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引弟之死——重读雪漠先生的长篇小说《大漠祭》

2017-06-28 10:2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许锐锋 浏览:11836579

 

 

引弟之死

——重读雪漠先生的长篇小说《大漠祭》

\许锐锋

 

 

引弟死了。是被她“臭爹”白福骗到沙洼里活活冻死的。被人发现时引弟浑身青紫青紫的。一棵稚弱的嫩芽,一朵稚嫩的花蕾过早地凋零了。她的童年才刚刚开始。她天真烂漫,聪明伶俐,能说会道。才几岁,啥都会干,会剪花,会唱儿歌。她连冰棍是什么滋味也不知道。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香到脑子里的”方便面。她知道,爹喜欢男孩,不喜欢女孩。所以,当奶奶问她:“引弟,这回你妈生个啥?”,她就比了个男孩撒尿的动作。她看到爹高兴了,笑了。爹高兴的时候少,不高兴的时候多,总阴着脸。打麻将赢了钱,爹高兴时也会把引弟举过头顶,并在她脸蛋上“吧唧”一声。爹高兴了还给她买过一次花衣服,买过一次方便面。这时候,在引弟的心里面,“臭爹”就变成了“好爹”。为了讨好爹,为了叫爹高兴,当爹提出来要带她出去玩儿时,引弟就愉快地答应了。只要爹高兴就行。中途,爹曾经两次“良心”发现,对引弟说,还玩不玩儿了,不想玩就跟爹回去!“玩哩,爹。”善良的引弟,天真可爱的引弟,童心无邪的引弟,最终未能识破“臭爹”的阴谋诡计,丧失了挽回生命的良机,一步一步走向沙洼深处的不归路。

谎言、黑夜、寒冷、风沙,包裹着幼小的柔弱的引弟,她被冻僵了。她死命的哭喊着,哭一声,她喊一声“妈妈——”

“妈妈——妈妈——”伴随着凄惨凌厉,撕心裂肺,痛苦绝望的尖叫,周围的世界瞬间变得鬼一般可怕。引弟被这可怕包围了,窒息了,扼杀了。

白福是谋害引弟的第一凶手。

白福是愚昧无知的。他没有知识,没有文化,没上过几天学。他满脑子的迷信色彩。一次次生子,一次次夭折。没有儿子是他最大的心病。于是,他迁怒于引弟。他坚决地认为,引弟是被他弄死的那个白狐子转世托生的,引弟是他的儿子的克星,引弟不仅没有引来弟弟,反而克死了两个弟弟。引弟的存在,足以叫他一辈子断子绝孙,在村子里永世抬不起头来。引弟的懂事(她啥都知道),又被他看作白狐子的“狐媚”。引弟成了他的眼中钉和肉中刺,必置于死地而后快。民间关于狐狸“千年白、万年黑”的传说,齐神婆的胡说八道,满嘴喷粪,都助纣为虐,助长了他杀害引弟的暴戾气焰。白福嗜赌成性,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发火。他发怒时最大的本事就是家暴,打老婆。他能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把兰兰提过来,扔过去。他能像捶驴一样把兰兰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伤,几天下不了炕,出不去门。

白福是惨无人道的。对妻子的施暴成了家常便饭。亲手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更是泯灭人性、禽兽不如。他利用女儿的童心、善良和对父亲的同情心和敬畏之心,把她骗到偏远的沙洼,把她一个人扔到冰天雪地里,活活冻死。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常常用来比喻:人皆有爱子之心。虎虽凶猛,尚且不吃虎崽。何况人呢?在自然界中,虽有许多动物会以不相关的幼仔为食,但对于自己的后代则极尽保护之能事。从生物学的观点来看,这反映了生物物种在演化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明智行为。因为很明显,食子行为只会使该物种处于不利状况,从而有可能遭到自然界的淘汰.……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说,白福的行为,就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怒的极端的犯罪行为,为人类所不耻!

