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健康之友 >> 正文

秋分,秋彼岸:轻寒正是可人天

2017-09-23 15:3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宋英杰 浏览:16106682

 

秋分,秋彼岸轻寒正是可人天

文\宋英杰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

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

——杨万里《秋凉晚步》

今日秋分,在日本,秋分前后七日叫“秋彼岸”,与之相对的春分前后七日叫“春彼岸”,蛮唯美的称呼,是日本的“清明节”,专门的祭祀日。

二十四节气去年申遗成功,让这个既古老又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节气,再次引起大家的关注,诸如日本等中国文化辐射的国家,都对其有很好的运用。

近日,央视《天气预报》主持人宋英杰,携其新书《二十四节气志》,凭借多年强大的专业积累和知识功底,他首次从气象大数据的角度,为我们解读二十四节气的文、理、古、今、中、外。让我们不仅能看到传统节气知识,更能了解节气随时代的演变和发展。

每年923日前后,是秋分,到了昼夜平分之时。现今,北半球很多国家依然是一刀切”地以昼夜平分日(相当于春分和秋分)作为春季和秋季的起始日。诗云: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在诗人眼中,似乎是中秋满月将秋色平分。实际上,真正平分秋色的是秋分,昼夜均而寒暑平”

一位旅居欧洲多年的朋友对我说:每年到夏至那一天,我心里就会咯噔一下,因为白昼由盛而衰了。到秋分的那一天,心里又会咯噔一下,因为开始昼短夜长了。”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往往带给人们别样的心念。

对于气温,我的感触是:初秋,升降随意;中秋,反弹无力;深秋,保持不易。初秋的气温像减肥,刚刚降了又反弹。中秋的气温像大盘,降下容易升上难。深秋的气温像工资,没降就算涨了钱。

夏、秋、冬的博弈转折  

秋分时季节版图上,秋坐拥约620万平方公里的势力范围,并意欲接管夏的江北地盘。

就在秋与夏在长江沿线胶着之时,冬已从青藏高原大本营悄然出山,并借助外援”,在天山和大兴安岭将秋击溃,赢得两片飞地”。冬的领地迅速扩至约188万平方公里。此时,夏的疆土只剩下约152万平方公里,仅为盛夏时代的1/4,在夏、秋、冬的三足鼎立”中位居末席。由于有副热带高压这个外部势力的资助,并有气候变暖的国际形势”,此时,夏之阵地易守难攻。

秋分,恰是夏、秋、冬三国”博弈格局的转折点。

季节版图上的焦点:秋分前,主要是夏、秋间的纠纷,秋蚕食夏的领土;秋分后,主要是秋、冬间的争端,冬鲸吞秋的属地。

秋分时节,夏、秋的气候分界线已至长江沿线。此后,秋在南线攻掠的余地已然有限,在北线将遭遇冬的加速入侵。所以,秋分时节,是秋之疆域短暂的全盛时期。

木犀热  

农历八月,雅称桂月,秋分恰是桂香时节。

秋分时节,南方往往依然暑热未消,还难以把每只秋老虎都关进笼子里。旧时,人们把这时的闷热天气,称为木犀蒸”,闷热都被说得如此文雅。

范成大《吴郡志》记载:桂,本岭南木,吴地不常有之,唐时始有植者。浙人呼岩桂曰木犀,以木之纹理如犀也。有早晚两种。在秋分节开者,曰早桂。在寒露节开者,曰晚桂。将花之时,必有数日鏖热如溽暑,谓之木犀热。言蒸郁而始花也。自是金风催蕊,玉露零香。”

以前在北京,我对于木犀蒸自是没有切身的感触,因为秋分时节,北京早已秋凉如水。

2015年,秋分日我赶巧到湖南出差,恰好邂逅金桂。其时天气依然闷热,爱出汗的我还随身携带着暑期出差的标配”:毛巾。两天之后,临走时,天气迥异。一场风雨之后,木犀蒸已然变成了木犀凉,真的是金风催蕊、玉露零香。于是我以此发了一条微博:迎候你时,一树芬芳;送别你时,满庭花雨。”催蕊零香的凉爽,却让人顿生一丝小伤感。

   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天气预报》背景音乐《渔舟唱晚》的音乐情境,正是出自云销雨霁的秋分时节。

秋季来临,很多地区的降水量锐减。以北京为例,与8月相比,北京9月的降水量会减少72%10月减少86%.

