡淡地、开心地、快乐地活着,不跟世界计较,永远随缘应世,永远守住大道,永远守住主体性,永远守住我的‘常乐我净’——常态是‘常’;开心快乐地活着是‘乐’;守住主体性、安住空性是‘我’;不计较无执著是“‘净’。”

反之,如果人的贪欲过重,不知足、不节制的话,就会给自己带来祸害或厄运。如托尔斯泰的短篇小说《一人需要多少土地》中那个贪心的农民帕霍姆,累死了都没有得到一寸土地。普希金的《渔夫和金鱼的故事》中的那个老太婆,一次又一次无休止地向小金鱼提出各种请求,由最初的清苦,继而拥有辉煌与繁华,最终又回到从前的贫苦。像秦始皇,像成吉思汗,像历史上诸多的建功立业者,如雪漠在《西夏咒》里所说的:“那些征战四方的英雄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大多豁然大悟:他们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所以,老子的思想非常适合这个欲望日益膨胀的时代。雪漠老师告诉我们,要学会“退一步”,再“退一步”,想一想,自己能为世界贡献什么,让自己的生命实现一种升华。当很多人想让雪漠老师做各种项目的时候,雪漠老师总是会想到死亡。因为死亡一到,其实什么都留不住。他永远思考的是,在走向墓地的这段时间里,能为世界留下什么。

 

 

 

 

在《匈奴的子孙》里,雪漠老师对于匈奴的消失,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假如匈奴不是那么强大,不去洗掠中原大地,还会不会招来汉王朝的屠杀?他们还会不会失去自己的家园?会。这就是当时的中国文化。那是个追名逐利的时代,每一个皇帝都做着称霸世界的美梦,宋太祖赵匡胤道出了那个公开的秘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所以,匈奴是必然灭亡的,但灭掉匈奴的所谓赢家,也同样是必然灭亡的。这是亘古不变的宇宙法则。在人性中还有贪婪,还有欲望,人类没有打碎人性的魔咒时,‘和谐共处’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针对这一章,雪漠老师还专门写了一首偈子。正如首句所言,“天下有道时,铸剑而成犁;放马归山林,开天更辟地”,在长篇小说《西夏的苍狼》中,最后的标志性人物不是将军,而是歌手,这就符合人类文明中的“铸剑为犁”,意思就是,把杀人之剑变成耕耘文化、耕耘思想、耕耘精神之犁。只有这样,老百姓才能“日观月亮落,朝观太阳起,四季有风景,触目皆诗意”。(古之草)

 

 

 

【回放】雪漠做客杭州江干区图书馆掌门直播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