我们在谴责白福罪恶行径的同时,也不能不对引弟的死因 (诱因)——如我国当时强制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的“一刀切”等过激行为,作出深刻地反思:兰兰怀孕了,必须要上交5000元的罚款,不然就要被拉去做引产和结扎手术。对贫困的西部农民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对白福而言,这就等同于要了他的命!而要活命、要生儿子的代价就是“舍女保儿”。于是,愚蠢的白福就对亲生女儿引弟痛下毒手。正是这个不人道的“计划生育”,成了引弟死亡的罪魁祸首之一。

 

 

 

 

 

在农村,尤其在偏僻落后的西部农村,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深入骨髓,严重影响着人们的人生观和灵魂观。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孟子•离娄上》意思是说,人生不孝的事情有三件,其中没有子孙后代是最大的不孝。孟子有关孝道的这一论述,并非无的放矢,而是深深植根于汉民族传统的信仰。汉民族传统信仰为“敬天法祖”,所谓法祖的观念表达了汉民族的灵魂观(据此,我们可以认为:《大漠祭》人物之一的“灵官”,正是“灵魂观”的谐音)。汉民族的灵魂观强调了顺应自然,寄希望于人的生命能在后代身上得到某种延续,由此产生了汉民族独特的祖先祭祀传统。后辈的祭祀使先人的灵魂永存,而先人的灵魂世代保佑后人的观念由此产生。早在商朝就已存在的祖先祭祀,在周朝被正式确定下来,成为汉民族的信仰形式。由此,产生了对传后的重视。对于传统汉族人而言,无后意味着死后无人奉祀,意味着生命的真正意义的彻底断绝,意味着深深的绝望。所以,对汉族人来说,不努力娶妻生子而导致无后,就是最大的不孝。

由此看来,历史的原因,现实的原因,社会的原因、政策的原因以及白福人格扭曲等复杂原因,共同铸造了害死引弟的元凶。而白福,无疑是杀害引弟的第一元凶。不可否认,白福是受到了客观环境的影响和传统伦理的重重压力。但那些只是助力,只是外部原因,而最终作出罪恶选择的还是白福他自己的主观故意。因为在同样的环境下生活的人们何止千千万万?也有众多像白福类似境况的人,为何其他人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白福会做出如此极端的选择呢?也许这才是最深层次的原因,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在形而上的层面,按照西部人的逻辑,什么样的因会有什么样的果。如果没有善心、善因,就结不出善果。白福们,更应该从自身寻找原因,寻找生活不如意、不幸福的原因。而不是活在他那个当下,活在世人的眼光、口水中,活在有没有儿子的纠结中,永远地活在愚昧、愚痴中。

《大漠祭》是雪漠先生花费12年心血写出并公开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是最能代表他的艺术成就的“大漠三部曲”中的第一部。他运用现实主义的艺术手法,真实的再现了西部农民九十年代的贫困生活,记述了一段令人唏嘘不已、扼腕叹息的悲情历史。其中,《大漠祭》一书中的第十四章,描写了白福谋害亲生女儿引弟的全部过程。和憨头、五子、玲玲、月儿、王秃子一样,同样逃不脱死亡的厄运,幼小、善良、可爱、无辜的引弟成了大沙漠的第一批(而绝不会是最后一批)“祭品”。每每读到“引弟之死”这一章,都令人心情沉重,涕泪泗流,几乎喘不过气来,久久地难以释怀-----这或许就是经典作品不朽的艺术魅力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吧!今天,直到该书出版十七年后的今天,我们重读《大漠祭》,仍能读出其经典和不朽来。

——2017/6/23

 

 

 

 

附:雪漠亲子阅读,伴您一年时光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085399896

 

 

 

 

 

  相关文章
2012-11-18 07:34
2011-04-16 06:13
2011-03-25 20:11
2016-05-13 10:54
2013-09-01 06:51
2015-10-23 13:10
2013-04-19 08:20
2016-08-11 10:11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