记得唐代李贺有一句诗:少年心事当拿云。”少年心性豪放,会有摘下云朵的想法。但仔细想来,拿云”应该是与节气有关的技术活。卷云太远,纤细又轻薄,摘云仿佛只扯下了几片羽毛,没有摘云的仪式感和获得感。层云低垂着、铺展着,灰蒙蒙的,感觉脏兮兮的,有点像黑心棉,估计有精神洁癖的少年不屑去摘。乌头风、白头雨”的积雨云,像恐怖片似的,少年就别摘了,电闪雷鸣的,多危险啊。春季风太大,流云不容易摘。冬季天太冷,摘到的可能是一手雪糕”。还是摘秋天白云满地无人扫”的淡积云吧,高洁、雅致。而且秋分雷始收声”,雷公、电母一般也不会搅局。

秋分的云   

秋天来得早,云彩质量好;赶紧摘几朵,回家做棉袄。”

俗话说:二八月,看巧云。”

夏季,要么是自我拔高”的积雨云,黑云翻墨、惊雷震天、白雨跳珠;要么是平铺直叙的层(积)云,沉沉地密布着,整个天空都不会显示,雨下得拖泥带水。避之不及,怎会有看云的心情?!

到了秋季,水汽蒸发减少,而气压梯度加大,大气的通透性和洁净度提高,流动性增强。总云量减少,其中高云的比例增加。由厚重改为轻灵,高天上流云。此时的云,宜人而不扰人,如丝如缕,淡薄、高远,纤云弄巧,更具动感和色彩,更可谓云彩。且鸿雁二月北上,八月南下”,所以古时,二八月,看的是流云、飞鸿的时令之美。

二八月,乱穿衣”,乱穿衣的时节看巧云。

气象谚语说:秋分白云多,处处好田禾。”处处好田禾”好理解,秋分正是天下大熟”之时。那么,秋分是否真的白云多呢?我选取了几个代表性城市,先看看北京、南京各个时节的云量。

与大暑时相比,北京秋分时节的总云量减少了44%,低云量更是减少了65%。秋分时节,至少在整个秋季是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的那种中高云在总云量中占比最高的时候。由夏到秋,阴沉到非黑即灰的低云,在秋分时确实是最少的。白云的比例提高了,但总量还是略显紧俏。

与大暑时相比,南京秋分时节的总云量只减少了5%,但低云量减少19%。总云量几乎还那么多,减少的是低云。北京是白白净净的中高云在总云量中占比增加,白云还多少有些供不应求”。如果说北京的秋分白云多”还有点牵强,那么南京可以是这则谚语中天气的颜值担当。再看看成都和广州。成都是一座多云”的城市,且秋雨缠绵。即使秋分时节,云也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与大暑时相比,成都的总云量反而增加了20%,不过低云量减少了9%。白云确实多了,只是太多了。蓝天被抢戏,几乎沦为配角。如果以供求关系来制定白云的价格,那么成都秋分时的白云,真的是物美价廉。

即使到了秋分时节,广州也不敢说是残暑已消,因为一般要到霜降时节才能步入秋季,所以云依然体现着夏天的容颜。与大暑时相比,广州在秋分时节的总云量减少8%,但低云量并未减少,所以秋分白云多”之说并不适合广州。广州要到小雪节气,低云才会降至最少。显然,只是简单的一句秋分白云多”,并不能放之各地而皆准。

几年前,我在江西三清山记下这样一副对联:殿开白昼风来扫,门到黄昏云自封。”白天,阳光辐射,对流增强,风力加大,所以风扫殿;傍晚辐射降温,水汽凝结,云量增多,于是云封门。我之所以喜欢这副对联,就是因为它既科学,又文学。如果没有科学原理的支撑或者对于环境现象细腻的观察,所谓文采,也是难以圆融的。换一个角度,如果科学尤其是科普的文字能够有文学的加持,在人们的眼中,科学或许会更亲切、更优美。

古人对于秋分物候的描述是:雷始收声,蛰虫坯户,水始涸。从春分时节的雷乃发声”,到秋分时节的雷始收声”,历时半年的雷人”季节就此终结。

古人认为,行云布雨的龙春分登天,秋分潜渊”,于是云和雨在秋分时节迅速减少。

立春时节蛰虫始振”,尚未春暖便蠢蠢欲动。秋分时节蛰虫坯户”,尚未秋寒便封塞巢穴,它们对于时令的预见力可谓天赋。

秋天,给人一种高峻邈远的感觉,能见度提高,通透、明净、干爽。秋毫可以明察,秋水能够望穿,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所谓秋高气爽,因为温度降了,于是气爽;因为云量少了,于是秋高。尤其是低云量的锐减,使得即使有云,也大多是灵动的白云,高洁淡远而不沉闷压抑。所以才有短如春梦,薄如秋云”的说法。

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

——黄庭坚《念奴娇·断虹霁雨》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

——柳永《玉蝴蝶》

世事短如春梦,人情薄如秋云。

——朱敦儒的《西江月》

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晏殊《木兰花》

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

——晏几道《蝶恋花》

按照古人的说法,此时西方有白云起如群羊为正气,主大有年(年,谷熟也)”

《诗经》有云:英英白云,露彼菅茅。”天上朵朵白云飘舞,甘露惠及草木。

农事繁忙的秋分时节  

我小时候背诵的节气歌谣中有这样一句:白露快割地,秋分无生田。”秋分依然是农事繁忙的时节:秋分收稻,寒露收草”秋分不割,霜打风磨”秋分时节两头忙,又种麦子又打场”

当然,不同地区有不同的节奏,忙活着不同的作物。即使在华北平原,从北至南,便有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的差异。再往南,便是:秋分放大田,寒露一扫光”秋分种山岭,寒露种平川”寒露早、立冬迟,霜降种麦正当时”

顺应时令的播种,对于麦子的品质特别重要。先时者(种得太早),可能脆弱多病甚至不能成活。后时者(种得过晚),可能薄色而美芒”,只有麦芒长得漂亮,成为徒有颜值的麦子。

得时之麦:秱长而茎黑,二七以为行……食之致香以息,使之肌泽而有力。”适时播种的麦子,梗长穗色深,麦粒二七成行,壳薄、粒红、籽重,吃这样的面,口感和营养俱佳,使人红润而壮实。甚至有四时之气不正,正五谷而已矣”这样的说法,意思是:气候纵然异常,但只要所吃的是得时生长的五谷即可。是故得时之稼,其嗅香,其味甘,其气章。百日食之,耳目聪明,心意睿智……身无苛殃”,似乎我们能否健康聪慧,与五谷是否应时有很大的关联。

2015年临近秋分,我远足郊外,梨刚刚罢园,山里满树的枣子、满地的栗子。俗话说:旱枣涝梨。”这一年雨水不算多,果农说:梨倒是水灵,栗子长得很小气。本指望枣子长得瓷实些,但架不住虫子霍霍(破坏)啊!”

秋分时节,人们还是盼望雨水的滋润:秋分不宜晴,微雨好年景。秋分有雨来年丰。秋分半晴又半阴,来年米价不相因(米不贵)。”

明代冯应京《月令广义》中这样评述:(稻)将秀得雨,则堂肚大、谷穗长;秀实后得雨,则米粒圆、收数足。”正所谓:麦秀风摇,稻秀雨浇。”

完全靠天吃饭的时代,什么是好天气?能予我温饱的天气便是好天气,这是质朴而直白的天气价值观。人们无暇顾及什么AQI(空气质量指数)、什么舒适度,就更别说什么洗车指数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1963年某乡村广播站大喇叭发布的天气预报稿,预报寒潮将至,首先提醒村民的是赶紧到猪圈里铺干草,可千万别把小猪和母猪冻坏了。人们面对天气,似乎首先想到的是作物和动物,而非人物。因为正是它们,才能带给人们生存的安全感。

除了天气,古人认为秋分、秋社的日期次序也与丰歉相关:以秋分在社前,主年丰;秋分在社后,主岁歉。”谚云:分后社,白米遍天下;社后分,白米像锦墩。”宋代陈元靓《岁时广记》载谚云:秋分在社前,斗米换斗钱;秋分在社后,斗米换斗豆。”《淮南子》曰:秋分蔈定而禾熟。”收成多寡,年景好坏,不再是悬念,在秋分时节基本有了定论。

为了收成,人们以发散而跳跃的思维,找寻着各种可能的关联,使对于年景的占卜更像一门玄学。虽然现在也有关于作物产量的预报,但是预报模式与古法并无交集。

秋风  秋雨

农历八月的雨,被称为豆花雨”里俗以八月雨为豆花雨”。农历八月雨后一层秋凉,花事稀落,而豆花独开,一城秋雨豆花凉”

农历八月的风,被称为裂叶风”,秋风吹到树叶上,伤裂叶片,故名,亦称猎叶之风”。古人说:挠万物者,莫疾乎风。”秋风呼号,落木萧萧。撼动万物者,没有什么比风更强悍的了!这是季风气候之中,人们深刻的领悟。

猎猎西风,古时又被称为阊阖风”,阊乃倡,阖乃合,秋风提示着人们需要开始倡导闭藏了。金风渐起,嘶柳鸣旌,家家整缉秋衣,砧杵之声远近相接。教场演武开操,觱篥鸣于城角。更有檐前铁马,砌下寒蛩,晨起市潮,声达户牖。此城阙之秋声也。”可见,所谓的秋声,既包括自然的秋声,也包括人文的秋声。人文的秋声,更具有时代的独特印记。

对于南方而言,往往是热至秋分,冷至春分”。北方一些地区在秋分时节已见初霜,秋分前后有风霜”八月雁门开,雁儿脚下带霜来”,所以秋分送霜,催衣添装”

云由浓到淡,草木由密到疏,少了繁花缛叶。天长雁影稀,月落山容瘦,冷清清暮秋时候。”天与地,都在做着减法,都开始变得简约和静谧。

季风气候,季节更迭往往是从盛行风的变化开始的。风,应约而来。

愁与西风应有约,年年同赴清秋。

——史达祖的《临江仙·闺思》

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

——岑参《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

秋风万里动,日暮黄云高。

——岑参《巩北秋兴寄崔明允》

芜然蕙草暮,飒尔凉风吹。

——李白《秋思》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曹丕《燕歌行》

常恐秋风早,飘零君不知。

——卢照邻《曲池荷》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刘彻《秋风辞》

冷气团进入战略反攻阶段,每次冷暖交锋几乎都伴随着暖气团的溃败和冷气团的反客为主”,所以一场秋雨一场寒”。但在西部一些地区,暖湿气团尚未退却,而干冷气流要么从高原北侧东移,要么从东部向西倒灌,冷暖空气时常形成乱战,导致阴雨连绵,所谓华西秋雨”.

巴山夜雨涨秋池。

——李商隐《夜雨寄北》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头。

——纳兰性德《浪淘沙》

漠漠秋云起,稍稍夜寒生。

但觉衣裳湿,无点亦无声。

——白居易《微雨夜行》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纳兰性德《蝶恋花·出塞》

风刀霜剑,冷气团的一轮轮攻势,使寒意渐增。

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

日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

——孟浩然《秦中感秋寄远上人》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

——韦应物的《秋夜寄邱员外 》

秋色冷并刀,一派酸风卷怒涛。

——陈维崧《南乡子·邢州道上作》

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

——欧阳修《秋声赋》

当然,深秋时节,雾霾也会渐渐增多。浓雾知秋晨气润,薄云遮日午阴凉”,但古时候往往是清新、单纯的雾气,现代的雾已很难那般清新、单纯了。

秋天,作为一个过渡季节,远比夏或冬短暂,却是诗词歌赋的丰产季节,一如作物。秋兴秋悲,乡愁心事,家国情怀,我最喜欢那一句: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

疏朗时节,快意秋分。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7-10-07 11:09
2019-10-26 10:22
2013-09-24 07:20
2020-08-15 10:02
2013-09-25 06:12
2015-01-31 07:49
2020-01-27 13:04
2019-10-06 10:2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